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二章【黑水寺】(下)

第一百八十二章【黑水寺】(下)

        新满营北有一座黑龙寺,寺院因门前黑龙潭而得名,这一带原本就缺水,天然泉眼不多,黑龙潭就是其中的一个,潭底有三泉喷涌,积水成潭,千年不枯,然而奇怪得是,在满清灭亡那年,泉水突然停止了喷涌,黑龙潭也就成为了无源之水,很快就干涸了下来。当地人传说,这黑龙潭下通大清龙脉,大清亡了,龙脉自然就断了,龙脉断了,也就不可能再有泉水。

        黑龙潭干涸之后,潭底渐渐显露出来,那潭底居然遍布死人骸骨,过去多年以来,当地人都饮黑龙潭之水,当潭底秘密公开之后,都将此地视为凶煞之地。

        黑龙寺的僧人过去也饮黑龙泉水,得知此事,都认为罪孽深重,老方丈因此而生出心病,不久就死了,其余的僧人也改投其他寺院,短短几年内,竟从一个香火鼎盛之地变得空无一人。

        往往越是荒芜之地,越是让人心生敬畏,连当地人经过时都选择绕行。到后来,有个外地人选中这里开了义庄,可只经营了一年,连老板带伙计,七口人命一夜之间被杀了个干干净净,凶案之后,黑龙寺更是让人望而生畏。

        直到颜拓疆当了甘边宁夏护军使,他重新启用了这片地方,将之改为忠义庙,安放阵亡将士的遗骨和灵位,尽管重新启用,可仍然被当地人视为凶地。

        马永平从一开始就怀疑,颜拓疆很可能将他的秘密金库建在这里,然而他又找不到任何的证据。在他成功篡权之后,也曾经针对黑龙寺进行过大规模的搜索,并未发现其中有金库存在,反倒是在寺庙的院落中挖出不少的骸骨和兵器甲胄,从找到的东西来看,黑龙寺过去应当发生过大规模的战役,死过不少人。

        从颜拓疆处离开之后,马永平直奔黑龙寺而去,因为颜拓疆刚才提到的棺椁就暂时存放在黑龙寺。

        一开始的时候,马永平并没有感觉到那棺椁如何重要,直到一个人找上了自己,他方才意识到这棺椁的重要性。

        卓一手坐在黑龙潭旁的石栏之上,带着斗笠,穿着无袖的黑绸短褂,肥大的灯笼裤,赤脚蹬着一双圆口布鞋,人躲在树荫之下,双目藏在斗笠的阴影中,卓一手发现自己喜欢躲在阴影里。可是抬起头就会看到树荫外刺眼的阳光,他不喜欢,一点都不喜欢,不喜欢火辣辣的烈日,不喜欢铺天盖地的风沙,有时候他甚至怀疑自己究竟是不是一个党项人。

        可能是在满洲生活的时间太久,习惯了那里郁郁葱葱的苍莽山林,习惯了那里的冰天雪地寒风彻骨,习惯了白山黑水,习惯了……

        卓一手发现最近习惯于回忆过去,会不由自主想起他的养父,想起那些把他当成兄弟和长辈的人,卓一手并不是没有感情的,可有些感情需要看发生在何时,没有人知道他的父母因何而死,也没有人知道被他称为恩重如山的养父颜阔海其实是他的仇人。

        卓一手的隐忍并非是为了复仇,他的父母也并非直接死于颜阔海之手,他身负重托,在苍白山生活的这些年,他也从未做过对不起连云寨的事情,然而有些事是注定要发生的。

        如果不是龙玉公主的遗体重现人间,那么他还会安心在连云寨当他的蒙古大夫,在此之前,他甚至已经放弃了希望,因为他意识到自己可能永远也找不到九幽秘境。然而他不久前方才明白,有些事纵然你不去主动寻找,它终究还是会出现在你的面前。

        西夏女真原本就是世仇,这是民族之间的旧恨,虽然已过去了那么久,可血脉中世代相传的印记仍未消失。龙玉公主的离去事件成为压垮西夏国的最后一根稻草,辉煌一时的西夏王国运势至此终结,然而金国同样遭到了灭亡的命运。

        往事如烟,历史已经湮没在尘埃之中,有些无从考证的事实只能依靠族人的口口相传。然而卓一手坚信,父亲不会欺骗自己。

        如果不是新满营恰恰在此时兵变,或许他已经得偿所愿,世事变幻莫测,谁也不会料到颜拓疆会突然失势,眼前的局面下,卓一手必须重新作出抉择。

        马永平的骑兵队出现在卓一手的视线中,卓一手还不知道此前发生的事情,在他看来自己已经兑现了承诺,现在轮到马永平来实现承诺的时候。

        通往黑龙寺的这段道路并不好走,这也是马永平弃车骑马的原因,比起开车,马永平更喜欢骑马,他不喜欢冷冰冰的机械,更喜欢和血肉构成的生命体交流。

        马永平翻身下马,望着树荫下享受阴凉的卓一手,内心中突然感到一阵莫名的愤怒,虽然他明白刚才发生的事情和卓一手无关。他越发感觉到那口棺材的重要性,若非极其重要,卓一手又怎会出卖他的族人?若非极其重要,颜拓疆也不会表现出如此紧张。

        卓一手藏在阴影中的双目极其鄙视地望着正朝自己走近的马永平,他看不起这种背信弃义的小人,却不得不选择与这种小人为伍,甚至他也做了自己最为不屑的事情。

        “马将军!事情进展如何?”

        马永平竭力控制着自己的表情,一个人的内心越是阴暗,往往越不喜欢被人发现,装出一切如常的平淡模样:“一切顺利。”

        卓一手从马永平轻描淡写的回答中隐然感觉到一丝不妙,他并非是为吴杰和罗猎的命运担心,事实上这两人中的任何一个都是出类拔萃的人物,他们的警觉和能力绝不在自己之下。在马永平给出这个答案之前,卓一手甚至认为他失败的可能性很大。

        所以马永平回答的越是轻松,这答案反倒越不可信。卓一手的直觉告诉自己,即便是马永平能够将罗猎和吴杰拿下,其过程也不会顺利,他应当会付出不小的代价,他意识到或许出了事,而且很可能已经出了事。

        在不露声色方面卓一手完全有资格成为马永平的老师,心机深沉深藏不露,淡然道:“将军答应我的事情。”

        马永平道:“若非信守承诺,我何须将你请到这里。”他做了个邀请的手势,请卓一手起身随同他一起进入黑龙寺。

        这座古刹的规模并不算大,虽然殿宇几年前经过整修,可是因为风吹日晒的缘故,殿宇的漆色又开始变淡了,颜拓疆将这里改为忠义庙之后,平日里就派了两名老兵驻守,也就是负责除除杂草,清扫一下落叶的工作。

        当地人都知道古刹的历史,大都避之不及,谁也不会主动来此招惹晦气。

        从颜天心部夺来的东西,都被充公,唯独这口棺椁被单独放在了忠义庙内。

        卓一手向马永平提出的条件是归还他们被抢的所有东西,其实他真正在意的只是那口棺椁,之所以提出这样的要求是为了掩饰自己的真正目的。

        马永平带着卓一手来到那具黑漆漆的棺椁前,棺椁表面布满了红色的直线,这一条条直线都是用墨斗沾染了黑狗血弹出,在棺椁的表面还书写着奇形怪状的符号。

        因此这口棺材看起来显得有些诡异。

        卓一手悄然观察了一下棺材四周的符纸封印,一切完好无损,内心中暗自松了口气,这就证明在这段时间并没有人主动开启过这口棺材。卓一手故意道:“马将军,您不是答应我事成之后归还所有的东西给我?”

        马永平道:“只剩下这口棺材,你要就带走,不要就算了。”

        卓一手内心暗喜,只要这口棺材可以顺利带走,其他的东西根本无足轻重,他叹了口气,又道:“将军可否给我提供一辆马车,我将这棺材带走。”

        马永平点了点头道:“没问题。”

        卓一手看到事情进展的如此顺利,担心夜长梦多,决定先将棺材带走再说。他走向那口棺材,叹了口气道:“将军多少也还一些东西给我,让我回去也好有个交代。”

        马永平忽然道:“你想要得不就是这口棺材吗?”

        卓一手的脚步停了下来,他听出马永平话里有话。

        马永平说完这句话就递了一个眼色,四名手下冲了上去,子弹上膛的步枪瞄准了中心的卓一手。

        卓一手心中暗叹,一切果然没有看起来那么容易,这马永平果真是出尔反尔背信弃义的小人,他临危不乱道:“马将军什么意思?”

        马永平道:“没什么意思,只是有些好奇,这棺材中躺着得究竟是谁?”

        卓一手叹了口气道:“我的女儿……”他缓缓转过身去,拿捏出一副悲痛莫名的表情,怒视马永平道:“我什么都不要了,只想带走女儿的遗体,难道你连这个要求也不答应吗?”

        马永平道:“卓先生是不是很喜欢把别人当成傻子?里面既然是你的女儿,那么你给我解释,这上面为何要用狗血弹线?又为何画上古怪的字符?还用符纸镇住,这不是通常用来对付僵尸的手段吗?你为何要用这样的手段对付自己的亲生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