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八章【出事了】(上)

第一百七十八章【出事了】(上)

        卓一手猛然转过身去,当他看清站在围栏外的罗猎时,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大踏步走了出去,带血的双手顾不上洗就抓住了罗猎的双臂,欣喜若狂道:“罗猎,当真是你,果然是你?哈哈!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你果然来了!”

        罗猎微笑道:“答应过卓先生的事情自然要兑现承诺,更何况卓先生帮我这么多,于情于理我都应当过来当面向您道谢。”

        卓一手哈哈大笑,毫不客气地指出道:“我可没有那么大的魅力,罗老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罗猎微笑道:“远道而来就是要向先生讨一杯酒喝。”

        卓一手道:“自当不醉无归!”他和罗猎一起回到了住处,卓一手所住的地方和医馆并不在一处,位于小镇外东边的丘陵地带,面南背北的山坡上孤零零立着一座石头房子,房子就地取材用山岩砌成,白色的石头房子和茵茵绿草相映成趣,站在门前可以将山脚下的小镇尽收眼底。

        罗猎此番前来也带了一些礼物,从中挑了两包上好的明前龙井,这些礼物在中原并不稀奇,可是在这里却是弥足珍贵的礼物。卓一手当即就烧水泡茶,一口清茶下肚,惬意万分。

        罗猎性情淡泊,虽然此次前来是为了和颜天心相会,可一路之上也没有太多考虑过这件事,现在来到了雅布赖山下,距离颜天心越近,心中的牵挂反倒变得越浓烈起来,看到卓一手只顾着品茶,却对颜天心的近况只字不提,内心中不禁有些焦躁。

        摸出香烟,抽出一支点燃,顾而言他道:“卓先生为何一个人住在这里?”

        卓一手诡秘一笑道:“你猜!”

        罗猎笑道:“救死扶伤,心系苍生。”

        卓一手哈哈大笑道:“心系牲口才对。”狐狸般眯起双目,望向远处紫色的雅布赖山:“大当家不在这里,她去了新满城。”

        罗猎听闻颜天心并不在这里,原本以为马上就要和她相见,却没料到自己千里迢迢而来,到了这里却又无法和她会面,心中难免感到失落,表面上并未做太多流露,轻声道:“何时回来?”

        卓一手摇了摇头,表情突然变得凝重起来,低声道:“大当家已经去了十多天,照理说应该回来了。”

        罗猎内心一沉,突然想起此前扎合向自己说过的那些事情,看来颜天心他们的处境并不乐观。此前他也曾经通过吴杰了解到这边的一些消息,并没有听说这些事,看来一定是颜天心有所隐瞒,报喜不报忧的缘故。

        卓一手叹了口气,这才将他们千里迢迢来到这里之后的境况说了,他们来到甘边投奔颜拓疆,却不曾想到颜拓疆已经被部下架空,沦为傀儡,现在真正当家作主的是颜拓疆昔日的手下马永平,他表面对颜天心这些人客气。可背地里却排兵布阵,意图将连云寨的族人一网打尽,幸亏颜拓疆找机会给颜天心暗示。颜天心提前识破了他的歹毒用心,带着手下人及时逃了出来。

        马永平不肯就此放过他们,派兵追赶,一直追到雅布赖山,颜天心率领族人三次将他们的清剿击败,凭借着雅布赖山易守难攻的地势在这里扎下根来,只是他们逃得匆忙,有许多重要的东西都遗失在了新满城,落在了马永平的手里。颜天心此去,就是为了打探消息,主要还是想找机会救出自己的叔叔。

        至于卓一手留在雅布赖镇上,等于在这里设立了一个前哨站,毕竟他是蒙族人,又擅长医术,和当地百姓很容易就能打成一片。

        罗猎听他说完不禁有些担心,颜拓疆如今已经失势,马永平大权在握,想要从他手中救人又谈何容易。

        卓一手道:“你这一路走来,想必也蒙受了不少的辛苦吧?”

        罗猎点了点头,将途中的遭遇说了,说到腾格尔沙漠遭遇土匪的事情,卓一手听他说出匪首的名字,顿时知道了那些人的来路。那些人是过去盘踞在雅布赖山的一群土匪,以打劫过路客商为生,匪首的名字叫谭天德,罗猎所遭遇的人马是他的宝贝儿子谭子聪所统领。

        颜天心率领连云寨的族人逃离新满城之后,马永平让人通知谭天德,令他带人在中途阻击。颜天心将计就计,趁着那帮土匪倾巢出动之时,绕到他们身后,抢了他们的老巢。

        谭天德和他的手下发现之时已经为时已晚,他们强攻雅布赖山想要夺回黄沙寨,结果这次败得更惨,非但没有成功夺回寨子,反而死伤过半,谭天德没奈何只能前往投奔马永平,而今也被封了官职,只不过那个马永平极其狡诈,他虽然得了实权,却并不急于公开取代颜拓疆的位子,做任何事都是打折颜拓疆的旗号,这段时间做了不少丧尽天良的坏事,而这一切却被不明就里的当地百姓全都算在了颜拓疆的头上,所以颜拓疆的口碑也是急转直下。

        罗猎听到这里越发为颜天心感到担心了,他和这位马永平虽然素未谋面,可单从卓一手的描述中就已经领教到此人手段的厉害,更何况马永平占据天时地利人和之势,在这样的逆境之中想要扭转局势几乎是不可能的挑战。

        罗猎将香烟摁灭,低声道:“颜拓疆能够到今日之位置也非寻常人物,怎会被马永平左右?”

        卓一手长叹了一口气道:“英雄难过美人关,拓疆坏就坏在女人身上,马永平和拓疆还有一层关系,他是他的小舅子。”说到这里他气得在案上捶了一记。

        罗猎道:“其他人怎么看?”他虽然未曾见到颜天心,却已经推测到在这件事上颜天心未必能够获得族人的一致支持,连云寨的这些人好不容易才来到了这里,他们渴望安定的生活,为了守护刚刚得到的家园而战,他们势必会全力以赴,可是如果为了颜拓疆而去对抗实力强于他们无数倍的军队,他们未必肯去冒险。

        卓一手道:“拓疆恐怕是凶多吉少了。”颜拓疆已经完全被架空,一旦他失去了利用的价值,马永平将会毫不犹豫地将他除掉。卓一手问起罗猎别后经历,他最为关注得是方克文的事情,罗猎也不瞒他,将方克文离开九幽秘境之后的变化简单说给他听,罗猎后来去吴杰处就已经知道,卓一手应当对此后发生在方克文身上的变化有所预料,所以才会推荐他们前往吴杰处复诊,其实是通过吴杰帮忙确认两人是否被黑煞附体。

        卓一手听罗猎说完点了点头道:“那九幽秘境果真邪门,我担心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他打量着罗猎,其实卓一手最初也担心罗猎会成为黑煞附体的人之一,可从现在罗猎的状况来看,应当没有任何问题,他有心为罗猎诊脉,可想了想还是作罢,毕竟刚一见面就提出这样的要求并不礼貌。

        罗猎道:“吴先生有没有来过?”

        卓一手摇了摇头道:“他做事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我也不知他的下落。”

        罗猎皱了皱眉头,吴杰离开北平的时候曾经亲口告诉自己他要来这边,可自己都已经到了,他仍然没有消息,估摸着他十有八九又改变了主意,吴杰若是过来应当会和卓一手会面的。罗猎又想起了颜天心,颜天心也是深入过九幽秘境的人之一,他有些担心道:“颜大掌柜离开之后还好吗?”

        卓一手知道他在担心什么,微笑道:“大当家好的很,你不用担心。”看到时间已经不早,卓一手提出带罗猎出门去吃饭。

        两人刚刚离开卓一手的石屋,就看到远方一骑疾驰而来,马上是一名年轻男子,正是颜天心的得力助手之一,过去连云寨的侦查队长董方明。罗猎还不觉得怎样,可卓一手明显吃了一惊,因为此次颜天心前往新满营就带了董方明同去,现在不见颜天心回来,只见董方明一个人过来,他的内心中顿时生出一种不祥的兆头。

        董方明还未来到他们面前,身躯在马上晃了晃,竟一头从马上栽了下去,一只脚仍然挂在马镫上,还好他的坐骑极其灵性,并没有狂奔向前,而是及时停住了脚步,避免了对他的伤害。

        卓一手和罗猎两人慌忙迎了上去,罗猎后发先至,率先将董方明的脚从马镫上取下。

        卓一手和罗猎一起将董方明架回自己的石屋,放在床上,董方明这会儿又清醒过来,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抓住卓一手的手臂嘶声道:“卓先生……快……快去救大当家……”

        罗猎内心不由得一沉,颜天心果然还是出事了。

        卓一手毕竟久经风浪,他并没有乱了方寸,安慰董方明道:“你不用焦急,歇口气再说。”他转身倒了一盏茶。

        董方明接过茶盏大口饮尽,其实他的身上并未受重伤,只是这一路奔袭,忍饥挨饿,甚至连口水都顾不上喝,见到卓一手的时候整个人终于敢放松下来,精神和体力在瞬间出现了垮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