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四章【有喜了】(下)

第一百八十四章【有喜了】(下)

        马永卿道:“你既然知道我是谁,就应该知道劫持我的后果,我丈夫乃是甘边宁夏护军使,我哥哥……”

        “我知道!”吴杰毫不客气地打断了她的话,对这种虚张声势的女人吴杰缺少必要的耐心。

        马永卿道:“你不怕死?”

        吴杰微笑道:“夫人以为吓得住我吗?”

        马永卿无言以对,目前的状况下,自己的性命完全在对方的掌控之中,自己的恐吓根本起不到任何的作用,她叹了口气,突然就换了一副语气:“你想要什么?只要你放了我,要多少钱都可以。”

        吴杰摇了摇头。

        马永卿却因为他的这个动作而误会了他的意思,不是谋财,难道……她不敢想下去了,如果这个瞎子胆敢对自己图谋不轨……她很快又否定了这个想法,如果对方当真贪图自己的美色,那么在自己昏迷的期间他有的是机会得手,又何需等到自己清醒?他是个瞎子啊,根本看不到自己的容貌,生得什么样子对他来说又有什么分别?

        想到了这一层马永卿越发害怕起来,既不图财,又不谋色,难道他想害命?

        马永卿颤声道:“只要你放了我,我身上的所有首饰都给你。”

        吴杰道:“颜夫人不用害怕,我之所以将你带到这里就是想心平气和地跟你说说话。”

        马永卿哪里肯信,如果只是为了说话在帅府之中也能说,为何非要将自己劫持到这里?其实她对发生的事情一点都不记得了,眼前唯有先应付对方,只要他不伤自己的性命,就可趁机逃走。

        “你想跟我谈什么?我又不认得你。”

        吴杰道:“颜拓疆是你的丈夫对不对?”

        马永卿点了点头,这一点毋庸置疑。

        吴杰道:“我不管你们的婚姻有无目的,现在你兄长已经夺走军权,掌控新满营,颜拓疆的死活已不重要。常言道,一日夫妻百日恩,纵然你们之间没有了恩情,也不必一定要置他于死地。”

        马永卿拿捏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大帅是我的丈夫,我怎会做如此绝情之事,您是不是有所误会?”

        吴杰道:“夫人不必解释,我只是说出我的条件,你只需耐心听着,不必耽搁你我的时间。”他继续道:“我只有两个条件,一,放颜拓疆离去,二,将你们劫走连云寨的东西原样奉还。”

        马永卿道:“我只是一个弱女子,久病缠身,男人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

        吴杰道:“你不知道,你哥哥一定知道,你只需记住,我在你身上下了毒,你只有十天的性命,如果十天之内你无法完成我的两个条件,那么你只有死路一条。”

        马永卿眼前一黑,差点没有晕过去,没有人不怕死,吴杰虽然没有摆出证据,可是马永卿对他的话深信不疑,此人的做派和行事风格绝不会欺骗自己。马永卿颤声道:“你我素昧平生,你为何要如此害我?”

        吴杰道:“连云寨也和你们素昧平生,你兄长又为何要对他们赶尽杀绝。”

        马永卿也并不容易对付,吴杰的话并没有将她吓住,她厉声道:“你以为我当真怕死吗?就算牺牲我的性命我也不会害我的哥哥。”

        吴杰道:“你不怕死,可是你肚子里的孩子却未必这么想。”

        马永卿闻言色变,惊呼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吴杰声音一如既往的淡漠:“你有喜了!”

        马永卿如同五雷轰顶,对方应当不会欺骗自己,自己竟然怀孕了,偏偏在这个时候,她腹中的骨肉应当是颜拓疆的无疑,一想到这件事,她突然感到一阵恶心,转身大口大口的呕吐起来。

        吴杰缓缓站起身来,轻声道:“你从帐篷向后一直走,大概三里左右会有人家,从那里你可以借到马匹,如果一切顺利,你中午就能够回到新满营。”

        马永卿转过身去,果然看到远方有人放牧,她不敢继续停留,转身踉踉跄跄向那里逃去,仓促之中在草地上摔了一跤,幸亏草地缓冲了她跌倒的力量,跌跌撞撞地逃出一里多地,她方才敢回头,发现吴杰的身影早已不见,只有那顶自己住过的帐篷仍然孤零零矗立在茵茵草场之上。

        罗猎和颜天心在途中从牧民手中购买了两匹马,有了坐骑之后,他们的进程明显加快,正午之前就已经赶到了卡纳河湾。他们本以为会先于吴杰到达,等到了约定地点,方才发现吴杰早已坐在河湾旁的草坡上等待多时了。

        罗猎翻身下马,他伤口愈合的速度很快,虽然只是一夜光景,伤口已经不疼了,走路也没有昨天跛得厉害,不仔细看是发现不了的。可吴杰还是从罗猎的脚步声听出了些许端倪,轻声道:“你受伤了?”

        罗猎笑了起来,暗自佩服吴杰敏锐的洞察力。

        颜天心随后下马,放开两匹骏马的缰绳,让它们自由自在地去河边草地上吃草,颜天心主动招呼道:“吴先生好。”

        吴杰点了点头,唇角难得露出了一丝笑意:“颜寨主,别来无恙。”说起来两人上次会面还是六年之前的事情,虽然是匆匆一悟,可吴杰就是拥有对人声音听过不忘的本事。

        罗猎四处张望,按照他和吴杰的最初计划,吴杰是负责将马永卿劫走的,现场却只看到吴杰一人的身影,罗猎禁不住问道:“吴先生一个人来的?”

        吴杰道:“颜夫人已经回去了。”

        颜天心也听罗猎说过他们的计划,听说马永卿已经走了,不由得诧异道:“吴先生放走了她?”

        吴杰道:“带着一个女人在身边终究有些麻烦。”

        颜天心不知他的话是否意有所指,俏脸不由得一红。

        罗猎对吴杰的古怪性情早有了解,生怕颜天心尴尬,慌忙道:“先生放她走,一定别有深意。”

        吴杰淡然道:“高看我了,我只是提出了两个条件,还不知道她肯不肯答应,就算她答应了,马永平也未必答应。”

        罗猎和颜天心在吴杰的身边坐下,颜天心将必须夺回龙玉公主遗体的事情说了一遍。在罗猎看来吴杰对这件事应当早有了解,甚至他对内情的了解还要超过自己,不然他也不会第一时间识破卓一手别有用心,提前做出防备。

        吴杰也将自己对马永卿提出的两个条件告诉了他们。

        颜天心虽然和吴杰见过面,却对他了解不深,听闻吴杰在马永卿的身上下毒,心中不由得暗自感叹,这位吴先生做事还真是不择手段。她对吴杰的计划却不乐观,这件事她已经查了很久,低声道:“我看此事成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吴杰道:“颜寨主因何说得如此肯定?”

        颜天心这才将自己了解到的内情说出,原来马永卿和马永平并非同胞兄妹,他们压根没有丁点儿的血缘关系,非但不是兄妹,在马永卿嫁给颜拓疆之前还是情侣。本来马永平并没有急于取代颜拓疆,而是他和马永卿之间的奸情被人发现,他担心传到颜拓疆那里,于是先下手为强,夺了颜拓疆的军权,按照他本来的计划,是要等查清颜拓疆的秘密金库在哪里才动手的。

        毕竟颜拓疆对马永卿无比宠爱,这个秘密早晚能被马永卿打探出来。

        罗猎也没有料到其中竟有那么多的曲折,那马永平也实在无耻到了极点,居然可以将自己心爱的女人拱手送人,未达目的不择手段。不过从这件事也能够欧看出马永平对马永卿的感情也没到那种非她不可的地步,如果真心相爱又怎能忍心做出这种事情?

        吴杰叹了口气,如果颜天心所说的一切属实,那么自己的确看走了眼,马永卿在马永平心中的地位没那么重要,马永平自然不会为了她而答应自己的条件。

        罗猎道:“世事难料,说不定马永平会为了她答应先生的条件。”

        吴杰道:“卓一手出卖咱们又是为了什么?”

        罗猎沉默了下去,颜天心咬了咬樱唇,她并不愿提起卓一手的事情,虽然明明知道卓一手背叛了他们,可心底深处仍然为他开解,毕竟这是一个看着自己长大的长辈,在自己成为连云寨寨主之后,他曾经给自己无微不至的关怀和帮助,甚至可以说,没有卓一手的从旁辅佐就没有自己在连云寨的地位。

        吴杰道:“你们可能不知道,他曾经救过我的命!”

        罗猎感到错愕,卓一手是吴杰的救命恩人,为何又摇身一变成为陷害吴杰的人?

        吴杰道:“他不但是党项人,而且是西夏皇室血脉,是李元昊的嫡亲子孙。”

        颜天心道:“你又怎么知道?”

        吴杰道:“二十年前我被人剜去双目,一个人迷失在苍白山的深山老林之中,若非遇到卓一手,我必然会冻死在冰天雪地之中,他将我救了回去,并为我疗伤,当时救我性命的还有一个人……”停顿了一下方才道:“你的父亲颜拓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