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六章【血染沙】(下)

第一百七十六章【血染沙】(下)

        玛莎搀扶着德西里向罗猎逃去,罗猎从壕沟中爬出,帮着德西里藏身在壕沟内,这会儿功夫又有十多颗炮弹在古城内炸响,塔吉克商队成员死伤惨重,从眼前的状况来看,对方根本没有准备留下活口,利用他们强大的火力展开了一场屠杀。

        德西里藏身在壕沟内,此刻心如死灰,紧闭双目默默祷告,事实上除了祷告他不知自己还能做什么,玛莎手握弯刀,满脸都是惶恐无助的神情,她也不知因何会落入如此困境?

        炮声渐渐平息,枪声却越来越近,从听到的动静来看,对方已经开始向城内逼近。罗猎向玛莎道:“别怕,相信我们会有逃走的机会。”

        玛莎点了点头,德西里忽然道:“古兰经……他们是冲着古兰经来的……”

        罗猎听不懂他的意思,突然看到德西里向外面爬了出去,玛莎叫了声父亲也想跟着追出去,却被罗猎一把托住,因为罗猎看到袭击商队的土匪已经进入了古城。

        德西里被眼前见到的惨状所震惊,刚才的那一轮炮击让他们的族人伤亡惨重,地上到处都是残肢碎肉,几名侥幸逃过炮击的族人躲在墙角内瑟瑟发抖,地面上还有几个未曾断气的重伤者正在垂死挣扎。

        德西里老泪纵横,他认出其中的一个,冲上去,含泪将他抱起,哀嚎道:“真主啊!为什么?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数十名土匪先行进入了古城,一名塔吉克人从角落中冲出,扬起弯刀想要发动袭击,不等他的弯刀落下,十多支枪同时瞄准他发射,将那人射得如同马蜂窝一般,顿时丧命当场。

        进入古城的土匪越来越多,每个人都是全副武装,完全控制了古城的局面。

        罗猎和玛莎躲在黑暗的壕沟内,从他们的角度可以看到一双双不同的鞋子经过。一名身穿灰色军装,足蹬马靴的男子缓步从他们的眼前经过,这是一名年轻男子,身材魁梧,相貌英俊,只是在他的脸上带着一股让人厌恶的阴鸷之气,双手带着雪白的手套一尘不染,来到德西里的身边,从腰间掏出了勃朗宁手枪。

        德西里抬起头愤怒地望着他,他并不认识这名男子。

        那男子微笑道:“你好,听说你们从山西带来了一本古兰经,能否给我看看?”一旁有人为他将话翻译了一遍。

        德西里怒道:“古兰经在我们每个人的心里,和真主同在,你屠杀我们的族人,不怕真主降罪吗?”

        男子哈哈大笑了起来,他突然举起了手枪,瞄准德力西怀中伤者的太阳穴就是一枪,子弹击碎了伤者的头颅,鲜血和脑浆迸射了德西里一头一脸,德西里饱经风霜的面庞因痛苦而扭曲起来。

        男子微微扬起枪口指向德西里的脑袋:“乖乖听话,否则下一个就是你。”

        玛莎看到父亲性命危在旦夕,她竭力想要挣扎出去营救,却被罗猎一把抱住,大手掩住了她的口鼻,这时候冲出去无异于自寻死路。就算玛莎现身,也改变不了局势,无非是让土匪多了一个对付德西里的筹码罢了。

        德西里怒视那名穿着军装的男子,目光中充满了不屈,他从怀中摸出了一本古兰经递了过去。

        那男子接过古兰经,只看了一眼就扔在了地上,怒道:“不是这本,老东西,你在挑战我的耐性吗?”子弹已经上膛。这一枪仍然没有瞄准德西里,而是对准了又一个无辜的族人,一枪射中了那人的心口。

        德西里看到族人一个个在面前死去,内心宛如刀割,然而敌众我寡,己方的命运全都操纵在他人手中,自己对族人的命运又爱莫能助,一时间老泪纵横,哀嚎道:“住手……你住手吧……”

        那男子轻轻吹了吹枪口道:“剩下的人是死是活全都在你的一念之间,你知道我想要得是哪一本。”

        德西里用力咬紧了嘴唇。

        此时清点人数的土匪来到那男子的身边,附在他耳边低声汇报了一下,初步清点的结果商队少了一个人,而且恰恰是德西里的女儿。那男子挥了挥手,示意手下人在古城内展开搜索,俯身一把将德西里的领口抓住,用枪口抵住他的额头道:“说!你女儿在哪里?”

        德西里没有说话,男子扬起手用枪托重击在德西里的面颊上,将德西里打得重重跌倒在地上。

        玛莎从缝隙中看到父亲的惨状,泪水已经模糊了视线,她竭力挣扎着,试图挣脱罗猎的束缚,冲出去解救自己的父亲。

        罗猎附在她的耳边小声道:“我放你出去,记住想办法将那人引到这里来,我们只有一次机会。”因为对方发现商队少了一个人,重新在古城内展开搜索,以他们的人力,用不了多久就会发现他们的藏身之处。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

        在逆境之中唯有险中求胜,罗猎距离匪首其实距离不远,在这样的距离下完全有射杀他的把握,可是即便是成功射杀那名匪首,也无法掌控全局,擒贼先擒王,对他而言,扳回局面的唯一机会就是制住这名匪首。

        从土匪之间的对话能够判断出,他们对商队的内部情况非常了解,否则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发现德西里的女儿并不在场。

        玛莎凄厉的声音响起,众匪的注意力全都被她吸引了过去。

        德西里看到女儿出来,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他挣扎着想要去保护女儿,却被两名土匪牢牢摁住,年轻匪首缓步向玛莎走去。

        玛莎大声道:“我知道你要的东西在哪里。”

        年轻匪首微笑道:“小心可嘉,识时务者为俊杰,你应该比你的父亲聪明得多!”

        几名土匪向玛莎冲了上去,想要制服她,玛莎却将弯刀横在颈部,厉声喝道:“给我滚开,谁敢过来,我就自杀!”

        几名土匪被她的气势吓住,一时间不敢上前。

        年轻匪首摆了摆手,示意手下让开,他慢慢走向玛莎道:“你就是玛莎了,我叫谭子聪,我对你们没有恶意的,只要你劝你父亲交出古兰经,我即刻带着我的人马离开这里,绝不食言。”面对手无寸铁的商队,他果断命令开火,令商队死伤惨重,现在却说自己没有恶意,此人当真称得上是厚颜无耻。

        玛莎望着倒地不起的父亲,眼圈发红道:“你再敢杀我一名族人,就永远得不到你想要的东西。”

        谭子聪点了点头道:“我不杀人。”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他还枪入鞘,摊开双手,不过脚步未停,仍然向玛莎走去。

        玛莎盯住谭子聪,目测对方已经进入到自己的攻击范围内,猝然发难,横在颈部的弯刀反转,划出一道弧光直奔谭子聪的面门而去。谭子聪临危不乱,身躯不推反进,右手在玛莎持刀手腕处轻轻一托,玛莎的手臂不由上扬,左拳一个黑虎掏心,重击在玛莎的小腹之上,这一拳势大力沉,打得玛莎一个踉跄跌坐在地上,手中的弯刀也飞到了一旁。

        谭子聪步步紧逼,一个跨步又来到玛莎面前,左足为轴,右腿横扫,撞击在玛莎的胸口,他出手狠辣果断,并没有因为玛莎是一个女子而手下容情,玛莎被他这一脚踢得原地滚了出去。德西里看到女儿被虐打,爆发出一声痛彻心扉的吼叫。

        谭子聪唇角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螳臂当车的念头。

        就在谭子聪准备以玛莎为质要挟德西里的时候,一道光影自沙尘中激射而出,谭子聪内心剧震,他终究还是疏忽了,没料到除了玛莎之外还有埋伏。

        罗猎藏身在壕沟之中,如果是单打独斗他当然不会害怕任何一个,可现在他势单力孤,需要面对的是二百多名全副武装的沙漠悍匪。

        时机对罗猎尤为重要,所以他才没有阻止玛莎现身,在玛莎被谭子聪两度重击之后,方才出手,飞刀射向谭子聪的右臂。谭子聪是罗猎最为重要的一张牌,只有控制住了他方才能有扭转局面的机会,所以不能伤及他的性命,罗猎出手之前已经计算了所有的可能,选择谭子聪的右臂射击是要率先废掉他的右手让他无法掏枪。

        飞刀射出之后罗猎从壕沟之中破土而出,有若一头矫健的猎豹,他选择的角度刚好可以利用谭子聪的身体阻挡其他土匪的攻击。

        电光石火的刹那,谭子聪的右臂已经被飞刀射中,入肉颇深,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去掏枪,可是右臂的疼痛让他的动作明显减缓,流血的右手刚刚触及枪套,罗猎已经欺至他的身后,手中飞刀的尖端抵在谭子聪右侧颈总动脉之上,轻声道:“我想我们应当好好谈谈。”

        事情发生得实在太过仓促,谭子聪的手下都未能及时反应过来,当他们搞清到底发生了什么状况的时候,谭子聪已经落入了罗猎的手中,一个个慌忙端枪瞄准了罗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