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四章【实验室】(上)

第一百六十四章【实验室】(上)

        罗猎和陆威霖费了一番功夫也钻出了地洞,两人全都是灰头土脸。

        陆威霖早有准备,出来之后马上拿出皮袄穿上,幸亏罗猎事先提醒,不然他可不会算到这地底世界如此之冷。

        白云飞和钻地鼠两人可没那么充足的准备,在最初的震骇之后,很快就感觉到寒气逼人,钻地鼠冻得牙关打颤,双臂交叉抱住身体,忍不住打了两个喷嚏道:“乖乖,好冷……”

        罗猎也有准备,只不过他刚刚感觉到寒冷,从心口处就有一股暖流汇入全身,和他进入水中的状况相同,顿时身体的寒意尽褪。他将自己随身携带的棉坎肩递给了白云飞。

        白云飞看了看罗猎,见他神情自若的样子,心中暗奇,难道罗猎的内力浑厚到足以抵御寒冷的地步,他并没有拒绝罗猎的好意,接过棉坎肩穿上。

        钻地鼠可没他的运气,不停跺脚道:“咱们尽快离开这里,实在是太冷了。”

        罗猎点了点头,目前他并没有感觉到异常,他对这条冰河仍然心有余悸,提醒同伴道:“咱们要以最快的速度通过冰河,决不可在冰面上停留。”

        陆威霖道:“冰面下是不是有什么古怪?”

        罗猎道:“下面都是尸体。”

        几人来到河边,现在的距离已经能够清晰看到冰面下的情景,冰面下一个个赤裸的少女或挣扎,或呼救,她们临死前的惊恐被冰河完整地保留了下来,虽然罗猎先行提醒过他们,他们三人看到眼前情景依然感觉到触目惊心。

        罗猎沉声道:“你们留意河面上的坑洞,一定要保持距离,那些坑洞下面都是被尸虫掏空了的尸首,很可能会有尸虫寄居其中,一旦惊动尸虫,后果不堪设想。”

        钻地鼠颤声道:“那……那条鳄鱼就是被尸虫……”

        罗猎点了点头,钻地鼠心中已经打起了退堂鼓,如果早知道这地下世界如此恐怖,他说什么也不会跟着过来,他已经亲眼见证灰熊的死亡,他可不想走上灰熊的老路,钻地鼠比灰熊要明白得多,想要活下去,最好的选择就是跟随罗猎,听从他的指挥。

        罗猎道:“河面不算宽,我先过去探路。”

        白云飞道:“一起过去。”虽然刚刚穿上罗猎友情赞助的棉坎肩,可他对罗猎仍然不敢抱以太多的信任,万一有圈套岂不是麻烦。

        罗猎笑了起来,他在岸边坐了下来,取出一对冰刀,将冰刀牢牢绑在了鞋上。

        其余三人都望着他,罗猎是他们之中唯一来过这里的人,他对这里的情况极为熟悉,事先已经做好了充分准备。其实罗猎也提醒陆威霖带上一副冰刀,可是陆威霖对滑冰并不在行,让他滑冰还不如直接步行来得快,所以才谢绝了罗猎的好意,如今方才知道罗猎带冰刀的作用。

        白云飞虽然会滑冰,可是并没有得到罗猎事先的提醒,在白云飞看来罗猎的做法也实属正常,毕竟大家立场不同,罗猎为什么要提醒他们。

        罗猎道:“冰河之上任何情况都可能发生,大家一定要记住,务必要在最短的时间内通过冰河,但是也要记住,你们的脚步要尽量放轻,或许轻微的震动就会将尸虫惊动。”

        罗猎并没有登上冰面,而是示意他们三人先行。

        又要脚步尽量放轻,又要尽快通过冰河,说起来容易,可做起来几乎没有任何的可能。三人蹑手蹑脚走上冰面,尽量不发出声音,走了几步,白云飞转身望去,却见罗猎仍然坐在岸上,并没有急于跟上,白云飞心中越发感到奇怪,莫非这其中果然有圈套?难道罗猎想要趁着这个机会将他们全都除去。

        此时罗猎站起身来,大吼道:“快跑!”

        几人举目向右侧望去,之间从那桥梁坍塌的地方,一大片黑压压的东西迅速向这边蔓延而来,速度惊人。

        钻地鼠惊呼道:“尸虫……尸虫……”其实不用他说,其他人也已经看到了,既然已经惊动了尸虫,三人也就不再有任何的顾忌,大踏步向对岸跑去。

        罗猎已经走上冰面,双腿在冰面上来回滑动,速度在瞬间提升,让所有人意外的是,他并非直奔对岸,而是影响那黑压压前来的大片尸虫。

        罗猎一扬手,一颗手雷向前方飞去,手雷炸裂部分冰面,暴露出冰面下方的女尸,尸虫瞬间向冰面裂口处聚拢,大部分尸虫仍然向罗猎奔来。

        罗猎甩开双腿凭借着他高超的滑冰技术在冰面上来回绕行,成功吸引了尸虫群的注意,那群尸虫跟随在他身后,随着罗猎在冰面上的滑动轨迹不断变换队形。

        白云飞三人这才知道罗猎并不是要抢先逃生,而是在给他们安全渡过冰河争取时间,白云飞心中暗自惭愧,罗猎的胸襟让他自叹弗如。生死关头他们顾不上多想,三人在冰面上没命狂奔,终于成功抵达对岸。

        几人惊魂未定,却见罗猎仍然在冰面上滑行,尸虫在他的背后犹如一条奔腾的河流紧追不舍,不过尸虫群移动的速度显然无法和罗猎相提并论,罗猎在冰面上兜了个圈子,将尸虫群重新引向长桥的方向,从侧边反向而行,成功摆脱了尸虫群,迅速爬上河岸,他刚一上岸,就脱下冰刀。白云飞几人也没了顾忌,将手雷投向尸虫群,爆炸声此起彼伏。

        尸虫被炸得血肉横飞,仍然有不少尸虫向上追踪而来。

        四人快步逃离河岸,离开冰河的范围之后,温度明显升高,罗猎逃了几步转身望去,却见那些尸虫已经止步不前,兰喜妹给他的相关资料标注,这些尸虫喜好寒冷,一旦周围环境升高,它们就很难存活,所以都生活在冰河附近,一旦感觉到周围温度有明显提升,它们就会主动放弃攻击。

        陆威霖松了口气道:“它们好像不追了。”

        罗猎点了点头,兰喜妹虽然从未进入过这地底世界,可是她对其中的许多状况还是熟悉的,他不由得想到了穆三寿,兰喜妹布下的这个局能否将穆三寿成功地吸引进来?

        身边响起钻地鼠的声音:“罗先生,咱们接下来往哪儿走?”不知不觉中,罗猎已经树立起了他在众人中的权威,想要活着从这里走出去,他们就不得不倚重罗猎,而罗猎刚才在冰面之上勇于担当的行为也让几人心生佩服。

        罗猎指了指那刻有五爪金龙的拱洞,从中走了进去,这段路程罗猎此前经过的时候正处于昏迷状态,是瞎子和阿诺轮流背着他走过,所以罗猎对这段路程并印象,不过后来听他们说起过,出了宫门沿着这条道路一路走出去就到了他们炸毁的石门,石门位于雍正雕像的基座部分,走出这道石门,就看到外面有光亮透入。

        罗猎回忆起自己从周边的石窟中取得炸药桶,一共用五只炸药桶将石门炸开的情景,当时因爆炸的震动而导致上方长明灯断裂,灼热的灯油倾倒在了自己的背部,从而导致他发生了中毒的症状。

        耳边似乎响起麻雀焦急的呼唤声,罗猎的唇角不由得露出会心的笑意,麻雀对自己的真情他当然明白,若说没有感动是不可能的,只是他更明白现实,对麻雀来说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才是最好的选择,尤其是在他得知福伯的真正身份之后,更想让麻雀离开这里,以免被有心人利用。

        钻地鼠从地上捡起了一根权杖,这根权杖正是罗猎当初遗落在这里的,从钻地鼠发亮的目光就已经知道他心中的欣喜和贪婪,罗猎并没有向他索取,虽然明知道钻地鼠不敢拒绝。罗猎的头脑足够冷静,今晚最珍贵的东西还未出现。

        张长弓和阿诺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太平间的地下竟然拥有这么大的空间,他们正站在一层的平台处,从他们的角度可以看到下方来回忙碌的工作人员。

        手推车都用白布蒙住,虽然如此仍然可以从外表的轮廓分辨出下面应该躺着人,应当是尸体,如果是活人不会蒙住面孔,张长弓粗略查点了一下,至少有五具尸体,下方传来阵阵哀嚎声,有人推着一个穿着白色消毒衣,被捆扎在床上的女子正向手术室的方向走去。

        张长弓咬牙切齿,低声骂了句王八蛋。

        他拍了拍阿诺的肩头,向他低声耳语,决定两人暂时分开行动,他负责清除平台上的岗哨,阿诺则负责前往对侧切断电源。

        不过想要顺利进入手术室,就必须先除掉平台上的两名警卫,张长弓躬身潜行,来到其中一名守卫的身后,猛然扑了过去,捂住对方的口鼻,干脆利落地将他的脖子扭断,对侧的平台上另外一名负责警戒的守卫发现了这边的状况,还没等他来得及出生,张长弓就拔出匕首扔了出去,匕首正中对方的额头,那守卫直挺挺向后方倒去,还没有倒在地上,已经绕行到他后方的阿诺伸手扶住了他的尸体,将尸体无声无息地放倒,然后拖到角落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