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二章【人盯人】(上)

第一百六十二章【人盯人】(上)

        白云飞仍然笑眯眯道:“今晚何时行动?”

        罗猎抬头看了看天色:“天黑之后。”

        有了上次进入地宫的经历,想要重新进入已经无需经过正觉寺的入口,罗猎标记了上次他们离开的地方,就在福海附近,兰喜妹又特地给他提供了一张地宫详图,其实此前见到的所有地图都是兰喜妹故意发散出去的,那些地图描绘不祥,真正的用意是在扰乱他人的注意力,激起一个个仇人的觊觎之心,然后将他们引到这里,进而一网打尽。

        这次提供给罗猎的地图详尽许多,在何处有危险,何处有机关都做出了特别标注,出入口更是标记得相当清楚。

        夜色苍茫,罗猎一行五人带着配备齐整的工具来到入水处,罗猎率先脱去外衣,露出里面黑色的水靠,其他人也都是一样,灰熊人如其号,身躯高大魁梧,一身发达的腱子肉比起张长弓都不遑多让。钻地鼠瘦小干枯,连紧身水靠穿在身上都颇显宽松,看起来颇有些滑稽。

        罗猎环视几人道:“你们水性如何?”

        白云飞道:“各凭造化。”来此之前他也不知这究竟是怎样一个任务,只知道自己负责盯紧罗猎和陆威霖,从穆三寿对待这件事的慎重来看,保险柜中一定藏着极其重要的物事。

        罗猎率先跃入水中,其他四人依次入水。

        在福海东侧的密林之中,有一群黑衣蒙面武士早已潜伏其中,为首一人正是兰喜妹,她通过望远镜观察着罗猎几人的一举一动,等到罗猎几人入水之后,将手中的望远镜递给了身边人,那人一身忍者装包裹得极其严实,只露出一双深邃的眼睛,此人乃是福山宇治,化名福伯的福山宇治不但是盗门高手,而且是一位忍术大师。

        兰喜妹以抢夺冀州鼎的理由说服福山宇治亲自出马,拿定了主意要借此良机将之神不知鬼不觉地除去。兰喜妹之所以恨极了福山宇治,因为他当年参予谋杀了她的父亲。

        穆三寿、刘德成、肖天行那些人以瑞亲王的巨额财富为诱饵,将她的父亲弘亲王载祥引入局中,当他们成功干掉奕勋,夺得财富之后,又设计将弘亲王除去,他们不敢直接下手,而是悄悄将弘亲王奕勋的情报出卖给日本人,因为在对日关系上弘亲王载祥一直提倡强硬,早已成为日本人的眼中钉肉中刺,他们早就恨不能除之而后快,几人的借刀杀人之计顺利达成。

        兰喜妹卧薪尝胆隐忍多年,她查出穆三寿背着他人独自吞没了奕勋藏在欧洲的巨额财富,将消息透露给他人,从而引发穆三寿团伙内部的争斗,第一个死去的任忠昌前往黄浦明为利用穆三寿的关系寻找靠山,实际上是去找穆三寿讨债,想要回当初属于他的那部分。

        穆三寿担心事情败露,一手导演了喋血蓝磨坊那出戏,兰喜妹又故意透露给穆三寿风声,让他误认为其他人都已经知道他独吞财富之事,穆三寿决定先下手为强,哄骗叶青虹以报仇为名,逐一铲除对手,穆三寿最担心的就是肖天行,纵然是这只老狐狸都没有想到自己从一开始就被别人牵着鼻子走。

        福山宇治低声道:“水下果然有玄机。”

        兰喜妹小声道:“你那宝贝徒弟没有告诉你吗?”

        福山宇治皱了皱眉头,他焉能听不出兰喜妹话中的嘲讽,麻雀应该已经上船了,她离开就好,这孩子单纯的性情又怎会知道人心的险恶?人非草木孰能无情?福山宇治想起了自己对麻博轩做过的一切,他并无任何的内疚之情,因为他认为自己是在为天皇效力,如果说真正有些不安的,是对麻雀的利用,她将自己当成父亲看待啊。

        福山宇治的目光有些迷惘,兰喜妹并没有放过这个细节,故意道:“想您的宝贝徒弟了?”

        两次提起麻雀,让福山宇治不由得警觉起来,这女人什么意思?在他们的组织中纪律严明,彼此之间并无任何的感情可谈,制约他们的不仅是纪律还有手段,这个年轻的女子居然能够取代船越龙一登上高位还真是不简单啊!

        福山宇治想起她将自己重新拉入追风者项目的事情,她是想借用自己的实力,福山宇治已经很久没有亲自出面执行过任务,而这次是平冈社长亲自密电,让他务必要将地玄晶制作的冀州鼎争夺到手,这次的行动由他统一指挥,兰喜妹从旁辅佐。

        在组织内部,辅佐通常还有另外的一层含义,那就是监视,证明社长对自己也不信任。

        兰喜妹问道:“现在是不是要行动了?”

        福山宇治摇了摇头,他决定再等等。

        兰喜妹故意道:“如果再不行动就可能会跟丢目标。”

        福山宇治藏在黑色面巾后方的嘴唇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毕竟年轻,她又怎能知道在来此之前,上方已经给他秘密送来了一幅圆明园地宫的手绘图,任何战争情报站都占有最重要的地位,在对中华的情报搜集方面,日本若称第二,无人敢称第一。兰喜妹显然是不知道这个情报的,由此证明,自己更得组织的信任。

        兰喜妹暗自冷笑,福山宇治这只老狐狸又怎能知道,他所得到的情报图是自己故意提供给日方情报组织的,多年的布局已经完成,今晚就是收网时刻。

        福山宇治拿起望远镜观察着福海的湖面,罗猎几人刚才站立的地方已经空无一人,五人已经全部下水。月光如水,将整个圆明园遗址映照得亮如白昼,此时又看到一个人影走向罗猎几人的入水处。

        福山宇治的手不由得停顿了一下,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们幸亏按兵不动,不然他们就会成为螳螂,而那个黑影就会成为黄雀。

        月下的黑影在岸边观察了一下,然后迅速脱去外衣,他也是黑衣蒙面,尽管做好了防护和掩饰,兰喜妹仍然一眼就认出,此人就是穆三寿,穆三寿生性多疑,虽然委托了白云飞和他的两名手下监视罗猎和陆威霖的行动,但是他仍然心中不安,毕竟他清楚保险柜中的东西何其重要。任何人只要知道保险柜中的秘密和返老还童有关,必然会产生据为己有的念头。至宝面前,任何人都不能相信,所以这次必须要自己出手。

        穆三寿必须要保证此事万无一失,他之所以能够有今天的成就,不仅仅是因为他老谋深算,还因为他还拥有一身深不可测的武功。

        福山宇治从黑衣人的动作中已经看出对方绝非庸手,沉声道:“此人武功很强!他到底是谁?”其实他隐然已经猜到对方的身份,可仍然抛出了这个问题,借机试探兰喜妹对局面的掌控究竟到了何种地步。

        兰喜妹心中暗忖,再强又能怎样,今天必然要将你们两个老贼一网打尽,她小声请示道:“何时开始行动?”

        福山宇治想了想方才道:“半个小时之后咱们即可动身。”他相信入水之人不可能那么快就找到目标,即便是找到了目标,也会展开一场夺宝生死战,最好他们拼个同归于尽,到时候他们就可以坐收渔人之利。

        兰喜妹没说话,转身看了看身后,两名忍者盘膝坐在那里,左侧一人正是代号孤狼的佐田右兵卫,想要杀掉福山宇治,首先就要除掉再生能力惊人的孤狼,这对兰喜妹是个难题,她和罗猎在计划这件事的时候专门提出过这个问题,而罗猎对此却表现出超强的信心,莫非他已经有了克制孤狼的办法?兰喜妹认为罗猎对自己有所保留,其实她何尝不是一样。

        让孤狼参加这次行动是福山宇治的主意,他应该是这个世界上唯一可以控制住孤狼的人,十几天前,孤狼追杀麻雀,生死悬于一线的时候,是福山宇治及时赶到,利用地玄晶制作的子弹射中了孤狼,让孤狼知难而退。

        想要牢牢地控制住一个人,就必须要让他清楚,自己能够掌握他的生死。如果不是对地宫内的状况没有把握,福山宇治是不会轻易出动孤狼这张王牌的,有孤狼在,任何的对手都可以应付。万一事情中途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孤狼在身边就多了一份保障。

        兰喜妹抬头看了看空中的圆月,似乎感觉到有些无聊,轻声叹了口气道:“我听说你们找到了方克文的老婆和女儿?”

        福山宇治没说话。

        兰喜妹道:“福山君总是不喜欢说话,有些情报难道不是应该分享的吗?”

        福山宇治警惕地望着她道:“你想问什么?”

        兰喜妹向福山宇治飘过一个妩媚动人的眼波儿,娇滴滴道:“那只怪物,是不是已经被你们找到了?”

        福山宇治冷冰冰道:“该知道的时候,你自然会知道。”

        兰喜妹却又锲而不舍地问道:“那只怪物到底是不是方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