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二章【要人陪】(下)

第一百七十二章【要人陪】(下)

        不等他们提议,兰喜妹自己就叹了口气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你们的疑心实在是太重了,罗猎,你跟着我就是。”

        罗猎环视了一下其他三人,然后点了点头,强迫兰喜妹就这么忍着实在不够人道,可放她独自一人去也不放心,罗猎也只能勉为其难地应承了下来。白云飞向罗猎眨了眨眼睛道:“不必走得太远。”

        兰喜妹哼了一声,快步向前方走去,罗猎担心被她走掉,赶紧跟了上去,兰喜妹离开其余几人视线之后又将脚步慢了下来。

        身后传来陆威霖的声音道:“罗猎,千万别走得太远。”

        罗猎应了一声。

        兰喜妹不屑哼了一声道:“他们连你都信不过。”

        罗猎笑了笑听出她话里挑唆的意思,提醒兰喜妹道:“差不多了。”

        兰喜妹道:“你就打算这么看着我?”

        罗猎转过身去,兰喜妹呸了一声道:“我还是不习惯。”她指了指一旁堆砌的石块道:“我去后面好不好?”这会儿她表现得异常乖巧,满脸的祈求神情。

        罗猎跟着兰喜妹绕到石块后方,确信里面无路可逃,这才放下心来,向兰喜妹道:“你最好快一点,若是耽搁的太久,我会冲进来。”

        兰喜妹满羞赧道:“怕你不敢进来。”

        罗猎摇了摇头,转身想要离去,却被兰喜妹一把又抓住手臂道:“不如咱们一起走?”

        罗猎自然明白兰喜妹的意思,她是想要趁着这个机会将其他人全都甩掉,罗猎没有转身看她,只是默默摇了摇头。

        兰喜妹啐道:“傻子!”快步走入那堆石块的后方。

        罗猎此前已经检查过石块后面的环境,不然他也不会放心兰喜妹独自一人前往。想想自己居然跟着她过来监督她小解,也觉得有些荒唐,没过多久就听到石块后方传来水流之声,罗猎暗自暗叹,非礼勿视,非礼勿听,自己多听都有失风度,于是又向后退了几步,可那声音仍然不绝于耳地传过来。

        过了好一会儿流水声都不见停歇,罗猎此时方才意识到有些不对,扬声道:“你好了没有?”

        石块后并未传来兰喜妹回应的声音,罗猎又问了一声,耳边还是听到流水的声音,他再也不顾什么非礼勿视的道理,快步冲入石块后方,却见兰喜妹衣衫整齐地站在那里,手中拿着他的水壶,正将里面的水从高处倾倒下去,罗猎刚刚听到的水流声正源于此。

        兰喜妹含羞带怨地白了他一眼道:“就知道你不老实,果然冲进来了。”

        罗猎真是哭笑不得,他冲进来可不是为了轻薄兰喜妹,只是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头,所以才冲进来看看兰喜妹有没有逃走,淡然道:“我担心你遇到危险,所以才过来看看。”

        兰喜妹冷哼了一声道:“早就看出你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你刚刚已经检查过,我根本逃不到哪里去。”她将水壶的盖子拧上,里面还剩下小半壶水,扬手抛给罗猎道:“你若是再敢跑进来,我一枪打烂你的脑袋。”

        罗猎接过水壶一言不发向外面走去。

        兰喜妹看到罗猎走了,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她刚才的确想要趁着这个机会逃走,提议和罗猎一起也是出自真心,可惜罗猎并不领情,她看了看周围,这个角落并无逃亡之路,罗猎为人谨慎想要在他的眼皮底下逃走还真不是那么容易。

        兰喜妹望着地上的那滩水渍俏脸禁不住有些发热,虽然刚才是故意戏弄罗猎,可身体的有些感觉却骗不过自己,她终于还是战胜了内心的羞涩,这厮的耳朵灵就让他听去,总不能始终憋着,就在她的手落在腰带之上的时候,突然听得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回头望去,只见一只硕大的老鼠正从一旁条石之上攀爬过来,血红的双目死死盯住了自己。

        兰喜妹哪还敢再顾得上其他的事情,举枪瞄准了那只老鼠,然后慢慢向外面退去,她并不想惊动这只老鼠,希望彼此之间相安无事最好。

        然而这世上天从人愿的事情实在太少,兰喜妹方才退出两步,就看到从条石上缝隙中一只只的硕鼠潮水般涌了出来,兰喜妹虽然并不怕老鼠,可看到如此众多的硕鼠出现在自己面前仍然吃惊不小,惊呼道:“罗猎!”

        罗猎原本还犹豫要不要进去看看,没等他做出决定兰喜妹已经花容失色地从里面跑了出来,在她的身后数百只老鼠疯狂追逐而来。

        面对这么多老鼠罗猎也没有应付的办法,唯有转身和兰喜妹一起逃走,兰喜妹虽然害怕但是并未乱了阵脚,逃跑之中不停为罗猎指路,罗猎也顾不上多想,按照她的指印发足狂奔,两人在堆满条石的小路内兜来转去,在罗猎看来周围几乎都是一模一样,他甚至怀疑他们跑了半天只是在原地打转。可惊喜的是,那群老鼠很快就被他们甩了个干干净净。

        兰喜妹吓得脸上失了血色,右手抚胸,惊魂未定道:“吓死我了。”

        罗猎心有余悸,举起手电照亮四周,他是担心那些疯狂的老鼠仍然尾随而来,此前钻地鼠被咬之后发生的变化仍然记忆犹新。

        兰喜妹道:“好像咱们已经摆脱了。”

        罗猎点了点头,忽然想起了白云飞三人,低声道:“他们在什么地方?”

        兰喜妹摇了摇头:“刚才逃得那么匆忙,我记不得回去的路。”

        罗猎充满质疑地望着她,兰喜妹为人做事的手段他早已有了深刻的了解,刚才兰喜妹就提出要甩掉白云飞三个,更何况其中还有福山宇治,兰喜妹之所以设下这个局就是为了将他和穆三寿两个杀父仇人置于死地,罗猎仍然清楚地记得,在他们逃跑的途中都是兰喜妹负责指路,若非如此他们也很难摆脱那些硕鼠的追击,一个人在那种状况下都保持着如此冷静的头脑,她又怎会不记得回去的路?

        想到这里,罗猎越发认定兰喜妹是故意这么说,或许,连那群老鼠也是她在故布疑阵,是她为了将自己和其他人分开而设下的圈套。兰喜妹对周围环境的了解远超自己的认知,她既然能够知道白头蝙蝠怕火,十有八九也就知道这些硕鼠害怕什么。

        远处传来福山宇治惊慌的呼喊声:“罗猎,你在什么地方?快回来,他们两个好像中毒了。”他的声音来自于罗猎的左后方,罗猎判断出他们之间的距离应该不超过二十米,可是这一块块条石堆成的墙壁形成了一座错综复杂的迷宫,罗猎可记不住究竟是如何走到了这里,他向兰喜妹道:“带我过去。”

        兰喜妹哼了一声道:“要去你自己去,我没兴趣。”

        罗猎也不勉强,循着福山宇治声音的方位走去,兰喜妹看到他居然不顾自己而去,愤怒地跺了跺脚。

        罗猎没走出多远就发现自己走错了方向,他能够断定这座用来存放条石的仓库就是一座迷宫,他虽然能够听到福山宇治的声音,可是沿着道路却是越走越远,罗猎不得不大声道:“福伯,您在什么地方?”

        福山宇治的声音再度响起:“我在这里!”从发声处来看,果然是越来越远了。

        罗猎根据声音重新锁定他的方位,可走了几步又是死路,这些条石堆积得都很高,距离顶部最多也就是不到两尺的高度,罗猎思来想去还是打算先爬上去再说,沿着条石准备爬到上方的时候,听到身后响起脚步声,却是兰喜妹跟了过来,一脸不屑地望着罗猎道:“爬上去你也找不到。”停顿了一下又道:“跟我来吧。”

        罗猎知道她终于肯向自己屈服,心中也是大感安慰,兰喜妹必然掌握了此间的地图,在这座迷宫中如果失去她的帮助还真没那么容易走出去。

        有了兰喜妹引路,很快就回到了原来的地方,福山宇治站在青铜大鼎旁边,陆威霖和白云飞都坐在了地上,两人都是满头大汗,不知是不是因为距离青铜大鼎太近的缘故。

        福山宇治看到两人回来也是松了口气,他并没有理会兰喜妹,而是径直走向罗猎,压低声音道:“他们两个突然就虚弱无力走不动路了,应该是被蝙蝠咬伤的缘故。”

        罗猎暗叫不妙,来到陆威霖的面前,检查了一下他的伤口,刚才蝙蝠疯狂攻击他们的时候,目标都集中在白云飞和陆威霖的身上,两人虽然也及时拍打,可终究架不过蝙蝠的数量太多,身上都被蝙蝠咬伤了几处。

        伤口已经红肿,两人的体温都有所升高,比起这些症状,两人体力迅速衰退才是最为麻烦的。他们之所以坐下是因为已经没有了站起来的力量,甚至没有了呼救的力气。

        罗猎陪同兰喜妹往返虽然发生了一些波折可总共也不过一刻钟的功夫,想不到这短短的时间内两人的身体出现了这么大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