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五章【老营盘】(下)

第一百八十五章【老营盘】(下)

        罗猎此时也认出队伍中的一人,那人纵马行进在队伍的前方,正是罗猎在黑垄古城所遇的匪首谭子聪,几天前罗猎在穿越腾格里沙漠之时遭遇风沙,他的骆驼不幸死亡,幸好遇到一支塔吉克商队,领队德西里和他的女儿玛莎施以援手,送他一头骆驼帮他渡过难关,罗猎随同商队前行在黑垄古城露营的时候,遭遇了谭子聪那货土匪的劫杀。

        最后还是他出手制住了谭子聪,并以谭子聪为人质救出了商队的幸存者。罗猎瞪大了双眼,他明明将谭子聪交给了德西里父女,可谭子聪却为何出现在这里?是德西里父女心怀仁慈放了他?还是谭子聪手下的土匪截住了商队将他救出?

        罗猎很快就找到了答案,因为他看到了队伍中的玛莎,被人反剪双臂捆绑在了马背上,队伍的最后,五名衣衫褴褛的塔吉克族人被人用绳索栓在一起,在马后拖行,他们的身上布满血污,全都赤着脚。

        罗猎从其中找到了德西里,德西里因为走得慢了,一旁骑着骆驼的土匪扬起皮鞭照着德西里劈头盖脸抽打了过去。

        罗猎看到眼前一幕不由得怒火填膺,他下意识地握紧了双拳,颜天心看到他的反应,慌忙伸出手去,柔软的纤手握住罗猎的右手,柔声道:“你认得他们?”

        罗猎点了点头,低声将自己和德西里等人的渊源告诉了颜天心。

        颜天心也是侠义心肠,就算她和德西里这些人素不相识,她也不会眼睁睁看着谭子聪那帮人作威作福,可对方一共有五十七个人,而且他们全副武装,武器精良,目前这边只有罗猎和自己两人,如果正面冲突,他们取胜的机会几乎为零,非但救不了人,反倒很肯能自己也陷入困境。

        颜天心提议,他们先尾随其后,等看清他们的去向,再图救人之事。空中传来一阵雕鸣,颜天心抬头看了天空,判断不久以后还会有风沙来袭。颜天心顿时有了主意,她附在罗猎的耳边低声耳语了几句,罗猎频频点头。

        德西里父女和其余幸存的族人本来有谭子聪这张王牌在手已经占据了优势,他们选择和罗猎分道扬镳也是不得已的行为,因为他们担心土匪前来追击,所以舍近求远,转而向南再折返向西,期望通过改变路线来甩开那群土匪的追击。

        可没成想谭子聪极其狡猾,不知用了什么手段通知了他的部下,在他们即将离开腾格里沙漠的时候,土匪包抄而至,他们虽然竭力反抗,但是终究因为寡不敌众而败下阵来,除了德西里父女和四名族人,其他人全部死于战斗。

        谭子聪之所以留下他们的性命也不是发了慈悲,而是他还没有问出想要的东西。

        德西里等人自从被俘之后就滴水未进,一个个口唇干裂,喉头冒烟,德西里一直处于懊悔之中,如果他早一刻将谭子聪除掉,就不会走露消息,更不会给谭子聪报信的机会。

        空中的雕鸣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谭子聪右手食指弯曲塞入双唇之间吹了一个响亮的唿哨,空中盘旋的鹰隼听到了召唤,以惊人的速度俯冲下来,在来到队伍上方之时又盘旋了一周,然后放缓速度,稳稳落在谭子聪的肩头,谭子聪望着那只鹰隼,目光中流露出少有的温柔,从马鞍下的皮囊中取出一块碎肉塞到鹰隼的口中,鹰隼吃饱之后,振动了一下双翅,重新飞入云霄。

        德西里的目光追随着那只高飞的鹰隼,充满了仇恨,他们虽然控制了谭子聪,却没有想到谭子聪驯养的鹰隼悄然尾随着他们,正是这只鹰隼暴露了他们的行踪,现在明白了一切已经为时太晚。

        谭子聪此时突然转过头来,正看到德西里几乎就要喷出火苗的双目,看到德西里而今狼狈的模样,谭子聪不由得哈哈狂笑起来,笑声收敛,英俊的面孔充满了狂傲和不屑:“老东西,跟我斗?”

        德西里强忍心中的怒气,嘶哑着喉头道:“你要的东西我会给你,他们和此事无关,你把他们放了吧?”马上有人将他的话翻译给谭子聪听。

        谭子聪道:“我给过你机会,可惜你执迷不悟,古兰经我要,你女儿我也要。”

        德西里怒吼道:“她和此事无关,你若敢伤害她,我保证你永远得不到想要的东西。”

        谭子聪哼了一声道:“威胁我吗?等我们到了新满营,我就当着你的面跟你女儿洞房,不识好歹的老东西!”

        此时风沙渐起,谭子聪举目向前方望去,但见远方黄沙滚滚,正朝着他们的方向席卷而来,一名手下向谭子聪道:“谭将军,起沙尘了,咱们是不是躲避一会儿再走?”

        谭子聪点了点头,目光投向他们左侧,沉声道:“老营盘吧,那里能躲避风沙。”

        老营盘就是颜天心他们刚才看到的废弃客栈,最早这里曾经是一个哨所,后来因撤防而无人值守,有一对夫妇将这里整修成了客栈,经营了几年又随着道路的南移而荒废,如今这里已经无人居住。

        颜天心刚才就看出要起沙尘,她推测出谭子聪等人不会顶着沙尘前进,在这片空旷的区域内,最近躲避风沙的地方就是老营盘。风沙来袭,这附近的人都会不约而同地选择那里。

        颜天心和罗猎因而提前赶往老营盘,他们抵达老营盘的时候,风沙刚起,到了地方之后才发现他们并不是第一批抵达这里的。

        早有六名当地人在里面避风,这对罗猎和颜天心而言并不是坏事,刚好可以利用这些人来掩饰身份。

        虽然到了老营盘,可门窗因为年久失修大都破损,还是有风沙吹入,为了避免将沙尘过多地吸入口中,每个人都将口鼻捂住,大都只露出一双眼睛。若是在平时的天气里,这样的打扮必然会引起怀疑,可现在不会。

        谭子聪和他的队伍在罗猎抵达之后约半个小时方才来到老营盘,虽然距离不远,可是因为他们遭遇风沙的缘故,步履维艰,队伍人多还要兼顾俘虏和牲口,抵达老营盘费了不少的波折。

        老营盘的大门被从里面拴上,两名土匪冲上来极其粗鲁地敲门,大吼道:“开门,把门打开!”

        包括罗猎他们在内的八人战战兢兢将房门打开,一股风沙从外面刮了进来,一名身材高大的土匪走进门来,抬脚就将对面的一人踹到,怒道:“娘的!当成你自己家吗?居然关门!”

        谭子聪随后走了进来,打量了一眼院落内的八人,他虽然是土匪,也并不是逢人就杀,逢人便劫,再说这些先他们而来的八人也没什么行李。谭子聪捂着口鼻道:“让他们滚出去,给咱们兄弟腾个地儿。”一开口就表现出他的蛮不讲理,明明是人家先来的,可他却要让这先来避风的八人全都出去。

        除了罗猎和颜天心其他六人都是当地的老百姓,谁也不敢跟这帮土匪抗衡,一个个点头哈腰地离开了老营盘,罗猎和颜天心也相互搀扶着来到门外。

        外面风沙太大,可尽管如此,多半人也觉得就算跟风沙待在一起也要比跟土匪共处一室安全得多。有几人已经决定顶着风沙离开这里,就在此时风沙中传来骏马阵阵嘶鸣,罗猎倾耳听去,从骏马的嘶鸣声中已经听出来人不少。不止是骏马的嘶鸣声,还有摩托车和汽车的轰鸣声。

        在这一带,能够拥有如此装备的人只有颜拓疆的军队,罗猎心中暗叫不妙,当真是冤家路窄,看来应当是马永平派出追捕他们的军队也到了。

        黄沙中先是出现了几个白色的亮点,罗猎分辨出那亮点应该是车灯,随着对方的接近,队伍的轮廓出现在众人的眼前,这是一支约有二十人的小队,由一辆汽车,三辆摩托车,和一支马队组成。

        这支队伍的出现同样吸引了谭子聪等人的注意,谭子聪让手下人提高警惕,枪不离手,等他看清对方的领队时候,方才发现自己居然认识,为首的军官是颜拓疆的部下之一,马永平的把兄弟方平之。

        说起来谭子聪和方平之还一起吃过花酒,正所谓兵匪一家,方平之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谭子聪,两人于风沙中相互拍了拍肩膀,一起走入老营盘内。

        最早来老营盘避风的那几名百姓本想离开,却被方平之带来的士兵拦住,他们此次出来果然是为了搜捕疑犯,勒令所有人都不得离开,必须等到风沙过后验明身份才能离去。

        罗猎他们全都被指派到外面的一道残墙旁暂时躲避风沙。

        谭子聪和方平之鸠占鹊巢,两人来到相对完整的一间房内,同时吐了一口唾沫,谭子聪的手下人赶紧过来递来两壶水。谭子聪和方平之漱了漱口,然后又用清水洗去脸上的沙尘。

        谭子聪骂道:“这鬼天气,刚才还晴空万里,怎么突然间就刮起了沙尘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