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八章【鬼樱树】(上)

第一百六十八章【鬼樱树】(上)

        罗猎因此而判断出要从标记为一的黄金雕板逆时针寻找,从第一句话来看,三身四智合一,玄机可能在三四之间,也可能是三个数字之和,罗猎思来想去,还是将后一种可能排除,来到三四两块雕版之间。

        两块黄金雕板之间严丝合缝,其中的缝隙就算是锋利的刀刃也插不进去,从外表来看除了表面的纹饰之外,看不出和其他雕版的不同。

        白云飞隐然猜到这秘密或许就藏在黄金雕板之后。

        久未说话的罗猎忽然道:“你猜咱们推不推得开这两扇门?”

        白云飞走了过去,双手已经抵在黄金雕板之上:“不试试又怎么知道?”

        两人分别抵住一扇黄金雕板,同时用力,雕版仍然纹丝不动。

        白云飞提议干脆将雕版炸开,毕竟他们此次带来了充足的弹药。罗猎摇了摇头,目光落在石棺周围的十二生肖神像之上,十二生肖的分布和雕版分布不同,不过按照顺序找出对应雕版的生肖不难,对应三四雕版的生肖应当是老虎和兔子,罗猎来到虎头神像前,抱住神像尝试逆时针转动,神像纹丝不动,他让白云飞和自己同时旋转兔头神像。

        两人同时发力,让他们惊喜的是,在两人同步用力之下,两尊神像居然缓缓开始移动,这就证明两尊神像的下部存在机关联系,无论谁想单独移动一尊神像都不可能,必须要同时发力转动,方能启动暗藏的机关。

        伴随着神像的移动,对侧的黄金雕板发出吱吱嘎嘎的声音,刚才他们费劲九牛二虎之力都无法推动的三四两块黄金雕板现在开始缓缓向下方倒去,两尊神像原地逆时针旋转三周之后,两块黄金雕板也彻底倒伏在地面上。暴露出后方一个圆形的洞口。洞口之中蓝光隐现,虽然他们还未走入洞口,就已经感觉到森森冷气从其中弥散而来。

        罗猎向洞口走去,刚走了一步却被白云飞一把抓住了手臂,提醒他道:“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冒险固然被许多人当成生命中最大的乐趣,可是接二连三的冒险,而且是拿自己生命当成赌注的冒险却是对内心的极大考验,白云飞在内心中早已开始权衡利弊,他甚至开始后悔答应穆三寿的条件,此行的复杂和风险已经远超他的想像。

        罗猎微笑道:“已经来不及后悔了。”

        白云飞放开了罗猎的手臂,眼看着他走入那泛着蓝色幽光的洞口,短时间的犹豫之后迅速下定了决心。

        罗猎在走入洞口之前已经推测到里面所藏的物品的重要性要远超外面的石棺,石棺内虽然找到了不少金币和那颗价值连城的红宝石,可石棺内所躺得武士应当不是水银洞真正的主人。

        他的身份十有八九和环绕石棺周围的十二生肖神像一样,只不过是真正主人的陪葬品。通常盗墓贼在发现那具石棺之后,就会止步不前,因石棺内的财富而放弃继续探索。

        然而这其中还有一个让罗猎不解的地方,石棺显然在此前被人移动甚至开启过,从刚才看到的情景来看,石棺内的金币应当没有被动过,甚至连那颗红宝石都留在石棺内,根据常理来判断,很可能那支权杖最早收藏于石棺内,盗墓者拿走了权杖,却将红宝石失落其中,这似乎解释不通,权杖虽然精美,可是整根权杖上最有价值的却是这颗红宝石,难道这盗墓贼也是一个买椟还珠的货色?

        钻地鼠死后,权杖落入了罗猎的手中,再加上此前找到的红宝石,这根亚瑟王的权杖终于得以合璧。在兰喜妹给他的资料中并未提及过这件宝物,兴许只是这阡陌纵横的地宫内藏宝的其中之一罢了。

        亚瑟王本身也只不过是一个未经证实的传说,兴许这根权杖的记载未必是真实的。

        白云飞跟上了罗猎的脚步,手中的手电筒不停照射周围,随着他们进程的深入,白云飞变得越发警觉和慎重。

        罗猎觉察到了他内心的紧张,主动宽慰他道:“不用担心,这里应该没有别的人在。”

        白云飞唇角泛起一丝苦笑,昔日雄霸津门的他何时也在外人面前露怯,沦落到让别人安慰的地步,自我解嘲道:“怕的不是人。”白云飞并没有撒谎,现在让他害怕的并非是人,进入圆明园地下的这段时间,他已经目睹了太多超乎想象的生物,内心中充满了对未知世界的恐惧。

        罗猎道:“其实这世上最可怕的是人心。”

        白云飞点了点头,而后又笑了起来,罗猎说得不错,自己连刀头舐血的险恶江湖都不怕,又何必怕一些古怪的生物?大不了无非是一死,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会变成钻地鼠那幅死而不僵的恶心模样。

        白云飞暗自吸了口气,转向罗猎的时候,发现罗猎已经取下了防毒面具,洞内幽幽蓝光勾勒出他面部坚毅的轮廓。

        洞内的空气虽然很冷但是透着清新,罗猎凭直觉判断出这里并没有汞蒸气,虽然他的这种判断缺乏科学的依据,但是他对自己的感觉越来越有信心,罗猎舒展了一下双臂,然后除下手套,伸手摸了摸洞壁,石壁很凉,上面闪烁着蓝色的微光,发出光芒的应该是某种生存于地底的苔藓类植物,罗猎在做出这个判断的时候,脑海中出现了一个字眼——幽冥藻,他敢确定自己并未经过思索,这个名词甚至在此前也从未见过,就这样自然而然地出现在脑海中。

        罗猎刚开始认为是自己灵光闪现的一个词汇,可随即脑海中又产生了一连串的联想,幽冥藻的纲目,习性,生长周期,生长环境,遗传方式……一条条信息在罗猎的脑海中闪回,罗猎完全确定自己并非一个植物学专家,在过去也从未阅读过这方面的书籍,唯一可能的解释就是父亲在自己体内种下的那颗智慧种子。

        在改变自己体质的同时也在不知不觉中改变着自己的脑力,将海量的知识润物细无声般渗入自己的大脑中。

        白云飞提醒罗猎道:“别碰,可能有毒。”

        罗猎摇了摇头,幽冥藻并无毒性。他们继续向前方走去,白云飞看到罗猎取下防毒面具之后并无异样,这才壮着胆子将面具取下,小心吸了口清冷的空气,却见前方一簇簇粉红色的光团向他们的方向漂浮而来。

        白云飞瞪大了双目,有种马上将防毒面具套在头上的冲动,可是看到身边的罗猎依然镇定如故,顿时放下心来,他的恐惧来源于对生物的未知,而罗猎在这方面的知识显然要比他丰富得多。

        罗猎轻声道:“鬼樱,一种地下的孢子植物,没有任何的危害,它们的习性喜欢阴冷,遇到生物会主动躲避。”罗猎并未告诉白云飞自己知识的来源,他大步走入宛如落雨般的鬼樱丛内,果不其然,空中漂浮的鬼樱迅速向两旁闪避,在罗猎的身体周围形成了一道粉红色的拱门。

        白云飞慌忙加快脚步,生恐被罗猎落下,此刻他对罗猎已经深信不疑,罗猎虽然比自己年轻,可是罗猎的沉稳和镇定甚至已经超过了自己,而这一切又归结于罗猎丰富的知识和阅历。

        白云飞不由得想起罗猎游学美利坚的经历,古人云行万里路读万卷书,看来果然有道理,生活的阅历比书本上的知识更加重要。

        鬼樱树是生长于地下的植物,根系发达,树干漆黑如墨,与磐石共生,鬼樱树多枝无叶,其枝条纵横交错,亭亭如盖,宛如遮天大网。

        罗猎脑海中出现鬼樱树资料的同时,他的视野中已经出现了一棵巨大的树,确切地说这只是生长于地下的某种古怪植物,通体漆黑,树干也非圆形,而是平贴于岩石之上,就像是摊开在岩石上的一张皮,中部狭窄,不过宽度也有两米,可上下却迅速扩展开来,远远望去,又如一个紧贴岩壁站立的束腰巨人。

        根部扎入岩层之中,向上舒展开来的树枝,有若一把巨伞,扩展到地洞的顶部,纵横交错,如同一张黑色的大网,在这张大网上,无数的鬼樱附着其上,光芒闪烁,其实鬼樱和鬼樱树并非一体,彼此之间存在着某种寄生关系。

        罗猎来到鬼樱树前,伸手在黑色的树干上摁了一下,树干富有弹性,摁下去之后会出现一个凹窝,随后又迅速弹回恢复原状。

        白云飞从未见过如此奇怪的树种,举目四望,地洞已到尽头,前方再无通路。

        罗猎从腰间抽出掌心刀,锋利的刀刃抵住鬼樱树的树干,试图将树干切开,刚才他用手指摁下去的时候已经发现,在鬼樱树的树干后方是一个空洞。

        锋利的刀刃几度尝试都无法刺入韧性十足的树干,罗猎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将地玄晶锻造的飞刀取出,想不到这次的抉择极其正确,飞刀轻易就刺破了树干,罗猎纵向在树干上划了道长长的开口,树干的厚度只有半寸。白云飞和罗猎同时用力将裂口左右分开,借着手电筒的光束向其中望去,却见鬼樱树的后方果然藏着一个洞口,这洞并不算深,进深只有三米左右,洞内一具死尸盘膝而坐,在他身边放着一只保险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