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九章【保险箱】(上)

第一百六十九章【保险箱】(上)

        白云飞道:“我是个失败者,我始终想不明白自己为何会败得如此惨烈,现在总算明白了,原来我心中自始至终还有道义二字。”

        罗猎道:“穆三爷只管放心将东西拿走,我们绝不阻拦。”

        穆三寿哈哈大笑起来:“好!好!好!”他一连说了三个好字。倏然又止住笑声道:“可惜我生性多疑,信不过你们,为了表示你们的诚意,不如你们将箱子留在这里,你们三个去下面等我离开再出来好不好?”

        罗猎和白云飞几乎同时点头道:“没问题!”两人虽然未经交流,此刻却已经对彼此完全信任。罗猎和陆威霖同时明白,白云飞已经决定要和他们共同进退。生死关头方见真情。

        穆三寿感叹道:“果然够义气,我可以给你们留一根绳子,不过你们需得将装备留下。”

        白云飞暗骂穆三寿歹毒,让他们将装备留下,岂不是断了他们的回头路。

        罗猎毫不犹豫地将随身行囊扔了下去,然后沿着那根尚未解开的绳索重新滑落到水银洞的底部。白云飞也没了选择,学着罗猎的样子将装备扔下。

        穆三寿用枪口在陆威霖身上抵了一下,示意他也滑下去,然后解开绳索将绳索从下方拉了上去。

        罗猎三人眼睁睁看着穆三寿将绳索一根根抽离,白云飞怒道:“穆三爷,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穆三寿胜券在握,根本不在乎他们说什么,在他的概念里做事务必要斩草除根不留后患,望着被困在水银洞内的三人,穆三寿的脸上露出阴险的笑意,若是认为他会就此罢手,他们就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讲道义,重感情固然不是一件坏事,可这样的事情却往往会让人送命,一个足够理智冷静的人绝不会犯这样低级的错误。

        罗猎将防毒面具递给了陆威霖,在这种时候仍然能够首先为朋友着想的人并不多见,白云飞暗自佩服,他指了指此前藏匿保险柜的地洞,提醒同伴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须知道他们已经将所有的武器和装备留在了上面,不排除穆三寿丢下来几颗手雷的可能。

        穆三寿其实正想这样做,罗猎扬声道:“不如咱做个交易!”

        穆三寿听他这样说差点没笑出声来,事到如今罗猎还有什么资格跟自己交易?是他太年轻还是自己老糊涂了?

        罗猎掏出了一样东西高高举起,穆三寿眯起了双目,虽然相隔不近,可是他仍然能够判断出罗猎手中的是一枚七宝避风塔符,内心不由得一沉。此前陆威霖从苍白山凌天堡带回了一枚本属于肖天行的避风塔符,可事后证明那枚塔符是假的,穆三寿当然无法辨别罗猎手中塔符的真假,可是他却知道面前的这只保险箱必须要用四枚钥匙才能开启。

        当年四枚钥匙被瑞亲王奕勋分别交给四位得力手下保存,现如今穆三寿已经得到其三,所差的那一枚正是当初肖天行所保存的砗磲避风塔符。

        穆三寿呵呵冷笑道:“这就是你的条件?”

        罗猎道:“两个条件,告诉我叶青虹在什么地方,还有你把我们所有的武器装备扔下来,我将这枚避风符交给你。”

        “我怎么知道你手中的这枚塔符是真的?”

        罗猎笑道:“爱换不换!”

        穆三寿沉吟片刻,他终于还是下定了决心,虽然他得到了保险柜,可是拖着这样一只保险柜离开这里恐怕也要耗尽所有的气力,他将刚刚得到的装备和武器又从上方扔了下去。

        罗猎也不食言,扬手将那枚砗磲七宝避风塔符扔了上去,穆三寿探出手去,稳稳将避风塔符抓住,朗声道:“叶青虹就在我的住处下面。”几乎就在同时,左手将一颗手雷丢了下去。他为人阴险,故意说出叶青虹的下落来麻痹罗猎,趁着他们放松戒备之时方才痛下杀手。

        罗猎三人始终都没有放弃对穆三寿的警惕,三人看到穆三寿的动作已经知道不妙,他们第一时间抓起装备,向不远处的洞口腾跃,身体还未落地,穆三寿丢下的那颗手雷就已经爆炸,爆炸掀起的气浪将尚未落地的三人掀起,抛在空中,撞击在墙壁之上,这样的伤害还在其次,爆炸发出的巨响经过地洞的放大,震耳欲聋,他们被震得头晕眼花,短时间内失去了知觉。

        穆三寿生怕他们不死,又向下接连扔了两颗手雷。

        这才观察了一下罗猎扔给他的砗磲避风塔符,断定是真货无疑,心中狂喜不已,正所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穆三寿将保险柜抱到外面宽敞之处,他观察了一下保险柜,从怀中将金、银、玛瑙三枚避风塔符取出,当年瑞亲王交给亲信分别保存的避风塔符终于重新聚齐在一起,这些避风塔符其实就是开启保险柜的钥匙。

        穆三寿心中暗叹,为了取得这些钥匙自己费尽心机,这些年来自己处心积虑,刻苦经营方才获得叶青虹的信任,若非如此又怎能找到这只保险柜,若非如此又怎能得到开启保险柜的所有钥匙。

        穆三寿依次将钥匙插入保险柜中,他不但拥有钥匙,而且知道了保险柜的密码,保险柜虽然在地底尘封多年,可内部的机括并未锈蚀,钥匙插入锁眼顺利将锁打开,穆三寿按照事先得知的密码转动拨盘,所有密码输入之后,只听到保险柜内发出了清越的喀嚓声。

        穆三寿激动万分,轻轻将柜门拉开了一条缝,他生性沉稳,即便是胜利就在眼前仍然没有被冲昏头脑,首先想到的是这柜内有无机关,拉开缝隙之后停留了一会儿,方才一点点将之拉开,等到保险柜完全拉开,确信没有任何的机关埋伏,他这才用手电筒的光束照射其中,只见其中放着一只青瓷酒瓶。

        穆三寿吞了一口唾沫,当年瑞亲王奕勋不远万里,远渡重洋,去美利坚找到了张太虚,这保险柜内的东西应当就是从张太虚处得来。青瓷酒瓶内十有八九就是能够返老还童延年益寿的灵丹妙药,穆三寿强行压制住激动的内心,伸手向青瓷酒瓶抓去,小心握住酒瓶的瓶颈,他甚至不敢用上太大的力气。

        这酒瓶的底儿刚刚脱离了柜板,一蓬钢针如雨般从保险柜内激射而出,穆三寿虽然武功高强,可是在这么短的距离内也无法及时作出反应。无数枚钢针扎在他的身上脸上,穆三寿只觉得眼前一黑,不由得暴吼一声,握在手中的瓷瓶也在仓促之中掉落在了地上,还好那瓷瓶没有摔碎,在地面上叽里咕噜滚了出去。

        穆三寿双目都被钢针射瞎,虽然他小心谨慎,却仍然还是中了圈套,此时他已经顾不上后悔,慌忙伸手在地上摸索,对他而言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找到那只瓷瓶。

        瓷瓶滚动的声音戛然而止,穆三寿倾耳听去,已经判断出瓷瓶停止的所在,可是他并未急于赶过去,虽然他目不能视,却感觉到一股凛冽的杀气从自己的背后宛如暗潮一般涌动而来。

        孤狼出现在穆三寿身后十米左右的地方,右手拖刀,脚步的频率在不断加快。双方的距离瞬间已经缩短到三米,孤狼右脚一顿,身躯鱼跃而起,双手擎起寒光闪闪的太刀向穆三寿的头顶劈去。

        穆三寿横跨一步,身躯瞬间侧移,右手自腰间已经将烟杆儿抽了出来,右脚为轴,身躯右转,身体旋转过来的同时,右手中的烟杆儿直奔孤狼的太阳穴砸去。

        在高手的手中任何的物件儿都可以成为致命的武器,烟杆儿顶部的白铜烟锅在穆三寿的全力挥舞之下拥有开碑裂石的威力,穆三寿虽然目不能视,可是在短时间内闪避出击一连串的动作一气呵成。

        孤狼一刀砍空,旋即反转刀锋向穆三寿的腰间横削,而此时穆三寿的反击已到眼前,孤狼并未选择闪避,硬生生受了穆三寿的这次重击。白铜烟锅准确无误地砸在他的太阳穴上,将太阳穴砸出一个血洞,换成常人必然脑浆迸裂而亡,可是孤狼只是脑袋因重击而后仰,他的攻击并未因穆三寿这次的反击而停歇。

        穆三寿本以为偷袭者会被自己一击毙命,他甚至听到了对方头骨碎裂的声音,也闻到了血液混合脑浆的味道。可是对方强悍的垂死反击却超出了他的想像,在这样的状况下对方居然还能够发出如此强悍的反击。

        穆三寿含胸收腹部,双足迅速后退,可反映终究还是慢了一步,太刀的刀锋已经划开了他的衣襟,穆三寿清晰感觉到冰冷刀锋从自己皮肉中掠过的滋味,还好入肉不深,没有将他的胸腹划开。

        一名黑衣忍者从后方倏然而至,手中太刀刺向穆三寿的后心,意图前后夹攻将穆三寿置于死地。

        穆三寿反手挥动烟杆儿,白铜烟锅击打在太刀的侧方,强大的力量将对方的太刀成功荡开,然后他的身躯仍然向后方退去,在那名偷袭忍者尚未来得及躲避之时,身躯撞入了对方的怀中,清脆的骨骼碎裂声响起,那名忍者竟然被穆三寿强横的身躯撞得骨骼碎裂,口吐鲜血而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