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五章【掌心刀】(下)

第一百六十五章【掌心刀】(下)

        罗猎暗自吸了一口冷气,如果白云飞当真有加害自己的心思,在这样的距离下自己万难幸免。

        白云飞将针筒扔在了地上,轻声道:“有些器物拿在手里就可以感觉到其中的奥妙,这针筒里面有没有钢针其实掂量一下就知道了。”

        罗猎点了点头,此时那具尸体开始融化,白云飞虽然也预料到钢针有毒,却没有料到经历了这么多年,毒性仍然没有减弱,而且如此剧烈,居然可以融化尸体的骨肉。

        不一会儿功夫尸体已经变成了一滩黑色的液体,其中可见亮闪闪的水银,还有一个黑色的圆筒暴露出来,白云飞本以为又是一个针筒,可定睛一看和刚才的圆筒不同,明显小了许多,他心中也是非常好奇,将圆筒挑了出来。戴上手套,先用布将表面的液体擦净,然后捻起一看,只是一个普通的木筒罢了,拧开筒盖,里面封存着一卷薄如蝉翼的丝卷。

        展开丝卷,但见上面用黑线绣着一行行小字,罗猎也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来到白云飞身边,这丝卷上却是绣着一篇修炼飞刀的秘笈。

        罗猎本身就是使用飞刀暗器的行家,虽然只是粗略的浏览了一眼,就已经意识到这秘笈精深高妙。虽然有心参详研究一番,可惜秘笈为白云飞所得,毕竟不便开口。

        白云飞将那丝卷交给罗猎道:“你拿去吧,我留着也没什么用处。”他观察入微,虽然罗猎掩饰得很好,刚才看到秘笈稍闪即逝的明亮目光仍然被他捕捉到。

        罗猎也没跟他客气接过了丝卷,微笑道:“那我就不客气了。”

        白云飞半开玩笑道:“这地宫之中宝贝众多,等下次遇到我想要的东西,你别跟我抢就是。”

        罗猎呵呵笑道:“君子爱财取之以道,白先生先得到的东西,我断然是不会跟您抢的。”

        白云飞暗骂这小子滑头,为何不说君子不夺人所爱?根本是在告诉自己先到者先得,看来自己送给他的这份人情是白费了,罗猎这厮并不领情。目光投向已经化为一滩液体的尸体,发现尸体中亮光闪闪的水银聚拢在一起,然后向洞窟深处缓缓流动。

        罗猎也留意到了这一状况,最初认为是因为地势的缘故,水银从高到低流淌,可仔细一看,那水银流淌到一个拇指宽度的沟槽之中,从沟槽迅速下行,在手电光束的照射下,形成了一条银色的路标。

        罗猎和白云飞都知道水银有毒,人若是中毒之后会产生种种幻觉,谨慎起见,两人都蒙上口鼻,循着水银流动的轨迹前行二三十步,眼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石雕头像,从外形看应当是猿人的头像,怒目圆睁,嘴巴张到了极限,露出口中的獠牙,上下唇之间的高度约有三米,其中又是一个黑乎乎的洞口。

        洞口并未封闭,水银从细小的沟槽中径直流入猿人的口中。

        两人凑近洞口,同时用手电照射下方,只见下方是一个垂直向下的洞窟,手电的光束射到下方,被平整如镜的液面反射出去,整个洞窟顿时变得明亮起来。

        两人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下方的液面泛着银光,竟然全都是水银。

        白云飞向罗猎摇了摇头,内心中已经开始打起了退堂鼓,他们两人虽然武功不弱,可是这下面洞窟内充满了浓郁的水银蒸汽,如果吸入过量的水银蒸汽必然会对他们的身体造成损害,白云飞向来是个爱惜自身羽毛的人,他前来还穆三寿的人情可不是为了给穆三寿送命。

        罗猎借着光束观察了一会儿,指了指下方。

        白云飞循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这才留意到在洞窟西侧的墙壁上有一个船舵一样的机关,不过位置已经接近水银液面,距离液面不足两米。

        罗猎做了个手势,示意自己要下去。

        白云飞心中暗忖,明知下方布满剧毒空气,罗猎仍然坚持前往,看来秘密就在这水银液面之下,他点了点头,感觉已经有些缺氧,向后方退去。罗猎也向后方退了几步,来到空气相对清新的地方,白云飞小心吸了口气,却见罗猎从随身装备中拿出一只防毒面具戴在了头上。

        白云飞看到罗猎准备如此充分,更加确信他在来此之前对里面的情况了如指掌,其实这也难怪,毕竟罗猎此前已经进入过这里一趟,其实白云飞并没有料到,罗猎之所以熟悉地形全都是因为从兰喜妹那里得到了地宫的资料。

        罗猎虽然可以长时间屏住呼吸,但是他也不敢轻易冒险,全副装备停当之后,他方才将绳索固定,准备下行。

        白云飞对罗猎的胆量暗自佩服,须知道罗猎一旦下行,其命运就控制在自己的手中,只要自己对他有加害之心,罗猎就不可能有半点生机,他对自己难道就拥有这么大的信心?确信自己不会加害于他?

        罗猎向白云飞做了个OK的手势,白云飞帮忙检查了一下绳索的固定处,两人之间只是用眼神交流了一下,罗猎就义无反顾地向下滑行。

        罗猎现在固然无法断定白云飞是敌是友,可他能够断定在白云飞想要夺取的东西出现之前还不敢轻举妄动,且不说地下层出不穷的古怪生物,单单是那错综复杂的道路就会让人迷失其中,他料定白云飞不敢冒这么大的险。

        白云飞看着罗猎向下慢慢攀爬,很快就判断出罗猎是在故意消磨时间,白云飞无法保证长时间屏住呼吸,在这到处弥漫水银蒸汽的地方,他不敢自如换气,所以在感到缺氧之时不得不选择返回外面的安全地带呼吸,换气之后方才敢重新回到这水银洞窟前方观看进展,就算他速度再快,一来一回也需耗去时间,而这段时间罗猎做什么自然就脱离了他的监视。

        阿诺被硝烟呛得不停咳嗽,眼泪鼻涕全都流了出来,一时间看不到张长弓身在何处,不由得紧张起来,低声道:“张大哥。”前方似乎朦朦胧胧有个身影,阿诺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努力望去,右手悄悄滑落到腰间去摸匕首,他的手刚刚触及手柄,那身影破开烟雾倏然就来到了他的面前,阿诺纵然泪眼模糊仍然从对方的身材和动作上判断出来人绝不可能是张长弓。

        不等阿诺抽出匕首,一只强有力的冰冷手掌就扼住了他的咽喉,正是遍身鳞甲的野兽,他单手将阿诺拎起,阿诺咽喉被扼住,顾不上拔出匕首,双手死命抓住对方的手腕,双足轮番乱踢,试图从野兽的控制中挣扎出来。

        阿诺身材魁梧,膂力不弱,可是他用尽全身之力也无法和对方单手抗衡,随着对方手掌越扼越紧,阿诺的气力也迅速衰竭下去,挣扎的动作也变得越来越弱。

        生死悬于一线之时,一个魁梧的身影从后方扑向野兽,扬起手中羽箭向野兽颈后狠狠扎去,关键时刻出现的正是张长弓,张长弓只剩下最后一支用地玄晶锻造的羽箭,他不敢轻易使用,当然他的长弓也已经被野兽硬生生拗断,而今只能手握羽箭和野兽进行贴身肉搏。

        不等张长弓靠近自己,野兽已经发觉,仿若脑后生有双目一般,抓起阿诺向身后的袭击者丢去。

        张长弓投鼠忌器,不得不收回羽箭,想要接住阿诺,却无法缓冲阿诺急速飞出的力量,被阿诺的身躯撞中,两人一起翻滚着倒在了地上,彼此都撞得七荤八素。

        阿诺低声道:“快走……”一个人死总好过两个人全都送命,在战斗力强悍的野兽面前,他们两人加起来也不是对手。

        张长弓虽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可是他绝不会舍弃同伴而去,男人大丈夫就算是死也要堂堂正正。

        望着一步步逼近的野兽,阿诺慌忙去摸匕首,却发现匕首在刚才的搏斗中失落。

        张长弓扬起手枪向野兽开了一枪,子弹正中野兽的胸膛,发出夺!的一声鸣响,野兽的身躯因子弹的冲击力微微踉跄了一下,不过这颗子弹显然无法将他成功击退。

        张长弓又开了第二枪,这一枪却是将箭矢折断,将用地玄晶锻造的镞尖插入枪口,利用子弹的推力将镞尖推射出去。

        野兽对地玄晶有着超级敏锐的警觉,面对子弹都不闪避的他此刻猛然向右后侧仰身,泛着蓝色寒芒的镞尖贴着他的胸膛划过,张长弓精心策划的必杀一招又告落空。

        阿诺挣扎着站起身来,他拉开衣襟,露出身上绑着的炸药,大吼道:“娘的!大不了同归于尽,老子身上,还有这里面到处都布置了炸药,要死一起死!”

        野兽竟然被他的气势吓住,站在那里犹豫不敢向前。

        阿诺义无返顾地点燃了胸前的引线。

        野兽并非无所畏惧,他怔怔望着阿诺胸前迅速燃烧的引线,迅速下定了决心,转身就向后方逃去。

        张长弓也是热血上涌,死有轻如鸿毛,有重如泰山,和挚友死在一起也不为憾,阿诺都不怕死,他自然也不怕死,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张长弓本以为会被炸得血肉横飞,灰飞湮灭,却想不到阿诺点燃的导火索并未引爆炸药。这货将一根点燃的导火索扔在了地上,点燃的仅仅是导火索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