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九章【保险箱】(下)

第一百六十九章【保险箱】(下)

        穆三寿将烟杆儿重新插入腰间,然后左脚伸出将忍者掉落在地上的太刀挑起,右手握住太刀。双目中涌出的鲜血已经让他的面孔鲜血淋漓,看起来极其的可怖。

        他很快就意识到刚才被他用烟锅击中太阳穴的杀手并没有死,内心中充满了不可思议,穆三寿对自己的出手一直都有信心,尽管他的双眼被钢针所伤,可是他就算看不到也能够断定自己用烟锅击碎了杀手的头骨。

        眼见为实,是一个朴素而简单的道理。不过就算穆三寿亲眼看到,他也不会相信自己的眼睛。

        孤狼太阳穴被击出的血洞正在一点点愈合,如今已经恢复得和正常时一模一样,任何人都看不出这里曾经受过伤。孤狼活动了一下他的颈部,颈椎骨骼发出爆竹般的噼噼啪啪的声音,双手握住太刀竖立于身体的右侧,再度向穆三寿发起了攻击。

        一只瘦削而修长的手将地上的瓷瓶捡起,福山宇治打量着这只让穆三寿抛开安危于不顾的瓷瓶,对里面收藏的东西他拥有着同样的好奇。不远处保险柜的柜门敞开着,里面的一切无所遁形,福山宇治并没有从中找到他想要的东西。他们此番前来的目的是为了寻找冀州鼎,可眼前的保险柜内显然没有。

        福山宇治转身去寻找松雪凉子的影踪,毕竟这次的行动是她全盘计划,也是她向总部请示让自己协助她前来夺去冀州鼎。然而此时松雪凉子在外面负责望风,福山宇治隐然感觉到不妥。

        就在此时,外面忽然传来一声惊恐的尖叫,那声音明显来自于松雪凉子。

        福山宇治使了个眼色,两名随同他前来的忍者快步向洞口奔去。

        兰喜妹站在雍正神像的头顶,居高临下望着对侧的洞口,她的身边一名忍者已经被她切断了咽喉,还未完全断气正捂着流血的脖子躺在地上手足扔在不断抽搐着。

        兰喜妹手中的狙击步枪已经组装完成,端起步枪,通过瞄准镜锁定了洞口,当两名忍者的身影出现在洞口之时,她连续扣动扳机,两颗子弹先后穿过了两名忍者的头颅。

        兰喜妹的表情冷酷至极,透过瞄准镜,她将枪口游移到百炼窟的上方,在洞窟内堆积着数十个火药桶。兰喜妹纤长嫩白的手指搭在扳机上,她已经开始用力,可手指的肌肉很快又松弛了下来,此时罗猎英武的面庞再次出现在她的脑海中。

        兰喜妹抬起头,双眸已红,其中明显有泪光在闪烁,她的内心正处于激烈的交战中,此次的计划天衣无缝,从一开始她的目的就是复仇,不计代价的复仇,她咬了咬樱唇,自己绝不可以因任何人而改变。

        兰喜妹再度瞄准了目标,心中默默道:永别了,罗猎!

        接连两声枪响不但惊动了福山宇治,同样惊动了处在水银洞底的罗猎三人。

        他们三人被穆三寿扔出的炸弹震得七荤八素,在眩晕中找到了彼此,白云飞和陆威霖大声询问对方的状况,可是听力在短时间内仍然无法恢复,都听不到对方的说话。罗猎的听力是最先恢复的一个,他听到了激烈的交战声,听到了枪声,从一开始罗猎就明白这是一个连环局,他虽然答应和兰喜妹合作,可是却从未真正信任过她。

        罗猎对兰喜妹的为人还是有些了解的,他知道兰喜妹为了复仇会不择手段,不计代价,为了铲除她的仇人,甚至不惜拿自己殉葬。

        穆三寿为了换取砗磲避风塔符将三人的装备还给了他们,只要装备在手,他们三人不难从水银洞内爬出去。从听到的战况来推测,现在外面正打得不可开交,反倒是水银洞内成了最安全的地方。

        穆三寿扬起太刀挡住孤狼用尽全力的一刀,双刀交错迸射出无数火星,穆三寿却借着孤狼刀身传来的力量倒飞而起,按照常理而论,穆三寿本应当选择向洞外夺路而逃,然而他却反其道而行之,竭力逃向水银洞,径直从洞口向下跳落。

        水银洞深度在十米左右,穆三寿跃入洞内,手中太刀狠狠抵住一旁岩壁,利用太刀和岩壁产生的摩擦力减缓自身下降的速度,以免落地时受伤。

        孤狼手中挽了一个刀花,毫不犹豫地跟着穆三寿跳了下去。

        福山宇治在那两声枪响过后,关注力已经从穆三寿的身上转移到了洞外,否则又岂能任由穆三寿从容逃入水银洞内,不等他查清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剧烈的爆炸就发生在他的头顶,整个洞窟地动山摇,来自上方的爆炸将他们所在的洞窟炸得坍塌,巨石泥沙纷纷落下,福山宇治此时方才意识到他们所有人都中了圈套。

        孤狼瞄准了穆三寿的头顶准备一刀劈下,突然来临的爆炸让一块崩下的石块砸在了他的后心,孤狼发出一声闷哼,手中刀飞了出去,身体随着那块巨石直坠急下。

        穆三寿却幸运逃过了巨石的致命袭击,当然有不少碎石落在他身上,不过这些对他的身体造不成太大伤害。

        罗猎三人虽然藏身于洞内,也感到地动山摇,陆威霖率先向外冲去,洞口烟尘弥漫,落石坍塌之声仍然不绝于耳,白云飞和罗猎也随后赶了过来,白云飞叹道:“坏了,出口只怕被堵上了。”

        罗猎留意到烟尘中一个人影正跌跌撞撞向这边摸索而来,白云飞和陆威霖同时端起了武器,枪口瞄准了来人,陆威霖大吼道:“站住,否则我就开枪了。”

        那人并没有理会陆威霖的警告,仍然踉踉跄跄走着,陆威霖瞄准他的身边开了一枪。

        枪声让那人停下了脚步,他嘶哑着喉头道:“谁都出不去了,哈哈……谁都出不去了!”来人竟然是刚才陷三人于绝境的穆三寿。

        白云飞的表情充满了鄙夷,暗笑穆三寿害人害己,还不是落到和他们同样的境地,可马上又想到他们所藏身的地洞根本没有其他的出口,刚才爆炸引发的坍塌十有八九将上方的出口给封住了,人在真正遭遇绝境的状况下首先想到的是如何脱身,其他的任何事都可以放下。

        罗猎缓步走了过去,只见穆三寿满脸血污,脸上仍然插着不少的钢针,双目更是首当其冲,应当是已经被钢针射瞎了。罗猎虽然未曾亲眼见到穆三寿是如何受伤,可也能够推断出穆三寿必然是在打开保险柜的时候误碰了机关,所以才落到如此下场。

        穆三寿从脚步声已经听出是罗猎走了过来,扬起手中太刀,刀锋指着罗猎,咬牙切齿道:“小子,你早就知道保险柜内有机关对不对?”

        罗猎看到穆三寿如今的惨状也觉不忍,他叹了口气道:“钥匙都在你的手中,我又怎能知道?”

        穆三寿唇角的肌肉抽搐了一下,惨然笑道:“天意……果然都是天意……”想起自己机关算尽,到最后居然落到如此下场,顿时心如死灰。

        陆威霖举枪瞄准了他的脑袋,怒道:“穆三寿,你好卑鄙,竟然利用自己的干女儿来要挟我们!”

        穆三寿摇了摇头道:“没人要要挟你们,我也从未想过要伤害青虹,是你们自己蠢,怨的谁来?”他这句话倒是没有撒谎,自始至终他也没有想过要害了叶青虹的性命,事到如今再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处?

        白云飞道:“那保险柜里面到底有什么?”

        穆三寿还没有回答,身后却传来石头滚落的声音,罗猎三人循声望去,却见一人推开身上掩埋的石块站了起来,他身上也有多处骨折,左手握住右臂用力一推,脱臼的肱骨重新复位,周身的伤口也开始迅速复原,此人却是孤狼,他因为追击穆三寿而跃入水银洞,却没有穆三寿那般幸运,身在中途就被爆炸迸射出的石块击中,而后又被落石掩埋在了废墟中,如果是寻常人就算不死也会因身体多处骨折而奄奄一息。

        可孤狼毕竟身体注射了化神激素,拥有着远超常人的强大修复能力,在短时间内就已经完成了身体的修复,体力恢复之后徒手推开了压在身上的石块。

        陆威霖转移枪口对准孤狼的胸膛就是一枪,子弹穿透孤狼的身体留下一个枪洞,可孤狼只是低头看了看,然后倏然启动,向穆三寿扑了上去。

        穆三寿反转太刀猛地向孤狼的肩头劈落,他出刀的速度已经疾若闪电,可是孤狼的速度更胜一筹,瞬间抓住穆三寿的手腕,以穆三寿的身体充当自己的人肉盾牌,抱着他向罗猎三人冲去。

        白云飞和陆威霖同时开枪,这种时候他们又岂能考虑穆三寿的生死,子弹如雨般向前方倾泻。穆三寿在江湖上纵横一生,可怜到头来却死在了乱枪之下,更可悲的是给孤狼当了挡箭牌。

        孤狼夺下太刀,将穆三寿的身体推开,在对方更换弹夹的时机,向前方冲去。

        咻!一柄飞刀破空而来,却是罗猎终于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