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三章【我的脸】(下)

第一百六十三章【我的脸】(下)

        上方传来陆威霖的呼喊声:“你不打算上来了?”

        罗猎看了看那条栓在岩石上的充气船,时间还来得及,他将充气船放气之后,然后将缆绳栓在绳索的尾端,自己先拉着绳索爬了上去,然后又将充气船拉了上去。

        灰熊走过去将充气船内残存的气体排空,重新卷成一团,看到充气船的底部附着着一颗龙眼大小的圆球,伸手想去触摸。陆威霖慌忙喝止:“别动!”

        灰熊对陆威霖怒目而视。

        白云飞用雨伞小心将那颗圆球挑落,却发现被圆球附着的地方已经裂开了一个圆洞,那圆球滚落在地面上,露出一条尾巴,几人这才看出原来是一只蝌蚪,只是这蝌蚪的体型也太大了一些。

        灰熊哼了一声道:“一只蝌蚪而已,有什么好怕?”他抬脚向那只蝌蚪踏去,准备一脚将蝌蚪碾压成泥。他的脚还没有踏中那蝌蚪,蝌蚪却陡然鼓涨起来,身体大了何止一倍。

        罗猎几人再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噗!的一声,蝌蚪的口中射出一道白亮的液体,这液体正中灰熊的面门,灰熊只觉得面部一热,伸手去擦,手指触及粘液顿时开始融化。

        罗猎几人从未见过如此可怖的情景,灰熊的面孔迅速开始融化,五官在短时间内已经血肉模糊,灰熊惨叫道:“我的脸……我的眼睛……”他双手捂着面孔,血红色的粘液不断从脸上流下。

        白云飞见惯江湖风浪,却从未见过如此凄惨的场景,他转过身去。

        陆威霖抿了抿嘴唇,举起手枪,一枪正中灰熊血肉模糊的面孔,他可不是趁机除掉对手,而是不忍心看到灰熊临死前遭受如此折磨。

        灰熊魁梧的身体趴倒在了地面上,那只被他踏瘪的蝌蚪竟然缓缓回复成球状。白云飞小心用雨伞挑动那蝌蚪,将它从洞口挑了下去。

        罗猎也是心中黯然,如果不是自己将那条充气船拽上来,灰熊也不会稀里糊涂地送命,充气船被蝌蚪腐蚀了一个破洞,显然没有了使用的价值,他们将充气船扔在原地。

        罗猎道:“从现在开始,没有我的命令大家不要随意触碰任何的东西。”他停顿了一下又道:“如果你们还想活着从这里走出去的话。”

        陆威霖默默来到灰熊的身边,从他身上摘下随身带来的装备,四人将装备分开背在身上。

        白云飞抬头望去,但见上方是一个高高的穹顶,明显是人工雕琢而成,在穹顶的中心,一条断裂的铁链垂落,白云飞皱了皱眉头,忍不住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罗猎朝上方看了一眼道:“过去这里曾经有一口悬棺,铁链断裂之后,悬棺砸在下方的岩层之上,砸出了这个地洞。”

        “水晶棺!”钻地鼠已经发现了前方的水晶棺,水晶棺底儿朝上趴在那里,有了刚才的遭遇,几人再也不敢轻易靠近。

        白云飞禁不住心中的好奇,低声道:“这水晶棺内是什么人?”

        罗猎道:“一具无头的尸首。”

        白云飞心说你说了跟没说一样。

        钻地鼠叹了口气道:“罗先生,大家既然都到了这里,就应当同舟共济,您就别卖关子了。”

        罗猎道:“也不是卖关子,我的确没什么证据,只是怀疑这水晶棺里就是清朝的某位被人砍了脑袋的皇帝。”

        白云飞心中暗忖,清朝被砍了脑袋的皇帝,莫不是雍正?他虽然梨园出身,没有正式上过学堂,可并非胸中无墨之人,他平日博览群书,对满清历史也是颇为熟悉,以他的了解雍正帝可不是葬在圆明园下。

        雍正被吕四娘刺杀的事情虽然正史未曾记载,可是在民间却广为传播,几乎老百姓都听说过这件事,而且不少人信以为真。钻地鼠道:“雍正?如果这是皇陵,岂不是有许许多多的宝贝?”一想起皇陵秘宝,心中对同伴的死顿时减少了几分伤感,同时对这地宫的恐惧也减轻了不少,很多时候欲望能够激发人心底的勇气。

        白云飞始终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穆三寿委托他此番前来,务必要夺得保险柜,提防罗猎和陆威霖据为己有,还答应自己,此事完成之后,他会为自己解决津门的麻烦,帮他东山再起,甚至可以将位子交给自己,单从穆三寿的这个条件白云飞也能猜到保险柜内的东西极其重要。穆三寿知道他想要什么?所以才会投其所好,可白云飞并不知道穆三寿想要得到什么。

        罗猎显然是知道答案的,来到这里之前,白云飞认为这地下大不了也就藏着当年八国联军没有发现的皇家秘藏,可进入其中方才意识到,事情远没有这么简单,从目前所见,已经完全颠覆了他对世界的认知,他从未料到在这黑暗的地下居然生长着这么多的古怪生物。

        他们很快就已经来到坍塌的洞口前方,那片坍塌的废墟中露出一块白森森的巨大头骨,罗猎远远看到就已经分辨出是那头被尸虫啃噬一光的巨鳄。他提醒众人停下脚步,自己率先走了过去,他对自己的感知能力越来越有信心,悄然感知着附近有无其他生命的存在。

        直到看到罗猎挥手示意,其余三人方才靠拢过去,虽然在进入地宫之前,没有人确定罗猎的领导地位,可是现在就连白云飞也不得不倚重罗猎,对他言听计从,毕竟身处在一个完全未知的世界,没有罗猎他们或许能够进来,可是没有罗猎他们很难从这里平平安安地走出去。

        陆威霖来到巨鳄的头骨前停步,心中暗叹,这鳄鱼活着的时候该如何巨大,如此凶悍的生物怎会死得如此凄惨?白云飞道:“它怎么死的?”

        罗猎简单将巨鳄的死因说了,几人听完心情更是沉重,虽然他们未曾亲眼目睹,可是单单听到那潮水般密密麻麻的尸虫就已经毛骨悚然。

        挖墙打洞乃是钻地鼠的特长,他观察了一下周围的地形就开始工作。

        罗猎三人刚好趁着这个时机休息调整一下。

        白云飞来到罗猎的身边坐下,将自己的水壶递给他,罗猎也不客气,仰首喝了几口,却见坍塌处尘土飞扬,已经看不到钻地鼠的身影了。

        白云飞道:“咱们要找什么东西?”

        罗猎微笑望着白云飞:“白先生连此行的目的都不知道就跟着一起过来,可不像您过去的做派。”

        白云飞也笑了起来,罗猎是明白人,自己前来的目的肯定瞒不过他,他叹了口气道:“此一时彼一时。”

        罗猎低声道:“有些事还是搞明白再去做的好,诱惑越大,风险越大,你知不知道那保险柜中藏着什么?”

        白云飞摇了摇头。

        罗猎压低声音道:“听说是长生不老的丹药。”

        白云飞仿佛听到天下间最荒诞的事情,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可当他的目光落在罗猎的脸上,发现对方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笑意,并没有跟自己开玩笑的意思,他忽然想到这世上能让一个人甘愿放弃江湖地位和手中权力的东西并不多。

        罗猎又道:“知不知道我和陆威霖为什么要为穆三寿做事?”

        白云飞笑而不语,只是他的笑容明显收敛了许多。

        “叶青虹!”

        罗猎只说出了这个名字,却让白云飞的内心变得更加沉重起来,他当然知道叶青虹和穆三寿之间的关系,穆三寿不惜以干女儿的性命作为要挟,迫使罗猎和陆威霖就范,一个人甘愿用亲情和权力去交换的东西,其珍贵程度可想而知。

        白云飞陷入了沉思,他知道罗猎之所以告诉自己这些是有原因的。

        罗猎并不想与白云飞为敌,至少在目前他并没有和白云飞反目为仇的必要,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算盘,正因为心中的贪欲才会让他们走入别人精心设下的圈套。

        陆威霖手电的光束照射着远处尘土飞扬的地方,透过弥漫的尘土,依稀能够看到钻地鼠的身影,不知钻地鼠何时能够将洞口打穿,就在他思量之时,钻地鼠的声音从远处响起:“好了!”

        三人同时站起身来,他们并没有急着过去,等到尘土散去,看到巨鳄头骨的右下角已经多出了一个洞口,那洞口堪堪容纳一个人通过,钻地鼠率先从洞中钻了出去,白云飞紧随其后,这次是陆威霖断后,罗猎和陆威霖两人的身材相仿,都要比钻地鼠魁梧得多,钻出这洞口对他们来说是一种考验。

        白云飞钻出洞口,掸去身上的浮尘,只觉得一股冷森森的寒气逼来,抬头望去,他和前方的钻地鼠一样也为眼前所看到的一切所惊呆。

        在他们前方横亘着一条冰河,右前方的位置有一道长桥横跨于冰河之上,不过长桥大部分已经被烧毁,中部坍塌,虽然如此仍然能够看出昔日之规模,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怎么都不会相信圆明园下竟然藏着如此规模宏大的地下世界。

        钻地鼠喃喃道:“这是什么地方?森罗殿吗?奈何桥吗?”他转身看到洞外那条巨鳄剩下的白森森的骨骼,罗猎曾经说过这是头鳄鱼,可这么大的鳄鱼他从未见过,单从骨骼来看,说是一条龙他也会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