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一章【笼中人】(上)

第一百八十一章【笼中人】(上)

        罗猎点了点头:“第一次来,如果不是为了探望我师父,我可能这辈子也不会涉足这片地方,大美中华,我走过世界的不少地方,无一能与我中华风光媲美。”

        马永平的脸上仍然不见任何的笑意:“美好的东西总会引来别有用心的觊觎者。”

        罗猎道:“马将军的话充满哲理,让人深思。”

        马永平笑了一声,弹去烟灰:“罗先生过去认识永卿吗?”

        罗猎明知他在问什么,却仍然装出一副不解的样子道:“谁?”然后方才恍然大悟道:“您是说颜夫人。”

        马永平点了点头,他又不是聋子,刚才在室内发生的状况他多少听到了一些。

        罗猎摇了摇头道:“从未见过,听说颜夫人过去在黄浦学习过。”

        马永平道:“三年前的事情了。”

        罗猎道:“我两年前才从北美回来。”

        马永平哦了一声,罗猎虽然没有从正面回答,可是仍然为他解释了疑惑,话中流露出的意思是,他和马永卿没可能在黄浦见过面,更谈不上认识。

        罗猎道:“颜夫人被人诅咒了。”

        马永平愣了一下,将信将疑地望着罗猎。

        罗猎道:“我在北美学习神学,我现在的身份是一名牧师。”

        “牧师?”马永平感觉有些荒诞,可看到罗猎认真的表情又不像是在跟自己开玩笑。

        罗猎道:“这个世界上,无论东西,有些现象是相同的,比如鬼神之说,恶灵之说,我们常说的鬼上身,在西方也有恶灵附身,恶灵和诅咒在东西世界中都是存在的。”

        马永平道:“你是说我妹妹她被恶灵附身?”

        罗猎摇了摇头道:“确切地说,应当是被诅咒了。”

        马永平皱了皱眉头,罗猎言之凿凿,又由不得他不相信。罗猎来此之前专门了解调查了马永平的资料,马永平这个人是个无神论者,他并不相信鬼神之说,所以想将他引入圈套并没有那么容易。

        马永平道:“这世上当真有鬼神诅咒之类的事情吗?”

        罗猎道:“有些超自然的现象,因为人们无法用科学理论来解释,所以才产生了鬼神的说法,自然界存在的一切,存在即是合理,在我所理解的世界之中,每个人都是一个能量体,人去世之后并非代表着能量体的灰飞湮灭,在我们无法看到的地方,这些能量依然存在。”

        马永平目光一亮,可是仅凭着罗猎的这番话还无法说服他。

        罗猎道:“想要治好颜夫人,首先要找到诅咒她的那个人,只有找到他才能够破除诅咒。”

        马永平道:“罗先生的话真是深奥难懂,我仔细想想,我家妹子从未得罪过什么人,又有什么人忍心诅咒她呢?”

        罗猎道:“马将军既然不相信,在下今日言尽于此,告辞!”

        马永平望着罗猎远去的背影,终于下定了决心:“罗先生请留步!”

        马永平带着罗猎离开了小楼,吴杰并未追问他们的去向,只是在他们离去之后方才道:“马将军把我徒弟带去了什么地方?”

        周文虎笑道:“吴先生不用心急,马将军和罗先生投缘得很。”

        吴杰淡然道:“那是自然,不是我夸我这个徒弟,他可是一个出类拔萃的年轻人。”

        周文虎道:“看得出来,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吴杰居然因他的这句话而笑了起来:“你没有说错,我这位徒弟留过洋,去过世界很多地方,他的眼界非我所及。”

        周文虎心中暗笑,你一个瞎子也配谈什么眼界?此时外面有士兵过来找他,周文虎让吴杰在客厅坐着,自己则来到门外,向那士兵照了照手,远离房门,认为吴杰不可能听到他们的对话,方才问道:“如何?”

        那士兵压低声音道:“长官,已经打听过了,这瞎子就是在狼云观大门外摆摊算命的,来到咱们新满营应该也就是三两个月,此人性情孤僻,也不见他有什么朋友,也没听说他有亲戚。”

        周文虎点了点头,又道:“加派点人手,帮我盯住这瞎子。”他却没有想到,他们之间的对话全都被吴杰清晰收纳到耳中,吴杰听力惊人,周文虎以常人的听力来估算他自然失算。

        吴杰安之若素,心中已经开始盘算最坏的一步,他和罗猎两人深入帅府,若是遇到危险只能依靠他们自己,罗猎做事胆大心细,来此之前他们已经商量过,两人抱着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念头。

        虽然事情并不如他们想象中顺利,可毕竟还朝着理想的方向进行。马永平到底将罗猎带往何处?不知罗猎的计策能否得逞?

        马永平带着罗猎离开内宅,出了后门,有辆黑色轿车停在后门处,有士兵拉开了车门,请罗猎坐了进去。罗猎刚一坐进去,左右两侧就各坐进来一名士兵,其中一人拿出一个黑布套,向罗猎道:“罗先生得罪了。”

        罗猎知道这群人是不想自己知道他们的去向,于是很配合地点了点头,任凭他们将黑布套给自己戴上。

        汽车启动之后,鼻息间闻到了烟味儿,却是坐在副驾座椅上的马永平抽起了烟,此人的烟瘾不在自己之下。

        罗猎道:“马将军这是要带我去什么地方?”

        马永平道:“罗先生不必惊慌,只是去见一个人。”

        “什么人?”

        马永平道:“等到了你就会知道。”

        罗猎虽然目不能视,可是他凭借感觉也能够猜到汽车正带着自己兜圈子,虽然行驶了十多分钟,可他应该就在帅府的周围打转,目的地应该就距离帅府不远。

        车停之后,罗猎在两名士兵的挟持下走入了一座宅院,他嗅到了刚刚修剪青草的味道,推断出这宅院中应当有大块的草坪,右侧传来凶恶的犬吠之声,从声音中不难判断应该有三头猛犬。

        这里绝不是大帅府。

        不久又听到铁门开启的声音,开启的应当是大铁门中的小门,铁门的铰链应该是久为上油而锈蚀,转动时门轴发出吱吱嘎嘎的刺耳声响。

        前行十多米,开始走下台阶,周围的气温开始变得阴凉,从气温的变化不难判断出他们已经进入了一座地下设施,身后铁门连续关闭两次之后,马永平让人将罗猎头顶的黑布罩拿掉。

        昏黄的灯光照亮了幽深的地下甬道,罗猎的视力适应了这里的光线之后,看到马永平就在自己的身边,他故作茫然道:“马将军这里是什么地方?”

        马永平道:“地牢,你不是说有人诅咒我妹妹,所以我带你来确认一下。”

        罗猎平静的内心不禁泛起波澜,他之所以这样说就是要让马永平产生怀疑,如果马永平能够怀疑到颜天心的头上,将自己带到颜天心的身边,那才遂了心愿。

        马永平示意手下人打开前方的铁门,这已经是他们进入地下之后开启的第三道铁门,这地牢之中关押的必然是极其重要的人物。

        经过第三道铁门,终于接近了他们要找得人,当罗猎看到吊在空中铁笼中的美好背影,呼吸已经为之一窒,虽然只是一个背影,他已经能够断定笼中人就是颜天心无疑。

        马永平摆了摆手,有人触动机关,将铁笼缓缓落下,笼中人并未回头,只是背身静静站着。

        马永平道:“颜大掌柜是否已经想通了?”

        颜天心平静道:“背信弃义,卖主求荣,你这种人有什么资格跟我谈判?”

        马永平呵呵笑了起来:“自不量力,你连自己的性命都保不住还妄想救出颜拓疆?”

        罗猎道:“马将军,她就是你说的人?”

        颜天心因这熟悉而亲切的声音芳心剧震,自从分手以来,她无时无刻不在想着罗猎,这种思念的感觉刻骨铭心,在她为了营救叔叔再闯虎穴而身陷牢笼,这种思念变得尤为强烈,她时常在想罗猎会不会前来救她,可每次梦醒就意识到自己的困境罗猎无从知晓,只能是梦中奢望罢了,现如今罗猎的声音就出现在自己的身后,她没有听错,绝不会听错。

        颜天心感觉自己就要流泪,也应该流泪,可是她不能流泪,她甚至不能转身,因为转身之后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都可能成为敌人眼中的破绽。

        罗猎接下来的一句话让颜天心更加的心惊肉跳:“我好像认识你,你转过来让我看看。”

        马永平的表情却没有太多的波澜,似乎他并不觉得一个千里迢迢从黄浦而来的年轻男人认识铁笼中的年轻美丽女子本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罗猎缓步走向铁笼,来到铁笼前,居然还向马永平道:“马将军能否打开铁笼,让我进去看个仔细?”

        马永平的唇角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可以,当然可以。”他让手下打开了铁笼上的小门,眼看着罗猎走了进去。

        等罗猎走入铁笼的时候,那名士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将铁笼重新锁上,然后所有人扬起手电将光芒直射到罗猎的面孔上。马永平充满得意,一字一句道:“我虽然过去没见过你,可我能确定你一定认识她,而且你过来就是为了救她,对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