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八章【出事了】(下)

第一百七十八章【出事了】(下)

        卓一手知道董方明饥渴,越是这种时候越不能让他大量饮水,必须有个循序渐进的恢复过程,否则董方明的身体很可能会出现问题。

        董方明歇了一会儿,卓一手又递给他一碗牛奶。

        董方明将奶饮尽之后,精力渐渐得到回复,这才将随同颜天心前去的经历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颜天心此次前往新满营主要是为了获取情报,虽然她有心救出自己的叔叔,可毕竟现在颜拓疆已经被架空并控制,虽然表面上还是甘边宁夏护军使,可行使权力的早已变成了马永平。

        马永平为人阴险,城府极深,他当然不会放松对颜拓疆的监视,所以他们几乎没可能接近颜拓疆,并和他取得联系。

        可功夫不负有心人,终究还是被颜天心找到了办法,她终于找到了接近颜拓疆的机会,可谁都没有想到,身为亲叔叔的颜拓疆竟然将颜天心出卖了。

        卓一手闻言也是大惊失色,他愕然道:“你再说一遍?颜拓疆出卖了大当家?”并非是卓一手对董方明不相信,可以说他是看着董方明长大的,这个年轻人有情有义,对颜天心更是忠心不二,他应当不会撒谎,可这件事毕竟于理不合。此前他们之所以能够从新满营全身而退,多亏了颜拓疆给他们暗示,颜拓疆没道理当初帮了他们,现在又出手对付自己的亲侄女。

        董方明点了点头道:“是他,就是他,大当家好不容易才找到机会跟他见面,只要他不说,没人知道我们的身份,他根本不念亲情,如果不是大当家拼死抵抗,我……我也没机会逃出来……”说到这里董方明的眼圈都红了。

        卓一手点了点头。

        董方明道:“卓先生,快,快去告诉其他的弟兄,咱们连云寨的人马就算拼了性命也要将大当家救出来。”

        卓一手虽然心中焦急,可是他并未乱了方寸,起身在石屋内走了几步,沉声道:“就算把所有人都带过去,咱们也未必能够救得了大当家。”他们虽然从连云寨迁来了数千人马,可是仍然无法和军方相提并论,甚至他们在人数上连谭天德那帮土匪都比不过,如果倾巢而出去救颜天心,正面攻打新满营,恐怕连大门都攻不进去,刚刚抢到的根据地又会出现空虚。

        谭天德那帮人得了消息势必会突袭他们的后方,到时候他们会被断了后路,说不定整个部族都会被灭绝,颜天心身为连云寨的大当家,自然不能不救,可救人也需讲究策略。

        董方明满脸错愕道:“卓先生?难道咱们要见死不救?被抓得是大当家啊!”

        卓一手沉声道:“人不能不救,可此事不能对外泄露消息,尤其是不能让部族的人知道。”

        董方明因不解而愤怒:“先生若是害怕,我一个人去,就算拼掉这条性命,我也要将大当家救出来。”

        久未发言的罗猎道:“卓先生不是害怕,而是因为救人之事不宜声势过大,就眼前的形势而言,即便是整个连云寨的人马出动也解决不了问题,反倒打草惊蛇,让军方先做好准备,如果谭天德得到消息趁虚而入断了你们的后路,到时候遇到麻烦的不仅仅是颜寨主一人,而是你们整个部族。”

        董方明看了罗猎一眼,他和罗猎曾经有过一面之缘,也知道颜天心对他极为推崇,只是不知道他因何会在这时过来,心情不好自然对罗猎的态度也没那么客气,冷冷道:“我们部族的事情和外人无关。”

        罗猎知道他心情不好,只是微微一笑并未跟他一般见识,卓一手却感到不妥,董方明显然在客人面前失了礼数,斥责道:“方明,不得无礼,罗先生是我们连云寨最尊贵的客人,也是大当家的好朋友,我们都没有将他当成外人,快向罗先生道歉。”

        董方明当然知道罗猎和颜天心是患难之交,被卓一手呵斥之后也不做声,可也不愿向他道歉。

        罗猎主动为他解围道:“卓先生勿怪,董大哥也是因为牵挂颜寨主的安危,他对我并无恶意。”

        董方明抬头看了罗猎一眼,目光中并无感激,心中反倒抱怨,用不上你来当好人。

        罗猎自然知道他的心思,并未和董方明计较,向卓一手道:“卓先生若是前往新满营,能否带我同行,作为颜寨主的朋友,我也不能坐视不理,希望能够出一份力。”

        听到罗猎主动请缨前往,卓一手自然求之不得,其实他也知道以罗猎和颜天心的关系,罗猎必然会参予到营救颜天心的计划中来。

        董方明虽然态度不好,可他也明白罗猎智勇双全,若是能够得到他的帮助,他们就如虎添翼。可仅仅他们三人,恐怕还是势单力孤吧,想要将颜天心从军方的手中救出只怕没那么容易。

        卓一手道:“人不宜多,我还能请到一位厉害的帮手。”

        罗猎就算敲破脑袋都想不到卓一手所说的帮手竟然是吴杰,吴杰就住在新满营,其实他早在两月之前就已经抵达了这里,卓一手对此只字不提,此前居然还在罗猎的面前装得一无所知,现在又道破这件事等于自打耳光,老奸巨猾如卓一手居然对此坦然自若,甚至连一个字子的解释都没有,其实大家都是聪明人,对于说过的谎话心知肚明就是,解释反倒越描越黑沦为下层。

        卓一手相信罗猎能够理解,隐瞒吴杰的事情自己却有不得已的苦衷。

        罗猎也是抵达新满营之后,方才在新满营狼云观的算命摊上见到了吴杰,这位昔日回春堂的江湖郎中,来到甘边摇身一变居然干起了摸骨算命的行当。

        罗猎是在卓一手的指引下来到这里寻找帮手,直到见到在那里为人算命的吴杰方才意识到自己被卓一手给骗了,唇角不禁泛起一丝苦笑,难怪卓一手不肯过来,是怕当面揭穿过于尴尬吧。

        新满营的夏天虽然不比内地炎热,可是阳光极其毒辣,吴杰一身长衫坐在树荫之下,他的生意颇为冷清,罗猎在一旁站了足有一刻钟的功夫,都不见一个人光顾他的小摊。

        吴杰也乐于享受这片荫凉,摆出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架势,不时端起他的紫砂壶啜一口清茶,他的双眼虽然看不见,可是内心却早已感觉到有人正在关注着自己,对方刻意保持了一定的距离,在这样的距离下自己无法准确判断出他的特征,难道他对自己有所了解?吴杰感到对方的莫测高深。

        高手相遇,首先就是耐心的比拼,吴杰虽然无法判断对方的身份,可是已经猜测出对方十有八九对自己应当没有恶意。

        罗猎终于向吴杰走了过去,吴杰对他而言亦师亦友,虽然颜天心委托他传功给自己,可是直接授业的毕竟是吴杰,正是吴杰让自己在武学上的认识到达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境界。

        罗猎并没有刻意掩饰自己的步伐节奏,当吴杰听到他的脚步声的时候,内心紧绷的弦终于松动了,他从熟悉的脚步声判断出了来人的身份,可在通常他却可以从一个人的外在气息率先做出判断,人不同,气质也会不同,常人可以通过双眼的观感来判断一个人的气质,而吴杰是一个盲人,他通过内心的感知来做出判断。

        可是即便判断出了罗猎的身份,吴杰的内心仍然感到迷惘,他和罗猎北平一别已有数月,时间可谓不长不短,在这段时间内罗猎带给他的感觉竟如同换了一个人似的。在传授给罗猎呼吸吐纳方法之后,吴杰的确领教到他超人一等的禀赋,可毕竟都在他预计的范围之内,在他离开北平之前,他就察觉到罗猎发生了脱胎换骨般的变化。只是那时并未有机会询问,而这次见到罗猎,变化似乎更大了。

        “吴先生!”罗猎的声音依然平静无波,不卑不亢。除了他之外,吴杰还从未见过一个像他这般如此冷静的年轻人,这样风波不惊的心态究竟是怎样修炼而成?吴杰暗自猜测,罗猎这位年轻人必然有着不同于常人的坎坷经历。

        吴杰道:“真是想不到,咱们这么快就遇到了。”

        罗猎微笑道:“有缘人终究会走到一起。”

        吴杰淡然道:“你的有缘人只怕不是我吧?”

        罗猎听出他这句话另有所指,轻声道:“吴先生的生意有些冷清啊。”

        吴杰道:“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我不介意做熟人的生意。”

        罗猎于是就在他的算命摊子旁坐下。

        吴杰道:“把手给我,我无法看面相,只能摸骨。”

        罗猎毫不犹豫地将左手递给了吴杰,吴杰抓住他的左手,只是普通人一样握着,并没有继续探索的举动,吴杰道:“卓一手让你来的?”

        单从他的这句话罗猎就能推断出吴杰来到这里的事情只有卓一手一个人知道。

        吴杰又道:“他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