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六章【血染沙】(上)

第一百七十六章【血染沙】(上)

        玛莎听得双目发亮,她从未听说过这首诗,以为还是罗猎的原创,充满崇拜道:“你们汉人就是有才华。”

        罗猎哈哈大笑道:“这首诗可不是我写的。”他将裴多菲的身份背景说给玛莎听。

        当天黄昏时分,他们按照原计划抵达墨垄古城,这也是一片早已废弃的城池,虽然规模不小,可是整座古城并没有剩下一座完整的建筑,站在古城之中,一种苍凉凝重的感觉自然涌上心头。

        德西里的商队已经不止一次往返于腾格里沙漠,几乎每次往返他们都会选择在墨垄古城做休整,这里距离罗猎要去的雅布赖山已经不远,最迟明天下午他们就能够走出这片沙漠。

        塔吉克人多礼好客,从他们对罗猎这位萍水相逢的路人毫不犹豫地施以援手就能够证明,夕阳西下,古城废墟内升起篝火,商队特地宰杀了随队带来的六只羊,庆贺他们明天即将走出沙海,同时也是为了欢迎罗猎这位新认识的朋友。

        罗猎缓步走上烽火台,西方的天空现出大片的火烧云,远远望去天空有若燃烧了一般,延绵起伏的沙丘也染上了一层血色。耳边传来一阵悠扬的笛声,循声望去,却是德西里在古城的一角吹起了纳依,这种短笛是用雄鹰的翅骨制成,是塔吉克人最喜欢的乐器之一。

        笛声中带着独有的苍凉味道,让这座饱经沧桑的古城更显萧瑟,罗猎迎风远眺,夜色正以惊人的速度吞没整个天地,这段时间他仿佛走入了一个另外的世界。

        在遇到这支塔吉克商队之后,他才重新走回了现实之中。

        玛莎银铃般的声音从下方响起:“罗大哥,吃饭了。”

        罗猎笑了笑,走向古城内已经围坐在篝火旁的人们。吃起了烤全羊,喝起了马奶酒,热情的塔吉克人围在篝火旁载歌载舞,罗猎也不禁被他们的欢乐感染了。

        夜色渐浓,黑暗笼罩了整座墨垄古城废墟,辛苦跋涉一天的人们开始进入了梦乡,罗猎走向自己的帐篷,经过篝火的时候,看到德西里老汉仍然坐在篝火旁抽着旱烟,他来到老汉的身边坐下,从上衣口袋中掏出烟盒,抽出一支递了过去。

        德西里也没有跟他客气,接过在火上点燃,抽了一口,花白的眉毛皱了起来,这烟草的味道对他来说太淡了。

        罗猎也点了一支烟,抬起头望向夜空,宁静的夜空中群星璀璨,在这里可以轻易就找到银河的所在,人到了这样的环境中,就连心胸也在不知不觉变得开阔。

        德西里忽然说了一句话,干枯的手指指向夜空,罗猎循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却见西北方向有一颗流星划过,德西里的表情变得诚惶诚恐,他丢掉了手中的香烟,匍匐在地上,极其虔诚地向那颗流星出没的地方跪拜。

        罗猎见识广博,也走过世界的不少地方,知道每个民族都有他们崇拜的图腾也有他们的忌惮,从德西里的表情来看,这颗流星显然不是什么好兆头。

        还好多半塔吉克人都已经入睡,并没有看到这夜空中的异像。否则必然会引起人心恐慌。

        单就流星而言,有人视为扫把星通常会带来厄运,也有人说在流星出现夜空的时候,对它许愿往往都会实现,可罗猎却知道这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天相,两种说法都没有科学道理可言。

        沙漠里的天气说变就变,夜半时分又刮起了沙尘暴,因为提前找到了妥当的落脚处,今晚自然不必担心被风沙卷走帐篷。这场风沙要比昨晚小上不少,饶是如此,帐篷也在风沙中不断晃悠。

        罗猎从睡梦中醒来,稳妥起见又检查了一下帐篷的四角,以防帐篷被风沙掀起。外面传来牲口的嘶叫声,这场风沙还是引起了牲口的恐慌,罗猎掀开帐篷的一角向外望去,却见德西里老汉带着十多名精壮的塔吉克汉子正在将牲口迁入垣墙高大的内城。

        罗猎决定起身去帮忙,出了帐篷顶着风沙向他们走了过去,可刚走了几步就停下了步伐,因为他听到远方传来阵阵骏马嘶鸣的声音,这声音绝非来自古城的内部。

        自从被父亲种下智慧种子之后,罗猎的感觉变得极其敏锐,他在第一时间就判断出有一支马队正在向古城的方向而来,转身向废弃的瞭望台走去,因为迎风而行,所以步履维艰,好不容易来到瞭望台上,掏出风镜戴好,极目远眺,隐约看到古城的正西方向有一群朦胧的黑影朝这边而来。

        德西里老汉指挥族人将牲口拉入内城,也带着玛莎一起来到了瞭望台上,此时外面的那支队伍又已经走近,他们的目力也可以看清这支队伍人数众多,大概有二百多人,并非单纯的驼队,有人骑乘着骆驼,还有人骑着马。

        这支队伍应当是至西而东,从目前所处的位置来看,他们进入腾格里沙漠不久,遭遇这场沙尘方才不得不前来古城躲避风沙。

        德西里老汉的脸色却陡然变得严峻起来,他低声说了句话,一旁玛莎向罗猎道:“情况好像有些不对!”

        德西里已经大声提醒下方的族人戒备,那些族人迅速拿起了武器,他们的武器大都是弓箭刀枪,为了保障商队的安全,他们会随身带上一些防身的武器,不过大都以冷兵器为主,整个商队只有三杆长枪。

        罗猎从骤然紧张的氛围中也感到有些不妙,这些塔吉克人往返腾格里沙漠多次,对周遭的情况应该非常清楚,从他们的反应来看,他们应当预感到了危险,难道这支前来的队伍是强盗?

        罗猎很快又否定了这个想法,他在进入腾格里沙漠之前专门调查过这里的状况,这片沙漠并没有土匪出没,毕竟选择从这里通过的商队不多,且沙漠之中无人居住,土匪若是在这一带抢劫过活,只怕早晚都会被饿死。当然也不能排除是有备而来,这种可能建立在他们事先就得到消息,锁定了德西里的商队。

        可是从罗猎目前看到的状况,这只是一支普通的商队。

        玛莎在一旁道:“通常商队会在夜里扎营,很少有半夜还在赶路的。”

        罗猎点了点头,此时那支队伍已经越来越近,德西里做了个手势,一名手下在右侧的烽火台上点燃了火炬,以此来警示对方,告诉他们这古城内已经有人了。

        古城外的那支队伍果然停了下来,一名骑士纵马离开了队伍,来到古城的墙根处,朗声道:“我们是过路的山西客商,因为急着赶路,不巧遭遇了沙尘暴,还望行个方便,让我等进入古城躲避风沙。”

        玛莎将那人的话翻译给了德西里。

        德西里沉思了一会儿,让玛莎转述自己的意思,那些人可以绕行到古城的东墙扎营,那边一样能够躲避风沙,但是他们不得入城。虽然德西里的这个决定并不友善,可是为了安全起见也不失为一个稳妥之策。

        那骑士听完之后向他们礼貌抱了抱拳,然后调转马头返回了队伍。

        德西里看到对方并未坚持入城,暗自松了口气。罗猎察觉到他的紧张,心中不禁有些奇怪,难道德西里的商队之中当真运送了什么宝贝?否则他又怎会如此紧张?

        罗猎举目望向城外风沙中的商队,那支队伍开始了缓慢的移动,队伍从中分成两半,分别向古城的东侧绕行。罗猎隐然觉得有些不妥,对方队伍分开之后,从中暴露出数辆马车,因为距离较远看不清具体的状况,可陡然之间却听到一声惊天动地的炮击声。

        两台小钢炮同时发射,炮弹呼啸而至,目标就是罗猎他们所在的瞭望台。

        听到炮声,罗猎已经知道不妙,他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大吼了一声跳,然后从瞭望台上跳了下去,德西里和玛莎几乎在同时做出了反应,罗猎还未落地,炮弹就落在瞭望台上,将瞭望台炸得硝烟弥漫,四处辐射的沙石如雨般击落在他们的身上,罗猎的双脚刚一落地,就被一堵坍塌的土墙压在了下面。

        炮声枪声接二连三地响起,两百多名不速之客从不同的角度开始向古城发动了攻击。

        德西里落地时扭伤了足踝,玛莎侥幸没有受伤,高呼着父亲的名字将他从地上扶起,又一颗炮弹落在了他们身后不远的地方,三名族人被炮弹炸上了半空,身体在空中就已经变得四分五裂,血肉横飞。

        德西里的商队虽然也配备了武器,可是威力根本无法和这帮土匪相提并论,区区三杆长枪在对方的火力压制下已经全面处于下风。

        当前唯有选择隐蔽,只希望能够熬过对方最为猛烈的火力进攻,方才有活命的机会。玛莎听到罗猎的呼喊声,原来罗猎虽然被土墙压倒,可他所处的地方却是一道壕沟,所以并未受伤,这壕沟应当是过去古城的排水设施,虽然历经无数岁月却侥幸未被黄沙淹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