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二章【黑水寺】(上)

第一百八十二章【黑水寺】(上)

        马永平虽然没有搞清那边的具体状况,心中却已经明白,自己一定是中计了,没有人会蠢到自投罗网,罗猎之所以主动送上门来,他就是要利用这样的方法找到颜天心,险中求胜!置死地而后生,马永平终于意识到自己今天正在面对怎样的对手。他愤怒且恐惧,只是两个人,一个在众目睽睽之下劫走了他的妹妹,另外一个只身犯险,竟然想从他戒备森严的地牢中救人。

        马永平并不知道结果,可是他却认为罗猎已经得手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挫败感出现在他的内心,这种感觉让他憋屈的就快透不过气来。

        一名浑身是血的士官从外面跑了进来,他上气不接下气道:“将军,不好了……颜天心……被……被人救走了……”

        马永平冷冷望着他,然后举起手枪对准了那士官的头颅,果断扣动了扳机,子弹呼啸而出,近距离射穿了那名士官的头颅,士官的尸体直挺挺摔倒在了地上,他的双目仍然睁得很大,到死也没有想明白为何马永平会杀掉自己?

        周文虎望着那名死去的同僚,从心底打了个冷颤,这颗子弹差点送给了自己,只有他才明白自己刚刚和死神擦肩而过。

        马永平将冒烟的手枪扔在了地上,望着那名被自己射杀的手下,仍然有些余怒未消,他向周文虎道:“去,封锁全城,就算将新满城每一块砖给我翻开,也要将他们几个给我找出来。”

        “是!”周文虎的声音明显颤抖着。

        颜拓疆听到了外面的枪声,因为他此刻就在大帅府内,在他失去权力之后,整个人就迅速衰老了下去,而今头发已经变得花白,昔日红润饱满的面容也变得沟壑纵横。

        地上丢满了烟头,马永平对他还不算苛刻,除了一日三餐之外,还能够满足他对烟酒的癖好,人在辉煌的时候一定要格外警醒,因为往往在这种时候危机就悄然而至。

        颜拓疆不得不承认大势已去,过去的雄心壮志已经随风而逝,英雄难过美人关,他的豪情早已被温柔乡销蚀殆尽,随之而去的还有自己的智慧。现在回头想想,马永平兄妹两人的每一步都充满了目的性,而他却疏忽了。

        他看错了人,喜欢了不该喜欢的人,也看轻了一个用心险恶的篡权者。

        颜拓疆不由得想到了自己阔别多年的侄女,天心在他的暗示下率领族人成功逃离了新满城,既然走了,又为何要回来?她不该回来啊。族人之中一定出了内奸,不然他们之间极为隐秘的见面因何会被马永平提前知晓?颜天心乔装打扮何以会那么容易就被识破?

        颜拓疆努力回忆着每一个环节,反复考虑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可很快他就决定放弃,一切对他来说都已经失去了意义,大势已去,他已无东山再起的机会。

        外面响起整齐的脚步声,为了确保他不会逃离,马永平在此地增派了不少的人手,颜拓疆知道自己早晚都要死,马永平之所以仍然留着自己的性命,就是要打着自己的旗号,正大光明地去做坏事,将自己的名声糟蹋殆尽。

        名声?想到这个字眼,颜拓疆不禁苦笑起来,在这一带,他的名声并不怎么好,再坏又能坏到哪里去?颜拓疆想到了死,过去他曾经无数次想过这个问题,认为自己最可能战死沙场,这样的结局对一个军人来说应当算得上完美,死,过去一直在他的心坎中也没那么可怕。他戎马半生,孤身一人,亲人远在关外满洲,也早已断了来往。

        无牵无挂,孑然一身,正是这种状态方能让颜拓疆专注于事业,这世上最怕得就是专注二字,他之所以能够凭借一己之力成为甘边宁夏护军使,和他的心无旁骛是分不开的。然而一切都在他结识马永卿开始完结,爱情虽然来得太迟,可终究还是来了。在此之前,颜拓疆从未想到过自己会如此迷恋一个女人,会为她如此动情,甚至可以为她付出一切。

        若无马永卿的出现,马永平不会在短时间内得到自己这样的信任并爬上如此高位,曾经有人提醒过自己,颜拓疆没有听,否则他又怎会落入今日之地步。

        颜拓疆悔不当初,然而后悔也无济于事。

        外面传来立正敬礼的声响,这些曾经被颜拓疆一手训练的士兵,而今已经成为了对付他的排头兵,养虎为患,颜拓疆所供养得最大的一头猛虎就是马永平。

        门没有上锁,被人从外面推开了,空荡荡的房间内只有颜拓疆一个人坐在室内,面朝大门,虎落平阳,虽然潦倒,身上还是有几许雄风犹存,双目冷冷盯着门外。

        马永平的出现挡住了外面的光线,这样的出场方式多了几分威风霸气,也多了几分神秘,可在颜拓疆的眼中,他始终都是一个卑鄙小人。

        马永平并没有急于进入室内,站在门前静静望着里面,阳光从他的背后投射到房间内,照亮了房间的中部,也照亮了颜拓疆的身躯,马永平依然记得自己在对方面前卑躬屈膝的情景,他甚至不惜献出了自己至亲的妹妹,若无切肤之痛的付出,又怎有今日的地位,他终于等到了俯瞰颜拓疆的时候。

        “大帅今日可好?”虽然彼此地位相易,马永平仍然习惯性地称呼他为大帅。

        颜拓疆道:“看到我仍然活着你是不是有些失望?”

        马永平呵呵笑了一声:“大帅怎么会这么说?卑职若是有加害之心,又何必多此一举?”

        颜拓疆道:“打得一手如意算盘,你根基未稳,还需要我这个傀儡为你当挡箭牌。”

        马永平微笑道:“大帅想多了。”

        颜拓疆道:“我自问从未亏待过你,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这本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无论你做过什么,我不怪你。”

        马永平心中暗自不屑,而今你已沦为阶下之囚,你又有什么资格怪我?

        颜拓疆道:“你想要的无非是权力和金钱,前者你已经得到,至于后者……”他并非毫无底牌,这些年来他在甘边宁夏刻苦经营,明枪暗夺,积累了大量财富,全都藏在他的秘密金库之中,这个秘密马永平至今还没有查出。

        马永平顿时专注了许多,他虽然成功篡夺了颜拓疆的军权,可是颜拓疆也非寻常人物,至今还没有从他口中问出秘密金库之所在。马永平之所以至今没有对颜拓疆下杀手,这才是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只有得到颜拓疆的全部财富,他才能有效提供给军队保障,士兵也是人,也要吃饱肚子,如果连军饷都发不出,士兵吃不饱肚子,那么谁还会为自己卖命?

        马永平知道自己的隐患所在,颜拓疆当然也能够看出,而这座秘密金库就成为他最后的依仗。

        马永平向房内走了一步,然后从衣袋中掏出烟盒,抽出一支烟递给了颜拓疆,又亲手为他点上。

        颜拓疆抽了口烟,近乎挑衅地将口中的那团烟雾喷到马永平的脸上。马永平只是向后退了一步,直起了身子,并没有任何过激的反应,在他看来颜拓疆已经黔驴技穷,这样的报复行为和小孩子无异,又有什么意义?

        马永平道:“说说你的条件。”

        颜拓疆道:“放了颜天心,她和我们的事情无关,也对你构不成任何的威胁,你无需对她赶尽杀绝。”他还不知道颜天心已经被罗猎救走的事情。

        马永平很痛快地点了点头道:“好吧,我答应你。”

        颜拓疆又道:“你须得归还扣押他们所有的物品。”

        马永平道:“他们并没有多少的财物,只是一些车马,对了还有一口棺材。”他说话的时候,悄悄观察颜拓疆的表情,当提到棺材这两个字的时候,发现颜拓疆的脸上掠过一丝惶恐。

        马永平道:“真是不明白,他们从苍白山千里迢迢而来,为何要不辞辛苦带着一口棺材?那棺材里究竟藏着什么重要人物?还是……”说到这里他故意停顿了一下道:“或许只是一个障眼法,里面其实藏着金银财宝也未必可知。”

        颜拓疆低声道:“那棺材你打开过了?”

        马永平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却追问道:“你知道棺材里面是什么?”

        颜拓疆抬起头,极其认真地望着马永平,一字一句道:“你最好不要打开那口棺材,否则你会追悔莫及!”他已经不是第一次提醒马永平。

        马永平哈哈大笑,他来回走了几步,笑声陡然收敛,冲着颜拓疆怒吼道:“里面到底是什么?”

        颜拓疆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欣慰的神情,从马永平的表现来看,至少现在他仍未打开那口棺材,颜拓疆低声道:“一具尸体,可她却可能会为你,为这里的一切带来厄运。”

        马永平愣在了那里,过了一会儿他摇了摇头:“你最好不要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