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章【张太虚】(下)

第一百六十章【张太虚】(下)

        罗猎点了点头道:“雍正帝当真是误服丹药而亡?”他又想起他们在洞中所见到的那具竖葬的水晶棺,还有因水晶棺破裂而从中掉出的那颗黄金脑袋,总是怀疑那棺椁中的无头尸体和雍正帝有关。

        兰喜妹摇了摇头道:“他是遇刺而亡!如果是误服丹药,乾隆爷又岂会放过那些炼丹的术士?”

        罗猎当时就曾经有过这样的想法,尤其是在见到那口水晶棺之后,事后瞎子也从风水上提出证据,认为那水晶棺位于龙脉经行之处,死者头朝下吸收灵气死后肉体生鳞,羽化为龙,造福后代,不是任何人都有资格葬在圆明园这座皇家园林的地下的。

        兰喜妹道:“那些炼丹的术士被从园子里赶走,匆忙之中,有很多书籍没有来得及收集,本来是打算将这些东西付之一炬,可后来乾隆爷不知为何改了主意,于是找了个专人进行整理,这个人就是纪晓岚了,纪晓岚当时编撰四库全书,虽然如此还是百忙之中翻阅了一些术士留下的笔记。”

        罗猎暗忖这些江湖术士也非一无可取之处,其实他们的很多炼丹术就是早期的化学实验。

        “纪晓岚博览群书,学富五车,竟然从这些方士的笔记中找到了一些延年益寿之术,经过实践居然极其有效,他不但身体力行,而且将之推荐给乾隆爷,乾隆爷尝试之后也感觉到仿若返老还童,只可惜方士的笔记遗失了一部分,按照纪晓岚的说法,若是能够得到全部的笔记,不敢说长生不老,至少可以返老还童,延年益寿。”

        罗猎心中暗叹,只可惜雍正帝没来得及享受方士的研究成果就被吕四娘一刀砍掉了脑袋,不过前人种树后人乘凉,他的研究成果终究还是便宜了他的儿子,乾隆爷活到了八十八,纪晓岚也活了八十一。

        兰喜妹道:“没有人不想青春永驻,即使英明如乾隆爷也是如此,他派纪晓岚秘密寻找书写那本笔记的人是谁,几经辗转,终于查出那本笔记是张太虚亲笔所书,可找到张太虚的家乡,却听说他已经死了,乾隆爷不甘心就此错过一个返老还童的机会,让人掘开张太虚的墓葬,墓葬之中只有一口空空的棺木,里面根本没有尸骨。”

        这段秘史充满了传奇,罗猎也听得聚精会神。

        兰喜妹说了半天有些累了,又将螓首靠在了罗猎的肩头,无论罗猎承认与否,随着对她的了解,现在心中对她的恶感已经消失了许多。如果换成是自己有着和兰喜妹同样的遭遇,说不定他的报复会更加的猛烈。

        兰喜妹小声道:“乾隆爷直到驾崩都没有找到剩下的笔记,这种事情是不会写入正史的,乾隆爷仙逝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人再关注笔记的事情,一直到甲午海战之后,老佛爷感觉自己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有位宫中的老太监说起了这件事,居然从藏书阁找到了当年纪晓岚的笔录,老佛爷让人按照其中的配方炼制丹药,服用之后顿时感觉到精神焕发,于是让人根据线索再去寻找另外的半本笔记。”

        她停顿了一下,面颊在罗猎的肩头摩挲了几下,又伸出手去抓住罗猎的大手,罗猎感觉到她的肌肤很凉,这样的状况下,实在不好粗暴地将她摔开,且让她占点便宜也罢。

        兰喜妹道:“这世上的事情真得要讲究缘分和造化,乾隆爷当年四处寻觅而不得的线索,时隔那么多年居然被老佛爷找到,原来张太虚当年并没有死,也没有羽化登仙,被逐出圆明园之后,他担心事后会遭到报复,于是隐姓埋名漂洋过海去了南洋,在南洋生活了几十年后,他又去了北美,抵达北美的时候正逢南北战争爆发。”

        罗猎默默计算这其中的时间线,雍正帝死于1735年,而南北战争爆发是1861年,张太虚被逐出圆明园的时候据说已经四十多岁了,从他被逐出圆明园到南北战争爆发又过去了整整一百二十六年,也就是说张太虚在抵达美国的时候已经一百七十岁左右,如此长寿,这在人类历史的记载上都从未有过。

        兰喜妹道:“张太虚若是甘心隐姓埋名在美国永远安家倒也罢了,只可惜他终因忍不住思乡情切而托人往家乡寄了一封信,其实张太虚也明白家人早已不在,这封信不可能有什么结果,谁料到这封信恰恰落在老佛爷派去寻找张太虚笔记的人手里,经过笔迹大师的核对,发现这封信的笔迹和此前张太虚留下的笔记完全相同。”

        罗猎此时对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这句话有了更深层的认识,在前往苍白山之前,他从未想过地底世界中还隐藏着那么多的神奇生物,罗行木、方克文等人的变异大大颠覆了他对人力的人知。而沈忘忧,这个从未来世界穿越而来的父亲更是将他的认知推向了极限,经历了那么多不可不可思议的事情之后,张太虚的长寿也算不上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了。

        兰喜妹道:“此事被密报给了老佛爷,老佛爷根据信上的地址派人远赴北美寻找张太虚的下落,那张太虚也非寻常人物,寄出那封信之后,他就已经感到不妥,等到老佛爷派去的人找上门,张太虚已经人去楼空。然而老佛爷为了返老还童长生不老,又岂肯轻易放弃,不惜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追寻张太虚的下落。直到瑞亲王奕勋出访美利坚,已经厌世的张太虚居然主动找到了他,两人谈了什么谁都不知道,只知道张太虚在见面之后就来到海边对着东方故国的方向饮弹自尽。”

        她靠在罗猎身边,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心和温暖,从小到大,她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雨一直下,小小的车厢混杂着烟草和兰喜妹的体香,兰喜妹挽住了罗猎的右臂,虽然罗猎并未对她使用催眠术,她却舒服得想要随时睡去。

        罗猎的左手从嘴唇上拿下那支已经湿润的烟,雨声越发密集,外面的世界已经是一片模糊,眼睛早已适应了车内黑暗的环境,他可以近距离欣赏兰喜妹美丽的颜。

        不知是夜色的缘故还是因为离得太近,又或是兰喜妹今天的淡妆被雨水洗去的缘故,今天的她竟然显露出清水出芙蓉般的纯净。

        罗猎想起自己将她从河水中救起的情景,现在回想起来,他的确没有后悔过,他忽然觉得兰喜妹对自己的态度或许从那晚开始改变,如果没有自己的营救,她的生命应当已经终止于那个夜晚,再深的仇恨也只能随着河水默默东流。

        兰喜妹没有继续诉说这段往事,罗猎却已经猜到了后续的发展,张太虚死后,瑞亲王奕勋必然得到了他的笔记,又或是其他重要的研究成果,他将得到的东西放在了保险柜里,漂洋过海运往大清。而奕勋虽然得到了可以长生不死的笔记,可终究没有逃过手下人的暗杀,死于回归中途。

        这其中最神秘的就是那个保险柜,罗猎忽然猜到了兰喜妹用来诱杀穆三寿的诱饵,那就是保险柜,确切地说是保险柜中的东西。穆三寿已经老了,他的声望和势力必将随着他的衰老而江河日下,一个人拥有再多的财富却没有青春,那还有什么意义?

        罗猎想起了罗行木,为了所谓的长生诀而不惜舍身犯险的怪人,麻雀口口声声说他勾结日本人贩卖国宝,可当福伯的真实身份暴露之后,这一指责显然值得商榷。这世上虽然每个人的心思都不同,可每个人都应当想更好的活下去。并不是你拥有年轻美貌就能够活得潇洒,并不是你拥有富贵荣华就能够获得开心,活着要痛快。

        兰喜妹、叶青虹她们表面上已经拥有了让人羡慕的一切,可是她们却都有解不开的心结,她们要复仇,她们要不惜代价的复仇。

        兰喜妹忽然抱紧了罗猎的手臂,小声道:“我爹害死了我娘,我却要为他报仇,我是不是很傻?”

        罗猎摇了摇头。

        兰喜妹小声道:“我知道你从骨子里看不起我,可你既然救了我,你就没有选择,你可以不喜欢我,你无法改变我喜欢你!”

        罗猎又将那支烟叼在了嘴里。

        兰喜妹抬起头,一双明澈的美眸深情地望着他,居然主动拿起火机为他点燃了香烟。

        罗猎抽了口烟,尽可能地把这口烟吸入自己的肺里,因为他觉得即便是当着兰喜妹的面,让二手烟充斥在这狭窄的车厢里也不够绅士。

        兰喜妹又似乎猜到了他的想法,小声道:“别压抑自己,你这个人总是活得太谨慎,只要是属于你的我都不会嫌弃。”她的脸贴在罗猎的肩头,双手抱住了罗猎,犹如藤蔓缠住了树干,柔声道:“你有没有发现,这车厢内已经混杂了你我的气息,你的肺里,我的肺里全都是对方的气息,你根本无处可逃,也不可能拒绝。”

        罗猎又被她的话给呛到了,剧烈地咳嗽起来。

        兰喜妹咯咯笑了起来,突然就扑了上去,宛如一只吸血鬼一样咬住了罗猎的脖子,不过没舍得用牙狠狠地咬,而是用力深吻。

        罗猎把脑袋扭过去,脸都被挤压到了车窗玻璃上,英俊的面庞已经变形,然而仍然无法逃脱被兰喜妹狼吻的下场。

        兰喜妹在娇笑声中推开了车门,走入风雨中,夜雨正急,她却毫不在意,抬头望着落雨的夜空,苍白的脸上落满了雨水,她的秀发很快就被雨水固定在她的脑后。

        罗猎犹豫了一下,抓起雨伞想要跟出去,兰喜妹却一脚反踢将车门关上,然后她快步走入自己的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