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一章【分两路】(下)

第一百六十一章【分两路】(下)

        罗猎考虑得非常周到,虽然张长弓武功高强,可是在面对佐田右兵卫和方克文那种变种高手的状况下仍然缺少克敌制胜的办法,罗猎曾经拿着吴杰给他的匕首求助于冶金学教授亨利,名满世界的亨利到现在也没有给他确定的答案。可是罗猎的脑子里却突然灵光一闪,他鬼使神差般写出了一道化学方程式,然后找齐了几样物质,竟然成功利用化学方法将那块坚硬无比的地玄晶石融化。

        罗猎知道自己绝不是一个化学方面的天才人物,甚至他在进入神学院之后就再也没有接触过化学,唯一的解释就是父亲种入他体内的那颗智慧种子,在悄声无息地改变他的身体,甚至将许多超前的知识润物细无声一般植入他的大脑,而这一过程却都在他毫无察觉的状况下进行的。

        阿诺听说这镞尖的妙用,顿时嚷嚷起来:“我呢?我呢?”的确大家都是朋友,同样都去执行任务,罗猎总不能厚此薄彼,也应当送给自己一样克敌制胜的杀器才对。

        罗猎接下吴杰昔日送给他的匕首,递给了阿诺。

        阿诺看罗猎将他自己的防身武器都送给了自己,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有张大哥在身边,我肯定没什么问题,这匕首还是你自己留着用吧。”

        罗猎笑了起来,他撩起衣襟,从腰间抽出了一柄刀身包裹着一层蓝色透明层的飞刀,这柄飞刀也是用地玄晶制作而成,麻博轩留下的那块地玄晶石虽然不大,可是足够制作一些武器防身了,罗猎制作武器的过程并不复杂,他只需要将那块地玄晶融化,等到地玄晶石成为液态,将需要改造的武器浸入其中,武器包裹上一层地玄晶石的原液,就算大功告成了。

        张长弓欣赏地望着罗猎,在他的身上任何的奇迹都可能发生,身为他的朋友,可以对他充分的信赖。

        阿诺将匕首收好,又道:“我们去山田医院,你去干什么?”

        罗猎眯起双目道:“我答应了穆三寿,重返地宫帮他取回一样东西。”

        阿诺愕然道:“他何时来过?我怎么不知道?”

        穆三寿自然没有跟罗猎见过面,他只是通过陆威霖去见罗猎,当穆三寿亲眼看到刘德成的头颅摆在面前,他就知道过去的事情已经败露了,他无法继续扮演苦苦寻觅女儿的悲情义父,也无法对眼前发生的一切熟视无睹,甚至他无法返回黄浦,大幕已经拉开,真正的好戏才刚刚上演。

        对于昔日提笼架鸟,每天坐在春熙楼固定的位置喝早茶的生活,穆三寿并不怀念,因为当时他就在怀念,怀念他一去不复返的青春,怀念当年他曾经错失了一个可以永葆青春甚至长生不老的机会,他们这群人只盯住了瑞亲王奕勋富可敌国的财富,却忽略了藏在保险柜中,比天下所有财富都要珍贵的那件东西。

        穆三寿已经无法继续藏在幕后,真正的大幕拉开之时,他不得不粉墨登场,他首先给出了陆威霖想要的答案,然后又提出了一个要求。

        陆威霖坐在正觉寺的房间内静静擦拭着武器,他的床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拆卸后的枪械,他做事向来井井有条一丝不苟,越是大敌当前的时候,他越是要保持冷静。

        他忽然以惊人的速度组装完成了一支勃朗宁手枪,然后枪口瞄准了房门。

        门外传来罗猎的声音:“你总喜欢用枪口瞄准自己的朋友吗?”

        陆威霖以同样惊人的速度将手枪拆开放下,还是刚才的位置,丝毫不差,然后背对房门淡然道:“你为何不敲门?”

        罗猎还没有来得及敲门,人在门外,在他的脑海中却已经清晰勾勒出室内的情景,吴杰教会他正确的呼吸方法,让他更加了解自己的身体,而父亲在他体内种下的那颗智慧种子,让他的身体结构在不断发生着变化,连罗猎自己都不知道最终会变化成什么样子,但是他相信这种改变应该是让自己越来越强大。

        换成过去,他是不具备这样强大的感知能力的,可是有件事却非常的奇怪,本来按照吴杰教授的呼吸方法,他的失眠症状已经得到了缓解,可是在智慧种子融入他的体内之后,他的失眠状况又重新变得严重了,正确的说,还应当称之为始终处于清醒状态,虽然睡眠的时间很少,可是他并无任何的身体不适感。

        罗猎这才敲了敲房门,推门走了进去,陆威霖依然背着身,以实际行动表达对罗猎的信任,没有人会把后背主动交给敌人。

        陆威霖回来之前,穆三寿已经明确地告诉了他,叶青虹就在他的手里,可是如果想见到叶青虹,就必须拿一样东西来换。地图就在罗猎的手中,地图的背面清晰画着一只保险柜。

        陆威霖没有问穆三寿为什么这样做,甚至连一句话都没说,拿着这张地图就返回了正觉寺,从这一刻起,他已经决定从此以和穆三寿恩断义绝。一个能用干女儿作为要挟条件的人,这世上还有什么卑鄙的事情他做不出来?

        罗猎心中明白这张地图是兰喜妹引穆三寿入局的诱饵,穆三寿坦陈叶青虹在他的手里,已经有了图穷匕见的味道,证明兰喜妹的计划已经奏效。

        陆威霖道:“你在地下有没有见过这只保险柜?”

        罗猎摇了摇头。

        陆威霖将冲锋枪组装完成,拉了一下枪栓,瞄准了窗口,沉声道:“如果找不到这只保险柜,叶青虹恐怕会有危险。”

        罗猎对此并不是完全赞同,虽然存在这种可能,可是他仍然相信任何人的心中都是有感情的,即便是穆三寿,罗猎曾经亲眼见过穆三寿看叶青虹的眼神,有些情感伪装不来,然而罗猎也无法保证穆三寿不会对叶青虹下手,毕竟和返老还童青春永驻相比,有些人可以将任何感情抛到一边。

        罗猎道:“穆三寿相信这样的威胁会对我们奏效?”

        陆威霖转向罗猎,目光中已经有些不满,至少穆三寿的威胁对自己是有效的,他可以为叶青虹赴汤蹈火,在他心中认为罗猎也会有跟他同样的感受。可罗猎始终表现得要比自己冷静得多也镇定得多,关心则乱,莫非罗猎对叶青虹并没有太深的感情?

        罗猎知道陆威霖会错了自己的意思,以穆三寿的老辣,在他将此事挑明之后必然会考虑到引发的后果,纵然陆威霖和自己答应为他重返地宫寻找那只保险柜,他想必也不会信任。

        陆威霖道:“他会派人和我们同去。”

        罗猎心中一怔:“什么人?”

        陆威霖摇了摇头,穆三寿也未曾说过派来的人到底是谁?

        该来的始终要来,罗猎怎么都没有料到穆三寿派来的人竟会是白云飞,白云飞一袭青衫出现在正觉寺,右手中握着一把合起的折扇,轻轻敲打在左手的的掌心,微笑望着罗猎。

        自从听说焦成玉被暗杀的消息,罗猎就想到白云飞前来北平的可能性,白云飞虽是一代枭雄,但是此人极重道义,自身处境虽然危险,仍然冒险前来,足见他对授业恩师焦成玉的感情。

        而白云飞在此现身绝不是为了过来跟自己叙叙旧情,罗猎想到了陆威霖所说的那个同行之人。顿时明白,穆三寿委托监视他们行动的人就是白云飞。

        罗猎笑眯眯望着白云飞道:“白先生别来无恙?”

        白云飞点了点头道:“托您的福,凑合活着。”不是每个人从高处跌入深谷还能保持他这份风轻云淡的姿态,再坏又能够坏到哪里去?白云飞从一呼百应的江湖枭雄到被人胁迫为人卖命的打手只花了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他明白自己的使命,穆三寿让他监视罗猎和陆威霖,在必要的时候夺走保险柜,以此来偿还帮他的人情。

        诚然,罗猎也帮助过自己,可是罗猎开不出穆三寿那样的条件,穆三寿答应白云飞,在此事完成之后就退出江湖,还会将他手中的势力全都交给白云飞,这样的条件对任何人来说都是无法拒绝的。

        陆威霖也从房内走了出来,冷冷望着白云飞,他和白云飞并没有打过交道,可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穆三寿派来的人绝非普通人物。

        白云飞也不是独自前来,为了确保万无一失,穆三寿还派出了他的两名最得力的手下,一个绰号灰熊,一个绰号钻地鼠,两人无论武力还是头脑在穆三寿的诸多手下中都是佼佼者。

        白云飞的话言简意赅:“三爷让我过来帮忙,等拿到了东西我就走。”

        罗猎意味深长道:“看来你欠三爷一个很大的人情。”是事实也是提醒,你白云飞欠的人情可不止一个,当初如果不是得到罗猎和叶青虹的帮助,白云飞很难顺利离开津门。

        白云飞微笑道:“识时务者为俊杰,像我这样的人能够活到现在肯定不是偶然。”

        陆威霖冷冷道:“可运气总有用完的时候,再聪明的人也有看走眼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