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三章【八阵图】(上)

第一百七十三章【八阵图】(上)

        罗猎随身虽然带了一些药物可都是一些外用的金创药,明知起不到什么作用还是为他们两人处理了一下伤口,陆威霖感觉自己的舌头都有些麻痹了,含糊不清道:“别管我们了,能走一个是一个……”

        白云飞虽然没有说话,可内心中也是无比黯然,自己经历了如此大的挫折仍然没能看破世事,正因为野心太大所以才会被穆三寿利用,此番这圆明园地宫或许就会成为了自己的埋骨之地。

        福山宇治悄悄向罗猎使了个眼色,罗猎看出他已经产生了舍弃两名同伴的想法,他没有理会福山宇治,充满希冀地向兰喜妹道:“你有没有什么办法?”兰喜妹既然知道白头蝙蝠的弱点或许也知道用什么方法解毒。

        兰喜妹白了他一眼道:“我能有什么办法?我看拖得时间越久他们获救的希望就越小,不如咱们先离开这里,叫人过来帮忙。”

        福山宇治跟着点了点头道:“不错,这不失为一个最现实的方法。”

        白云飞和陆威霖两人听到他们这样说内心都凉了半截,可两人也都是豁达之人,他们和对方也不是朋友,别人也没义务陪着他们同生共死。白云飞道:“罗猎,走吧。”

        罗猎却摇了摇头道:“既然一起来就一起走。”

        兰喜妹叹道:“真是个傻子,如果受伤的是你,我就不信他们会跟你同生共死。”

        白云飞笑道:“不会,大难临头各自飞,这世上的人多半都是自私的。”他望着罗猎,内心中生出一股从未有过的温暖,患难见真情,若非经过这场生死冒险,他也不会看清一个人。

        兰喜妹从衣袋中拿出一个玻璃瓶,从中倒出两颗药丸递给罗猎道:“给他们每人服一颗。”

        罗猎犹豫了一下,兰喜妹道:“当我要害你朋友吗?都要死的人了,我有必要这样做?”

        罗猎当然清楚她说得有道理,将两颗药丸分别给白云飞和陆威霖服下。兰喜妹道:“你们两个不必谢我,要谢就谢他。”她指了指罗猎道:“我不欠你了。”刚才罗猎将她从文丰的手中救出,她现在等于一次性还了两条性命给他。

        兰喜妹走到一边,福山宇治缓步向她靠近,脸上带着微笑,双目中却充满了阴冷的杀机。兰喜妹毫无惧色地跟他对视着,充满讥讽道:“老先生见过我吗?”

        福山宇治以传音入密向她道:“好手段,好一个一石二鸟。”

        兰喜妹满不在乎地整理了一下秀发,娇滴滴道:“看我不爽只管杀了我。”她料定福山宇治没这个胆子,目前她是这几人唯一的希望,离开了自己他们谁都没办法从这里走出去。

        福山宇治内心中对兰喜妹恨到了极点,可他也清楚兰喜妹有恃无恐的理由,恨恨点了点头,回到罗猎的身边提醒他,青铜鼎下的柴火即将燃尽,一旦火焰熄灭,那些蝙蝠恐怕又会成群结队地到来。

        白云飞和陆威霖两人服下兰喜妹提供的药丸之后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两人都是后怕不已,刚才如果兰喜妹没有出手相救,又或是罗猎也和他们一样产生了放弃的想法,他们只能留下来坐以待毙了,虽然兰喜妹表示无需让他们感谢自己,两人仍然向兰喜妹致谢。

        兰喜妹摆了摆手道:“无需那么客套,大家若是想活命就必须拧成一股绳儿,跟我来吧。”

        几人跟随兰喜妹重新走入迷宫,罗猎和兰喜妹走在最前方,白云飞和陆威霖局中,福山宇治负责断后,他们都不敢分开太远,一来担心会被兰喜妹甩开距离,二来担心落单会遭到攻击,毕竟那怪人还活着。

        兰喜妹带着他们顺利走过了这片条石迷宫,途中非但没有遭遇到那一只只的硕鼠,甚至连白头蝙蝠也未曾遇到一个。走出条石迷宫之后就到了木料场。

        这里存放着同样用来建设的木材,因为地底潮湿的环境,不少木材都已经开始腐烂,空气中到处都充满了刺鼻的霉味儿,兰喜妹掏出手帕捂住鼻子。

        其余几人也放缓了脚步,观察周围的环境,福山宇治意识到他们正在不断下行,按照常理而论如果想要离开这里应当是上行才对,不由得担心兰喜妹又设计将他们带入另外一个圈套,福山宇治沉声道:“你确定这条路可以出去?”

        兰喜妹道:“你若是怀疑只管自行离去,没人逼着你要跟我走。”

        罗猎其实也感到奇怪,可目前也没有其他的办法,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既然选择了兰喜妹就只能相信她。白云飞在这一点上和罗猎有着相同的看法,至少兰喜妹要比福伯这个老家伙更靠谱一些,刚才他和陆威霖被白头蝙蝠咬伤中毒的时候,福伯就想弃他们而去,是兰喜妹为他们提供了解药,由此也证明兰喜妹是所有人中最了解地宫的一个。

        陆威霖看出前方木材摆放的位置似乎有些规律,他将自己的发现告诉了其他人。兰喜妹道:“这些木材是根据诸葛亮的八阵图所摆,刚才的那些石头也是如此。”

        罗猎点了点头,难怪刚才跟着兰喜妹走入石阵几经努力仍然迷失其中,诸葛亮的八阵图乃是上古奇阵,以乱石堆成,按照遁甲分成【生、伤、休、杜、景、死、惊、开】八门,号称可挡十万雄兵,唐朝大诗人杜甫曾经作诗盛赞:功盖三分国,名成八阵图。单从这首诗就能够看出八阵图在诸葛亮一生的军事成就中所占有的地位。

        几人手中的火把都将燃尽,白云飞不禁担心起来,一旦火把燃尽,那些白头蝙蝠会不会去而复返?

        兰喜妹道:“你们有没有发现这里有什么特别?”

        陆威霖道:“一股发霉的臭味。”他伸手摸了摸一旁的圆木,上面沾满了黏糊糊的液体。

        而这时他们的身后又隐约传来扑扑楞楞振动翅膀的声音,该来的终归还是来了,那些白头蝙蝠去而复返,只等他们的火把熄灭就会二度发起攻击。

        罗猎皱了皱眉头,他和福山宇治因为体质的缘故自然不必怕这些古怪的生物,可其他三名同伴却不然,尤其是白云飞和陆威霖,他们刚才就已经在蝙蝠群的攻击中受伤,幸亏得到兰喜妹出手救治,否则两人恐怕已经性命不保,由此可见兰喜妹确有过人之能,她对这地底环境是极其了解的,包括眼前的八阵图,以及形形色色的古怪生物。

        他们五人虽然目前抱着离开这里的同一目标,可是每个人的心思又各不相同。这其中最难以捉摸的两个人就是兰喜妹和福山宇治,兰喜妹卧薪尝胆忍辱负重多年方才设下这连环杀局,她不可能突然改变主意。穆三寿已经死了,可是她的另外一个仇人福山宇治却仍然活着。按照兰喜妹的说辞,这两人都和当年弘亲王载祥的死有关,而弘亲王载祥又是兰喜妹的生身父亲,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以她的性情绝不会放过福山宇治。

        福山宇治老谋深算,抛开他隐藏的心机不说,此人的实力也深不可测。能够躲开水银洞因爆炸而引发的坍塌绝非偶然,刚才白头蝙蝠蜂拥而至的时候,唯独没有攻击自己和他,由此证明福山宇治也拥有特殊的体质,他和文丰近身搏杀之时此事得到了验证。福山宇治同样拥有强大的自愈能力,他的实力甚至更甚于孤狼,能力越强危险越大。

        前方堆积的木材形成了两个不同的入口,兰喜妹在入口前停步,向身边的罗猎笑盈盈道:“这两道门是八阵图中的生死两门,你猜哪一道是生门?”

        罗猎并没有准备回答这个毫无意义的问题,其实他们剩下得只有一个选择,就是跟随兰喜妹的脚步。

        陆威霖不耐烦道:“都到了这种时候,你何必卖关子。”

        兰喜妹咯咯笑了起来,朝陆威霖飘过一个妩媚的眼波儿道:“你急着出去救心上人对不对?”

        陆威霖冷哼了一声,将脸扭到了一边,摆出一副不愿搭理她的架势。

        兰喜妹却并没有就此打住的意思,继续道:“你心上人是哪个?”

        陆威霖怒道:“与你何干?”

        兰喜妹做出一副受到惊吓的样子,捂着胸口道:“你好凶哦,吓到人家了。”然后小鸟依人状抓住一旁罗猎的手臂,楚楚可怜道:“罗猎,他凶人家。”

        罗猎木头一样呆立在原地,仿佛根本没有听到她在说什么,兰喜妹看到这厮的模样,忍不住啐了一声道:“死人,都不知道心疼人家。”

        白云飞呵呵笑了起来,意味深长道:“男女之间最讲得是两厢情愿,最怕的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他这句话显然是在嘲讽兰喜妹。

        兰喜妹对他的这句话毫无反应,依然笑得甜甜蜜蜜,柔情脉脉地望着罗猎道:“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人,这种时候都能够相逢,若说不是缘分天注定,老天爷都不会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