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九章【有怨气】(上)

第一百七十九章【有怨气】(上)

        罗猎道:“吴先生知不知道颜天心的事情?”

        吴杰皱了皱眉头:“她不是已经离开了?”

        罗猎从吴杰的反应看出他是真的不知道,于是将颜天心的近况向吴杰说了,吴杰听完也是吃了一惊,他叹了口气道:“这颜天心怎么这么糊涂,好不容易才从这里逃出去,为何又要回来?”

        罗猎道:“颜拓疆毕竟是她的亲叔叔,总不能眼看着他落难而坐视不理?”

        吴杰哼了一声道:“颜天心何许人物,孰轻孰重又岂能分不清楚?”

        罗猎道:“不瞒吴先生,今天我来找您是特地向您求助。”

        吴杰道:“卓一手为什么不自己来?”

        罗猎本以为卓一手没有亲自前来是因为此前没跟自己说实话,所以担心三方见面会感到尴尬,可吴杰这么一问,方才觉得这件事没那么简单。罗猎道:“卓先生如今就在城南向阳客栈,吴先生若是有什么疑问,可以当面去问他。”

        吴杰哼了一声道:“那只老狐狸,就算问他也不会有什么实话。”

        话虽然这么说,可吴杰仍然收了他的算命摊子,跟罗猎一起去了向阳客栈,途中吴杰将自己来到这里之后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吴杰离开北平的最主要一个原因就是躲避仇家藤野俊生的追杀,当然他来到这里也是为了见卓一手,当面问他一些事情,这些事关乎于他们之间的秘密,所以吴杰并未向罗猎详细说明,只是从吴杰目前的态度来看,他应该没有得偿所愿,因此对卓一手也有些怨气。

        来到了向阳客栈,卓一手已经备好了酒菜,满脸堆笑地将罗猎两人请了进来,做贼心虚,此前卓一手在罗猎面前撒谎,对吴杰这位老朋友也没有坦诚相待,所以才摆下这顿酒宴向两人表达自己的歉意和诚意。

        吴杰鼻子闻了闻道:“宴无好宴,有人只怕是设好了圈套让我们钻呢。”他虽然比卓一手年轻,可是说话却丝毫不给对方留情面,当着罗猎的面,搞得卓一手有些尴尬,干咳了一声道:“老友相逢自然要喝上几杯。”

        吴杰道:“我来甘边这么久,还是头一次吃上你的酒,看来今日是沾了罗猎的光呢。”

        卓一手被吴杰怼得灰头土脸,罗猎却乐见其成,谁让你这只老狐狸骗我来着,看来吴杰也吃了老狐狸的亏,所以对他没有丁点的好脸色。

        卓一手有求于人,陪着笑脸请两人坐下。抢着将酒倒上了,热情道:“来到这里我就是地主,今日两件事凑成一件事,为你们老友接风洗尘,略表寸心。”

        吴杰道:“朋友之间当以诚相待,有什么事只管直说,莫兜圈子。”

        卓一手哈哈笑道:“先喝酒再说,先喝酒再说。”

        罗猎发现今日董方明并不在场,禁不住问起他的下落。

        卓一手告诉他们,董方明去城内打探情况了,希望能够找到颜天心被关押的地点。

        吴杰夹了颗油炸花生米塞入口中,一边嚼一边道:“这两日新满营内倒没听说什么变故,颜拓疆昨日还在城内广场搞了个阅兵式,他婆娘陪同他一起出席。”他一直都在新满营,虽然身在狼云观,可对城内的消息一直都有留意。

        卓一手道:“你是说马永卿?”

        “除了她还有谁?”

        卓一手道:“她不是一直卧病在床吗?”

        吴杰不屑道:“你亲眼见到了?”

        卓一手摇了摇头,他本来有机会见到,毕竟马永卿是颜天心的婶子,听闻马永卿生病,颜天心还特地请他去帮忙诊治,可没等他为马永卿诊病,就得知马永平要对付他们,于是在颜天心的领导下匆忙逃离,是以并未有机会见到这位让颜拓疆爱惜如命的太太。

        罗猎道:“马永卿是不是马永平的妹妹?”

        卓一手点了点头道:“不错,就是她,颜拓疆现在已经完全被架空,真正掌权的是马永平。”

        吴杰道:“不是说颜拓疆抓了他的亲侄女?”

        卓一手道:“按理说拓疆本不应该这么做,我看他十有八九受到了逼迫。”

        吴杰道:“你好像很了解他?”说完之后忽然想起卓一手是颜阔海的义子,是颜拓疆的干哥哥,对他自然了解。

        罗猎道:“这位颜大帅早已失势,被控制也不是短时间的事情了,既然当初他能够想方设法给你们传递消息,帮助你们逃离新满营,这次为何又要出卖颜寨主?”其实在董方明前来报讯之时,罗猎就感觉到这件事前后矛盾,只是因为当时他对整件事并不了解,所以没有说出来,如今已经来到新满营,通过他对董方明的观察和了解,董方明应当没有撒谎,所以这件事越发不合情理。

        根据董方明所说的情况,当时颜天心和颜拓疆联络的时候并没有引起特别关注,如果颜拓疆没有声张,他们所有人都可以全身而退,颜拓疆因何要这样做?究竟是另有深意,还是他已经完全不受控制?

        吴杰道:“不错,就算颜拓疆受到了威胁,也不应当让自己的亲人陷入危险的境地。”

        卓一手叹了口气道:“如今大当家被捕的消息还未传到山上,如果让族人知道她的事情,一定会拼死来救。”

        吴杰道:“拼死来救?若是大张旗鼓地全都来新满营救人,恐怕你们所有人最后都要死路一条了。这件事的确很奇怪,我在新满营并没有听到任何的风吹草动,颜拓疆那边一切好像也很平静,他老婆的病突然就好了,他出卖了自己的亲侄女?究竟是什么才会让一个人在短时间内性情大变?”

        罗猎道:“这世上有太多奇怪的事情说不通,可的的确确发生了。”他想到了方克文,停顿了一下道:“你们所说的黑煞附体会不会发生在他的身上?”

        吴杰没有说话,只是下意识地握住了身边的竹杖。卓一手的脸色却突然一变,刚刚凑到唇边的酒杯又重新放下。

        罗猎道:“卓先生,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你们离开苍白山的时候,曾经带走了一具红衣女尸,那女尸是否已经下葬?”

        吴杰猛然攥紧了竹杖,脸上的表情变得极其凝重,他的面孔转向卓一手,虽然他的双目已盲,卓一手却依旧产生了一种吴杰怒视自己的错觉。卓一手习惯性地发出一阵干咳,却被吴杰毫不客气地打断:“什么女尸?卓一手你怎么从未告诉过我?”

        卓一手道:“一具普通的尸体罢了……”

        吴杰道:“神碑现,龙女出,群山崩,江河枯,保太平,归故土,那尸首究竟是不是西夏国的龙玉公主?”他的声音变得越发严厉,说到最后已经完全变成了质问的口气,竟似不给卓一手这位老友一丁点的面子。

        卓一手的表情变得越发尴尬了,他没有回答吴杰的问题,只是重新端起了那杯酒。

        吴杰愤怒的表情凝固在脸上,仿佛随时都会冲上去和卓一手拼命。罗猎还从未见到过吴杰失去镇静的样子,在他的印象中吴杰素来沉稳冷静,泰山崩于前也不见他乱了阵脚,而今次必然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大事,否则又怎会令他如此激动?

        早在九幽秘境发现冰棺的时候,罗猎就感到那红衣女尸极其诡异,至今他仍然清晰记得冰棺之上所刻的长生诀,罗行木之所以费尽心机进入九幽秘境就是为了寻找那篇长生诀。

        在刚刚从九幽秘境脱身之后的日子里,罗猎的脑海中时常会回忆起秘境中的情景,甚至会梦到那诡异的红衣女尸,那次的经历一度加重了他的失眠症,后来遇到了吴杰,方才在他的帮助下有所改善。

        在父亲将那颗智慧种子植入自己的体内之后,罗猎的身体恢复到了这些年的最佳状态,他也开始尽量避免去会议让自己不快的那些记忆,如果不是吴杰提起,或许罗猎不会去主动回忆九幽秘境的遭遇。

        卓一手喝完了那杯酒,这才重新将空杯轻轻落在桌上,然后道:“是,那尸首就是西夏国的龙玉公主。”

        吴杰霍然站起身来,怒道:“你知不知道她会带给世人怎样的灾难?你为何要去打扰她的宁静?”

        罗猎作为这件事的亲身经历者,他当然知道龙玉公主的尸体之所以离开九幽秘境重现人间和卓一手并无关系,要说有关系也是自己。

        卓一手声音低沉道:“知道,可龙玉公主既然重现人间,所发生的一切就不是我们能够掌控的。”

        吴杰恨恨点了点头道:“你自然掌控不了,你们任何人都掌控不了,我现在终于明白你们因何会放弃连云寨,千里迢迢来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向卓一手走近了一步道:“你去连云寨就是为了寻找龙玉公主是不是?”

        罗猎皱了皱眉头,面对两人的对话他并不适合插口,他早就知道卓一手是蒙族人,和颜天心这群女真族的后裔并非同宗同族,吴杰的这番话似乎在暗示卓一手进入连云寨的初衷并不单纯。

        卓一手道:“并非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