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二章【人盯人】(下)

第一百六十二章【人盯人】(下)

        张长弓和阿诺两人分头混进了山田医院,这种公开营运的医院算不上戒备森严,晚上十点,张长弓切断了医院的电源,两人来到约定地点会合。

        兰喜妹提供给罗猎的地图非常详细,日本人的秘密实验室就位于停尸房的地下。

        在停尸房外,并无警卫巡查,两人对望了一眼,都看出对方眼中的喜色,看来今晚还算顺利,停尸房大门紧闭,阿诺和瞎子在一起呆久了,两人平时相互交流不断,阿诺别的没学会,一手撬门别锁的功夫已经练得纯熟,他掏出瞎子送给自己的万能钥匙,不一会儿功夫就将门锁打开。

        两人蹑手蹑脚走入停尸房内,又将大门重新合拢。

        里面黑漆漆一片,他们没有瞎子夜晚视物的本领,阿诺打开手电,他和张长弓都是胆大之人,阿诺在酒后更是天不怕地不怕,来到下一个房门前,阿诺仍然故技重施将门锁打开,推开这扇门,顿时感觉冷气森森,这里已经是停尸房,为了避免尸体腐烂,这里常年保持低温。

        张长弓耳力敏锐,未进入之前已经将耳朵贴在房门上倾听里面的动静,张长弓对自己的听力还是颇为自信的,尤其是在这样死寂的环境下,就算是一根针落地的声音他都能够听得到,如果室内有呼吸心跳声绝不会瞒过他的耳朵。

        拉开房门,掀开里面的两扇棉帘,看到里面放着十二张床,床多半都是空的,只有两张床上暂时放着尸体。通常来说死人并没有什么危险,为了稳妥起见,张长弓还是过去掀开了蒙在死人身上的被单,确信他们已经死了。

        两人将其中的一张床向前推开,下方的地板随之移动,在他们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宛如电话拨号盘般的密码,阿诺小心拨动密码盘,密码完全相符之后,暗门向两旁移动,下方露出一道倾斜向下的阶梯,

        张长弓一手握着手电,一手举枪瞄准下方,并未发现有人值守,他率先沿着楼梯走了下去。阿诺向身后看了看,在合适的位置布置好了一颗炸弹,这才跟了进去。

        楼梯经过三个转折,前方有灯光透出。按照兰喜妹提供的情报,只要暗门开启里面的人就会第一时间收到情报,继续前进就会遭遇一道铁门,那里通常会布置两名警卫,负责验证进入者的身份。

        张长弓将手枪收起,摘下背后弓箭,做了个让阿诺掩护自己的手势,然后猫着腰迅速冲向前方,他看到了那道铁门,也看到了铁门前方的两名荷枪实弹的警卫。

        对方的反应也非常迅速,可是和张长弓出箭的速度仍然无法相比,张长弓松开弓弦,早已搭在弓弦上的两支羽箭流星逐月般射出,准确无误地命中两名守卫的咽喉。

        两名守卫直挺挺倒在地上,虽然发出了些许的声响,可这声响还不至于招来其他的敌人。

        张长弓和阿诺两人迅速冲了过去,从其中一名守卫的身上找到了打开铁门的钥匙,通过这道铁门,就是更衣间,这间地下实验室有着极其严格的消毒程序,避免外界的病毒进入其中。

        张长弓和阿诺两人换上了两件白大褂,戴上了口罩,阿诺的主要工作就是布置炸药,他们今天过来的主要目的就是要将这间地下实验室炸个底儿朝天,当然在摧毁这间地下实验室之前,他们必须首先要确认,那些样本究竟在不在这个地方?

        罗猎这次入水和过去有了很大的不同,这不同主要是他身体的感觉,过去进入水中他首先感觉到的是水温是冷还是热,这是最直观的感觉,然后还能感觉到水流是急还是缓,虽然罗猎的感官比起多半人要敏锐,可是他的感知能力在水中也会比平时减弱不少。

        而这次他入水之后,虽然目力有限,却可以感知到周围的一切,几名同伴的方位,他们下水的姿势,甚至连掠过身边的游鱼,这一切的动静在他的脑海中已经勾勒出一幅全景画面。

        这样的季节,水温还是偏冷的,即便是穿着水靠,罗猎脑海中刚刚生出这种念头,从他的胸口就产生了一股暖流,这暖流沿着他的血脉迅速扩展到他的全身,罗猎曾经听说过武功高手内力修炼到一定的境界,可以运功抵御寒冷的事情,可是他却从未亲眼见过,认为有些事情是被夸大了,练家子的御寒能力要比普通人强一些。

        他的吐纳方法得自于吴杰,虽然已经有了一定的成就,可是远没到可以运功御寒的地步,罗猎清晰感觉到那股暖流来自于自己的心口,也就是父亲当初为他种下智慧种子的地方,看来智慧种子的能量还要超出自己的想像。

        罗猎潜游的动作标准而有效,他很快就找到了那个排洪口并游了进去,陆威霖、白云飞几人鱼贯进入其中。

        除了罗猎之外,其他人都是第一次深入圆明园下的这座地宫,内心中既感到新奇又感到不安,这不见天日的地下不知有什么在等待着他们。陆威霖虽然未曾亲历,却看到罗猎脱险后重伤的模样,以罗猎的头脑和身手都会落到那样的下场,足见这地宫中充满凶险。

        沿着原路返回,这几日的雨让水涨了许多,内部水位也是一样,这让他们潜游的距离超过了上次,对罗猎而言这算不上什么问题,可对其他人来说对体能上已经是一种考验。

        游在罗猎身后的灰熊和钻地鼠甚至已经准备放弃,而就在他们刚刚产生这念头的时候,罗猎开始向上浮。

        五人的头颅先后付出了水面,灰熊抹去脸上的水渍,沉声道:“什么地方?”他的声音在空旷的地下空间回荡。

        陆威霖不满地瞪了他一眼道:“少说话会命长一些。”

        灰熊咧了咧嘴露出一口被烟草熏黑歪扭七八的牙齿,双目迸射出野兽般的凶光。

        罗猎此时已经游到了岸边,率先爬了上去。

        白云飞叹了口气道:“大家到了这里,最好懂得精诚合作,若是从一开始就内讧,还谈什么战斗力?”

        打火的声音响起,却是已经上岸的罗猎找出他包裹严实的香烟和火机,抽出一支烟点燃,上次进来得实在是太匆忙,根本没有来得及做足准备,这次要从容得多。

        陆威霖收回自己的目光上岸,灰熊爬到岸上仍然不依不饶地瞪着他。看到罗猎抽烟,白云飞走过去找他要了一支,罗猎帮他点上,风轻云淡道:“想打想杀还是等咱们活着回去再说。”

        灰熊粗声粗气道:“怕个球,难不成这里还有鬼吗?”

        罗猎微笑望着灰熊道:“没有鬼,但是比鬼可怕得多。”

        灰熊切了一声,可是却遭遇到白云飞阴冷的目光,内心中不寒而栗,他和钻地鼠来此之前穆三寿特地交代过,让他们务必要听从白云飞的指挥,而白云飞的可怕他们不但听说而且已经领教过。

        白云飞对罗猎的态度却非常的客气,轻声道:“这里就是圆明园的排洪系统?”

        罗猎的那支烟已经就快抽完,他将烟蒂溺灭在水中,点了点头道:“不是单纯的排洪系统,应该说这套系统非常的复杂,里面还有一套完整的循环系统,可以将搜集到的废水和雨水经过过滤重新输送到圆明园的各大水系之中,不过经过多次破坏,很多功能都已经丧失了。”

        罗猎大步向前方走去,身后灰熊和钻地鼠同时打开了手电筒。

        陆威霖自然而然地选择了断后,他并不信任白云飞三人中的任何一个,他不会轻易将自己的后背暴露在他们的攻击范围内。

        罗猎却丝毫没有顾忌这一点,他和白云飞并肩而行,甚至懒得开启手电筒,其实身后两道光柱已经足以照亮这黑暗的地下世界。

        白云飞道:“这下面有什么可怕的东西?”

        罗猎笑了笑道:“一些生物吧,比如说蛇虫老鼠之类的东西。”说话的时候,前方一群毛茸茸的东西从他们的脚下逃过,却是一群受惊的老鼠。白云飞素来爱洁,看到老鼠有些厌恶地皱了皱眉头,

        灰熊却突然抬起大脚踩住了一只逃过的老鼠,那老鼠惊恐的吱吱狂叫,灰熊猛然用力,将那只老鼠踩死在脚下。

        陆威霖知道这厮是在向自己示威,不过他这次并没有做出反应。

        罗猎提醒众人,从前方的排水口就该下行了,让每个人注意安全,这条笔直向下的排洪道虽然有铁梯可供攀爬,毕竟年月久远,再加上地下潮湿,许多地方已经锈蚀不堪,存在不小的风险。

        罗猎依然在最前方引路,爬出排水口,通过被锯断的铁栅栏,来到曲曲折折的管道之中,如果没有兰喜妹给他的地下管网图,就算罗猎来过一次,也无法保证能够原路返回,毕竟下面管道错综复杂,稍有疏忽就有迷路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