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一章【分两路】(上)

第一百六十一章【分两路】(上)

        她的脑后。

        罗猎犹豫了一下,抓起雨伞想要跟出去,兰喜妹却一脚反踢将车门关上,然后她快步走入自己的汽车。

        刘德成的那颗人头已经被妥善安置在棺椁内,头还是原来那颗,身子却是找木匠用黄杨木赶制而成,穿上了衣服也算齐整,从外面是看不出来的。穆三寿望着这位同父异母的兄弟,心中忽然产生了一阵难言的悲怆,这绝非兔死狐悲的伤感,而是因为同根同族的血缘作祟。对这位兄弟,穆三寿从来都是不喜欢的,他贪生怕死,贪财小气,穆三寿甚至怀疑,父亲的风骨他居然没有继承一点,或许是因为入宫时切断了子孙根,刘德成的那点尊严和勇气早已随着那一刀喀嚓殆尽。

        可当他的死真真切切地摆在眼前,穆三寿方才体会到那种难以描摹的悲伤,他才意识到死去的不仅仅是一个太监,还是他的兄弟,从此以后他在世上再无亲人。

        每个人都是有尊严的,可他活着的时候就被人切断了子孙根,死的时候又被人砍掉了脑袋,穆三寿的表情依旧深沉木讷,可是他的内心已经开始滴血。从他看到那张和人头一起送来的地图,他就已经明白,地图是个局,他在做局,有人在他的背后做局。

        种种迹象表明弘亲王载祥仍然活在这个世上,没有人会对当年的事情了解的那么清楚,而当年参与计划的那些人如今剩下的只剩下自己。知道内情的更是只有载祥和自己。

        穆三寿拿起那张地图,地图并没有什么特别,只是在背后画了一样东西,这是一个保险柜,保险柜并无特别,可下面的三个字却让穆三寿触目惊心——张太虚。

        罗猎没有猜错,叶青虹就被软禁在福林苑的地下密室,这间密室装修豪华,叶青虹衣食无忧,甚至她可以在密室内自由行走,当然仅限于这密室。这些天来,除了看书读报,她没有任何的事情好做,穆三寿已经将她和外界的一切彻底隔绝。

        这间密室的上方居然是一块玻璃,外面就是鱼池,每天阳光可以透过鱼池再穿透玻璃射入密室,通过这种方式,叶青虹可以获知天气的阴晴,可以分辨出白天还是黑夜,可她对外面世界的认知仅此而已。

        叶青虹曾经试图打破那块玻璃,很快她就发现一切都只是徒劳。

        在折腾了三天三夜之后,她只好接受现实,她开始思考,开始考虑穆三寿这样做的用意,在她的印象中这位干爹是如此的疼爱自己,只要她愿意,他甚至可以将全世界拿给自己,他又怎会舍得这样对待自己?唯一的可能就是,穆三寿要通过这种方式来保护自己,他要避免自己和罗猎他们一样去冒险。

        可报仇毕竟是自己的事情啊!更何况她不想罗猎受到伤害。

        接下来的这些天,叶青虹都在担忧中渡过,多半时间她会忘了自己的处境,更多地去担心罗猎的安危,她相信自己终究有一点会出去,因为干爹绝不会伤害自己。

        叶青虹坚信穆三寿终会到来,事实证明她并没有信错。

        穆三寿虽然来得有些迟,可终究还是来了,听到门外熟悉的声音,叶青虹顿时热泪盈眶,她的性情足够坚强,本不该流泪,可穆三寿不是外人,在她的心中早已将他当成了父亲,遭到父亲这样莫名其妙的对待,心中总会感到委屈。

        穆三寿隔着门外的小窗望着室内的叶青虹,他并没有开门的意思,虽然叶青虹被关了这么久,可欣慰的是她仍然充满活力楚楚动人。

        叶青虹带着委屈和愤怒交杂的情绪叫道:“开门!干爹,你快让他们把这该死的门打开!”

        穆三寿只是静静地望着她,目光中充满了慈爱,像是父亲望着一个被激怒的孩子,等叶青虹平静了下去,他方才道:“最多三天,我就会放你出去。”

        三天比起叶青虹经过的这十几个日夜毕竟是少了许多,更何况已经是个具体的数字,叶青虹的心态自然平和了许多,她叹了口气道:“干爹,我知道你想对付载祥,你放我出去,我帮你好不好?”

        穆三寿微笑道:“载祥阴险狡诈,心狠手辣,我怎么舍得让你身涉险境?”

        叶青虹道:“干爹,载祥是我的杀父仇人,我岂能袖手旁观,而让他人为我去冒险。”说到他人的时候,脑海中自然而然地浮现出罗猎的样子。

        穆三寿看到叶青虹的神情已经知道她在想什么,心中暗叹,只怕叶青虹对罗猎这个陌生人的关心还要多过对自己。

        罗猎和兰喜妹定下的计划已非寻宝,兰喜妹要利用这次的机会将昔日谋害她父亲弘亲王载祥的凶手一网打尽,罗猎之所以被她说动,绝不仅仅是出于对兰喜妹身世的同情,更是出于民族大义。如果日方的追风者计划实现,那么将形成一支战斗力强大到难以想象的队伍,这对中华乃至对整个世界都不是好事。

        作为此次行动的回报,兰喜妹将会提供山田医院秘密实验室的所有情报,帮助罗猎摧毁实验室并带走所有的样本,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她将山田医院实验室的资料提前交给了罗猎。

        罗猎则决定双管齐下,在他带着兰喜妹重探地宫的当晚,组织一场摧毁实验室的行动,一来可以最大限度地洗清自身的嫌疑,二来,兰喜妹会在当晚调离日方在北平的高手,让他们无法兼顾。

        瞎子和张长弓几人听说山田医院的秘密,全都吃了一惊,他们终于意识到,佐田右兵卫并未自然变异,而是日方秘密科研的成果。

        张长弓率先请缨道:“我去,绝不能让日本人的实验得逞。”

        瞎子跟着点了点头道:“我也去,我特妈早就看那帮小日本不顺眼了,照我看,干脆一把火将山田医院烧个干干净净,把那帮小日本全部死啦死啦地。”

        阿诺跟着点头,虽然他并非中国人,可他是这个团队中的一员,而且山田医院正在从事的研究不但危害中国人的利益,而且根本就是反人类,如果真要让他们的实验成功,连他的国家也要遭殃。

        罗猎道:“瞎子,你另有任务,你即刻返回黄浦,将陈阿婆带走藏起来,还有,照顾好福音小学的师生。”

        瞎子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低声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到了这种时候,罗猎也就不再继续隐瞒:“叶青虹应该是被穆三寿控制起来了,穆三寿也是当年害死瑞亲王,吞没他财产的凶手之一。”

        几人全都吃了一惊:“当真?”

        瞎子眨了眨小眼睛,如果说穆三寿想对他们不利他信,可是他怎么都不会相信穆三寿会对叶青虹不利,而且居然就是叶青虹的杀父仇人,绕了一个圈子,穆三寿的巨额财富全都是从叶青虹父亲那里抢来的,瞎子感觉自己的三观再次被颠覆,感觉这个世界上人心实在是太险恶,连江湖上最讲道义的穆三爷也是如此阴险邪恶的角色,人和人之间难道连一丁点的信任都没有了?

        不过瞎子相信罗猎,既然罗猎这么说,事情就应当如此,他点了点头道:“我即刻返回黄浦,可是就算我回去,如果穆三寿当真想对我们不利,我也无法保证福音小学师生的安全。”瞎子想得也算周到,他毕竟孤掌难鸣,以他的个人能力至多也就是保护好外婆,他可以将外婆藏起来,总不能将整个福音小学的师生全都转移走藏起来,他没这个能力。

        罗猎道:“不要紧,我让你回去只是做好准备,穆三寿应该不会为难那些师生。”

        瞎子也不敢继续耽搁,接受任务之后,即刻就拿了罗猎给他准备的车票前往火车站返回黄浦,毕竟外婆还在穆三寿的控制中,他要将外婆解救出来。

        瞎子走后,三人的会议继续,罗猎将兰喜妹提供的山田医院的建筑图交给了张长弓,张长弓仔细看了看,浓眉紧锁道:“日本人真是狡诈,居然将实验室建在了太平间的地下。”

        阿诺多了个心眼:“罗猎,这地图你是从何处得来的?”其实他也猜到最近罗猎和松雪凉子过从甚密,十有八九是松雪凉子提供。

        罗猎笑了笑道:“此事暂时保密,不过这地图不会假,张大哥负责这次行动,阿诺,你则负责清理工作,如果找不到我们想要的实验样本,就将他们的地下实验室炸个底儿朝天,干干净净。”

        阿诺哈哈大笑起来:“没问题。”

        罗猎从衣袋中拿出了一个蓝色帆布袋递给了张长弓,张长弓当着几人的面将帆布袋打开,从中倒出了三支镞尖,和寻常的钢制镞尖不同,这三支镞尖全都是里面是寻常箭镞,外面包裹着一层蓝色透明的冰,美得不像是武器。

        张长弓愕然道:“这是什么?”

        罗猎笑道:“还记得我跟你提起过的地玄晶,麻雀的父亲曾经委托沈教授为他保管了一块矿石,我利用那块矿石找人熔化,制作了一些武器,以备不时之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