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四章【不留情】(上)

第一百七十四章【不留情】(上)

        兰喜妹继续在前方引路,沿着这道石梁向右行走,走了二十余步,听到湍急的水流声,再行不多时就看到一道湍急的水流横亘于前方,石梁横跨于水流之上,成为一道石桥,宽度不足两尺的桥面上生满青黑色的苔藓,湿滑无比,稍有不慎就会失足滑落。

        石桥为两根石梁拼接而成,中间部分以同样形状的石柱承托,湍急的水流从两个方孔中奔腾而下,声音在空旷的空间内放大回响,宛若鬼哭神嚎。从桥面到下方水面的距离约有七米,虽不甚高,行走其上也觉步步惊心。

        石桥长约十米,兰喜妹行到中途又停下了脚步,转身向几人道:“循着这条水流一直往上走就能够出去了。”

        几人都没有回应,虽然心中充满了对外面世界的渴望和向往,可是对兰喜妹的话又不敢相信,经历了那么多的凶险,谁也不信这么容易就能够走出去。

        兰喜妹的目光只是盯着罗猎,似乎当其他人根本不存在,柳眉倒竖道:“怎么?你还不信我?”她从罗猎突然变得凝重的表情中意识到了什么,一股冷气顺着脊背一直蹿升到头顶,恐惧占据了她的内心,她甚至不敢回头了。

        因为所处位置的缘故,罗猎率先看到了宛如鬼魅般出现在兰喜妹身后的文丰,十指尖尖向兰喜妹的后心抓去。几乎没做任何的考虑,罗猎已经将飞刀向文丰射去,地玄晶铸造的飞刀划出一道深蓝色的弧光,绕过兰喜妹射向文丰的咽喉。

        白云飞三人因为处在罗猎身后的缘故,并未在第一时间发现文丰,看到罗猎出手方才意识到危险出现在兰喜妹的身后,虽然他们对兰喜妹并无好感,可是没有人想兰喜妹在此时出事,毕竟兰喜妹是他们离开这里的唯一希望。

        单从飞刀掠空的声音,福山宇治就已经判断出飞刀在空中飞行的轨迹,心中不由得暗自诧异,罗猎这段时间刀法应当进步了一个层次,居然可以控制飞刀在空中飞出弧线。

        罗猎虽然出手及时可是仍然无法阻挡文丰对兰喜妹的突袭。

        兰喜妹在狭窄的石桥上背后遇袭,已经没有了太多的选择,娇躯向桥下跃去,也唯有如此,方有可能躲过后方的突袭。

        文丰也没有料到她会做出这样的反应,这一来他的攻击顿告落空,变成了直接和罗猎面对,飞刀直奔他的咽喉而来,文丰向飞刀抓去,罗猎的身躯在此时一矮,宛如猎豹般扑上前去,试图在兰喜妹跌下桥面之前,将她的手臂握住。

        罗猎不仅仅是为了营救兰喜妹,前冲的同时也将文丰暴露于身后几人的眼前。陆威霖心领神会,手中冲锋枪瞄准了文丰,果断扣动扳机射出一连串的子弹。

        这些子弹虽然对文丰无法造成致命的伤害,可是子弹强大的冲击力仍然将文丰打得步步后退,让他一时间无法腾出手来攻击罗猎。

        罗猎终究还是晚了一步,只差毫厘就抓住兰喜妹的手臂,兰喜妹将手臂竭力伸向罗猎,俏脸苍白,眼神绝望,罗猎眼看着兰喜妹向下方坠落,脑海中却陡然闪现一个苍白的身影奔向熊熊烈火的景象,内心中不由得热血翻腾,向来冷静的他竟然失去了理智,不顾一切地随着兰喜妹向下方跳去。

        文丰在陆威霖的射击下连连后退,面对迅猛的火力他不再继续进击,迅速撤离石桥,隐没于黑暗之中。

        福山宇治三人不敢在石桥上停歇,趁着文丰离开之际,迅速通过石桥,来到对方相对平坦的地方。

        福山宇治和陆威霖两人严阵以待,白云飞站在桥边向下方望去,之间水流咆哮冲入下方,以他的目力根本看不清桥底的情景,兰喜妹和罗猎两人先后坠落,又被湍急的水流冲了下去,而今不知身在何处?白云飞试着叫了一声罗猎的名字,半天也没有听到回应。

        三人站在原地面面相觑,如果罗猎和兰喜妹就此失踪,那么他们逃出此地的希望也变得渺茫,他们对这地下的状况都是一无所知,更何况还有神出鬼没的文丰在暗处虎视眈眈,随时都可能发动对他们的致命一击。

        陆威霖利用手电筒的光束努力寻找着两人的身影,那水流从上方冲下,落差极大速度惊人,因地势的缘故在下方旋转奔流,宛如一条扭曲的长龙,另外一端不知通往哪里,罗猎和兰喜妹两人先后落水之后,肯定是被湍急的水流冲了下去,就算是活着也不知身在何方。

        福山宇治道:“她刚刚不是说过循着这条水流一直往上走就能够出去了。”这也是兰喜妹留给他的唯一希望。

        陆威霖和白云飞对望了一眼,两人都摇了摇头,白云飞道:“我准备循着水流向下找找。”

        陆威霖和白云飞也抱着一样的想法,罗猎在生死关头没有放弃他们,他们自然不会放弃罗猎。

        福山宇治没有说话,只是同情地望着他们两个,注重友情固然值得别人尊重,可也要懂得审时度势,现在他们几个全都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这种时候居然还要冒险去救他人等于是对自己的生命不负责。

        福山宇治不会在其他人的身上浪费时间,这水流应当是来自于圆明园的一个主要排洪口,兰喜妹在这件事上应当没有撒谎,只要循着水流走上去,就可以离开这暗无天日的地宫。他并不需要白云飞和陆威霖的帮助,刚才他已经和文丰交过手,文丰虽然厉害,可是自己还能够对付。

        陆威霖和白云飞望着福山宇治沿着岩壁不断攀升的身影,两人的目光中都充满了鄙夷,陆威霖道:“我们可以将绳索系在石桥上,我下去看看。”

        白云飞点了点头:“我掩护你。”

        福山宇治越爬越高,在抵达上方第二个可供停歇的平台时,他决定休息一下,转身望去,却见白云飞和陆威霖仍在石桥上,两人正在再石梁上捆缚绳索,福山宇治猜到了他们的意图,他们果然是要顺水而下寻找罗猎和兰喜妹的下落。

        福山宇治虽然欣赏他们的义气,可是他却早已过了热血上涌的年纪,想要活得长久就必须要时刻保持冷静。福山宇治沿着水流边缘的岩石越爬越高,等他第四次歇息的时候距离刚才经过的桥面已经达二十丈之多,抬头能够看到在他头顶不远处有一个可供通过的洞窟。

        福山宇治心中暗喜,看来松雪凉子并没有欺骗自己,他决定尽快离开这个地方,双手抓住洞窟的下缘,用力一撑,爬入洞内,一股清冷的风迎面吹来,送来的空气明显清新了许多。他由此推断出这洞窟内很可能存在通风口,也就意味着他距离出口已经不远。

        福山宇治打开了手电筒,光束照向前方,洞窟曲折幽深,从路面的角度来看是一路上行,福山宇治快步向前方走去,前行一段距离之后,那道路却突然又变成了向下倾斜,福山宇治不禁迷惑起来,他停下脚步准备观察一下周围的状况再走,突然听到身后传来轰隆一声巨响,整个洞窟都随之震动起来,福山宇治内心一惊。他顾不上继续向前,转身向后方出口奔去,走了几步,却发现刚才经过的洞口已经被一块巨大的石块塞住,旁边虽然还有缝隙,可是根本无法通行。

        福山宇治已经明白自己定然是中了圈套,他怒吼道:“凉子,你出来见我!”他本是老谋深算之人,只可惜一个人再聪明再理智,终究也会被潜意识中强大的求生欲所影响,从爆炸发生的那一刻开始他就知道松雪凉子要害自己,若非松雪凉子还有利用的价值,刚才见面之后他就会毫不犹豫地干掉她。

        福山宇治也是恼羞成怒方才叫出兰喜妹的本名,他用力去推那岩石,岩石重达千钧,在他的全力推搡之下仍然纹丝不动。

        耳边传来吱吱声响,从岩石的缝隙之中,一只只硕大的老鼠钻了进来,福山宇治的双目中流露出惶恐的光芒,此时他已经没有了其他的选择,唯有转身向洞窟深处逃去。

        他很快就发现前方也没了去路,老鼠宛如潮水般从前方涌了过来,福山宇治此时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他哀嚎道:“凉子,你为何害我?你为何害我?”

        头顶传来一声咯咯娇笑,这笑声分明来自于松雪凉子。笑声很快停歇,她冰冷无情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你还记不记得一个叫藤野美佳的女人?”

        福山宇治身体的血流在瞬间凝固,直到现在他方才意识到一个可怕的事实,颤声道:“你……你是载祥的女儿?”他的目光搜寻着声音传出的地方,很快就发现了一个能够容纳身体通过的缝隙,松雪凉子的声音就是从上方传来。

        鼠群正在迅速向他靠近,福山宇治唯有冒险一试,他腾空一跃,惊人的弹跳力让他成功进入那缝隙之中,手足并用,拼命向上方攀爬着,福山宇治相信自己气数未尽,他还有逃生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