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七章【死不死】(上)

第一百六十七章【死不死】(上)

        陆威霖抽出背后的兵工铲,瞄准了钻地鼠的脑袋猛地拍了过去,将钻地鼠打得四仰八叉摔倒在了地上,他本以为这次的重击可以让钻地鼠彻底丧失战斗力,没想到钻地鼠这次依然强悍地爬了起来。

        陆威霖已经不再犹豫,他瞄准钻地鼠的胸口连续射击,三颗子弹陆续击中了钻地鼠的胸膛,钻地鼠仍然没被击倒,他似乎已经完全丧失了痛觉。陆威霖望着宛如丧尸般向自己靠近的钻地鼠,枪口向上微微扬起,呯!子弹射出了枪膛,这一枪瞄准了钻地鼠的脑袋,一枪爆头。

        钻地鼠扑倒在了地上,脑浆和黑色的血液崩了一地。

        陆威霖皱了皱眉头,他担心钻地鼠仍未死绝,照着死尸的头上又是一枪,这倒不是因为他手段残忍,而是钻地鼠刚才的疯狂表现让他大惊失色,他有七成的把握,钻地鼠是因为被那群硕鼠咬中之后发生的变异,如果被钻地鼠咬中,恐怕自己也会变成这幅模样。

        罗猎和白云飞自然听得到上方传来的枪声,两人停下手上的动作,抬头向上望去,没过多久,就看到陆威霖的头弹了出来,他向下面的两人做了个手势,表示上面一切如常。

        白云飞的内心开始变得不安起来,他并不知上方的状况,猜测应当是陆威霖利用机会干掉了钻地鼠,现在局势明显对自己不利了,罗猎和陆威霖显然是一伙的,灰熊死了,钻地鼠如果也被他们除掉,那么他们的下一个目标是不是自己?

        罗猎并没有停顿太久,他搜索着石棺内部,从堆积的金币中摸到了一个硬物,罗猎小心将那硬物取了出来,借着灯光望去,掌心中的那颗东西却是一颗硕大的红宝石。

        白云飞也见惯了珍宝,可是像罗猎手中这么大的红宝石还从未见过,一看就知道这颗宝石价值连城。其实何止这颗宝石,这石棺中的金币乃至死者身上的铠甲全都是价值不菲的宝物,不知这死者到底是什么人物能够得到如此厚葬?他提醒罗猎道:“不如先将金币清理干净。”

        白云飞和罗猎都不是贪财之人,他们今日前来的目的也不是为了寻找财宝,想要将石棺内仔仔细细搜查一遍最好将金币先清理出去。

        罗猎点了点头,两人直接将金币向外面扔了出去,扔出去的金币沿着漏斗形的黄金雕版滚落下去,进入最底部的孔洞。

        不一会儿功夫,石棺内的骸骨已经完全暴露出来,可以清晰看到骸骨的双手呈握持状,白云飞道:“奇怪,为何只是盗走了宝剑?”产生这样的疑问其实再正常不过,毕竟石棺内宝物众多,别的不说单单是罗猎找到的这颗红宝石其价值也应当远超宝剑,为何盗贼单单盗走了那柄宝剑?明显是丢了西瓜拣芝麻的行径。

        随着金币的清空,石棺底部渐渐暴露出来,上面刻着一行行的英文字,两人合力将骸骨侧起,罗猎方才得以看到这行文字的全貌,这铭刻在石棺内的文字应当是墓志铭,上面书写了死者的生平,通常这样的文字大都格式相同,无非是介绍死者的生辰忌日,又或是死者的生平事迹云云,当然许多墓志铭中还会介绍死者的家族。

        这在西方极为常见,他们还会将死者的家族荣誉铭刻其上,这名死者也不例外。从有限的信息中罗猎却有了一个极其重要的发现,这位早已死去多年的炼金师竟然是西方中世纪最伟大的魔法师梅林家族的后人,梅林是英格兰传说中的王亚瑟王的导师和挚友,是精灵和人类的混血,后来因为单恋女猎人薇薇安,而被薇薇安利用他所传授的魔法所害。

        罗猎一直认为梅林和亚瑟王如同中华传说中的人物一样,史料并不可考,其真实性有待商榷,没想到在圆明园下的地宫之中竟然躺着一具大魔法师梅林后代子孙的骸骨。

        墓志铭的记录中还提到了陪葬在梅洛身边的一柄亚瑟王权杖,罗猎此时方才想起他们在雍正神像旁边捡到的那根权杖,再看了看手中的红宝石,应当正是权杖顶部失落的那颗。

        至于权杖的真正作用里面并未提及,根据罗猎所掌握到的知识来推测,如果这柄权杖当真来自于亚瑟王应当是王权和威严的一种象征,并无其他的实用意义,可根据他的了解,亚瑟王生命中最能代表他权力的应当是那柄石中剑,也就是常说的王者之剑,至于权杖却并未流传于世,很少有人知道亚瑟王还有一根权杖。

        罗猎将石棺仔仔细细搜索了一遍,并没有找到他们想要的保险柜。

        白云飞那边也是毫无收获,手中捻起一枚金币,翻来覆去看了看金币上方的头像,他对列国钱币并无研究,最多也就是欣赏一下上方的图案,从中读取不到太多的信息。

        罗猎指了指上方,表示要离开这里,白云飞点了点头,自从进入地洞之后他就变得了无头绪,对罗猎的意见只能选择遵从。

        两人回到上面,看到钻地鼠已经惨死当场,而且身中数枪,虽然都明白是陆威霖下手,可彼此的想法却全然不同。白云飞认为陆威霖是趁机铲除钻地鼠,从而获得人数上的优势。罗猎却不这么看,从刚才听到的数次枪声就能够猜到陆威霖应该是先行警告,最后应当在无可选择的情况下才选择将钻地鼠爆头。以陆威霖冷酷的性格,他若是想杀人,绝不会浪费那么多颗子弹。

        白云飞来到钻地鼠的尸体前,唇角露出一丝冷笑道:“好枪法!好手段!”

        陆威霖也懒得解释。

        罗猎留意到钻地鼠流出的血液全都变成了黑色,这明显有违常理,他正准备提醒白云飞这一点的时候,已经被认为死亡的钻地鼠却突然动了起来,伸出双手一把将距离他最近的白云飞双腿抱住。

        白云飞吃惊不小,要知道钻地鼠已经被爆头,心口也中枪,这样的人根本不可能还活着。然而事实摆在眼前,钻地鼠竟然从地上坐起,血淋淋的头颅扑向白云飞,白森森的牙齿意图撕咬白云飞的大腿,白云飞武功虽高可是这种变化却压根不在他的预料之内,这么近的距离他想要躲避也已经来不及了。

        罗猎也没有料到,唯有陆威霖始终没有放松对钻地鼠的警惕,毕竟三人之中只有他目睹了钻地鼠发疯的全过程。陆威霖扬起手中的兵工铲伸了出去,正挡在钻地鼠的面门前,钻地鼠这一口没有咬在白云飞的身上,门牙碰在兵工铲上发出瘆人的声响。

        白云飞躲过一劫,迅速反应了过来,从腰间抽出一柄弯刀,手起刀落将钻地鼠的右臂齐根斩断,这才得以摆脱钻地鼠的纠缠,钻地鼠的右臂虽然断了却仍然黏在白云飞的身上,白云飞用弯刀将断臂拨开,只见自己的身上也沾满了黑色污血。

        钻地鼠仅剩的左臂仍然向周围乱抓,陆威霖扬起兵工铲照着他的颈部狠狠横削过去,兵工铲边缘锐利如刀,这一击将钻地鼠的颈部切断,仅剩一点点皮肉连接他的头颅和身体,断裂处不停冒着污血,钻地鼠的脑袋犹自倒挂在脖子上,他的身体仍然未倒,左手向四周胡乱抓挠着。

        目睹眼前场景,三人全都感到恶心之极。罗猎挥手示意他们退离这里,白云飞走到洞口仍然忍不住向身后望去,只见钻地鼠的尸体仍然在哪里挣扎蠕动。

        三人回到平地之上,望着周围一个个黑黢黢的洞窟,心中已经没有了逐一探察的打算。陆威霖此时方才将刚才遭遇的状况向两人简单说了一遍,白云飞也明白自己误会了他。

        罗猎望着不远处四处横飞的硕鼠尸体,低声道:“这些大老鼠的身上应该携带某种病菌,钻地鼠被咬后才变成了这幅模样。”

        白云飞点了点头道:“只是他因何身中数枪不死?”

        罗猎道:“或许已经死了。”

        陆威霖道:“你是说他变成了僵尸?”

        罗猎眯起双目,在过去他是不相信僵尸的说法的,然而事实胜于雄辩,亲眼见证钻地鼠的变化之后,让他也相信了这种可能,钻地鼠的异变更像是西方传说中的丧尸,兴许钻地鼠真的没有死去,因为被硕鼠撕咬而感染了病毒,这种病毒让他的生命力变得极其顽强。

        雍正皇帝当年为了寻求长生不老,秘密在圆明园的地下设立了这座百炼窟,兴许当年张太虚那帮道人已经炼成了一些丹药,而这些丹药被地下的生物误服,从而让它们的身体出现变异,获得了惊人的生命力。

        陆威霖和白云飞都望着罗猎,无论他们承认与否,在这个未知的地下世界只能听从罗猎的指引。白云飞从罗猎迷惘的目光中看出,罗猎此时也似乎迷失了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