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六章【水银洞】(上)

第一百六十六章【水银洞】(上)

        阿诺看到野兽逃走,也是惊出了一身的冷汗,他和张长弓抓紧时机转身就逃,野兽虽然被吓走,可很快就会明白爆炸并未发生,必然会再次追踪而至,对他们两人来说赢得时间就是赢得生命,只要争取这些许的时间,他们就能够逃到安全的范围,然后阿诺就能够启动事先埋伏的炸药,毁掉野兽追踪的来路。

        果不其然,野兽很快就发现自己被阿诺蒙骗,愤怒让野兽瞬间发狂,颈部的鳞甲也因为愤怒一根根竖立起来,爆发出一声声狂吼,以惊人的速度向消毒室内再度冲去。

        阿诺和张长弓相互扶持着逃出消毒室,他们刚刚逃出消毒室,阿诺就引发了消毒室内的爆炸,其实他们尚未逃到安全范围。可是形势如此紧迫,唯有提前引发爆炸,阻断后方的道路方才有可能阻止野兽的追杀。

        惊天动地的爆炸在身后发生,爆炸掀起的气浪将两人挟裹在烟尘之中用力向前方抛去,两人犹如秋风中的两片叶子翻滚着飘向前方,又如同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抓起抛在空中,随后又狠狠摔落在地上,摔得他们周身麻痹,短时间内甚至失去了感觉,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过了好一会儿痛觉方才慢慢回归到他们的身上。

        张长弓慢慢爬了起来,抖落了一身的灰尘,他从身边的一片瓦砾中找到了阿诺,阿诺虽然也侥幸活命却在这次的爆炸中摔断了右腿,张长弓将这位倒霉的同伴背起,凭着强大的意志力带着阿诺继续向外逃去。

        罗猎虽然认定白云飞目前不敢加害自己,可是他对水银洞内究竟藏着什么也并不清楚,兰喜妹给他的资料非常丰富,其中标记了几个最可能藏匿保险柜的地点,水银洞就是其中之一,但是其中关于水银洞的具体地点并未详细标注,只是标明在雍正神像周围这数百个洞窟之中,他和白云飞应该算得上顺利,误打误撞就找到了水银洞。

        白云飞也没有猜错,罗猎的确是在故意消磨时间,他不想自己的每一步都在白云飞的监视之中。

        防毒面具只是为了以防万一,在服下智慧种子之后,罗猎身体的方方面面已经有了很大的提升,吴杰教给他的呼吸吐纳方法也因此而进入一个全新的境界,他可以保持长时间屏住气息,这样就能够避免吸入外界有毒的气体。

        罗猎在白云飞离开去换气的这段时间已经迅速下滑到机关前方,逆时针转动船舵模样的绞盘,绞盘虽然在地下搁置了长久的岁月,可是运转依然良好,罗猎并没有花费太大的功夫就已经将绞盘转动,绞盘方才转动半圈,白云飞去而复返。

        罗猎则选择在此时休息,等到白云飞再度离开换气之时,方才迅速将绞盘转动。

        白云飞奔到外面用力吸了几口气,心中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这罗猎果真将自己当贼一样的防备,他正准备悄声无息地溜进去打罗猎一个猝不及防,突然外面却传来了一声枪响。

        白云飞内心中不由得一惊,今天进入地宫的只有他们四个,他们分成两组,他和罗猎自然不可能开枪,也就是说开枪的人只能是陆威霖和钻地鼠,白云飞最初以为可能是他们其中的一人走了火,可没过多久,枪声又响了起来,这次却是接二连三响个不停。

        白云飞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向外面走去,比起罗猎在干什么?外面的未知危机更加牵动他的内心。

        罗猎自然也听到了外面传来的枪声,此时他已经将绞盘拧到了尽头,因为身体紧贴在岩壁之上,所以他能够清楚感觉到身下的岩壁正发出低沉的震动,在一阵阵有节奏的震动中,下方直径大约十米的水银液面迅速开始下降,没多久就显露出十二尊黑色的头像,罗猎看得真切,这十二尊头像对应得正是十二生肖,和圆明园观水法的十二生肖几乎一模一样。

        圆明园观水法的兽首大都在1860年英法联军入侵之时流失,这深藏于圆明园地下的建筑内竟然还藏有十二生肖,怎能不让人叹为观止。

        罗猎很快就发现了这些兽首的不同,因为这十二生肖全都为站像,随着水银面的下降,十二生肖的身躯显露出来,它们全都是兽首人身,赤裸着上身,身躯健壮肌肉发达。

        随着水银面的下降,在十二生肖围拢的中心部分,一具竖立的石棺冉冉升起,石棺乃是西方常见的外形,石棺的位置并非正南正北,而是东西放置,棺盖之上有一具石雕,石雕所刻得是一个平躺的西方武士,身穿甲胄,双手放置于胸口,紧握着一柄长剑,剑身宽大,剑柄细窄,末端刻有十字。

        此前在地下已经见到太多奇怪的景象,所以这次有一具西式石棺出现在皇家园林的地下也没有让罗猎感到太多惊奇,随着石棺升起,水银液面下降的速度也在不断加快,很快就已经流失的干干净净,底部完全暴露出来,底部是一个个三角形的黄色大板拼接而成,整体形成了一个外高内低的漏斗,罗猎距离底部已经不远,向下滑落,小心落在底部的金属板上,离近一看那金属板竟然是用纯金打造。

        罗猎暗叹皇家奢侈,可很快又想通了其中的道理,黄金和水银是不会发生化学反应的,兴许采用黄金的真正原因又在于此,黄金板共有十二块,每一块上都刻有文字,罗猎粗略看了一下,上面记载着这圆明园地下炼丹之地的一些资料,这环绕雍正神像的一个个洞窟名为百炼窟。

        上方石棺内躺着得乃是西方的一位有名的炼金师梅洛,当初此人也曾经参予炼制丹药,并和张太虚一起工作过,不过这位炼金师显然没有张太虚那样长命,雍正皇帝在世的时候就死于一场丹炉爆炸事故,张太虚因和此人相交莫逆所以将他偷偷葬在了这里。

        罗猎借着手电的光芒耐心看完上面的铭文,心中也是暗自惊叹,想不到当年在这座皇家园林的地下竟然发生了那么多的曲折故事。

        白云飞已经重新回到了洞窟边缘,从洞口向外望去,却见陆威霖和钻地鼠两人已经退回到了地面,在他们身后数十只兔子般大小的生物正在穷追不舍,仔细一看却是几十只硕鼠。

        陆威霖和钻地鼠从另外一侧进行搜索,可他们的搜索并未开始太久就遭遇到了硕鼠群,两人不得不从洞窟中退了出来,一边逃一边射击。

        陆威霖枪法虽然很准,无奈硕鼠众多,钻地鼠的外号也没有让这些老鼠把他当成同类,他身材矮小,奔跑的速度落后,已经被硕鼠接连咬了几口,还好陆威霖及时为他解围,不然他早已被那些疯狂的硕鼠团团围住。饶是如此,硕鼠群距离他们也是越来越近。

        白云飞看到眼前状况自然不能袖手旁观,他掏出一颗手雷向硕鼠群中扔去,居高临下自然全局在握,手雷落入硕鼠群的正中,伴随着蓬!的一声炸响,爆炸范围内的十多只硕鼠被炸得血肉横飞。

        白云飞接着举起冲锋枪,瞄准下方幸存的硕鼠开始扫射。

        陆威霖和钻地鼠此时方才缓过气来,他们得到强援,停下逃跑,站稳脚跟,抄起枪械瞄准后方硕鼠开始射击,有了白云飞的空中支援,他们很快就掌控了战局,硕鼠死伤惨重,幸存的那些硕鼠意识到大势已去,纷纷掉头逃窜。

        战局已定,现场只剩下一片血肉模糊的硕鼠尸体。

        钻地鼠吐了口唾沫,有生以来他还是头一次对老鼠这个字眼如此反感。

        陆威霖向白云飞竖起拇指,以此来表示对他的感谢。

        白云飞道:“进展如何?”其实他不用问就已经知道两人并未搜查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他们四人之中只有罗猎掌握了这里的资料,这种分头行动并没有任何的实际意义,白云飞相信自己出来帮忙的这段时间,罗猎应当已经有所发现。

        钻地鼠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没什么发现,我看咱们还是不要分开,彼此间也好有个照应。”刚才的事情仍然让他心有余悸,如果不是他们及时退出,又或是白云飞没有及时出现,后果不堪设想。

        钻地鼠的提议正合白云飞的意思,三人重新聚到一处,陆威霖好奇道:“罗猎呢?”

        白云飞指了指里面,又提醒他们两人进入水银洞之前要屏住呼吸,陆威霖听说里面有毒气,也从背囊中取出一个防毒面具。白云飞看在眼里,心中暗叹,罗猎和陆威霖果然是一伙的,他们两人对此早有准备。

        重新回到水银洞旁,三人用手电筒照亮下方,陆威霖和钻地鼠虽然被水银洞底部黄灿灿的金子晃花了双眼,可是内心中的震撼仍然比不上白云飞。白云飞只是出去这么一会儿的功夫水银洞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水银洞内再也看不到丁点儿的水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