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八章【鬼樱树】(下)

第一百六十八章【鬼樱树】(下)

        罗猎心中大喜过望,虽然他这次深入地宫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寻找当年瑞亲王留下的保险柜,可在这里发现保险柜也算得上意外之喜,他用飞刀将鬼樱树树干的洞口扩开,然后躬身钻了进去。

        白云飞本想跟着罗猎进入洞内,却感觉手上的压力骤然开始增加,举目望去,只见树干上的裂口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收拢,他竭力将裂口拉住,大吼道:“快!裂口就要合拢了。”

        罗猎已经来到保险柜前,这保险柜也不过是寻常行李箱般大小,罗猎进入之前就已经拿定了主意,先将保险柜抱出去再考虑如何开启。虽然白云飞在外面提醒他树干上的裂口开始收拢,罗猎也没有表现得过于惊慌,毕竟他有刀在手,就算树干上的裂口重新闭合,他一样能够将之再次切开。

        保险柜虽然不大,可是份量十足,罗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方才将之抱起。

        白云飞此时用双臂撑住刚刚罗猎用刀割开的切口,可来自树身的压力却是越来越强,白云飞身体触及的部分变得软烂如泥,黑色的树身竟然包绕住他的双手,宛如深陷泥潭一般。

        白云飞不得不将双手从中抽离出来,他从身后抽出雨伞,这把雨伞也是特制,骨架全都是用精钢打造而成,白云飞将雨伞横着探入切口之中撑开,试图阻止切口合拢的速度,一边大声提醒罗猎尽快回来。

        罗猎虽然知道发生了什么状况,可是怀中的保险柜却大大减慢了他行进的速度。一步三挪,短短的三米距离在昔日可以一步跨越,现在却变成了漫漫苦旅。

        白云飞眼看着切口不断缩小,自己的钢骨雨伞也在鬼樱树的压榨下发出吱吱嘎嘎的声音,坚韧的钢骨支架也无法承受住这原始生长的力量。此时缀满鬼樱树枝头的鬼樱宛如被狂风吹过,一朵朵悸动起来,这悸动却是因鬼樱树枝的收缩而引起。

        原本扩张生长,宛如大网一般在洞顶摊开的树枝网络迅速开始回收,随着树枝的回缩,鬼樱一朵朵脱离了树枝翻飞而起,到处都是粉红色的鬼樱花,白云飞抬头看到那宛如落雪纷纷的鬼樱向头顶飘落而来,内心不由得慌张起来,可马上又想起罗猎刚才的话,鬼樱是一种孢子植物,遇到生物通常会主动躲避。其实在目前有限的空间内,就算白云飞想躲也躲不开。

        这次鬼樱并没有像刚才那样主动规避,反而蜂拥而至,白云飞情急之中将雨伞从裂口中抽离出来,迅速撑开遮住头顶。虽然仍有不少的鬼樱飘到他的身上,不过这些孢子植物并无毒性,对人体也造不成伤害,白云飞也只不过是虚惊一场。

        鬼樱树枝已经在短时间内缩回树干,原本扁平如皮的树干迅速变得鼓涨起来,刚才被罗猎割开的裂口此时已经完全合拢,最麻烦的是,罗猎现在还在洞内。

        白云飞不等鬼樱散去,就来到鬼樱树前,鬼樱树短时间内犹如充满了气,树干的直径仍然在不断增长。白云飞暗叫不妙,这棵鬼樱树居然如此古怪,竟然将罗猎困在洞中。

        罗猎已经将保险柜运到洞口处,他显然已经晚了,裂口完全合拢,而且刚才厚度只有半寸的树干如今直径扩展到一米以上,并在不停递增之中。

        罗猎放下保险柜掏出那柄地玄晶铸造的飞刀,用力刺入黑色的树干之中,因为刀身过短根本无法穿透变粗的树干。罗猎此时方才意识到自己遇到了麻烦,飞刀在树干上切出一条裂口,刀刃刚刚离开,裂口迅速弥合,其再生的速度已经超出刚才数倍。

        罗猎不由得有些头疼了,他努力搜索着记忆,希望能够在自己的大脑中找到更多关于鬼樱树的资料,找到克制它的办法,兴许那颗智慧种子早已将这些资料融入了自己的大脑之中,可这次并没有给他惊喜。

        白云飞眼看着那棵鬼樱树在短时间内变形,变得短而粗,牢牢堵住了罗猎所在的洞口,此前刀砍已经证明无效,白云飞掏出手枪瞄准鬼樱树射击,然而子弹射入树干宛如石沉大海,压根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白云飞正在踌躇之际,目光却落在地面上的一个烟蒂之上,这烟蒂正是刚才罗猎所弃,白云飞灵机一动,不如用火试试,他掏出一盒火柴,点燃一支火柴向鬼樱树干扔去,火柴落在鬼樱树干之上瞬间燃烧了起来,短时间内火势已经沿着树干蔓延开来。

        白云飞看到用火果然奏效,也露出欣慰的笑容,鬼樱树又开始形变,树干重新舒展开来变成了薄片形状,而后又向上扩展,枝条丛生,树干的中心迅速收窄,竟然从中裂成了两半,下半部分完全沐浴在火中,上半部分却成功摆脱了火焰。

        树干中断之后,藏在后方的洞口重新暴露了出来,罗猎不敢继续逗留,忙不迭地抱起保险柜,先竭力将保险柜扔了出去,然后带上防毒面具,冲出了前方的火墙,带上面具不是为了防毒,而是为了避免自己的面部被烈火烧伤。

        幸运的是火并不大,罗猎冲出火墙的时候只是外衣被点燃,他原地打了个滚就成功将火熄灭。抬头望去,却见已经断裂的鬼樱树在头顶蔓延移动,这古怪的生物究竟应当属于什么门类,若是今晚能够顺利离开,一定要好好研究一番。

        白云飞和罗猎两人共同架起保险柜,返回了最初的水银洞。

        虽然经历了一场波折,还好有惊无险地渡过。

        陆威霖在上方等得焦躁,听到两人在下面发声,知道他们终于找到了目标,罗猎让陆威霖放下绳子,将保险柜牢牢捆好了,然后和白云飞先后爬了上去,三人合力将保险柜拖了上去。

        毕竟防毒面具只有两个,陆威霖只能在换气的间隔过来帮手,等他们将保险柜拖到了上方,罗猎和白云飞都累得不行,两人同时坐倒在地上。

        白云飞在罗猎的肩膀上捶了一拳,罗猎笑着摇了摇头道:“这东西你一个人只怕带不走。”

        白云飞也笑了起来,此时他已经将穆三寿交给自己的任务扔到了九霄云外,如果无法和罗猎合作,他压根没希望将这只保险柜弄出去,罗猎应当也是一样。

        罗猎很快就发现事情有些不对,陆威霖出去换气直到现在仍然没有回来,等了一会儿仍然不见陆威霖返回,不由得想起他们重返水银洞之前,在神像前方听到的那声轻微的呼吸,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兰喜妹的计策兴许已经奏效。

        罗猎和白云飞两人原地等待了一会儿,却始终没有见到陆威霖的影踪,白云飞也意识到陆威霖必然出事了,他想到得是陆威霖可能遭遇了古怪的地下生物,并未考虑到人为的原因,在他看来如果没有知情人引路,外人很难顺利抵达如此隐秘的地宫。

        他们很快就找到了答案,身后传来一个阴测测的声音道:“小子,我果然没有看错你。”

        两人循声望去,却见陆威霖出现在洞口处,他的身后还有一个身影,虽然未见真容,可是两人却都从对方的声音中听出,来人正是穆三寿无疑。

        陆威霖满脸懊恼之色,他出去透气之时被潜伏在暗处的穆三寿擒了个正着,如今穆三寿用枪抵住他的后背,只要穆三寿乐意随时都能够夺去自己的性命。

        白云飞有些错愕地望着穆三寿,他此时方才明白原来穆三寿一直跟踪在他们的身后,换而言之,穆三寿虽然开出了让自己难以拒绝的条件,可是他却从未真正信任过自己。

        白云飞的表情不怒不喜,淡然道:“穆三爷,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穆三寿得意地笑了起来:“白先生也是福大命大之人。”

        白云飞充满嘲讽道:“托您老的福。”

        罗猎向穆三寿点了点头道:“穆三爷这一路走得并不容易,您老年纪这么大性子怎么还那么急?我既然答应将这东西给您就不会反悔。”

        穆三寿本想以陆威霖的性命要挟,逼迫罗猎就范,让他将保险柜交给自己,却没想到自己还没开口,罗猎就主动表示要将东西交给自己,他乐呵呵道:“罗猎啊罗猎,识时务者为俊杰,难怪青虹对你特别看重呢。”

        罗猎心中暗骂穆三寿卑鄙,到这种时候还利用叶青虹来挑唆自己和陆威霖之间的友情。

        陆威霖怒道:“穆三寿,你也是江湖中响当当的角色,居然做如此卑鄙无耻的事情?”

        穆三寿摇了摇头道:“江湖中只有成败,没有人会计较手段。”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盯住白云飞:“白先生现在准备站在哪一边?”

        罗猎心中一沉,若是白云飞此时和穆三寿联手,恐怕局面对己方更加不利,他不由得期盼兰喜妹尽快现身,也唯有如此方能让局面陷入多方角逐之中,而兰喜妹的性情也是极其冷酷,对她而言最重要的是复仇,坐山观虎斗才最符合她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