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一章【都会死】(下)

第一百七十一章【都会死】(下)

        文丰对圆明园的内部构造应当是最为熟悉的,如果他当年没死为何没有重回人间?仅仅是为了逃脱罪责?觉得无颜去面对皇上?

        白云飞望着文丰丑怪的面孔道:“你以为杀得掉我们?”

        文丰的面孔没有任何表情,因为通过腹语说话,所以即便是说话时他的嘴唇也不见有丝毫动作:“我无需动手,你以为走得出去吗?”

        白云飞微笑道:“你既然能够走到这里,我们就自然能够走出去。”

        文丰道:“我是我,你们是你们。”

        白云飞道:“我们有四个,你只有一个,老先生活了这么多年,识时务者为俊杰的道理总是懂得的。”他话说的客气,可背后却带着浓浓的威胁含义,白云飞其实是在阐述一个事实,他们不仅人多势众而且还带着足够的武器弹药,面对一个古怪的老头子,应该对付得了。

        福山宇治却没那么乐观,一个人能够独自在圆明园阴暗的地底生活五十多年本身就说明了问题,而且这地底拥有不少致命的生物。

        文丰道:“你在威胁我?”

        罗猎道:“文大人不要误会,我们只是误入此地,大人愿意指路我们自然不胜感激,可大人若是不愿,我们也不会勉强,自己走就是。”

        “当我这里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陆威霖悄悄拨开了手枪的保险,从文丰的话中他已经听出了浓浓的杀意,此人必然不肯善罢甘休。

        铜鼎内的水沸腾得越发厉害了,文丰道:“知不知道我煮水是为了什么?”死气沉沉的目光轮番从四人的面上扫过,最终停留在白云飞的脸上:“看起来,你最为细皮嫩肉一些,用来做涮肉应当不错。”

        白云飞虽然胆大可听到对方的这番话也不禁有些毛骨悚然了,此人幽居多年,心性已经扭曲,甚至疯狂到想吃人的地步,白云飞道:“你这身肉必然是又粗又犟,只怕连狗都不愿意吃。”

        陆威霖同仇敌忾道:“除了一张老皮就是骨头,哪有什么肉?”

        罗猎心中暗忖,他们几人刚刚才来到这里不久,这铜鼎很大,想要将其中的水烧开,想必需要用掉不少的时间,文丰莫非有未卜先知之能,事先就煮好了水等他们几人下锅?

        福山宇治悄悄向其余几人道:“先下手为强!”在他看来,文丰就是一个修炼多年的老妖,实力或许深不可测。

        文丰道:“想倚多为胜吗?”

        福山宇治率先启动,举起手中枪瞄准了文丰射去,在他动作的同时,陆威霖和白云飞也分别从左右启动,子弹分从不同的角度向文丰呼啸射去。三人之中以陆威霖的枪法最好。

        然而文丰却抢先启动,动作的速度丝毫不次于子弹飞行,干枯的身躯倏然就逃到了铜鼎后方。

        罗猎掌心中扣了一柄飞刀蓄势待发,虽然他对文丰的实力非常警惕,却仍然没有料到对方的速度快捷到这种地步,文丰的身躯消失在铜鼎之后。

        四人移动脚步,变换角度调整攻击的时候,却听到身后传来扑啦啦的声音,罗猎率先惊觉,听出那声音应当是某种生物震动翅膀所发出。回身望去,只见后方飞来黑压压一片云层,定睛细看,那不是云层,而是由一只只黑色蝙蝠组成的群落。

        白云飞惊呼道:“蝙蝠!”

        福山宇治大声道:“逃!分头走!”他向右方逃去。

        白云飞和陆威霖也顾不上追击文丰,分别寻找一个方向逃跑。

        罗猎暗叫不妙,他并未马上逃离,因为他意识到蝙蝠群移动的速度远超自己,而且刚才他就已经观察过周围的环境,并没有看到能够离开的道路,转瞬之间,蝙蝠群已经飞临到罗猎的头顶上方,罗猎凝神屏气,不敢发出声息,只希望这些蝙蝠将自己当成一个死人,忽略自身的存在,让罗猎惊喜的是,这些蝙蝠竟无一只对他产生兴趣,没有一只向他主动发起攻击。

        一只只蝙蝠群低空掠过他的头顶,罗猎近距离看得无比真切,每一只蝙蝠都有成年老鼠般大小,翼展接近一尺,体型比起寻常所见的蝙蝠要大,更加诡异的是,它们的头面部是白色,唇间露出尖锐雪亮的獠牙。

        常识告诉罗猎这些蝙蝠主要是靠超声波来辨别方向,不过他们缘何没有对自己发动攻击?

        蝙蝠群低空掠过罗猎头顶之后马上分成了两股,一群朝着陆威霖追去,另外一群紧追白云飞不放。福山宇治虽然是最早逃走的一个,可是他也很快就发现那些蝙蝠并没有攻击自己的意思。

        罗猎远远望着福山宇治,福山宇治停下脚步惊魂为定地回望着罗猎,他们都是头脑出众的人物,马上就明白对方的体质一定迥异常人,所以这些蝙蝠才没有对他们发动攻击。

        罗猎不由得想起了日方的追风者计划,福山宇治就是计划的最早组织者之一,他既然能够改造佐田右兵卫的身体,就能够改造他自己。内心中警示突起,罗猎看都不看,随手掷出一记飞刀,刀声呼啸,破空射向右前方。

        文丰犹如鬼魅般从铜鼎后现身,意图趁着罗猎精力分散之时对他进行突袭。

        罗猎的反应速度显然超出了文丰的意料,他身法变幻,于高速奔行中改变了方向,足尖在地上一顿,居然放弃罗猎向身后的福山宇治冲去。

        福山宇治举起手枪瞄准文丰连续射击数枪,枪膛内的子弹全部射完,却无一射中文丰,如果此人当真是文丰,他的年龄已近百岁,如此高龄之人却拥有一身如此诡异多变的身法,如果说他的身体没有发生变异谁都不会相信。

        文丰左闪右避已经逼近福山宇治的身旁,福山宇治从腰间抽出一柄软剑,右腕一抖,寒光霍霍直奔文丰的咽喉,文丰腹内咕咕作响,鸟爪般的双手径直向软剑抓去。

        福山宇治暗骂他不知死活,自己这柄软剑也是千锤百炼锋利异常,更难得的是在锻造中加入了地玄晶的成分,若是文丰也和方克文同样的变异者,那么这柄软剑就是克制他的杀器。

        在文丰即将抓住剑身之时,剑身巧妙偏转,福山宇治化砍为削,剑刃切在对方的手腕之上,招式巧妙力量也发挥到了极致,福山宇治本以为可以将文丰的右手斩断,可剑刃砍在对方的腕骨之上却如同击中金石,发出锵!的一声,福山宇治不由得吃了一惊,对方身体之强悍丝毫不次于变异后的方克文。

        瞬间的错愕已经被文丰把握住了机会,右腕反转已然死死抓住软剑,向前跨出一步,尖利的左爪猛然向福山宇治的面门插去,福山宇治不得不松开软剑,身体急速后撤,虽然躲过了面门的一击,右臂终究还是晚了一些,被文丰将衣袖整条撕开,尖利的五爪在他的臂膀上抓出五条深深的血沟,伤势深可见骨。

        福山宇治倒吸了一口冷气,而后极其诡异的一幕出现了,右臂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复原。

        文丰也因此而诧异了,他眨了眨死鱼般的双目几乎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切。

        罗猎大步向陆威霖奔去,陆威霖和白云飞如今都被蝙蝠群团团包围,两人很快就将枪膛内的子弹打光了,唯有徒手和无处不在的蝙蝠肉搏,一会儿功夫身上已经被蝙蝠咬中数口。

        罗猎来到陆威霖身边帮他拍打着蝙蝠,说来奇怪那些蝙蝠只攻击陆威霖,对罗猎却纷纷避让,罗猎让陆威霖和白云飞躲到角落,以身体护卫在他们两人的前方,掩护他们的同时不停挥舞双臂驱赶这些阴魂不散的蝙蝠,只可惜这些蝙蝠虽然不攻击他,却不肯离去,罗猎就算是三头六臂也无法将陆威霖和白云飞周围的空间全都护住,仍然有蝙蝠不停透过缝隙冲到他后方发动攻击。

        左支右拙之时,突然听到头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道:“笨蛋,你不知道它们怕火啊?”

        虽然只是一句话,罗猎却已经听出是兰喜妹在说话,危急关头顾不上多想她因何也来到了这个地方,当下护着白云飞和陆威霖两人奔向铜鼎,果不其然,蝙蝠虽然众多,可是无一靠近铜鼎。

        三人逃到铜鼎旁,白云飞和陆威霖从铜鼎下方抽出一支燃烧的木材,来回挥舞。那些蝙蝠已经不再靠近,围绕铜鼎的范围形成一个巨大的圆圈,盘旋萦绕,它们仍在等待着机会,铜鼎下的劈柴总有烧完的时候,一旦燃尽,这些蝙蝠会再度发动疯狂的攻击。

        文丰和福山宇治两人拳来脚往,打得难解难分,罗猎已经意识到福山宇治已经获得了不次于孤狼的自愈能力,他们三人都抱有同一个想法,这种时候还是作壁上观最好。

        兰喜妹的声音继续从上方传来:“罗猎,你还想不想活着出去?”

        罗猎抬头望去,声音应该来自对侧墙壁的上方,他好不容易才看到距离地面三丈高度的地方似乎有一个洞口,那声音就是从洞口中传来。给他们几人之所以落到如此的困境全都拜兰喜妹所赐,在水银洞被炸坍塌的刹那,罗猎心中对兰喜妹仅存的一点同情就已经荡然无存。用心如蛇蝎来形容这个女人绝不为过,她在自己面前的表演全都是虚情假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