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七章【死不死】(下)

第一百六十七章【死不死】(下)

        罗猎之所以再次进入地宫,归根结底还是源于和兰喜妹之间的合作,兰喜妹的条件打动了他,而兰喜妹提供的资料中似乎将所有的秘密都指向了百炼窟,罗猎本以为在百炼窟内能够发现那个保险柜,现在看来只是自己的美好愿景罢了。兴许兰喜妹也不清楚百炼窟内部到底有什么?而她也并不在意百炼窟内的东西,她的目标是复仇,只要将那些仇人成功引到这里,实施她的复仇大计,对她而言就已经成功了。

        罗猎抬头望着高耸于面前的雍正神像,在这座巨大神像的面前难免会让人的内心产生出自身渺小的感觉。雍正为何要在这里修建神像?周围星罗棋布的炼丹窟和这座神像之间又有什么潜在的联系?他们已经找到了水银洞,找到了那颗于权杖上失落的红宝石,这些东西又有什么潜在的意义?

        罗猎观察这座高高在上的神像时,洞窟的某处一双深邃的眼睛也在静静观察着他们,穆三寿宛如一只老猫一样躬身藏在神像西北方的洞窟内,黑暗将他巧妙地隐藏了起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穆三寿虽然说动了白云飞,可是他却并不信任白云飞,确切地说,除了自己,穆三寿从未信任过任何人。他纵横了大半生,什么样的人没有领教过,他相信自己的眼睛,从白云飞的双眼深处,他看到了欲望。

        一个拥有超强欲望的人容易被人打动,却很难忠于自己的承诺,白云飞和自己应当是同一种人,未达目的不择手段,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穆三寿握紧手中的烟杆儿,小楠竹温润的质感就像抚摸一位美貌少女的躯体,已经记不得什么时候了,这烟杆儿他从不离身。每天都通过这烟杆儿抽吸着让他迷醉的烟草味道,穆三寿甚至认为这烟杆儿也因为他的呼吸和抚摸已经拥有了生命。

        穆三寿并未亲眼目睹钻地鼠的死亡,可是他从下方三人的举动已经猜到了,他刚才来的路上看到了灰熊的尸体,想必钻地鼠此时也已经遭到噩运,两名得力手下的死并未让穆三寿感到心疼,他甚至连一丝一毫的失落感觉都没有,为何要失落?只要他得到那只被藏起来的保险柜,只要他得到其中张太虚的秘密,他就可以返老还童,没有他这大半生的沧桑经历,是不会真正懂得时间和生命的宝贵。

        穆三寿习惯性地端起了烟杆儿,将和田玉的烟嘴儿噙在嘴里,却没有抽一口的打算,下面的三个年轻人都不是容易对付的角色,哪怕是一丝一毫的烟味儿兴许就会被他们察觉到。更重要的原因是,他要保持灵敏的嗅觉,不可以让烟草味干扰到自己,他之所以能够准确追踪到了这里,全都要仰仗他灵敏的嗅觉。

        穆三寿眯起的双目,狐狸般狡黠的目光中隐隐透出一丝得意,论到追踪之术,天下间只怕没有人能够超过自己。想要成为笑到最后的那只黄雀,就必须要沉得住气,就必须要耐得住寂寞。

        穆三寿以为自己是黄雀,可他却没有料到,黄雀的背后还可能会有苍鹰的,这个世上没有谁能够保证自己笑到最后。

        站得高看得远,想要纵览全局就必须站在一定的高度之上,雍正神像的头顶埋伏着一群人,福山宇治两道银色的浓眉凝结在一起,他并没有刻意掩饰此刻凝重的心情。

        兰喜妹通过望远镜观察着下方的状况,罗猎等人的一举一动都在她的掌握之中。

        望远镜将罗猎英俊的面孔拉到了近前,似乎他的声音和气息就在耳边,兰喜妹内心中不由得生出一股暖意,此刻她感觉到在这个世界上自己并不孤独,虽然罗猎的动机和自己并不相同,但至少现在他和自己是站在同一立场上的,他会帮助自己。

        兰喜妹很快就意识到自己不该产生这样的想法,她不该产生这种依赖别人的想法,无论那个人是谁?

        福山宇治静静坐在兰喜妹的身边,他居然闭上了双目,看起来似乎已经睡着了,可是他的神经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放松。如果不是身临其境,谁也不会想到在满目疮痍的废墟下居然还隐藏着如此庞大的地下建筑群,中华文化博大精深,福山宇治是真正理解这句话内涵的人之一,对中华文化的了解越深,内心越是会产生一种不安的感觉。

        虽然福山宇治像多数日本人一样觊觎这片土地的财富可是他并没有被贪欲蒙蔽双眼,一个人即便是再饿,也不能无休止地吃下去,否则结局不是被撑死就是被噎死,中华太大,就算是睡着了,就算是暂时不去反抗,其体量也不是他们能够承受得住的。

        更让福山宇治害怕得是中国人骨子里的坚强和不屈,在外来侵入的欺辱下,一个个曾经迷惘的灵魂正在复苏,一旦当这个民族中大部分人都开始觉醒,那么他们将会爆发出怎样庞大的力量?

        福山宇治睁开双目,首先看到的就是孤狼,这个因注射化神激素而成为追风者的超级战士,在这样近的距离下可以清晰地感受到来自孤狼身上的凛冽杀气,孤狼就是佐田右兵卫,他是玄洋社最优秀的杀手之一,福山宇治并不是第一次认识他,然而他却有种完全陌生的感觉。孤狼因化神激素而获得了新生,可是福山宇治却感觉此刻的孤狼就像是一个失去感情的死物。

        一个人如果失去了感情那么和机器又有什么分别?现在的孤狼更像是一个杀人机器,无论这机器如何厉害,最终还是无法摆脱人的操纵。武力并不代表一切,如果只凭借武力就能够征服这个世界,那么统治这个世界的或许不应当是人类,而是某种强有力的霸道动物。

        孤狼对福山宇治的目光并无反应,目光宛如死水,身躯静静藏匿在黑暗的阴影中。

        兰喜妹的视野中看到罗猎的目光朝着自己的方向望来,她宛如受惊一样将手中的望远镜放下,马上又意识到从罗猎的角度没可能看到自己,这才悄悄松了口气。

        罗猎的目光投向神像的对侧,墙壁上刻着:达三身四智合一之理,物我一如本空之道,庆快平生。上次罗猎就曾经留意到墙壁上的刻字,当时认为这几行字句乃是雍正帝佛法修为的写照,可今次看来却突然悟到其中不同的含义,三身四智合一?三四十二,罗猎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刚才立于石棺旁的十二生肖塑像,又联想起那十二块黄金雕板,十二这个数字只是凑巧还是其中有着某种不为人知的联系?

        白云飞和陆威霖看到罗猎突然止步不前,猜到他兴许有所发现,两人对这位同伴都表现出足够的信心和信任。

        罗猎此时从怀中摸出了包裹严密的香烟,点燃了一支,依然没有主动给同伴上烟,在这里没必要客套。白云飞和陆威霖耐心地看着他抽烟,两人也都没有主动讨要的意思,利用这段时间白云飞环绕雍正神像走了一圈,欣赏这鬼斧神工雕像的同时,也借机观察一下周围的环境,地下古怪生物层出不穷,对付这些未知危机的最好办法还是谨慎一些。

        陆威霖则利用这会儿时间整理一下自己的行装。

        穆三寿虽然距离很远,但是仍然能够闻到从遥远空气中飘来的烟味儿,他忍不住吸了口气。增加的呼吸幅度虽然细微,却并未逃过罗猎的耳朵。

        罗猎甚至能够判断出这呼吸声的方位,他并未抬头,因为那样的举动会让潜伏者警觉。他感官之敏锐虽然远超常人,却仍然无法在这么远的距离下判断出对方的身份。

        陆威霖整理好了装备,抬起头低声道:“咱们往哪里去?”白云飞的暂时离开让他终于找到了一个和罗猎单独商谈的机会。

        罗猎看了看从远处缓步归来的白云飞:“回去,一起回去。”

        白云飞并没有多问,也没有提出任何的异议,虽然他们之间没有明确的约定,却已经默契地将罗猎看作他们三人的首领,在这个特定的环境中,在目前的时间内,他和陆威霖都会服从罗猎的指挥。

        重新回到水银洞内,依然是陆威霖负责望风,罗猎和白云飞沿着原路回到石棺旁,罗猎以石棺的方位为准,寻找可能藏宝的暗室,三身四智合一,物我一如本空之道,后半句可以视为一的标记,以石棺为基准,死者头部的指向为一,判断了黄金雕板一的位置,而后又存在顺逆两种时针方位的可能。

        雍正信佛。佛祖的心印为,藏语中的含义是雍仲,雍字是胜义无生,和谐永恒的象征,也就是诸法的空性与真谛,而“仲”是世俗无灭的意思,雍正和雍仲之间应当存在着某种联系。

        而字看起来是逆时针旋转,看起来如同一个转动中的风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