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五章【老营盘】(上)

第一百八十五章【老营盘】(上)

        颜天心现在方才知道吴杰和他们连云寨之间的全部渊源,父亲最后死怪病,少有人知道真相,其实就是他们族内常说的黑煞附体。

        吴杰道:“在卓一手那里养病的时候,或许是因为他觉得我双目已盲,有些事并没有过于谨慎,我偶然发现了一卷皮雕,本来我也没有特别注意,可那时我正在练习盲文,却发现皮雕上的文字并非汉字。”

        颜天心和罗猎对望了一眼,两人几乎在同时想到吴杰发现得皮雕上刻着的应该是西夏文。

        吴杰道:“懂得西夏文字的人不多,而我恰恰是其中的一个,因为好奇我用手指通读了这卷皮雕,发现这皮雕之上乃是西夏的族谱。”

        罗猎暗自感叹,结识卓一手之初,只当他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蒙古大夫,卓一手有恩于自己,他也从未想过卓一手会是西夏皇族的后人。

        颜天心通过吴杰的这番话忽然明白,为何卓一手会对龙玉公主的事情如此熟悉?爷爷交给自己的羊皮卷,上面的预言他倒背如流,他当时就提出要将龙玉公主的遗体护送回西夏故土,还要将遗体安葬在天庙。只怪自己疏忽了,爷爷将如此重要的事情托付给自己,自己居然将羊皮卷给了卓一手,只当他是至亲之人。

        事情到了眼前的地步,就算是后悔也晚了。

        罗猎道:“如果卓一手是西夏皇室的后代,那么他这样做的目的绝不仅仅是要送龙玉公主的遗体回归故土,解除传说中的诅咒,让一切回归安定。”

        吴杰点了点头,这是自然,如果卓一手当真为了平复此事,他又为何要出卖朋友?在他的内心深处,应该深植着对金人的仇恨,龙玉公主遗体回归的背后也绝没有那么简单。

        罗猎道:“吴先生相信这世上会有人死而复生吗?”

        吴杰稍作思索就回答道:“信!这世上妖魔众多,小隐于野,大隐于朝,他们有万千变化,战斗力和生命力都远超我们的想像。罗猎,你不是已经领教过?”

        罗猎点了点头,他的确领教过,方克文和佐田右兵卫都是变异者,罗行木和福山宇治也是,这些人因为环境的辐射又或是被注射药物而发生了惊人的变异,兴许这种变异者早就存在,或许这个世界上还存在着比他们强大数倍的变异者。

        吴杰是一个猎魔者,他的双目就是因此而付出的代价,吴杰低声道:“有妖魔,就有猎魔者,世上万物相生相克,我的这双眼睛就是拜一个叫藤野俊生的日本人所赐,他来自于一个日本古老且神秘的家族,他的儿子藤野三郎在二十年前就去了苍白山。”

        罗猎道:“他去干什么?”

        吴杰拄着竹杖站起身来,面孔转向东北的方向,天空中乌云缓缓移动,他一双墨镜的镜片反射出云层的移动,投影在他面孔上的阳光很快就被乌云遮盖。

        “他去寻找九幽秘境,因为他们家族从来自中国的一本古籍中得知了龙玉公主的故事,认为只要找到龙玉公主将她唤醒,就能拥有掌控这个世界的力量。”

        一道蜿蜒曲折的闪电蛇形游走在头顶的乌云之间,将渐趋墨色的天空从中分成了扭曲的两半。

        吴杰道:“为了查到龙玉公主的下落,他杀了不少人,藤野三郎早已魔化,他的战斗力极其强悍。我和我的三位师兄追踪他整整半年方才将他找到,为了阻止他的暴行,我们付出了极其惨痛的代价。”

        吴杰并未详细说明当年发生的事情,虽然如此,罗猎和颜天心也能够想象得到当年那场大战的惨烈。

        吴杰道:“我们虽然成功铲除了藤野三郎,可是我的三位师兄也都因此而牺牲。藤野三郎的死讯传到日本,藤野家族派出高手前来复仇。中华大地虽然是我们的国家,可……”吴杰叹了口气,他并没有继续说下去,他不想回忆被人背叛的往事。

        伸手向上扶了扶墨镜:“没有卓一手我早就死了,可他却在成魔的路上越走越远……”

        罗猎安慰他道:“我们还有时间,还来得及阻止他。”

        吴杰摇了摇头道:“不是阻止,是铲除,你们有没有想过,龙玉公主其实根本没有真正死去,她只是在九幽秘境之中长眠,一旦复苏,必将毫不留情地报复这个世界!”

        罗猎内心剧震,此前他虽然已经从颜天心那里听说了龙玉公主会复活的消息,可吴杰这次说话的语气仍然将他震撼到了,有些事情并非神话,而是因为你自身所掌握的科学理论和知识无法解释,如果张太虚能够活二百多岁,挑战生命极限,那么这个世界上是否有人可以活得更长?普通的人类显然是无法做到的。

        颜天心道:“当务之急,我们应当尽快找到龙玉公主的遗体。”

        吴杰点了点头:“所以我们要分头行动,我的特征太过明显,并不适合与你们同行。”

        颜天心不由得担心道:“可是……”在她看来吴杰双目已盲,这里又是茫茫戈壁,能够找到正确的道路离开这里都已经很不容易,还谈何去做其他的事情。

        罗猎却没有这样的担心,吴杰能够从戒备森严的帅府劫走马永卿,顺利来到他们事先约定的地点,足以证明他的能力,吴杰一定拥有自己行动的特有方式,他行事喜欢独来独往,不喜与人为伴,这也是他提出分头行动的原因。

        吴杰道:“你们若是担心我,就送一匹马儿给我。”

        罗猎笑了起来:“先生只管拿去。”

        罗猎和颜天心送给了吴杰一匹马,他们也就只能选择共乘一匹,两人目送吴杰纵马向北越行越远,很快一人一马就在天际间变成了一个小黑点。

        颜天心不由得感叹道:“这位吴先生行事真是让人捉摸不透。”

        罗猎道:“我想他已经有了周密的计划,只是不想告诉咱们。”

        颜天心征求他的意见道:“我们往哪里去?”

        罗猎道:“新满营!先找到龙玉公主的遗体再说。”

        两人共乘那匹留下的黑马,离开了卡纳河湾,顺流而下,黄昏时分再度接近了新满营,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按照罗猎的想法,往往越是危险的地方反倒越是安全,他们逃离新满营之后,马永平必然会派兵四处搜捕,不过按照正常人的推断,颜天心和自己应当会逃亡雅布赖山,所以他们商量之后决定避开前去雅布赖山的路线,反其道而行之,再次前往新满营,准备伺机混入其中。

        虽然大敌当前,可罗猎心中却感到前所未有的快乐,他知道应当是颜天心陪伴身边的缘故,当他在地牢中见到颜天心的刹那忽然明白了一个众所周之的道理,无论过去发生了怎样的事情,人生都在不停向前,与其沉溺在往事的追忆中痛苦,不若将那些往事深埋在心里,乐观去面对明天,毕竟一个人的生命终究是有限的。

        颜天心依偎在罗猎的背后,静静倾听着他有力的心跳,拥抱着他坚实的腰背,有若拥有了整个世界。也只有和罗猎在一起的时候,她可以什么都不去想,尽管将所有的一切都交给罗猎,因为她相信罗猎坚实的肩膀足以为自己扛起一方天空,有他在身边,再大的风雨也没什么好怕。她终于懂得这世上最幸福的事情是什么,有些话无需说明,只需默默相守,就已经足够。

        乌云密布,电闪雷鸣,风却不大,黄沙紧贴着地面缓缓流动,远远望去,两人一骑有若行进在一条大河之中。一会儿功夫,天空中乌云消散,又变得万里无云,烈日毫无遮拦地投射下来,炙烤着这片戈壁滩。

        罗猎来到这边的时间虽然不长,可是已经见识形形色色的恶劣天气,马儿已经累了,脚步的节奏明显变得缓慢,罗猎决定暂时休息一下,他们下了马,让这匹黑色的骏马得以调整和休息。

        颜天心走上前方的沙丘,站在高处,双手遮在额前,遮挡着上方的阳光,极尽目力,看到远方的一座孤零零的建筑,那里一座荒废的客栈,过去那里曾经是通往新满营的必经之路,后来因黄沙掩盖了道路,大路南移,因此那客栈也荒废了。目测距离那里还有十里左右,根据他们目前所处的方位来判断,就算马不停蹄地前往新满城,抵达城内也要到晚间了。

        颜天心看了看左右,在他们的左侧,正有一支队伍朝着他们的方向而来,她向罗猎招了招手。

        罗猎快步来到她的身边,举目望去,一支约有五六十人的队伍正在靠近他们所在的方位。因为不知道对方的身份,担心遇到新满城出来搜捕他们的军队,他们两人决定暂时藏身于沙丘后方,等到那支队伍经过之后再继续前进。

        那支队伍由远及近,大概十分钟之后方才从沙丘的前方经过,罗猎悄悄望去,却见那支队伍衣衫不整,有人穿着军装,还有人就是当地人的打扮,颜天心小声道:“红石寨的队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