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六章【腥风起】(上)

第一百八十六章【腥风起】(上)

        方平之叹了口气道:“也不知是怎么回事,最近这天气反复无常,说变就变,以往从未有过如此频繁的变化。”谭子聪邀请他在室内唯一的一张长条凳上落座,两人并排坐了。

        方平之微笑道:“有日子没见过谭老弟了,听说你们最近在雅布赖山战事颇紧,老弟能来这里,想必是那边的战事已经有了结果。”

        谭子聪心中暗骂这厮哪壶不开提哪壶,可方平之毕竟是军方的人,又是现在实际掌权者马永平的拜把兄弟,以他现在的身份是开罪不起的,叹了口气道:“惭愧啊,那帮大清余孽诡计多端,若是光明正大的对阵,他们绝不是我们的对手,可是他们尽用些见不得光的卑鄙手段,偷袭,设伏无所不为,我们一时间也无法将这帮满清余孽清除干净,想要清剿还需假以时日。”

        方平之心中是看不起谭子聪的,他是兵,谭子聪这帮人却是匪,如果不是马永平决定和匪首谭天德合作,他们是压根不可能坐在一起的,不过也正是得益于这帮人的帮助,他们方能在短期内控制这一区域的局面,成功篡夺颜拓疆的军权。谭子聪刚才的那番话实在是贻笑大方,兵不厌诈,自己没本事,又怎能埋怨别人手段卑鄙?战场之上只论输赢,不计手段。

        方平之嘴上还是非常客气的:“谭老弟说的是,那帮满清余孽只不过是一帮乌合之众,他们当然不会是你们的对手。”

        谭子聪跟着点了点头道:“方大哥怎么到了这里?”

        方平之道:“最近遇到了一些麻烦,说起来还和你们的事情有关。”

        谭子聪顿时关心起来,方平之简单跟他说了一下,颜天心从城内逃走本不是什么秘密,只是罗猎和吴杰两人从新满营内一个救人一个劫人,这种事是不能说出实情的,新满营这么多人居然奈何不了他们两个,说出去实在太过丢人。所以方平之只说是满清余孽勾结颜拓疆的旧部,里应外合将人救走了。

        谭子聪不明真相,虽然方平之已经大打折扣,可谭子聪却听得心情沉重,他们最近跟颜天心的人马打了不少仗,可他们几乎没有占到便宜,在人数和装备占优的前提下,居然将红石寨的老巢都给丢掉了,虽然谭子聪仍在人前打肿脸充胖子,可心底也明白他们失败的事实。

        谭子聪的老爹谭天德之所以选择和马永平合作,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想利用马永平的实力,而马永平眼中,谭天德为首的这帮土匪可以帮他做一些不方便出面做的事情,双方可谓是各得其所。

        谭子聪最近的几次抢劫,多半都是得到马永平的授意,如果此事能够做好,他们父子也可以因此向马永平借兵,从而实现夺回红石寨的大计。可谭子聪出师不利,在人数占优的局面下居然被人擒住,还成为了塔吉克人的人质,若非鹰隼悄然跟踪,这次恐怕连性命都保不住了。

        这些丢人的事情,谭子聪当然不会坦然相告,低声告诉方平之,自己抓了一位塔吉克族的美女。他对方平之的脾性还是了解的,知道方平之好色成性,果不其然,方平之听他说过之后,马上就动了心,提出要亲眼看看。

        谭子聪本想让人将玛莎从隔壁提过来,可方平之此人很爱面子,顾忌被手下人看到,此时传出去会让自己的名声受损,于是提出亲自过去看看,他自有打算,谭子聪的话未必可信,如果那塔吉克女子当真美丽动人,就收了他这个人情,让谭子聪悄悄给自己送过去,如果谭子聪有所夸大,那女子只是庸脂俗粉,自己刚好谢绝,这种事情必须悄悄进行,绝不能让那帮部下知道。

        两人站起身来,方平之抬手去开门,谭子聪抢着去开了,却发现方平之的手臂之上沾满鲜血,惊诧道:“方大哥受伤了?”

        方平之低头看了看,叹了口气道:“不是我的血,马将军去黑龙寺办事,有名士兵突然就疯了,咬掉了一人的耳朵,那名被咬伤的士兵刚好是我过去的下属。我今日上午出门之前特地带人去探望他,想不到他病情加重,居然奄奄一息,我这袖子上的血就是被他一口喷上的,因为急着出门搜捕,还未来得及换。”

        谭子聪奉承道:“方大哥真是尽职尽责。”他主动开了门,两人一起向隔壁房间走去。

        外面的风沙越来越大,罗猎表面上在躲避风沙,其实在悄悄观察周围的形势,最后来得那支军队带来了汽车和摩托车,这为他们的逃离创造了绝佳条件,只要他救出德西里几人,就可以抢夺汽车逃离这里。

        颜天心向他身边靠近了一些,低声道:“外面风沙很大,士兵大都进了房屋和院子,外面的防守并不严密,咱们有机会下手。”

        罗猎低声道:“再等等。”他看出在外面驻守的士兵也已经熬不住风沙,缩在一起,应当在商量着派少数人留值,其他人进入房内躲避暂时躲避。

        马匹和骆驼全都被牵入了院墙之中,几名士兵将缰绳栓在围栏上,避免坐骑于风沙中走失。他们完成手上的工作,就会进入房内躲避风沙。

        风沙中传来骏马惶恐的嘶鸣声,突见一匹骏马轰然倒地,几名士兵不知发生了什么,慌忙围拢上去,那骏马虽然倒在地上仍然在不停挣扎,一名士兵抱住马的颈部,脸部紧贴在马的脖子上。

        士兵们看到眼前一幕不由得有些奇怪,其中一人道:“何老六,你做什么?”

        那名被唤作何老六的士兵仍然趴在马的脖子上,肩膀耸动,似乎在不停用力。几名士兵以为他想要将那匹马从地上拉起来,心中暗叹这厮够唇,以为自己神力惊人吗?那匹马何等沉重,单凭一人之力又怎能将它从地上抱起?

        其中一人走了过去,来到何老六的身后,伸手拍了拍他的肩头道:“何老六,算了……”

        他的话还未说完,何老六猛然将头转了过来,只见何老六口鼻子上满是鲜血,双目血红,凶光毕露。几名士兵此时方才看清倒地马匹的脖子上多了一个血洞,仍然有鲜血不住往外流出,难怪刚才这骏马叫得如此凄惨,难怪它会突然倒地。

        几名士兵看到何老六如此模样均觉毛骨悚然,一人道:“何老六,你疯了吗?你怎么咬马的脖子?”

        何老六放开了那匹马的脖子,骏马四条腿伸直了不断抽搐,眼看已经无法活命了。

        何老六踉踉跄跄向前走去,几名士兵厉喝道:“给我站住!你给我站住!”

        何老六似乎听懂了他们的话,停下脚步,扬起沾满鲜血的双手,突然双膝一软,跌倒在了地上。

        几名同伴看到他突然昏厥了过去,这才松了口气,就在他们商量是否要上前看个究竟的时候,何老六陡然从地上腾跃而起,宛如恶狼一般扑向距离他最近的士兵,一把将那士兵抱住,张开嘴巴照着士兵的面门一口咬下。

        事发仓促,几名士兵都没有来得及反应,被何老六咬中的那名士兵惨叫了一声,他刚才就一直在地方,手里握着手枪,被何老六咬中面门,剧痛之下再也顾不上什么战友之情,枪口对准了何老六的胸膛,呯!的开了一枪。

        罗猎看准时机正准备行动,被这声突如其来的枪响吓了一跳,枪声来自他的右后方,院子的西北,罗猎的第一反应可能是走火。仅有的两名负责监视他们的士兵此时也被枪声吸引了过去,对罗猎他们而言这却是一个千载难逢的良机。

        罗猎向颜天心使了个眼色,他准备先将那辆汽车抢下,汽车内只剩下一名司机。

        谭子聪伸出手去托住玛莎的下颌,强迫她扭过脸来,好让方平之看得更仔细一些,玛莎猛然向他吐了唾沫,谭子聪躲避不及,被啐了一脸,不由得勃然大怒,反手狠抽了玛莎一记耳光,将玛莎打得摔倒在地。

        方平之啧啧叹道:“谭老弟怎么这样对待玛莎姑娘?”这厮一脸坏笑来到玛莎身边,伸手想要将玛莎扶起,玛莎怒道:“不要用你的脏手碰我!”

        谭子聪从腰间拔出手枪,厉喝道:“给脸不要脸的贱人,居然对我大哥无礼,信不信我一枪崩了你。”

        玛莎抬起头,毫不畏惧地和谭子聪对视着:“你如果还是个男人就开枪!”

        谭子聪其实只是吓吓她,好不容易才劫到的美女如果就这样杀了实在太过可惜。方平之担心玛莎惹毛了这厮,慌忙伸手握住谭子聪的手臂道:“老弟,不要动刀动枪,千万别吓着了玛莎姑娘。”

        此时外面传来枪声,方平之和谭子聪都是一愣,谭子聪主动请缨道:“方大哥,我出去看看什么情况。”

        方平之点了点头,这厮也是个见色起意的主儿,看到玛莎的第一眼就被她的异域风情所迷,心中已经拿定了主意,说什么都得找谭子聪将此女留下,外面的那声枪响应当是走火,老营盘巴掌大的地方全都是他们双方的人马,双方是合作关系,不可能发生冲突。至于那几个早就在这里躲避风沙的老百姓,还不可能翻起太大的风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