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五章【掌心刀】(上)

第一百六十五章【掌心刀】(上)

        钻地鼠欣喜地摸索着那根权杖,很快他就发现了权杖的缺憾,顶端明显少了一颗宝石。他向罗猎求教道:“罗先生,这顶端是不是少了颗宝石?”

        罗猎点了点头,雕像周围的沟渠内仍然是上次来得样子,里面有不少金银财宝,可这些并非罗猎关注的重点。

        白云飞抬头仰望这尊雕像,站在雕像的脚下更加感觉到它的宏大气魄,在这样的雕像面前,他们几个无疑是渺小的。白云飞不忘此行的任务,低声道:“三爷要的东西在哪里?”

        罗猎指了指雕像周围的那一个个洞窟,昔日为道士炼金的场所。白云飞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那洞窟至少有几百个,若是一个个的找起,就算是分头寻找,没有三五天的功夫也无法完成,他低声道:“知不知道是哪一个?”

        罗猎道:“我也不清楚,只能一个个找起了。”

        钻地鼠听他这样说,不由得头皮发麻:“咱们带的食物不多,恐怕支持不了那么久的时间。”

        白云飞心中暗忖,罗猎做事向来缜密,他肯定有线索,应当是对自己并不信任,所以才会有所保留,他微笑道:“那就一个一个的找,我看咱们还是分成两组,效率相对高一些。”

        罗猎道:“四组岂不是更高?”

        白云飞道:“这地下危机四伏,两人一组彼此也好有个照应。”

        罗猎点了点头同意了他的建议,白云飞提议由他和罗猎一组,钻地鼠和陆威霖两人编成一组。

        分组之后,他们利用飞抓爬到雕像的对侧,罗猎和白云飞逆时针搜索,另外一组则选择顺时针寻找。

        这些雕琢于石壁之上的洞窟虽然外部入口几乎相同,可是内部却有大有小,有深有浅,罗猎上次曾经去过几个洞窟,并在其中找到橡木桶封装的黑火药,不过上次他并无明确的目标,此番重来,已经从兰喜妹那里得到详细的资料,在周围大大小小的洞窟共有三百六十五个,其中有八十一个彼此相通。

        来此之前罗猎已经将兰喜妹给他的资料牢牢记在脑中,他素来记忆力不差,可是也难以做到在短时间内将所有的资料记得一字不差,而现在他的记忆力明显有了飞跃,虽然只是看过一遍,却将所有的资料记得字字不差,甚至连其中的地图标记都牢牢记在脑中,一旦需要的时候,脑海中顿时清晰浮现出所用的资料。

        罗猎认为这一切都是那颗智慧种子带给自己的变化,心中有惊喜也有不安,按照父亲的说法,那颗智慧种子在体内会慢慢发生作用,完全吸收可能需要十年的时间,也就是说自己目前只是吸收了其中的一小部分,如果十年之后自己将种子的能量完全吸收,那么身体和脑力将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白云飞望着罗猎矫健的身姿心头暗暗佩服,罗猎的身手比他预想中还要好,高手善于从人的细微动作中看出对方的深浅,罗猎攀爬的速度虽然比不上同时攀援的钻地鼠,可是罗猎动作的节奏掌握绝佳,白云飞暗忖,如果他们面临的是万丈高崖,那么罗猎必将胜出。白云飞特地侧耳倾听罗猎的呼吸,罗猎的气息缓慢悠长,通常是内家高手才会有这样的征象。

        罗猎已经进入上方的洞窟中,转身回望,白云飞就紧随在自己的身后,面不改色,气息不变,早在津门之时罗猎就曾经亲眼目睹过白云飞让人惊艳的枪法,知道此人乃是一代高手,这也是穆三寿选择他来监视己方的原因。

        洞窟并不大,以罗猎的身高必须要低下头去,通过手电筒的光束观察洞窟中的情景,右侧堆着十多个橡木桶,白云飞也进入了洞窟,看到橡木桶上英文书写的Whisky,好奇道:“这是酒窖?”

        罗猎摇了摇头道:“不是酒窖,里面装着黑火药,千万别玩火,不然咱们会被炸个粉身碎骨。”

        白云飞听出罗猎分明是一语双关,微笑道:“威胁我?”

        罗猎并没有回头:“白先生不如理解为善意的提醒。”他向前走了几步又道:“看来穆三爷给你开了一个无法拒绝的条件。”

        白云飞哈哈笑了起来,他的笑声在洞窟中久久回荡:“我欠他的人情。”

        罗猎没有说话,只是继续向前走。

        白云飞不免有些好奇,他当然明白与其说欠穆三寿的人情不如说欠罗猎和叶青虹的,如果不是他们两人出面安排,自己很难离开津门,从这一点上来说,自己接受穆三寿的委托来对付罗猎显然是不厚道的。

        白云飞终忍不住道:“其实我也欠你的人情。”

        罗猎摇了摇头道:“两不相欠。”他停顿了一下道:“总是记挂着人情二字,活得会很累。”

        白云飞点了点头,忽然感觉到自己活得远不如罗猎这般洒脱,这些年来从未逃离过恩怨情仇的羁绊。

        罗猎停下了脚步,在他的前方出现了一具尸体,尸体保存的很好,肌肤并未腐烂,脸色乌青发亮,双目如同金鱼一般鼓出,盯住来人的方向,形容骇人。白云飞来到罗猎身边,看到那具尸首穿戴都是清朝的服饰,不禁好奇道:“这人应当死了不少年,为何尸体至今不腐?”

        罗猎沉声道:“此人的体内应当被灌入了大量的水银,所以才会保持肉身不腐。”许多坟墓之中常常会有水银童子殉葬,乃是用水银灌入小孩的身体,以这种方式来保证肉身千年不腐,像这种成年人却极其少见。

        白云飞用伞的顶端挑落那尸首头顶的官帽,却见那人的顶盖之上果然有一个大洋般的血洞,白云飞厌恶地皱了皱眉头,想不到景色秀丽的圆明园下竟然存在着如此阴森恐怖的场景,低声催促罗猎继续向前行走。

        罗猎并未急于前行,戴上手套,掰开那尸体紧攥的双手,稍一用力,却听到喀嚓声响,尸体的手指应声而断,从他紧攥的左手中滚落出一柄小刀。罗猎捡起那柄小刀,小刀长约盈寸,刀身雪亮,历久弥新,锋芒尖利,角度稍一倾斜可以清晰看到其上鱼鳞状的纹理。罗猎本身就是使用飞刀的行家,一看就知道这柄刀就是用来投掷的飞刀,不过比起他通常使用的飞刀要小一些。

        将飞刀在掌心中掂量了一下,飞刀尺寸虽小,可是份量十足,如果想要保证飞刀飞行的速度和杀伤力,刀身的重量是其中一个极其重要的因素。

        白云飞道:“掌心刀!”

        罗猎将飞刀递给了他,白云飞用手帕捏起接过,他做事谨慎,这是为了防止飞刀上可能涂布了毒素,翻来覆去仔细看了看道:“没错,就是掌心刀,据我说知,雍正生前身边有八大侍卫贴身防护,这八大侍卫全都是顶尖高手,而且各有所长。其中一人善使暗器,飞刀、袖箭无一不通,最为人称道的就是掌心刀,飞刀藏于掌心,隐蔽性极强,对敌之时,静候时机,一旦触发,必然夺命。”

        他将飞刀抵还给罗猎,罗猎收好了,心中暗忖自己若是射出这柄飞刀倒也不难,可真正的难题是如何将飞刀藏于掌心。

        白云飞用雨伞在尸体上戳了戳,在尸体腰间戳到一硬物,那尸体所穿的衣服因为经年日久已经腐朽,稍一用力就将尸体的腰带挑断,从尸体身上掉落下一个圆筒,那圆筒叽里咕噜滚到罗猎的脚下。

        白云飞提醒罗猎道:“别碰!”他蹲下去用手电筒的光束照射那圆筒,观察了好一会儿,方才将圆筒从地上捡了起来,目光在罗猎脸上扫视了一眼,唇角露出一丝笑意。

        罗猎却突然感到一丝不安,凭自觉判断出暗器大师身上掉落下来的这个圆筒必然是他随身携带威力惊人的杀器,难道白云飞想要对自己不利?

        白云飞微笑道:“这圆筒有个雅致的名字叫蜂巢,只要触动上方的机关,就会从顶端射出五百根钢针,钢针都是用宫廷秘制的毒药淬炼过,见血封喉。”他将这名为蜂巢的针筒对准了罗猎。

        罗猎处变不惊道:“白先生对着我干什么?”

        白云飞哈哈笑了起来:“只是想看你怕不怕。”

        罗猎道:“这暗器虽然厉害,可是经过了这么多年,估计里面的机括十有八九都锈蚀损坏了,你就算按下去也未必飞得出一根针,而且这针盒一看就已经用过,一个空盒子能有什么用处?”

        白云飞笑眯眯道:“要不要试一下?”

        罗猎点了点头,掌心中的飞刀蓄势待发,不过他从白云飞的身上并未感觉到强烈的杀气,对外界的感觉变得越来越敏锐,这种超强的感知力甚至已经超出了罗猎内心认知,因此而让他产生犹豫,怀疑自己的感觉会发生错误,这才是他不敢放松警惕的原因。

        白云飞说完那句话已经调转了针筒,瞄准那具尸体摁下了机关,波!的一声,数百根钢针同时射了出去,密密麻麻射入了尸体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