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六章【水银洞】(下)

第一百六十六章【水银洞】(下)

        罗猎就站在十二块黄金雕版的中心,在他的周围有兽首人身的十二生肖雕像围护,水银洞的正中一具西式的石棺极其突兀地横在那里。

        钻地鼠的双目中流露出贪婪的目光,他的注意力始终集中在那十二块黄金雕板之上,这些雕版如果全都是纯金打造,那么只要取下其中的一块就能让自己终生荣华富贵受用不尽,因为激动他的心跳开始加速,可惜在屏气的状态下这让他的耗氧量迅速增加,钻地鼠是第一个转身离去换气的人。

        白云飞静静望着眼前的一切,他不敢说话,只是用手指了指正中的石棺。

        罗猎望着白云飞点了点头,他懂得白云飞的意思,秘密或许就在石棺之中。

        罗猎向陆威霖招了招手,陆威霖选择好固定点之后,也沿着绳索滑到了洞内。只有靠近这座石棺方才能够感觉到它的诡异,来到罗猎的身边,石棺顶盖现在的位置已经和他们的头顶平齐,躬下身去从下方向上望去,可以看到石棺的首位处各有一根罗马柱承托,石棺和罗马柱之间并非一体,在石棺的底部还有一面浮雕,雕刻的却是一个赤裸半身的女子,上半身为人形,下半身却是蛇尾,也就是传说中常见的美女蛇。

        罗猎却早已分辨出石棺底部的浮雕是美杜莎,这女子非但是蛇身,而且她的发辫全都是一条条的小蛇。罗猎想不透这其中的原因,张太虚因何要将梅洛的棺椁藏在这里,从刚才的机关来看,张太虚当年还是花费了一番心思的。

        陆威霖道:“打开吗?”

        罗猎道:“你有没有发现,这棺椁要比寻常的更大一些?”

        陆威霖经他提醒方才意识到了这一点,石棺沉重,毕竟和中式常见的棺椁不同。尽管如此,他相信如果与罗猎合力还是应当可以将石棺开启。

        罗猎道:“你将面具让给白云飞,他应当有办法。”

        陆威霖内心一怔,旋即就明白了他的意思,罗猎对白云飞并不信任,和他们同来的三人之中白云飞显然是最厉害的一个,将这样的一个人留在外面是非常不安全的,这才是罗猎并不急于开启石棺的原因。

        白云飞听陆威霖转述之后立时就明白罗猎的用意,他点了点头,从陆威霖手上接过防毒面具,沿着绳索下行来到罗猎的身边。因为带着防毒面具说话自然吃力,白云飞大声道:“你打算怎么做?”

        罗猎道:“打开这石棺。”

        白云飞点了点头,而后又道:“看不出你的疑心病还真是很重。”

        罗猎道:“若是疑心,白先生根本走不到这里。”

        白云飞内心一沉,却无法否认罗猎所说的话很有道理,其实这一路走来,罗猎摆脱他们的机会很多,尤其是在遭遇那潮水般的尸虫之时,罗猎完全可以设下圈套,让他们陷入尸虫的包围中,罗猎并没有那样做,而是选择舍身涉险为他们解围。

        罗猎拍了拍石棺的底部道:“这石棺在东方很少见,反倒是欧洲很多。”

        白云飞道:“清朝皇帝为何花费那么大的功夫从欧罗巴运来一具棺材?”

        罗猎摇了摇头道:“应当是就地取材,圆明园建设的时候曾经聘用了不少欧洲的工匠,这些工匠能够设计大水法远瀛观那样的建筑,区区一具棺材自然难不倒他们。”

        白云飞道:“里面躺着的该不是什么怪物吧?”

        罗猎没说话,脑海中却不由得浮现出在九幽秘境冰棺内的那个红衣少女,西夏国的公主,历经八百余年仍然栩栩如生,那具女尸已经被颜天心带往甘边宁夏,用意是让她魂归故土,了却孤魂数百年的幽怨。

        白云飞又道:“只怕是白骨一堆了。”

        罗猎攀上石棺,右掌落在正面的武士浮雕之上,却突然感觉到一阵心悸,他慌忙将手掌从冰冷的石棺上移开,平复了一下情绪,然后再次将手掌贴了上去。

        白云飞来到了石棺的另外一端,他同样通过触摸的方式来感受石棺内的动静,虽然白云飞从不信邪,可今天自从进入地宫之后,所经历的一切已经颠覆了他过去的认知。

        罗猎掌心传来冰冷坚硬的感觉,隐藏于水银池内的石棺因为隔绝空气,所以并没有留下太多岁月的痕迹,从外表上看石棺很新,仍然保持着最初完工时候的模样,罗猎闭上双目,屏除心中杂念,他并没有从石棺内察觉到任何的生命力,甚至在他们的周边,在水银洞内,除了他和白云飞再没有其他生命体的存在。

        罗猎睁开双目仔细观察了一下棺盖的缝隙部分,棺盖和棺体之间用一种类似于腊的物质封闭,抽出飞刀想要插入缝隙,轻薄的锋刃都无法自如插入其中,可见做工之精密。

        两人围绕石棺周边仔细查找,在石棺近顶部的边缘发现了一个豁口,这豁口足以插入一根撬棍,罗猎从外观判断这具石棺当初应当被人打开过,这豁口应当是人为破坏的痕迹,罗猎取出随身携带的撬棍,尖端从豁口插入,双膀用力将棺盖翘起,白云飞抓住棺盖边缘帮忙向一旁推开。因为石棺的位置较高,两人不好发力,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方才将棺盖推开,他们生怕棺盖直接砸到地面触动机关,两人合力抬起棺盖,将棺盖槊到一旁。

        石棺里面并没有任何的机关暗器,躺着一具白森森的骷髅,骷髅身穿黄金铠甲,头戴金盔,双手合拢在胸前,和棺盖上浮雕武士保持着几乎相同的姿势,只不过他的手中并没有握持任何的兵器。死者的身躯大半淹没在金币之中,陪葬的金币几乎占据了石棺的一半。

        白云飞也留意到了这一点,心中猜测很可能是有人将死者手中的宝剑盗走。虽然棺椁中宝物不少,可是并没有白云飞想要寻找的保险柜,他心中难免有些失望,平心而论,他不想继续在这个诡异的地下世界呆下去,潜在的意愿很想尽快离开这里。

        罗猎的一只脚已经踏入了石棺,他的内心中似乎听到了某种声音的呼唤,他要一探究竟。

        陆威霖换气之后再次来到水银洞前,居高临下观察下方的情况,因为隔着一段距离,他并不能看清石棺内的细节。就在他努力观察的时候,忽然感觉身后有异,转身望去,却见钻地鼠歪着头站在自己的身后,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怪异地望着自己。

        陆威霖因为担心吸入水银蒸汽所以并未开口发问,可一种不祥的感觉却涌现心头。钻地鼠脚步踉跄地向他走了过来,陆威霖向后退去,他对危险有着极其敏锐的感觉。

        钻地鼠突然爆发出一声凄厉的怪叫,然后张开双臂向陆威霖扑了上来,陆威霖一把抓住他的双臂试图将他从身边推开,钻地鼠状如疯魔,张开嘴巴,牙缝中鲜血淋漓,白森森的牙齿试图撕咬陆威霖的咽喉。

        陆威霖抬脚抵住钻地鼠的小腹,让他无法得逞,然后用尽全力将钻地鼠从身边蹬了出去,钻地鼠摔倒在了地上,很快又以一种极其诡异的姿势从地上爬了起来,先是屁股撅起,下颌贴地,抬起头仰视陆威霖,喉头发出古怪至极的笑声。

        陆威霖此时已经感到窒息,他想要出去换气却被钻地鼠挡住去路。钻地鼠摇摇晃晃站起身来,再度向陆威霖发动攻击。

        陆威霖不知他到底发生了什么状况?危急之中扬起枪托狠狠砸在钻地鼠的面门上,钻地鼠的脑袋因陆威霖的这次重击而转向一边,不过他似乎丧失了痛感,仍然不惜代价地向陆威霖逼近。

        陆威霖在击中钻地鼠之后试图从他身边的缝隙逃离,先到外面换气再考虑如何应付眼前的局面。不曾想钻地鼠飞扑过来,一把抓住他的左腿,然后张开嘴巴试图在他的小腿上狠狠咬上一口。

        陆威霖不清楚这厮到底是不是因为被硕鼠咬中方才发生这样的变化,看到钻地鼠又要咬自己,情急之中抬起右脚狠狠踹在钻地鼠的面门上,钻地鼠被他踹得头颅向后仰起,却仍然不肯放松陆威霖。

        陆威霖已经无法强撑下去,举起手枪瞄准了钻地鼠的右肩射击。

        钻地鼠中枪之后,手臂稍稍放松,陆威霖挣脱之后,迅速向洞口逃去。来到空气清新之处,用力呼吸了几口空气,窒息的感觉方才消失。而此时钻地鼠又追踪而至,受伤的肩头流出的全都是黑色的血液,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嘴巴一张一合,看来已经神志不清。

        陆威霖怒吼道:“给我站住,否则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他的威胁对钻地鼠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钻地鼠仍然一步步向他走了过来,陆威霖没奈何举起手枪射中钻地鼠的右腿,钻地鼠右腿一屈,然后拖着受伤的右腿一瘸一拐向陆威霖靠近。

        陆威霖还从未见过如此诡异之场景,他再次射中钻地鼠的左腿,钻地鼠双腿受伤却仍然没有倒地,拖着两条受伤的腿仍然继续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