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一章【都会死】(上)

第一百七十一章【都会死】(上)

        液体落在黄金雕板之上即刻就发生了反应,更让他们欣喜的是液体对黄金的腐蚀性要比钢铁更强。

        两人小心控制液体腐蚀黄金的范围,用去了大半瓶液体,已经将下方的黄金雕板溶出了一个直径约有八十厘米的不规则圆洞,陆威霖看到里面还有液体,决定再将洞口扩大一些,将瓶口倾倒之时,一个龙眼大小淡黄色的透明物体随着液体滚落出来。那小球落在金属板上沿着倾斜的角度滑落下来。

        罗猎眼疾手快,一把将小球摁住,他带着手套,已经证明瓶内的液体并不会腐蚀手套。

        罗猎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这青瓷瓶内的小球很可能就是瑞亲王奕勋收藏的至宝,瑞亲王奕勋的心机可用深不可测来形容,在他从海外归国之前就已经意识到他的身边人出了问题,所以就提前做出了准备,连最坏的结果都已经考虑到。

        将用七宝避风符雕刻成的四把钥匙分别交给了四名亲信,表面上是对他们信任,其实是为以防不测,就算自己遇害,这些人也必然会因此而产生猜忌和内斗,事实证明奕勋的布局最终如愿。

        罗猎将那小球收入囊中,还好身边人是陆威霖,他和罗猎之间彼此信任,就算是稀世之宝也不会产生觊觎之心。

        “我想应该够了!”陆威霖望着他们溶出来的洞口道。

        罗猎点了点头,两人用手电筒照亮下方,看到下面是一个极其空旷的空间,从他们的位置距离底部应当有二十米左右的距离,下方空气潮湿却并无任何的异样,甚至比起水银洞的空气都要清新的多,此前从水银洞中流走的水银并未流入下方的空间内,此前他们抛落的金币也不知去了何方,看来水银洞底部的排泄口和这里并不相通。

        两人将绳索固定在石棺上,罗猎先行沿着绳索滑下,双脚落在实地,地面铺着乌沉沉的方砖,罗猎先是环顾了一下周围,并未发现有危险的存在,这才用手电筒向上方闪了两下,以此给上方同伴传递讯号。

        陆威霖又将信息传达给了白云飞和福山宇治,四人依次从上面滑落下来,本来他们都以为生机渺茫,在水银洞内的狭窄空间内等死,现在突然来到了一个这么大的空间内,虽然暂时还无法脱困,可是对他们来说已经有柳暗花明的感觉。

        陆威霖将面具摘掉用力吸了口新鲜的空气,如释重负道:“总算逃出来了。”

        白云飞忍不住提醒他不要太过乐观:“咱们只是换了个大点的地方,还没逃出去呢。”

        陆威霖道:“人必须要乐观一点,根据我的经验,罗猎的运气一直都不错。”他的这番话中即表明了自己的乐观也表达了对罗猎的信任。

        白云飞和罗猎认识的时间最短,福山宇治对陆威霖的这句话却是深表赞同,罗猎当初能够从危机四伏的苍白山全身而退就已经充分证明了这一点,这厮的确是福大命大,兴许这次还能像过去一样逢凶化吉。福山宇治却没有想到,罗猎走运到从他的眼皮底下捡到了青瓷瓶内暗藏的宝物,若是知道,他难免又要感叹人生了。

        几人的语气虽然轻松,可谁也不敢真正放松下来,兴许他们可以找到出路,兴许他们只是从一个笼子到另外一个笼子里。

        他们利用手电筒的光束寻找可能离开的道路,并没有花费太大的功夫就在他们的右前方找到了一条甬道,沿着甬道走了十多米就看到渗水的痕迹,地面非常干净,几乎纤尘不染,如果不是在地宫内,甚至会怀疑这里有人打扫。

        罗猎率先闻到了一股烤肉的香气,他吸了吸鼻子确定自己没有闻错,其余三人也先后闻到,他们都感到非常诧异,在这黑暗的地下,怎会有烤肉的味道?可越是前行,肉香的味道越是浓烈。

        他们的内心先是感到惊喜,既然有烤肉就证明有人生存在这里,可很快他们又感到忐忑,在遭遇了形形色色的地底怪物之后,焉知烤肉的是不是一个古怪的生物?

        随着他们前行,这股烤肉的香气变得越来越浓郁。罗猎做了个手势,所有人同时将手电筒关掉,取出了各自的武器。

        前方隐隐有光亮透出,他们向光线发出的方向走去,从光线明暗波动的状况不难推断出前方必然是点燃了一堆篝火。走出甬道,前方霍然开朗,这里应当是一座用来存放石料的场地,到处堆满了各种各样的条石,在场地的正中摆着一只精美绝伦青铜鼎,鼎下堆着劈柴,如此价值连城的青铜鼎在这里只是被当成一口普普通通的锅来使用。

        直径一米的顶盖就随随便便扔在一旁,鼎内冒着热气,里面的水应该已经开了,他们都可以听得到里面的沸腾声。

        一人身穿破破烂烂的清朝官服背身坐在青铜鼎旁,双手抱着膝盖,因为身体太过瘦弱,一对肩胛骨高高耸起,仿若一只即将振翅飞起的老鹰。

        在他的脑后结着一根雪白的辫子,整整齐齐一丝不苟。

        罗猎几人同时停步,虽然那人坐在鼎旁一动不动,但是他们都能够确定此人必然活着。

        白云飞任何时候都保持着江湖人物的做派,抱拳道:“这位前辈,我等误入宝地,叨扰之处还望不要见怪。”

        那人举起右手,宽大的袍袖滑落下去,露出一条皮包骨头的黝黑手臂,五根手指有若鸟爪,瘦骨嶙峋,指甲尖利,缓缓摆了摆手。

        罗猎心中暗忖,此人不知在这地底生活了多久,长时间的幽闭生涯会大大损害一个人的语言能力,兴许他已经不会说话了。

        福山宇治低声道:“此人古怪。”

        陆威霖端起手枪瞄准了那人的头部,只要这怪人有任何的异动,他会毫不客气地轰烂此人的脑袋。

        白云飞压低声音道:“你们看他的衣服,是清朝的官服。”

        罗猎忽然想起叶青虹曾经告诉自己的一件事,英法联军闯入圆明园烧杀抢掠之时,负责圆明园的管园大臣文丰投福海自尽,关于文丰之死的说法很多,有人说文丰是害怕事后罪责畏罪自杀,有人说文丰忠肝义胆,为了保全园子里的秘密方才选择投海自尽,事情过去了这么多年,真相已经变得并不重要,反正文丰之死也未让圆明园躲过接二连三的劫难,如今更是沦为一片废墟。

        此人会不会是文丰?这个念头悄然浮现在罗猎的脑海中。

        罗猎向前走了两步,仔细打量着那人身上的官服,虽然破烂不堪褪色严重,可仍然能够看出一些端倪,罗猎道:“敢问您可是文大人?”

        那人缓缓转过头来,他的身躯未动,脑袋却整个旋转过来。四人都是胆色过人,可是看到眼前一幕也觉得心惊肉跳。呈现在他们眼前的一张面孔与其说是人,还不如说是一具骷髅。

        此人非但手臂无肉,脸上也是如此,皮包骨头,这表皮也绝不正常,密密麻麻布满了绿豆大小的黑色疙瘩,七分鬼相,三分人形。

        罗猎并没有被此人古怪的形容吓住,依然客客气气道:“您可是文大人?”

        那怪人看了看罗猎,然后又将脖子一点点转了回去,过了好一会儿听到一个古怪的声音道:“哪个文大人?”

        四人同时听出这古怪的声音绝非是通过喉头发出,白云飞指了指肚子,对方使用得是腹语,通过调节腹部的气压发生。这也是武林秘技之一,少有人能够掌握,这种武功往往只有一些喉部生有疾患的人才会修炼,普通人练这种武功并无什么实用意义,不过练成也是极难,需要修炼者有极强的内力。

        罗猎道:“圆明园管园大臣,文丰文大人!”他一边说话一边向那怪人走近,双耳注意倾听此人的呼吸和心跳,以罗猎最近突飞猛进的听力和耳力,他相信完全可以把握住对方呼吸心跳节奏的细微变化,然而让罗猎惊叹的是,对方的呼吸心跳节奏并无半分变化,即便是自己指出了文丰的名字,对方的情绪都没有兴起半点波澜。

        对方用腹语道:“我还以为这世上已经无人再记得我了。”他从地上缓缓站起然后转过身来,因为双膝过度弯曲,所以看起来他的身材有些矮小,因此双臂极长,垂手触及膝盖,脊背躬得很厉害,整个人看上去像一个大号的虾米,死气沉沉的目光盯住罗猎:“你们都会死!”

        陆威霖冷冷道:“那就看看谁会先死。”

        罗猎道:“任何人都会死,无非是早晚罢了,文大人在这里过得应该是生不如死了。”一个人长时间生活在远离人群和光明的地下,其孤独和辛苦可想而知,方克文只不过是在九幽秘境中呆了五年,就已经变成了那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如果眼前这怪人当真是文丰,那么他已经在圆明园的地底生活了五十余年,这么漫长的岁月煎熬换成任何人都是不可想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