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四章【有喜了】(上)

第一百八十四章【有喜了】(上)

        罗猎点了点头道:“离开九幽秘境之后,我的失眠症就开始不断加重,只要入睡就会反复做噩梦,我甚至……”他停顿了一下方才道:“甚至几次梦到过那具红衣女尸。”

        颜天心并没有感到特别的惊讶,她折了一根枯枝扔入篝火之中,外面已经是一片漆黑,风声越来越大,入夜后的大漠气温急剧降低,幸亏他们有这堆篝火。

        颜天心道:“有件事你可能不知道,那冰棺中的红衣女尸其实大有来头。”

        罗猎皱了皱眉头,他对此早有感觉,否则颜天心又怎会选择护送那口棺材不远千里来到这里。

        颜天心这才将龙玉公主的事情娓娓道来,罗猎越听越是心惊,想不到在冰棺背后竟然还有一段这样的故事。神碑现,龙女出,群山崩,江河枯,保太平,归故土。原来关于苍白山发生的事情,歌谣中早有记载。他和颜天心亲眼见到了那块漂浮于九幽秘境的禹神碑,而接下来红衣女尸重见天日,苍白山火山爆发,歌谣中的预言一一兑现。

        目前虽然未见江河干枯,可如果一旦兑现,必将生灵涂炭,民不聊生。想要解除噩运的唯一方法就是护送龙玉公主的遗体返回故土,而现在他们所在的地方正是古西夏国的所在。

        颜天心道:“按照我爷爷在羊皮卷中的记载,若是龙玉公主的遗体一旦出现在人世间,必将为人世带来接连不断的灾祸,唯有将她的遗体送回西夏国的天庙,方能解除这些魔咒。”

        罗猎道:“那羊皮卷现在何处?”

        颜天心道:“暂时交由卓先生保存。”提起卓一手,颜天心不禁一阵难过,她从未想到这位被自己视为亲人的长辈居然会背叛自己。

        罗猎从她突然沉默就已经觉察到她心中的失落,岔开话题道:“我和吴先生约好,只要我们脱困,明日中午就在卡纳河湾相见。”

        颜天心点了点头,她已经从罗猎那里得知了两人的计划,虽然罗猎成功找到了自己,并将她从地牢中救出,可吴杰那边的进展尚不清楚,毕竟吴杰是一个盲人,他即便能够劫持马永卿,可是带着马永卿逃离新满营又谈何容易。轻声叹了口气道:“都是我太过冒失,连累了你们。”

        罗猎道:“你也不必太过自责,吴先生有过人之能,他虽然目不能视,可他的感知力却是出类拔萃,我相信他已经从新满城逃出去了。”

        颜天心却没有他这样的信心。

        罗猎道:“那口棺材如今在什么地方?”

        颜天心摇了摇头道:“我不清楚,马永平为人狡诈,他应该察觉到那口棺材很不寻常,消息封锁很严,我只担心他打开了那口棺材,他并不知道会产生怎样的后果。”

        罗猎道:“就算打开那口棺材也不算什么坏事,他看到里面是一具尸体,自然就没什么兴趣,说不定会主动将棺材下葬,这里已经是西夏国的地界,龙玉公主也算回到了故土,入土为安,或许一切的诅咒全都就此解除。”

        “没用的,根据羊皮卷的记载,除非将龙玉公主的遗体送往天庙安葬,否则她的怨气不会化解,咒怨自然不会解除。”

        罗猎道:“你当真相信这世上有诅咒之说?”

        颜天心道:“我只是记得龙玉公主的遗体现身之后,我的几名手下就接连厄运不断,我们千里迢迢将她的遗体运到这里,现在已是盛夏,开始我们还担心她的尸体会在中途腐烂,可是……”她望向罗猎,一双美眸流露出惶恐的光芒:“你此前有没有见过有谁的遗体会不经特殊的处理却长时间保持不腐。”

        罗猎曾经亲眼见到过龙玉公主的遗体,当时他认为龙玉公主之所以能够保持生前的容貌,全都是因为低温所赐,一旦尸体脱离了冰棺的保护,很快就会腐化,颜天心的这番话让他也颇为不解,唯一可能的解释就是尸体经过特殊的防腐处理。

        罗猎安慰颜天心道:“龙玉公主再厉害也不过是一个死人,人都死了,诅咒也就会不复存在。”

        颜天心道:“羊皮卷上记载,那神碑……其实并非偶然出现在那里,乃是为了镇住龙玉公主的冤魂,一旦龙玉公主的遗体离开了九幽秘境,那么神碑就自然起不到作用,龙玉公主她……她会复活……”

        罗猎怔怔地望着颜天心,如果不是她亲口告诉自己,罗猎一定会认为这是一个荒诞至极的谎言,颜天心不会欺骗自己,死而复生?怎么可能?一个人失去生命又怎么可能重新来过?

        颜天心道:“我知道你不会相信,可是我的父亲,我的爷爷,我的祖上,世世代代都在守护着九幽秘境,他们就是为了避免这件事的发生。”

        罗猎不由得想起了他们在九幽秘境之中的经历,如果没有亲身经历,谁也不会相信里面的一切。颜阔海甘心隐姓埋名隐居于九幽秘境,还有那些和他一起守灵的武士,颜天心的话为他们的坚守做出了最好的解释。

        颜天心道:“罗猎,无论怎样我都要找到那具棺椁,一定要在七月十五之前将龙玉公主的遗体送往天庙安葬。”

        七月十五中元节,也是中国传统意义上的鬼节,颜天心不会随便选择一个日子,这一天对她而言代表着一个期限,根据羊皮卷中的记载,在这一天冤魂的能力将会发生惊人的蜕变,只要过了这一天,冤魂就获得了无可匹敌的力量,再也不可能将之控制。

        颜天心只是描述羊皮卷中的内容,她相信祖上不会随便传一个谎言给后人,罗猎凡事却都习惯于用科学来解释,颜天心所转述的一切实在是玄之又玄,用科学道理根本无法说通。父亲植入体内的那颗智慧种子已经在悄然中丰富着罗猎方方面面的知识,既便如此他仍然无法相信一具千年古尸能够复生,更无法相信什么诅咒的效力可以持续数个朝代。

        距离七月十五还有接近一个月的时间,无论羊皮卷上记载的事情会否发生,时间对他们来说还是充裕的,他们应当来得及找到龙玉公主的尸体。只是目前他们人手不足,即便是加上吴杰,也不过区区三人,凭他们三人对抗马永平的近万军队,他们根本没有任何的胜算。

        虽然雅布赖山上还有一千多名族人,可是颜天心又怎能忍心让好不容易才获得安宁的族人跟随自己去冒险,更何况这并非是人数能够决定胜负的争斗。

        罗猎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那帮兄弟,如果他们在,想必能够让自己如虎添翼,而今即便是发电报给他们,恐怕短时间内他们也无法来到这里,而且前两天有消息传来,因为黄河决口冲毁了西行的部分路段。

        而今之计唯有团结周围的力量,依靠他们现有的人力找到并夺回龙玉公主的遗体。

        马永卿在黎明时苏醒,她感觉自己做了一个极其漫长的梦,依稀记得梦中的情景,好像有人在用针扎自己,睁开双目,看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帐篷内,掀开盖在身上的毛毯,发现自己身上的衣物好端端的,这才稍稍放下心来,将帐篷扒开一条缝隙,看到外面绿草茵茵,不远处有一条波光粼粼的大河曲折经过,在帐篷的正前方,一个身穿长衫的男子手中拄着一根竹杖迎风而立。

        马永卿不禁有些慌张,她从未见过这个人,这里也不是帅府,不是新满营城内的任何地方。她伸出右手在左腕上用力掐了一下,疼痛提醒她并非处于梦境之中,眼前看到的一切都是现实。

        马永卿提醒自己务必要冷静下来,她在帐篷内四处搜索,寻找能够使用的武器,几乎搜遍了每一个角落,方才找到一块用来压帐篷的石头。再次向外偷偷望去,看到那长衫男子已经在草地上盘膝坐了下去,朝着朝阳的方向一动不动,仿佛已经入定。

        马永卿掀开帐篷,蹑手蹑脚来到外面,那男子似乎并未察觉,马永卿来到他的身后,鼓足勇气举起石块准备砸落下去。就在此时那男子突然开口说话了:“颜夫人喜欢在别人背后暗算吗?”马永卿吃了一惊,石块高举过顶却不敢砸落下去。

        那男子缓缓转过头来,墨镜遮住他的双目,虽然如此仍然能够判断出他是一个盲人,这名男子正是吴杰,他在大帅府众目睽睽之下掳走了马永卿,并将她一路带到卡纳河湾,这里是他和罗猎此前就约定见面的地点。

        马永卿只觉得对方身上似乎拥有一种无法形容的威慑力,他虽然是个盲人,可自己却感觉到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逃不过他的眼睛,马永卿颤声道:“你……你是什么人?”

        吴杰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马永卿道:“你知不知道我是谁?”问完之后她顿时又意识到自己的问话有些多余,如果对方不知道自己是谁又怎会劫持自己?更何况他极其清楚地称呼自己为颜夫人,他显然是知道自己身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