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三章【棺下洞】(上)

第一百八十三章【棺下洞】(上)

        卓一手道:“从苍白山走到这里,路途几千里之遥,我这样做也是为了防备意外发生。”

        “什么意外?”马永平掏出手枪,枪口指向卓一手的额头,他对卓一手已经失去了信任,今次不管用怎样的手段都要逼他把实话说出来。

        卓一手道:“我没有骗你,里面只是一个女孩的遗体。”

        马永平呵呵笑道:“里面只怕藏着金银财宝吧?你们利用这种方法转移财富,认为别人不会对一具棺材产生兴趣,想要瞒天过海对不对?”

        卓一手冷冷望着马永平,沉声道:“我以为将军乃一方霸主,理当守信于人,我已经做了答应你的事情,将军理当兑现当初的承诺。”

        马永平怒道:“混账,你答应帮助我抓住那两个人,可是他们事先就已经得到了消息,洞悉了我的计划,他们逃了!”

        卓一手内心一沉,一切果然朝着最坏的方向发展了,他终究还是高估了马永平的能力,虽然马永平掌控新满营的兵权,可是他的智慧和能力仍然不足以对付罗猎和吴杰中的任何一个。罗猎和吴杰如果逃了,凭借他们的头脑不难找出此事的破绽所在,说不定已经发现是自己出卖了他们。事到如今他已经顾不上考虑事情会往何处发展,当前最重要的就是拿回棺椁。

        马永平看到卓一手沉默不语,以为他被自己的气势吓住,冷冷道:“死到临头,你还不肯开口,以为我当真不敢杀你吗?”

        卓一手平静望着马永平道:“我没有骗你,这里面只是一具女孩的尸体罢了。”

        马永平哪里肯信,他挥了挥手,马上有部下围了上来,他是有所准备的,那群手下围住棺椁,毫不客气地撕掉封印棺盖的符纸,众人合力将棺盖撬开。

        卓一手怒吼道:“住手!”可是他的话却没有产生任何的作用。在他看来这些士兵的行为分明就是对龙玉公主的亵渎。

        马永平和他的那群部下却认准了棺内十有八九藏着金银财宝,所以卓一手才会如此紧张。

        棺盖撬开之后,几名部下纷纷向其中望去,马永平的这群心腹手下无一不是久经沙场的老将,他们见惯了流血死亡,当然不会害怕一具早已死去多年的尸体。

        几名开棺的士兵却又齐齐转身望向马永平,脸上充满了错愕的神情。马永平看到他们的表情也是一怔,难道说他们看到了难以解释的一幕?他大步走向棺椁,目光投向其中,却见那棺椁内空空如也,哪有什么女尸?更让马永平感到毛骨悚然得是,棺材的底盖现出一个大洞,这洞口不知通往何处,棺内的尸体不会凭空消失,应当是通过这个洞口被人盗走了。

        卓一手看到几人的反应,也感到不妙,他推开指向自己的枪口,却被几名士兵抓住,马永平喝止了那几名士兵,让他们闪开道路,放卓一手过来。

        卓一手来到棺边,当他看清里面的一幕之时,整个人宛如泥塑一般呆在那里。

        马永平再度用枪口指着卓一手的头颅,怒吼道:“是不是你们盗走了棺内的财宝?你早就知道对不对?”

        卓一手喃喃道:“坏了,坏了……人间注定要有此一劫……”他抬起头双目中充满了惶恐的光芒。

        此时天空中乌云宛如狂潮般涌了过来,短时间内就遮住了日光,刚才还是阳光灿烂,此时宛如突然进入黑夜。马永平和这些士兵并非没有见过恶劣的天气,可是像这种短时间内的急剧变化还从未见过。

        一名士兵道:“要下雨了!”他的话音刚落,一道紫色的闪电蜿蜒扭曲着撕裂了黑色的天空,然后又一直蔓延而下,直奔那名士兵的天灵盖击落下来。

        众人还未反应过来,就闻到一股焦臭的味道,眼看着那名士兵在他们的面前化为焦炭,他们一个个慌忙向后退去,甚至无人顾得上一旁的卓一手。

        天打雷劈这种事他们过去只是听说过,今天才是第一次亲眼见到。

        马永平虽然不信鬼神,可此时也不得不承认有些邪乎,抬头望天,天空中的乌云非但没有散去,反而在头顶聚集,回旋盘绕,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无数紫色的电光有若灵蛇般在云层之间跃动。

        有士兵已经开始打起了退堂鼓,小声建议马永平尽快离开这片不祥之地。

        马永平有些不甘心地向棺椁看了一眼,他率先退到了屋檐下,此时有人方才发现卓一手不见了,却是刚才在闪电击中那名士兵的时候,卓一手趁着他们的注意力没有集中在自己的身上,悄然逃离。

        因为刚才发生的事情实在太过震骇,他的逃跑竟然没有受到任何的阻拦。

        马永平勃然大怒,派出一支人马前往追击卓一手,此时天空中开始下起雨来,或许因为雨的缘故,乌云的色彩比起刚才变淡了许多,如果说刚才是黑夜,现在的天色更像是黄昏。

        马永平看了看被烧成焦炭,蜷曲成一团的尸体,心中暗自解释,或许一切都只是凑巧,刚巧下雨,又刚巧有闪电击中了那名士兵,这世上哪有什么鬼神?至少自己从未亲眼见过,就算有鬼,他们这么多人,而且荷枪实弹,一样能够将鬼干掉。

        马永平更相信有人在装神弄鬼,无论棺椁中有什么,里面的东西已经让人盗走,那棺材底部的洞口就能证明,他决定克服心中的恐惧,尽快查个清楚,下令让手下人移开那具棺椁,看看那地洞到底通往何方。

        手下人对马永平的这个命令是非常抗拒的,可是军令如山,他们又深知马永平的性情,违抗命令的下场只有一个死字,接到命令的人只能硬着头皮走了过去,冒着还不算大的雨,将那口棺材移开。

        移走了棺材,地洞就暴露出来,地洞并不大,勉强能够容纳一个人进入,而且还是身躯瘦小的那种。

        几名士兵谁都不愿靠近那地洞,最后还是抽签决定,被抽中的倒霉蛋只能胆战心惊地靠近洞口,举起手电筒照射其中,目光能够看到的范围内并没有发现什么可怕的东西。

        马永平暗骂了一句饭桶,命令他进入地洞内去看看,至少也要看看地洞到底有多深,究竟通往什么地方?倒霉的士兵虽然接受了命令,可内心中却已经悄悄问候了马永平的十八代祖宗。有人找来了一根绳索栓在他的腰间,这是为了以防万一,如果在地洞中遇到什么麻烦就赶紧呼救,到时候外面的人会一起动手,尽快将他从里面拖出来。

        那士兵将周身裹得严严实实,壮着胆子钻入地洞之中,没过多久就听到里面传来声音道:“到底了,到底了,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拖我上去,拖我上去!”

        放绳的人告诉马永平,这绳索只不过放了三米,马永平将信将疑,大声道:“你看清楚了,里面到底有没有东西?”

        “没有……”话音未落,绳索骤然一紧,然后就拼命向里面抽入,外面的几名士兵顿时慌了神,一个个慌忙抓住绳索,死命向外拖拽,地洞内传来凄惨的嚎叫声。

        原本站在周围的士兵看到那绳索仍然不断被抽入地洞,一个个赶紧过来帮忙,众人一起发力,拼命向外拖拽,总算将绳索稳住,然后一点点向后夺了过来。

        马永平不由自主向后退了几步,眼前的状况看得他心惊肉跳,只见那从洞内拖出的绳索已经沾满了鲜血,雨水落在绳索之上,融汇成为血水不停滴落在地面之上。

        马永平几乎就要下令放弃,可是他终究没有说出这个命令,毕竟那名士兵是他派下去的,若是在此时放弃,这帮部下必然要说他冷血无情。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今次无论如何都要将他拖出来。

        马永平稳定了一下情绪道:“大家齐心合力,把人先救出来。”

        此时地洞之中已经没有了惨叫,所有人心中都明白,那进入地洞的士兵十有八九是死了,即便是没死,正常人也禁不起这样的拖拽。

        他们感觉到拖拽的速度在加快,于是开始注意掌控力度,众人的手握在染满鲜血的绳索上,黏糊糊的,极不舒服。在众人合力拖拽之下,终于将绳索那端的士兵拖拽上来,却见那士兵周身的衣物都已经不见,全身上下血糊糊一片,形容极其恐怖,四肢蜷曲缩在一起,不知是死是活。

        一名和他交好的士兵壮着胆子走了过去,轻声呼喊他的名字,叫了几声,他都毫无反应,那士兵充满忧伤地抬起头来,向马永平道:“将军,看来他已经死了。”

        马永平假惺惺叹了口气道:“怎会如此?那地洞之中到底有什么怪物?”

        就在此时,那名浑身是血的士兵却陡然睁开了双眼,让所有人惊恐的是,他的眼眶之中鲜血淋漓,只剩下两个空空的血洞,眼球早已被人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