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七章【风云变】(下)

第一百七十七章【风云变】(下)

        罗猎翻身上了驼背,准备趁着天气转好的时候加快行进的速度,临行之前不禁又回望了一眼,却看到古城上空两颗红色的光球径直飞向天空,他马上判断出,应当是信号弹,内心不禁紧张了起来,那些土匪并未离开古城,昨晚的沙尘暴让他们不得不留在古城内躲避风沙,也无法成功向远处传递信号,所以直到现在方才发出信号弹。

        同时也证明,出现在古城的土匪只是其中的一拨,他们还有接应。

        罗猎不敢逗留,要知道沙漠空旷,古城上方的信号弹可以将信号传递出很远,如果土匪援军到来,他肯定会遭遇麻烦。

        骆驼也似乎意识到了危险,在罗猎的催促下加快了脚步。

        两个小时后罗猎看到自己的正北方有驼队经过,一来双方的距离够远,二来对方急于赶路,并没有留意到罗猎,和罗猎擦肩而过。

        罗猎隐蔽好之后,利用望远镜观察那支队伍,发现那支驼队约有五十人左右,所有人都是全副武装,应该是看到刚才发出的信号,前往古城接应。罗猎不禁有些担心,只希望德西里他们已经走远了,千万不要被这些土匪追上。

        其实罗猎距离沙漠的边缘已经不远,当日午后就已经离开了腾格里沙漠,虽然出了沙漠可途中仍然是渺无人烟,来到西部完全颠覆了罗猎的距离观念,让他感触最深的就是望山跑死马。

        已经能够看到远方起伏的山峦,可是走了整整一个下午,感觉距离并未缩短,山峦依旧还在前方。临近天黑的时候总算看到了人家,在河边的一小片草场上看到了三个蒙古包。

        罗猎牵着骆驼走向蒙古包,还未等他走进,就有一头凶狠的黑色獒犬狂吠着向他冲了上来,罗猎的脑海中瞬间反应出这獒犬的一些资料,这是他最近时常出现的状况,途中遇到陌生的生物、地貌,脑海中就会自然而然涌现出相关的资料,罗猎认为这和父亲在他体内植入的智慧种子有关,那颗种子正在潜移默化改变自己的身体,甚至为自己灌输方方面面的知识。

        罗猎伸出右手,双目盯住那獒犬,獒犬硕大的头颅微微低了下去,双目凶光毕露,张大了嘴巴,白森森的牙齿间流下涎液。罗猎手势变换着,当獒犬的目光和他相遇的时候,情绪居然渐渐变得安静了下来,最后呜咽了一声,趴倒在了草地上,尾巴竖起不停摇晃起来。

        蒙古包内走出来一男一女两位牧民,他们看到眼前的一幕也是大吃一惊,他们豢养的这只獒犬性情凶悍,遇到陌生人的时候往往会主动出击,所以他们听到犬吠声之后马上赶了出来,生怕獒犬伤人,却没想到看到了眼前的一幕,那獒犬非但没有伤人反倒表现得极其温顺。

        罗猎向两名牧民友善笑道:“你们好,我路过此地,前往雅布赖山,因为天黑了所以想借宿一宿。”罗猎本没指望他们能够听懂自己的话,毕竟这一带大都是蒙族人,通晓汉语的人不多,他也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反正自己还带着帐篷被褥,就算被拒绝也一样可以另找他处露营。

        想不到那名男子居然会说汉语,虽然生涩一些,不过交谈没有任何的问题,那男子道:“请进来吧,这里虽然出了沙漠,可是周遭荒无人烟,且有狼群出没,夜路很不安全,还是住一夜,等明天天亮后再走。”

        罗猎道谢之后方才进入,此时帐篷内又跑出来三个小孩儿,全都是牧人的儿女,他们平日里很少见到外人,看到罗猎来访都是极其惊奇。罗猎随身行装里带着一些糖果,取出给三个孩子分了,三个小孩儿开心非常,不时偷看罗猎发出欢快的笑声。

        那牧人叫扎合,在这一带放牧为生,蒙族人热情好客,请罗猎来到帐篷内做了,他妻子送上热腾腾的手把肉、新鲜酿造的马奶酒。

        罗猎和扎合在帐篷内席地而坐,两人干了三碗酒,罗猎趁机询问了一下前往雅布赖山的路线。

        扎合笑道:“这里距离雅布赖山还有七十里,还要走上一天呢。”他停顿了一下又道:“你去那里做什么?”

        罗猎并没有说自己的目的,微笑道:“办点事情。”

        扎合道:“最近雅布赖山经常打仗,死了不少人,连我们当地的牧民都不去那里放牧了。”

        罗猎关切道:“是不是有土匪啊?”

        扎合道:“土匪?我们怕得可不是土匪,而是兵,这片地方,地广人稀,山高皇帝远,过去我们倒也活得自在,可自从清朝覆灭之后,突然就多了几支势力,都打着民主自由的旗号,可他们来了之后谁不是争夺地盘,盘剥百姓,做过的事情,连土匪都不如!”说到这里扎合将手中的酒碗重重一顿,内心极其愤懑。

        罗猎心中暗忖,看来中华大地到处都是一样,清朝的覆灭并没有将真正的民主自由带给老百姓,而是让中华大地沦落到新一轮的争权夺利中去,各路军阀为了获取更多的利益,不择手段尔虞我诈,倒霉得自然是百姓。他喝了口酒道:“我跟您打听个人,您有没有听说过颜拓疆这个人?”

        扎合听到颜拓疆的名字明显愣了一下,他点了点头道:“甘边宁夏护军使,方圆千里之内谁不知道?这个人就是这一带的土皇帝,怎么?你认识他?”

        罗猎笑了起来:“这样的大人物我怎么可能认识,只是听说过这个人的名头所以有些好奇。”

        扎合道:“他可不是什么好人,雅布赖山不停打仗就跟他有关。”

        罗猎心中一怔,他对军阀内部的混战兴趣不大,可是颜天心如今就在雅布赖山安身,如果此事涉及到她,自己就不能置若罔闻了,罗猎道:“什么仗?因何而打仗?”

        扎合道:“我也不清楚,只是听说来了一批满清余孽,他们占山为王,于是这位颜大帅就派军前来清剿,上个月的时候有五千人的队伍围攻雅布赖山,结果非但没有拿下那帮土匪,反倒栽了跟头,死伤惨重。”

        罗猎心中暗自奇怪,颜拓疆是颜天心的叔叔,这次颜天心之所以千里迢迢来到这里就是为了投奔叔叔,难道叔侄两人却反目为仇?罗猎对颜天心的人品是信任的,而且她来此是为了投奔亲人而来,自然不会做出对不起颜拓疆的事情,可颜拓疆身为这一带的土皇帝却因何要对颜天心他们下手?为何要对已经落难的亲人和部族赶尽杀绝?

        扎合也看出罗猎对这件事异常关心,试探着问道:“兄弟,你是不是要找什么人?”

        罗猎点了点头道:“我有位朋友就在这附近。”

        扎合道:“说来听听,不是我说大话,这方圆百里之内就没有我扎合不认识的。”

        罗猎本想说出颜天心的名字,可想到颜天心素来为人低调,应当不会以本来身份示人,他想到了卓一手,卓一手本身就是蒙族人,或许扎合听说过,罗猎道:“我这位朋友是一位大夫,医术高明……”

        不等罗猎说完,扎合就打断他的话道:“可是卓先生?”

        罗猎心中惊喜万分,想不到那么容易就打听到了,不过此事还需证实,其实连他也不知道卓一手的本名,于是向扎合描述了卓一手的形容外貌,扎合听完之后哈哈笑道:“就是卓先生,不瞒您说,我小儿子此前得了急病,就是卓先生帮忙治好的,他可是俺们家的救命恩人呢。”

        草原人本就热情,听说罗猎是救命恩人的朋友,感情上自然又近了一层。

        扎合约定,明日一早由他亲自为罗猎带路去找卓一手,让罗猎诧异的是,卓一手现在并不住在雅布赖山,而是在山下的小镇上开了一家医馆。

        这一夜罗猎睡得并不踏实,总是担心那帮土匪会追踪而至,还好事情并未变得如此糟糕。天蒙蒙亮的时候,扎合夫妇就准备好了早餐,用餐之后,罗猎将骆驼留在了这里,和扎合一起换乘马匹,跟随他一起向雅布赖山的方向奔驰而去。

        卓一手的医馆就开在雅布赖山下,这小镇叫雅布赖镇,是前往雅布赖山的必经之路,医馆开张的时间虽然不长,可卓一手的名声却传得很快,这位蒙古大夫是全能圣手,不但给人看病,连牲畜也是来者不拒,这一带原本就缺医少药,所以卓一手来到这里之后不久就迅速就打响了名气。

        罗猎抵达医馆的时候,房门紧闭,问过周围人才知道,卓一手去帮牛接生了。打听到了地点,罗猎和扎合来到那户牧民家,看到卓一手正在牛栏之中,袖子高挽着,一只初生的牛犊正趴在母牛身边。

        卓一手颇为得意,望着自己的成果笑逐颜开,此时忽然听到身后一个熟悉的声音道:“卓先生,别来无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