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三章【棺下洞】(下)

第一百八十三章【棺下洞】(下)

        他忽然张开双臂一把将那名刚才想要唤醒他的士兵抱住,张开嘴巴,白森森的牙齿一口就咬在那士兵的耳朵上。

        士兵痛得大声惨叫,他只当是老友神志模糊,声嘶力竭地呼喊他的名字期望能够唤醒他的理智,却没有料到他已经陷入疯狂,下口毫不留情,一口咬掉老友的右耳,和着鲜血整个吞了下去。

        目睹眼前惨状,周围士兵吓得魂飞魄散,马永平第一个从震惊中清醒过来,他拔出手枪,对准那生吞人耳的士兵的脑袋就是一枪,蓬!的一枪,子弹贯通了疯狂士兵的头颅,鲜血和脑浆四处飞溅。

        那名被咬掉耳朵的士兵一手捂着缺失的右耳,鲜血不住从指缝中流出,他被同伴疯狂的行径吓怕,双腿拼命蹬地,想要远离已经陷入疯狂的同伴,又看到同伴近距离被马永平爆头,鲜血和脑浆迸溅了他一头一脸,他先是哀嚎,然后大哭起来。

        被马永平爆头的士兵虽然脑浆迸裂,他的手足却仍然在泥泞中不停抽搐。

        马永平看到他仍未断气,心中不由得感到阵阵恶心,举枪瞄准了那士兵的身体连连射击,直到将枪膛内的子弹全都射完,这才作罢。经过这番波折,他心中对棺材内的东西再无丝毫的欲望,大声道:“丢几颗手榴弹进去,不管是什么怪物,都要将他给炸得粉身碎骨!”

        卓一手逃离了黑龙寺,他担心马永平的人追赶上来,所以不敢停歇,一直逃入黑龙寺北侧的山林,这才松了口气,神碑现,龙女出,群山崩,江河枯,保太平,归故土。这一切诡异的现象都非偶然,龙玉公主的遗体一直好端端在棺材里面,到底是何时丢失?从棺椁底部的地洞来看,应当是在黑龙寺方才发生的?这地洞究竟是如何产生的?

        卓一手不由得陷入沉思,身后密林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动,卓一手隐然觉得有些不妙,他小心翼翼地回过头去,却见远处绿叶掩映的地方,一抹鲜艳的红色如鲜花一般盛放,雨水淋湿了红色长裙,一双洁白的玉足就虚浮在空中。

        卓一手眨了眨眼睛,他以为自己看到了幻觉,定睛望去,转瞬之间,那抹娇艳的红影竟然已经消失不见。

        新满营的西方尽是荒漠,罗猎载着颜天心一路狂奔,直到摩托车的油箱全部耗尽,方才将摩托车扔在荒漠之上,颜天心放开了他的身躯,这一路,她拥抱着罗猎坚实的身躯,罗猎为她挡住了迎面吹来的风沙。

        小鹿般轻盈跳下了摩托车的后座,颜天心此时却突然感到有些羞涩,甚至不知道应该如何面对罗猎,美眸垂落下去,看到黄沙之上斑斑点点的血迹,方才意识到罗猎受伤了。

        罗猎的右臀在从地牢逃跑的时候被流弹击中,还好有摩托车代步,否则他凭借双腿还真走不到这里。

        颜天心慌忙走过去搀住他的手臂:“你受伤了,伤在哪里?”

        罗猎笑了笑,并不好指明这尴尬的位置。不过他感觉到并未伤到骨骼,只是皮肉伤罢了。

        颜天心举目四望,目光定格在西方一片延绵起伏的荒山之上,她认出了哪里是黄沙窟,一片废弃的洞窟。此时风大了许多,头顶乌云密布,大漠中的天说变就变,很可能要有一场沙尘暴来袭,颜天心用头巾蒙住口鼻,让罗猎的手臂搭在自己的肩头,用身体支撑着他的重量,指向黄沙窟的方向道:“能不能坚持走过去?”

        罗猎点了点头,在颜天心的帮助下一瘸一拐走了过去。

        他们并未刻意去掩饰地上的血迹,很快黄沙就会将一切痕迹覆盖。

        还好距离并不算远,他们只花了二十多分钟就已经走入了那片废弃的黄沙窟,事实证明他们的决定是极其正确的,刚刚进入黄沙窟,一场沙尘暴就铺天盖地而起。

        他们选择了一个相对宽敞干净的洞窟走了进去,从里面向外望去,外面已经是沙尘弥漫,根本看不清外面的景象了。

        昏暗的光线让颜天心的内心安定了下来,看到罗猎正以一个相对舒服的姿势趴在了地上,再看到他右臀上被血迹染红的裤子已经明白他伤在了什么地方,轻声道:“伤得重不重?”

        罗猎摇了摇头道:“不过子弹好像还在肉里,如果你不嫌麻烦,能不能帮我将它取出来?”

        颜天心忍不住想笑,可看到罗猎受伤,又难免有些心疼,点了点头道:“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罗猎道:“也没什么好介意的,颜大夫,你把我当成普通病人就行。”

        条件有限,颜天心只能用罗猎的火机给飞刀消毒,还好子弹入肉不深,将之从臀肉中取出,并不需要特别的医学训练,颜天心将那颗带血的弹头取出之后方才松了口气,罗猎随身带着金创药,她将金创药为罗猎涂抹在伤口上。

        罗猎道:“其实你还是挺有眼福的。”

        颜天心有些难为情地皱了皱鼻翼,不由得手重了一些,罗猎痛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女人果然不能轻易得罪。

        处理好伤口不久,罗猎居然就开始一瘸一拐地走动,颜天心提醒他要注意修养。

        罗猎笑道:“不妨事,皮外伤而已。”外面狂风呼啸,风沙一时半会儿没有平息的迹象。颜天心包裹好头面,顶着风沙来到外面沟内捡拾了一些枯枝进来,利用火机升起了一堆篝火。

        借着火光两人对望,发现对方都是灰头土脸,蓬头垢面,狼狈的模样引得彼此都笑出声来。

        罗猎因为受伤的缘故,只能半边屁股坐下,身躯自然而然地倒向颜天心,颜天心也未曾躲避,任由他将重心落在自己的肩头,小声道:“不知这场风沙何时才能过去。”其实心中却巴不得这场风沙持续得更久一些,这样他们就能够独处更久一段时间。

        罗猎心中也和她拥有一样的想法,看到颜天心憔悴的模样,猜到她被囚这段时间受了不少的委屈,低声道:“这些天你受委屈了。”

        颜天心摇了摇头道:“还好,马永平因为想用我来要挟我叔叔,所以他并没有为难我。”

        罗猎道:“我听董方平说,是你叔叔将你们出卖?”

        颜天心叹了口气道:“其实这次我是自投罗网。”

        罗猎哦了一声,以颜天心的智慧和武功原本不会那么容易落入马永平的手中,难道她也和自己抱着相同的想法,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利用这种方法来谋求营救颜拓疆?

        颜天心道:“那铁笼困不住我,我虽然没有你开锁匠的本事,可是我也有办法从铁笼内逃出来。”她擅长缩骨功,这一点连罗猎也并不知道,那铁笼的缝隙已经足够她逃脱。

        罗猎笑道:“如此说来,倒是我多事了。”

        颜天心主动挽住了他的手臂,螓首靠在他的肩头,芳心内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温暖踏实。她自小独立,年纪轻轻就已经成为一寨之主,统领连云寨众匪,成为苍白山唯一一支可以与凌天堡抗衡的力量。在别人眼前她是坚强的,她甚至从未在他人的面前流过眼泪,更不用说流露出女人应有的温柔。

        也只有在罗猎的面前,她方能放下自己的防备和坚强,将自己的安全交给身边人去照顾。

        罗猎轻声道:“我还没有来得及对你说声谢谢。”

        “谢什么?”

        罗猎所指的是颜天心通过吴杰传功给自己的事情,颜天心听完不禁笑了起来:“希望能够对你的失眠症有些帮助。”

        罗猎摇了摇头道:“一点帮助都没有”

        颜天心有些诧异地望着罗猎,不知他因何会这样说。

        罗猎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求之不得辗转反侧,自从和你分别之后,我几乎每夜都在辗转反侧,这失眠症反倒是越发的重了。”

        颜天心这才知道他是在故意跟自己打趣,娇嗔道:“讨厌,何时学得如此油嘴滑舌。”

        罗猎展开臂膀,看似无意地搭在了颜天心的香肩之上,轻轻一带,颜天心顺从地偎依在了他的怀中,罗猎低下头去,恰恰看到颜天心仰起的俏脸,颜天心从他灼热的眼神中识破他的意图,又有些惶恐地低下头去,却被罗猎托住下颌,轻轻印在她的樱唇之上。

        燃烧的篝火噼啪作响,却仍然没有打扰到情意绵绵的两人。

        颜天心红着脸从罗猎怀中抬起头来,小声道:“你千里迢迢过来找我就是为了占人家便宜?”

        罗猎点了点头道:“是!”

        颜天心伸出手去拧了拧他的鼻子,却没有丝毫感到吃亏的样子,美眸落在一旁就要熄灭的篝火上,赶紧又向火中添了几根枯枝。

        罗猎将自己和颜天心分别之后的经历说给她听,颜天心听到方克文的变化时不禁发出一声娇呼。

        罗猎道:“我本以为是九幽秘境的环境会让人的身体产生变化,你有没有发生什么不同寻常的变化?”

        颜天心摇了摇头,心中暗忖,如果自己变成方克文的古怪模样,只怕自己寻死的心都要有了,还好自己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变化,罗猎也是一样,她小声道:“兴许呆的时间越久,对身体的影响也就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