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章【再聚首】(下)

第一百七十章【再聚首】(下)

        福山宇治也没有解释自己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他已经没时间去考虑如何编织谎言,抱着希望厚着脸皮问道:“里面有没有出口?”其实他心底深处已经猜到可能性极其渺茫,若是里面有出口,罗猎三人就不会花费这么大的精力挖出这条通道,他才不相信几人这么做是为了营救自己,更何况自己根本没有呼救,也没有发出任何的声息。

        白云飞道:“老先生以为我们会舍易求难?”

        罗猎指了指通往石棺的洞口道:“最大的洞口就在里面了。”

        福山宇治摇了摇头,他刚从里面爬出来,已经四处查看过,应当没有可供逃生的出口。

        罗猎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此前这水银洞内充满了水银,因他启动阀门,水银方才在短时间内排空,十二块黄金雕板的中心就有一个洞口。罗猎曾经观察过那个孔洞,单凭那一个孔洞虽然能够排空水银,却无法做到在短时间内将水银排泄的如此彻底,换而言之,除了那个排泄口之外或许还有其他的。

        福山宇治也认为罗猎所说得极有道理,想了想道:“石棺下足以容得下你我,不如咱们再进去看看。”

        罗猎点了点头,他并未怀疑福山宇治此时的诚意,毕竟无论他们情愿与否,此时大家都已经坐在了同一条船上,唯有同心协力,集结所有人的智慧和力量方才有突围的机会,否则他们只能被困死在这里。

        福山宇治和罗猎两人爬到石棺的底部,手电筒的光束照亮这有限的空间,事情并不像罗猎想像中那样乐观,因为黄金雕板倾斜的缘故,还有不少小石块滚落到了漏斗的底部,将此前的排泄口堵住,福山宇治道:“我检查过,应该不可能从这里离开。”

        罗猎用手在周围的金属雕板上轮流敲击了几下,选中了其中的一块雕板,凭着手掌的回馈,他能够断定这块雕板的后方应当是中空的。

        福山宇治提醒他道:“这黄金雕板厚度要在一尺左右,我们没可能将它打开。”

        罗猎点了点头,启动这些雕板的开关应当是石棺周围的十二生肖神像,可现在神像已经完全被落石覆盖,他们根本无法移动神像分毫。

        白云飞和陆威霖两人看到罗猎他们又退了出来,知道他们此次毫无收获,听罗猎介绍完里面的状况,陆威霖提议道:“不如我们集合所有的炸药,从石棺的底部引爆,或许能够砸出一个大洞。”

        白云飞摇了摇头道:“最可能是引发二次坍塌,到时候咱们就插翅难逃,即便是没有引发二次坍塌,如你所愿炸出了一个洞口,也会很快就被上方的石块填塞,咱们仍旧还是出不去。”

        福山宇治道:“说得对,如果爆炸咱们连最后逃生的机会都没有了。”

        陆威霖反驳道:“那你告诉我有什么办法?既然早晚都要死不如放手搏上一把。”

        三人同时将目光投向罗猎,罗猎此时也没什么办法,兰喜妹虽然给他提供了不少地宫的资料,但是关于水银洞的记载并不详细。其实罗猎从一开始就明白兰喜妹对自己是利用,而他对兰喜妹也抱有同样的目的,所以即便是落到眼前的困境罗猎对兰喜妹也并无抱怨之心。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在这一局上,自己的确是败了。

        不过败得还不算彻底,至少目前自己还活着,福山宇治也是一样,无论此前你扮演的角色是螳螂还是黄雀,都没有成为笑到最后的那一个,比起穆三寿他们无疑还是幸运的。

        罗猎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将自己的行囊打开,将行囊上身上所有的东西全都拿出来,一样一样放在地上。福山宇治望着他的一举一动,心中暗暗佩服,直到这一刻罗猎居然还能表现出如此的镇定,即便是自己也已经开始慌张起来,他甚至已经嗅到了死亡的味道。福山宇治认为罗猎的内心深处必然也是恐慌的,只不过他的自控能力很强,并没有表现在外。

        罗猎将背囊内所有的东西全都展开,而后又起身走向穆三寿的尸体,开始搜索穆三寿的遗物。陆威霖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虽然他不齿穆三寿的为人,可是穆三寿都已经死了,罗猎这样翻死人的东西是不是有对人不敬之嫌。

        白云飞一开始也并不明白罗猎的动机,不过他很快就想通了罗猎的用意,很快就像罗猎一样开始重新检查自己的背囊。陆威霖看到白云飞动作起来之后,方才明白,罗猎可不是要发死人财,他根本没有想过要放弃,正在重新整理物品,寻找可能使用的工具。

        福山宇治望着这三个已经重新动作起来的年轻人,目光中充满了期许,这三人意志力显然都是非常顽强的,欣赏之余又感到有些遗憾,自己已经是花甲之年,即便是命绝于此也不可惜,这些年轻人的人生才是刚刚开始。

        罗猎忽然转过身来,冲着福山宇治道:“福伯,您身上有什么可用的东西?”

        福山宇治摇了摇头,他对自己随身所带的东西清清楚楚,当然没必要像他们三人一样将东西全都拿出来,不过福山宇治又想起了什么,他的身上有件东西并不属于自己。

        他取出了瓷瓶,这青瓷瓶就是藏在保险柜内的那个,穆三寿就是因为这个瓷瓶而中了埋伏,被保险柜内射出的钢针弄瞎了双眼,最终惨死在水银洞内。

        能让穆三寿这个称霸黄浦的枭雄不惜性命寻找的东西想必价值非凡,福山宇治并不知道这青瓷瓶内装的是什么,只是能够确定这其中绝不可能有冀州鼎,松雪凉子一手策划的这次夺鼎行动还未见到目标就已经宣告失败,本想藏身在背后扮演黄雀角色的他们很不幸也沦为了他人的猎物。

        穆三寿和自己的目标显然并不一致,他是寻找保险柜的,而在松雪凉子的情报中,从头到尾都没有提及过保险柜这三个字,以福山宇治的智慧,已经明白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冀州鼎是不是在这里已经不再重要,目标既不是青瓷瓶也不是冀州鼎,他和已经死去的穆三寿,仍然活着的罗猎几人全都一样,都只不过是松雪凉子想要清除的对象罢了。

        想到这里福山宇治的脸上不由得泛起苦笑,想不到自己机关算尽,最终却栽在了一个小女人的手上,不过即便是现在福山宇治仍然猜不到松雪凉子对付自己的真正原因,按照常理来推断,认为松雪凉子应当是想要铲除自己以图上位。

        青瓷瓶内装着的应当是液体,穆三寿用小刀清去封腊和火漆,打开了瓶塞,一股刺鼻的气息顿时从瓶内逸出。

        罗猎三人也是听福山宇治说过之后方才知道青瓷瓶的来路,可其中到底装什么谁都不知道。在福山宇治打开瓶塞之前,甚至有人猜想这其中或许藏着张太虚收藏的返老还童的丹药,可当闻到这刺鼻的味道,这个想法顿时荡然无存了,这里面绝不是什么灵丹妙药,毒药才对。

        罗猎拿来兵工铲,让福山宇治在上面倒了一滴,本想凑近看个究竟,却不曾想那液体落在兵工铲上迅速产生了化学反应,不一会儿功夫已经将兵工铲腐蚀出一个拇指大小的洞口,而且洞口还在继续扩大,最终成为红枣般大小。

        陆威霖倒吸了一口冷气,这液体腐蚀性实在太强,须知道福山宇治只是滴了一滴,若是整瓶都倾倒出来那还了得?

        罗猎心中暗忖,这青瓷瓶内的液体如果是瑞亲王奕勋所藏,此人的用心也是何其歹毒,保险柜内不但有毒针而且还藏着毒性如此剧烈的液体。穆三寿苦苦筹划了一辈子,最后虽然找到了这只保险柜,可此事从头到尾都是奕勋布下的一个局。

        罗猎并未因青瓷瓶内的液体而沮丧,虽然这液体并不是可以返老还童的灵丹妙药,但是对此刻的他们来说,这液体甚至比天下间所有的灵丹妙药加起来都要珍贵。因为水银洞的底部由十二块黄金雕板拼成,想要离开困境,唯一的途径就是穿过这些厚度在一尺以上的黄金雕板。

        虽然他们手头并不缺乏武器弹药,可现实条件却决定他们无法轻易使用,任何的爆炸和震动都很可能引起洞穴的二次坍塌,一旦如此他们就再无重见天日的机会。

        四人商量了一下,都同意用青瓷瓶内的液体去腐蚀水银洞底的黄金雕板,根据刚才腐蚀兵工铲的情形来看,这青瓷瓶内装着的应当是王水之类的液体,不过绝不会是王水,王水是浓盐酸和浓硝酸按照体积3:1的配比组成的混合物,能够溶解金属,不过王水极不稳定一般都是现配现用,这青瓷瓶至少也有十多年的历史,就算密封绝佳,此刻也应当已经失效了。

        四人商议之后决定由罗猎和陆威霖两人前往完成这个工作,选择合适的位置,先尝试滴了一滴,虽然此前已经用兵工铲试验过,可毕竟黄金和钢铁不同,万一这液体对黄金不起作用,那么他们岂不是空欢喜一场,还好这一幕并没有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