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三章【我的脸】(上)

第一百六十三章【我的脸】(上)

        白云飞跟在罗猎身后,还未走出这段管道,就闻到一股难以忍受的腥臭气息,他忍不住问道:“什么味道?”

        罗猎没有回答,很多事百闻不如一见,还是让他们亲眼见证的好。

        出了管道,就看到水潭,水面之上漂浮着白花花一片全都是死鱼,靠近岸边的地方有一个磨盘大小的巨蛙尸体,肚皮朝上,因为被水浸泡多日,已经涨大了数倍,饶是如此白云飞几人也都未见过如此大的一只蛤蟆。

        钻地鼠充满好奇道:“这蛤蟆怎地如此之大?我长这么大都未见过呢。”

        罗猎心中暗忖,你还没看到那只蟾蜍,想起自己上次在水中遇险,挥刀砍断了蟾蜍的长舌,不知那蟾蜍死了没有?另外两只绿色的蛤蟆倒是被麻雀和阿诺当场射杀。

        “你们看!”钻地鼠惊呼道。

        几人举目望去,却见水潭的中间漂浮着一个牛犊般大小的大球,罗猎看得真切,那大球就是被自己割断舌头的蟾蜍,心中不由得一惊,危险如此靠近怎么自己居然毫无察觉?仔细一看那蟾蜍应当是死了,只是随着水波上下起伏,难怪自己会没有任何感觉。

        灰熊冷哼了一声道:“妈的,装神弄鬼!”他举起手枪瞄准水上的目标就是一枪,白云飞阻止不及。这么大的目标,只要不是瞎子就能击中。

        子弹射中那蟾蜍的尸体,蓬!地一声炸裂开来。

        罗猎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此人行事有些鲁莽。

        陆威霖忍不住道:“拿一只死蛤蟆耍什么威风?”

        白云飞心思缜密,他首先留意到的就是水面上的死鱼,这些鱼应当不是正常死亡,接连看到这两只死蛤蟆,已经初步断定,鱼群的死亡和蛤蟆有关,应该是蛤蟆死后,体内的毒素污染了水源,所以才导致鱼群大量死亡。灰熊的这一枪显然加速了毒素在水中的蔓延,白云飞心中已经暗骂此人乃猪一样的队友。

        罗猎提醒众人道:“蟾蜍的毒液对人的肌肤有很强的腐蚀性,虽然经过潭水稀释,可我也不能保证。”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望向灰熊,灰熊知道自己做了错事,仍然嘟囔着:“也不早说!”不过他也不是太蠢,忽然想起自己身后背着的装备包:“我们带了充气船。”

        这充气船是罗猎早已准备好的,出发之前他就已经考虑到这里的水质状况。

        白云飞心中暗赞,罗猎考虑事情果然周到。

        灰熊和钻地鼠两人联手将船充气完成,这艘充气船在正常情况下可以承载三人的重量,所有人不可能一次全都渡过,必须要往返两趟,钻地鼠身材最小,体重最轻,由他操桨往返。

        罗猎选择从原路进入地宫的时候也曾经犹豫过,毕竟上方的岩洞在巨鳄捕食他们的时候已经坍塌,可是后来得知钻地鼠加入,根据从陆威霖那里得到的情报,此人身材矮小,擅长掘地打洞,乃是穆三寿手下的一位奇人,既然如此刚好可以利用一下钻地鼠的本领。

        上次在地下遭遇得最大危险莫过于尸虫,罗猎本来担心那些尸虫仍然盘踞在洞口,在兰喜妹给他的地宫资料中,就专门有尸虫的介绍,这种虫子喜欢成群结队的觅食,所到之处,尸骨无存,不过它们极其恋家,一旦吃完了猎物就会返回巢穴。

        根据这种虫子的习性判断,它们应当不会留在原地,地宫冰河附近尸体众多,那里才是它们的巢穴所在。

        罗猎慎重考虑之后,方才决定经由原路返回,胆大包天未必能够活到最后,小心谨慎也无法保证你平平安安,想要活得长久,就必须胆大心细,要懂得审时度势,要懂得随机应变。

        钻地鼠将白云飞和灰熊先行送到预定的地点,就在他们前方水面的中心,耸立着几块石头,其中一块足以站立五人。白云飞抬头望去,只见头顶上方三米左右的地方有一个不规则的破裂洞口,耸立于水中的石头看来就是从上方落下。

        灰熊低声道:“看来咱们要爬上去。”

        白云飞点了点头,率先跳上石块,观察了一下周围,确信没有异常的状况,才摆了摆手,灰熊和钻地鼠对白云飞利落的身手都暗暗佩服,灰熊随后跳上石块。

        钻地鼠画着充气船重新回到罗猎和陆威霖所在的地方,载了两人重新向白云飞他们的位置划去。

        白云飞和灰熊两人也没有原地等待,灰熊从随身工具中取下飞抓,在手中风车般旋转了几圈然后掷了出去,飞抓向上飞出抓住了洞口的边缘,灰熊用力向下扯了扯,确信岩洞的边缘没有松动,他向白云飞道:“我先上去。”他是穆三寿手下第一猛将,凶悍过人,胆色出众。

        白云飞道:“等他们过来再说。”

        灰熊回身看了一眼,充气船方才划到中心,他不屑地撇了撇嘴。

        罗猎静静望着两旁的水面,此刻他心静如水,意识沿着水波的涟漪向周围蔓延,他在悄然感知着周围的生命,这看似平静的水面,下方却暗藏着不为人知的杀机,他曾经亲身领教过这片水域的可怕,希望这里的一切已经随着那只巨型蟾蜍的死亡全都过去。

        陆威霖一旁轻轻碰了碰他的手臂道:“那蛤蟆是你杀死的?”

        罗猎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可能是被气死了。”

        钻地鼠吞了口唾沫道:“我过去从未见过这么大的蛤蟆。”他的脑筋要比灰熊灵活得多,虽然此次奉命而来,真正进入这地下世界之后,钻地鼠很快就意识到这里的诡秘和可怕,死去的大蛤蟆或许只是一个开始,里面还不知道有怎样可怕的生物在等着他们,在这样的状况下和唯一的知情者罗猎为敌显然是不明智的。

        罗猎道:“回头你会看到更多不可思议的生物。”他转身看了看钻地鼠,意味深长道:“既然进来了,大家最好同心协力,不然,恐怕谁都别想活着逃出去。”

        钻地鼠知道罗猎绝非危言耸听,他点了点头道:“三爷说了,让我尽可能配合两位。”这番话完全可以理解为他向罗猎在示好。

        罗猎心中暗忖,钻地鼠显然要比灰熊更加灵活,此人虽然授命于穆三寿,可是他并没有带有太多敌意,而且借着回头接他们的机会主动示好,罗猎对此人虽然不慎了解,但是在眼前的环境下还是尽量团结一切可以团结之人。

        寻宝只是一个诱饵,今天他的主要目的是配合兰喜妹将她的仇人一网打尽。罗猎虽然没有主动介入兰喜妹家仇的意愿,可是当兰喜妹的家仇和国恨产生了交集,罗猎就不能熟视无睹了,这也正是兰喜妹能够成功说服他的关键。

        充气船就快靠近水中的巨石,钻地鼠将缆绳扔给了灰熊,灰熊接住缆绳,用力一拉,充气船飞快地向巨石靠近。

        白云飞和灰熊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充气船上的时候,在他们的头顶上方,一条手腕粗细的蜈蚣悄声无息地游移下来。罗猎提醒道:“小心身后!”说话的同时已经出手,一道寒光随手飞出,他射出的飞刀准确无误地从蜈蚣的中间划过,将那条蜈蚣一分为二,蜈蚣身体的两段向下掉落。陆威霖眼疾手快,不等那蜈蚣落到灰熊的身上,已经接连射出两枪,将蜈蚣的残段打得血肉横飞。白云飞反应奇快,从身后抽出一把雨伞,撑开遮住他和灰熊的身体,以免蜈蚣的毒液溅到他们的身上。

        罗猎一个箭步跨上巨岩,手电筒的光柱射向落在岩石上的蜈蚣尸体,只见那条蜈蚣体色漆黑,碎裂的肉体中流出绿色的浆液,浆液落在岩石上竟然冒出青烟,显然具有极强的腐蚀性。

        白云飞将雨伞收起冷冷望着陆威霖,显然责怪他出枪鲁莽,如果不是自己眼疾手快,利用雨伞挡住这些毒液,灰熊和自己已经难以幸免。

        其实陆威霖也是好意,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如果蜈蚣的半截身体落在他们的身上后果一样不堪设想。

        罗猎的目光却投向他们的右前方,只见一片红彤彤的火焰正贴着上方岩石蔓延过来,他的瞳孔骤然收缩,那是一群蜈蚣,罗猎大声道:“尽快离开这里!”

        灰熊已经率先做出了反应,他拉着绳索向上攀爬,罗猎示意其他人先行前往,自己负责断后。

        不过那群蜈蚣在距离他们立足处还有十米左右的地方停止向前游走,而是一个个用身体盘旋缠绕聚拢成群,远远望去犹如一座塔尖朝下的火焰之塔,塔尖不断向下延伸,那片水域之上还漂浮着死去巨型蟾蜍的尸体。灰熊刚才的一枪使得蟾蜍其大如鼓的腹部炸裂开来,也暴露了它腹内孕育的成千上万的卵,那群蜈蚣其实是被蛙卵吸引而来,它们的目标并非是罗猎几人。

        蜈蚣疯狂捕食着蛙卵,罗猎心中暗忖,它们捕食蛙卵不仅仅是为了满足食物的需要,也是为了保护自身,如果这些蛙卵全都孕育成熟,这片水域将完全被那些可怕的蟾蜍占据,别说是误入其中的人类,就连这些蜈蚣恐怕也没有生存下去的可能,自然的法则就是如此,优胜劣汰,适者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