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七章【风云变】(上)

第一百七十七章【风云变】(上)

        罗猎手中的飞刀向下压了一些,刀锋已然刺破谭子聪的肌肤,一缕鲜血从刀锋的边缘流了出来。谭子聪性命捏在别人的手上此时他们焉敢冒险,虽然人数众多枪口都瞄准了罗猎,却无人敢轻易开枪。

        谭子聪一脸狞笑道:“有胆色,这周围全都是我的人,你以为逃得出去吗?”

        罗猎不屑笑道:“先担心你自己的性命再说。”声音陡然变得严厉,怒喝道:“全都把枪放下!”

        谭子聪皱了皱眉头,却不得不遵照罗猎的吩咐,命令手下人将枪放下。

        玛莎快步奔到父亲的身旁,将德西里从地上扶起,德西里看到女儿无恙,捧着她的面庞喜极而泣。

        罗猎提醒道:“玛莎,你们带上能走的族人先走!”

        玛莎点了点头,经过土匪的狂轰滥炸和刚才的一轮屠杀,现在他们幸存的族人不过九人,这其中还有半数受伤,他们牵了骆驼马匹,集合起来匆匆逃离,离去之前玛莎来到罗猎身边:“罗大哥,一起走。”

        罗猎押着谭子聪上了马车,德西里带领族人将土匪的坐骑驱赶离开了古城,这是为了避免这些土匪再度追来。

        因为谭子聪被罗猎控制,这些土匪也只能眼睁睁看着,不敢轻举妄动。

        一切做完之后,德西里亲自操纵马车,罗猎押着谭子聪,一行人离开了古城向西而行。

        谭子聪全程只是冷笑,既不求饶也不说话。

        直到古城完全消失在视线之中,他们方才敢稍作停歇,玛莎冲上去照着谭子聪的脸上狠狠给了两记耳光,打得谭子聪面颊高肿而起,谭子聪歪过头去朝沙地上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冷冷道:“冤有头债有主,你们整个部落必将为今天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

        德西里他们都是恨极了此人,可是听到他的这番话又不由得暗暗心惊,不错,他们的部落还有许多族人,今天虽然侥幸逃过一劫,可这帮土匪不会善罢甘休,说不定会纠集力量前往寻仇。

        玛莎怒道:“我这就杀了你这混蛋!”抽出弯刀作势要砍。

        德西里慌忙阻止她道:“玛莎,住手,暂且留下他一条狗命,还有些用处。”毕竟他们还未走出沙漠,那些羁留在古城内的土匪很可能会不惜代价前来追赶,留谭子聪这张牌在手,至少能够起到威慑作用,他们的安全也就多了一份保障。

        德西里的目光投向罗猎,内心中充满了感激,今天如果不是罗猎出手,他们所有人都会遭到噩运,大恩不言谢,再多的语言也无法表达他的感激之情,德西里叽里咕噜说了一句,罗猎听不懂他说什么,向玛莎望去。

        玛莎抿了抿嘴唇道:“我爹说,我们不能向西走了,咱们就此别过。”

        德西里点了点头,亲手将一头健壮的骆驼送到罗猎的手中,骆驼的背上已经准备好了足够的清水和干粮,从这里一直向西就能够抵达罗猎要去的雅布赖山,德西里改变路线也是为了他们的安全着想,虽然一路向西是最近的路线,却并非最稳妥。

        罗猎也非拖泥带水之人,从今天这场杀戮就已经能够推断出德西里拥有的古兰经必然是一样无价之宝,否则也不会让这帮土匪兴师动众大动干戈。他虽然救了德西里他们一次,却无法保证他们接下来的路程能够平安无事,不过在这漫漫沙漠之中,德西里和他的族人显然要比自己的经验更加丰富。虽然他们只剩下了九个人,可是他们离开的时候带走了不少的武器,火力甚至强于被截杀之前。

        罗猎提醒玛莎道:“盯住谭子聪,一定不要让他跑了。”

        玛莎点了点头:“罗大哥,您也要小心,以后如有机会欢迎您来我们的部落做客。”

        罗猎点了点头,心中却想,他们的部落若是没有任何的应对措施,以后恐怕还会遭遇麻烦。

        谭子聪听说他们要就此分开,双目死死盯住罗猎道:“嗨!小子,我一定会找到你。”

        罗猎微笑向他走了过去,来到面前突然扬起右拳照着谭子聪的鼻梁就是狠狠一记,打得谭子聪鼻血长流,仰头跌倒在马车之上,罗猎一字一句道:“你没机会了,玛莎,我给你一个建议,安全离开之后,把这混蛋就地枪决。”对付这种穷凶极恶的匪徒原本就不必留情。

        谭子聪哈哈狂笑起来,他咬牙切齿道:“小子,我会找到你,我一定会找到你……”

        外婆的病情让瞎子一筹莫展,白山医疗水平相对落后,因此他们专程将老太太送到了奉天,然而在奉天遍请名医仍然没有半点的起色,本想离开的阿诺也因为这件事耽搁了。

        来到奉天的第二天,陈阿婆就卧床不起,按照院方的初步诊断,老太太最多还有三个月的生命,瞎子自小和外婆相依为命,听到这样的消息顿时天塌了一样,还好身边有一帮朋友做伴,平日里足不出户的周晓蝶也为了老太太的事情专程来到了奉天。

        一人计短,三人计长。张长弓想起了回春堂的吴杰,吴杰的医术他们都是亲眼见证过的,当初罗猎中毒,日资山田医院都无计可施,吴杰出手轻易化解,如果能够将吴杰请来,兴许就能手到病除。

        阿诺听到之后连连点头:“吴先生绝对有起死回生的本事,不如咱们尽快去请他。”

        瞎子一筹莫展道:“说的容易,可人海茫茫哪里去找他?”吴杰行事神龙见首不见尾,自从他关了北平的回春堂悄然离去,谁也不知道他确切的下落。

        张长弓道:“此事我倒是听说了一些,据说吴先生也去了甘边,他好像是去找卓一手卓先生了。”

        阿诺道:“那就对了,当初是卓先生介绍罗猎去找的吴杰,他们两人的关系非同一般,我看应当尽快去西边找吴先生,就算找不到吴先生,能够找到卓先生也是一样,我看卓先生的医术兴许比吴先生还要厉害。”

        瞎子现在已经是病急乱投医,脑子里早就没了主见,虽然知道寻找这两人一来一回恐怕要耗掉一个多月的时间,即便是到了也未必能够及时找到,可终究还是有些希望。

        阿诺本来就准备要西行去找罗猎,这次有了借口更坚定了他的念头,主动请缨道:“不如我去找他们,找到之后即刻请他们回来帮忙。”

        瞎子点了点头,外婆病成这个样子他自然是走不开的,感激道:“那就麻烦你了。”

        阿诺笑道:“自家兄弟又有什么好客气的。”

        张长弓道:“我跟你一起去,西边兵荒马乱的,你一个人过去也太过危险,我们一起去也好有个照应。”其实张长弓还有另外一层考虑,阿诺这个人容易饮酒误事,今次西行关乎老太太的性命,千万耽搁不得。

        瞎子虽然自己不靠谱,可他也知道阿诺跟自己是半斤八两,将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他,心中也不踏实。现在有张长弓陪同前往当然最好不过,瞎子道:“只是这样一来辛苦你们了。”

        张长弓道:“你也不用太担心,相信陈阿婆吉人自有天相,说不定这病自己就好了。”

        瞎子道:“希望如此。”想起外婆这辈子含辛茹苦地将自己养大,还未来得及过上好日子,内心不禁一阵难过。

        人有旦夕祸福,天有不测风云。沙漠里的天气瞬息万变,罗猎和德西里等人分别之后,独自一人向西而行,他也不敢耽搁,毕竟古城内还有二百多名土匪,那些土匪虽然武器被收缴,坐骑被放逐,可毕竟他们对这一带的地理环境非常熟悉,占据了天时地利,如果自己走错,很可能会被土匪追上。

        德西里他们之所以放弃西行,而选择改变路线,就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罗猎虽然认准了方向加速西行,可惜天公并不作美,走了没多久,风力就越来越大,掀起了一场更甚于昨夜的沙尘暴,狂风卷着黄沙铺天盖地而来,吹得罗猎几乎透不过气来,虽然他戴着风镜,可是能够看到的范围也是极小,骆驼逆风而行,越走越慢,终于抵御不住风沙,停下了脚步。

        罗猎没奈何只能从驼背上下来,利用指南针辨别方向,拖着骆驼顶风艰难行进。

        那骆驼应该是被狂风吹起了脾气,说什么都不愿前行,罗猎根本分辨不出自己身在何处,好不容易才来到了一座沙丘的下方,在背风处暂且停歇,还好这样的恶劣天气不止是针对他一个,那些土匪应当也遭遇了这极致天气,自己无法行进,对方也是一样。想到了这一层,罗猎才渐渐心安。

        一直等到黎明时分,风沙才稍稍小了一些,罗猎牵着骆驼重新启程,来到沙丘之上转身回望,发现古城已经被远远甩在身后,自己距离古城大概有十里之远,目力所及的范围内并未看到有队伍追赶,再向德西里他们南下的位置望去,也没有看到一个人影。德西里他们毕竟见惯了风沙天气,看来进程要比自己快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