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四章【实验室】(下)

第一百六十四章【实验室】(下)

        阿诺向张长弓竖起了拇指,张长弓飞刀的技术看来不次于罗猎。

        张长弓向他挤了挤眼睛。

        阿诺顺利来到电源控制处,拉下了总闸,顷刻之间,整个地下工事陷入一片漆黑之中。

        张长弓长弓在手,当下方亮起灯光之后,他瞄准灯光施射,张长弓箭无虚发,连出三箭,已经有三人被射杀当场。下方顿时陷入一片混乱之中,有人用日语提醒不要开灯,可那人刚刚发声,就被一箭穿喉。

        张长弓每射杀一名目标就迅速转移,断电之后,众人都处于黑暗之中,张长弓虽然没有瞎子那样的夜视能力,可是他的耳力敏锐,将这里当成了猎场,地下实验室内日方的工作人员被他当成了一个个的猎物。

        张长弓接连射杀对方四人之后,对方显然意识到了潜入者的可怕,没有人再敢轻易亮起灯光,全都屏住呼吸生怕暴露行藏被对方射杀。

        手术室内平度哲也因停电而终止了他即将开始的手术,室内烛光亮起,平度哲也脸上的表情极其凝重,他的助手松本正雄小声道:“教授,外面好像出事了。”

        平度哲也点了点头,从停电开始他就意识到不妙。

        松本正雄道:“我出去看看……”话未说完,外面传来一声惨叫,潜入者已经进入手术室的范围内,平度哲也放下手头的工作,走向里面的套件。

        松本正雄转身去开门,他还没有来得及拉开房门,大门就被人从外面踹开。

        松本正雄尚未看清闯入者是谁,一支羽箭带着一声尖啸射入他的眉心,镞尖将松本正雄的头骨洞穿,松本正雄的身躯直挺挺摔倒在地上,脑后的镞尖又钉入地板之上。

        参予实验的几人看到眼前一幕全都吓得魂飞魄散,目睹松本正雄惨死谁还敢主动上前送命,吓得慌忙四处逃窜。

        身穿白大褂,面戴口罩的张长弓大踏步冲了过去,老鹰捉小鸡一样将一人抓起,大吼道:“平度哲也在什么地方?”被他抓住的那名日本人吓得瑟瑟发抖,伸手指了指右侧的套间,张长弓随手一丢,那日本人被他沙包一样扔了出去,撞在墙上又反弹到地上,登时晕了过去。

        张长弓来此之前就知道地下实验室的关键人物就是平度哲也,就算找不到样本,干掉平度哲也也是一样。他大步冲向前方的那道房门,一脚踹开房门,却见灯光下平度哲也站在一张诊疗床旁,手中拿着一个空空的针管,显然刚刚给床上的病人注射完毕。

        张长弓弯弓搭箭,瞄准了平度哲也。

        平度哲也望着寒光闪烁的镞尖竟没有流露出一丝一毫的恐慌,对方身穿医院的服装,口罩蒙面,但此人绝非是前来救死扶伤,而是前来夺命的阎罗。

        张长弓出手毫不犹豫,松开弓弦,羽箭化成一道寒光疾电般向平度哲也的胸膛。

        面对即将到来的死亡,平度哲也仍然无动于衷,因为他明白自己根本无法躲过这一箭。

        张长弓对自己的箭法向来充满信心,尤其是在这样接近的距离下,他相信自己不会失手,已经提前看到平度哲也被射杀当场的情景。

        然而凡事皆有例外,一直躺在床上的那名病人却突然伸出手去,一把将张长弓志在必得的那一箭抓在手中。

        这是一只布满青色鳞片的手,指甲乌黑尖利,这只手做了一个攥起的动作,喀嚓一声,坚韧的箭杆就已经被他从中折断。

        张长弓吃惊地望着那缓缓坐起的病人,他周身布满鳞片,面部的肌肤也被鳞片遮盖,一双金色的瞳孔在昏暗的光线下灼灼生辉。张长弓此时方才明白为何平度哲也会毫不害怕,原来他心中有底。

        平度哲也不紧不慢道:“野兽,你去跟他打个招呼。”

        被称为野兽的怪人死死盯住了平度哲也,他翻身从床上跳了下去。

        张长弓在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不等怪人落地,手中羽箭连珠炮般向怪人射去,野兽挡在平度哲也的身前,任凭羽箭不断射在他的身上,锋利的镞尖根本无法穿透他周身坚韧的鳞甲。

        张长弓箭囊之中虽然有三支地玄晶制成的羽箭,可是他并不急于出箭,因为刚才野兽竟然空手抓住他近距离射出的羽箭,在没有百分百把握之前张长弓不会祭出压箱底的必杀技。

        射出羽箭的目的意在麻痹对方,要让野兽认为自己的攻击对他不可能造成伤害,等对方放松警惕之后方可发动致命一击。张长弓射箭的同时已经向后撤退。

        野兽并没有急于发动进攻,等到张长弓退出门外,他方才一步步向前方逼近。

        张长弓此时已经拉开了和野兽之间的距离,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他迅速抽出一支地玄晶锻造的羽箭,瞄准大步向自己走来的野兽。

        此时外面传来一声爆炸,却是阿诺将一颗手雷投向意图恢复电力的日方人员。

        爆炸引起的震动并未影响到张长弓的射击,以地玄晶制成的羽箭划出一道深蓝色的轨迹,直奔野兽的心口要害。羽箭离弦飞出的刹那,野兽一掌向镞尖拍去,他本想将羽箭一掌拍飞,可是掌心接触到镞尖的刹那顿时感觉不妙,地玄晶制成的镞尖轻易就突破了他的鳞甲,透过他的右掌。

        张长弓暗叫可惜,手上的动作却不敢怠慢,以最快的速度抽出第二支箭,瞄准野兽的咽喉射去。

        野兽刀枪不入的鳞甲被张长弓的羽箭穿透,他再不敢托大放弃躲避,双足一顿,身躯犹如一道青色闪电般向右侧窜去,张长弓志在夺命的第二箭宣告落空。

        张长弓打猎多年,却从未遭遇过行动如此迅速的野兽。

        野兽的双脚在墙上一顿,身躯于空中转向,凌空扑向张长弓。

        张长弓手中可以杀死对手的羽箭只剩下一支,在没有确然的把握之前,他不能轻易使用,更何况野兽的速度超乎想象,他纵然想弯弓射箭也没有足够的时间。

        转瞬之间,野兽已经扑到面前,和金色的双眸死死盯住张长弓,十指尖尖抓向张长弓的面门,张长弓情急之间只能用手中的长弓去格挡,野兽一把抓住长弓,双臂一分,喀嚓一声,坚韧的弓身竟然被他轻松扭断,抬起右脚踢中张长弓的小腹,张长弓魁梧的身躯宛如秋风扫落叶一般飞起,将身后两扇房门撞开,重重摔倒在了地上。

        张长弓体格健壮,抗击打能力在同伴中最为出众,饶是如此也被野兽的这一脚踹得几乎透不过气来。

        野兽将折断的长弓随手扔在了地上,然后大踏步向仍未来得及从地上爬起的张长弓奔去。

        张长弓去掏腰间的手枪,可是他拔枪的速度显然无法和野兽移动的速度相比,对方速度简直可以用非人来形容,张长弓并非第一次和这怪人遭遇,只是感觉这次他似乎比此前更加强大。

        关键时刻阿诺出现在张长弓的身后,手中温切斯特M1897霰弹枪对准了扑向张长弓的野兽,蓬!的一枪正中野兽的前胸,野兽的鳞甲虽然可以保护他不会受到致命的伤害,可是霰弹枪强大的威力仍然将野兽打得倒飞出去。

        阿诺深知这变种怪物的厉害,他不敢恋战,从地上拉起了张长弓,大吼道:“撤!”

        张长弓挣扎着站起身来,和阿诺一起向外逃去。

        野兽从地上爬起来,中弹之后,他的身上并未有任何受伤的痕迹,身后传来平度哲也的命令声:“快去,干掉他们,绝不可以让他们活着离开。”

        野兽大步追逐,他的速度越来越快,他的鼻孔不断吸气,从气息中能够辨别出潜入者身在何处。

        张长弓和阿诺两人已经爬上了铁梯,阿诺回身望去,却见野兽以惊人的速度来到了铁梯的入口处,反手又是一枪,这一枪打得野兽一个踉跄,不过他死死抓住了铁梯的扶手,将身体固定在阶梯之上。

        张长弓掏出手枪和阿诺两人同时射击,张长弓瞄准了野兽的手臂,阿诺对准了野兽的胸口,连番密集的火力终于将野兽打得再度倒在了地上。

        张长弓和阿诺登上二层平台,阿诺启动预先布置的炸药,下方开始接连不断地发生爆炸,整个地下实验室地动山摇。两人沿着战栗的平台摇摇晃晃向来时的消毒间奔去。

        一只手突然突破了下方的平台,抓住阿诺的足踝,奔跑中的阿诺因为失去平衡重重扑倒在了地上,霰弹枪也脱手飞了出去。张长弓从身后抽出最后一支地玄晶铸造的羽箭,握住箭杆狠狠刺入那拖住阿诺的大手之上。

        镞尖刺入满是鳞甲的手掌,疼痛让对方不得不放松阿诺的足踝,阿诺挣脱开来,张长弓已经来不及抽回箭矢,他们亡命向消毒间冲去,一道身影从地上腾飞而起,以惊人的弹跳稳稳落在二层的平台之上,恶狠狠盯住两人逃跑的方向,双足一顿,原地腾跃而起,瞬间就已经将彼此之间的距离缩短。

        然而此时阿诺也启动了另一轮爆炸,爆炸在他们的身后开始,平台在爆炸中不断坍塌,张长弓和阿诺在脚下平台坍塌之前,同时鱼跃冲入了消毒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