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章【张太虚】(上)

第一百六十章【张太虚】(上)

        罗猎没有继续无动于衷,从身影已经认出了兰喜妹,他推开车门,刚刚推开车门,兰喜妹就钻入了他的车内,带着夜风,带着春雨的气息,用力关上车门,望着已经迅速回归原位的罗猎,咬牙切齿地骂道:“你是不是男人?为什么总要我主动?”

        罗猎懒洋洋道:“我首先要确定有没有人跟踪你。”

        兰喜妹呵呵冷笑,眼睛适应了黑暗的氛围,看清了罗猎的轮廓。罗猎此时正抽出一支烟准备点上,兰喜妹犹如一头冲动的母狮一样扑了上去,从罗猎的嘴里将香烟夺了回来:“你能不能认真点!”

        罗猎咧开嘴笑了笑,整齐的牙齿在夜色中闪烁着晶莹的光芒,这会儿功夫雨又大了许多,从车内根本看不到车外的情景。罗猎却知道周围没有人,自从沈忘忧将那颗智慧种子种入他的体内,他的感知能力就提升数倍。虽然身在车内,罗猎却能够感知到方圆二十米内的动静,这种感知力让他感到新奇而兴奋。

        “你不怕人跟踪你?发现你我之间的秘密。”

        兰喜妹笑了起来,她毫不客气地将淋湿的秀发枕在罗猎的肩头,她算准了罗猎就是想躲,在这狭窄的空间里也无从躲避。

        兰喜妹刚有动作的时候,罗猎就提前预料到了这一点,不过他并没有躲,而是慷慨地将肩头借给了兰喜妹,趁着兰喜妹短暂陶醉的时候,悄悄将一支烟噙在了嘴里,没有点火,只是静静体会着烟草的自然香气。

        兰喜妹闭上眼睛,梦呓一般道:“我将咱们合作的事情已经向他们说明了,就算被他们看到也没什么打紧。”

        这下论到罗猎吃惊了,在苍白山的时候,兰喜妹给他的印象可没那么多的智慧,或许是她故意要伪装出那样的形象,这样的女人才是真正的智慧卓绝。

        兰喜妹道:“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的那个追风者计划?”

        罗猎当然不会忘。

        “计划已经重新启动,而且这次可能会有很大的进展,其中跟你有不少的关系。”

        罗猎听到计划居然涉及到自己,自然关心,低声道:“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冷。”兰喜妹向罗猎靠近了一些。

        明知她目的的罗猎却伸臂拿起放在后座的上衣,兰喜妹等他给自己披上之后又道:“我还是冷。”

        罗猎道:“我后备箱里还有毛衣。”

        兰喜妹忍不住笑了起来,她一歪身居然躺在了罗猎的双膝之上。

        罗猎双臂枕在脑后,眼睛望着上方,心中已经将兰喜妹定位为妖女了。

        还好兰喜妹没有提出更过分的要求,小声道:“你不爱麻雀啊?”

        罗猎道:“女人是不是都天生八卦?”

        兰喜妹继续追问道:“你喜欢谁?叶青虹还是颜天心?”

        罗猎没有搭理她。

        兰喜妹道:“叶青虹就算了,又蠢又笨的还自作聪明,颜天心倒是不错哦,你离开苍白山之后跟她有没有联络过?”

        罗猎道:“跟你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那贱人居然当众打了我耳光,我一定要杀了她,还有你,你竟然帮着那贱女人一起对付我,你知不知道我对你有多好!”兰喜妹越说情绪越是激动。

        罗猎心中突然有些害怕,他已经不止一次领教兰喜妹的癫狂,如果她突然发疯,保不齐会突然咬自己一口,罗猎已经考虑到最坏的可能,自己怎么如此大意,竟然任由她躺在自己的双腿上。

        罗猎的目光望向一旁的门把,他已经在考虑自己紧急逃生的退路。

        兰喜妹的声音却陡然变得温柔起来:“你害怕啊?你害怕我咬你啊?你是不是害怕我把你变成太监?”

        罗猎叹了口气,语重心长地教导她道:“别忘了你的身份,你可是千金之躯,有些话是不能乱说的。”

        兰喜妹道:“我说得出就做得到,更多的时候我不说也会去做。”她从罗猎身上爬了起来,从坐回了自己的位子,整理了一下头发:“你在山田医院住院的时候,血液的样本已经被采集。他们认为,每个进入过九幽秘境的人身体都会受到或多或少的影响。除了你之外,袭击我的那个怪人,他的血液样本和鳞甲也被他们得到了,目前已经开始研究。”

        罗猎心中一沉,这对他来说绝不是什么好消息,虽然他的血液被采集是发生在种下智慧种子之后,可是在罗猎从沈忘忧那里得知自己的身世后,已经意识到自己和他人的不同,确切地说自己应当是一个时光弃子。

        就算日方的研究人员无法从自己的血液中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可方克文的血液和鳞片却存在着太多的可能,既然日方能够通过对麻博轩血液的研究从中提取出可以让佐田右兵卫拥有超强再生能力的激素,那么他们同样可以从方克文的血液中提取另外的激素,甚至可以培养出更可怕的怪物。

        罗猎明白这件事是个莫大的隐患,一旦让日方得偿所愿,那么别说是神州大地,即便是整个世界也少有能够和这些强大变种人抗衡的实力。

        兰喜妹小声道:“我帮你摧毁他们的实验室,干掉那帮研究人员,摧毁所有的样本好不好?”

        罗猎当然知道她不会白白帮助自己,低声道:“你想要什么?”

        兰喜妹道:“我要将所有参与谋害我爹的人引入圆明园的地下,然后一网打尽。”

        “只怕他们未必肯听你的。”

        兰喜妹向罗猎又靠近了一些,吹气若兰道:“他们一定会听。”她贴在罗猎的耳边将自己的计划详细告诉了他。

        如果说罗猎在刚开始的时候对兰喜妹的诚意有五分相信,听完兰喜妹的计划之后,他已经信了九分。按照兰喜妹的计划,她要利用地玄晶所制成的冀州鼎将日方的几名骨干引入圆明园地宫,而将穆三寿引入圈套的诱饵却是那幅圆明园地下水道的地图。

        当初罗猎从周晓蝶和穆三寿那里先后得到地图的时候就感觉其中必有蹊跷,这样的地图很可能是从皇宫内流出,看来此事的布局早已在多年前就已经开始,真正知道内情的那个人应当就是兰喜妹。

        兰喜妹道:“你以为这世上最珍贵的东西是什么?”

        罗猎没有正面回答兰喜妹的问题:“因人而异,每个人看重的东西都不一样。”

        兰喜妹啐道:“狡猾,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可人一旦得到了财富就会将性命看得比天大,没有人不爱惜自己的性命,罗行木当年潜入苍白山,为得还不是多活几年。穆三寿也不会例外,你有没有听说过,当年瑞亲王奕勋不远万里从美利坚运了一个保险柜返回大清?”

        罗猎曾经听叶青虹说起过这件事,心中难免感到奇怪,叶青虹当初可是将这件事当成一个了不得的大秘密告诉自己,为何兰喜妹也会知道?想想兰喜妹的皇室背景,这件事也很有可能,不过从兰喜妹的表现来看,她对当年内情的掌握应该远远超过叶青虹。

        叶青虹的消息十有八九来自于穆三寿,而如果兰喜妹所说的而一切属实,那么穆三寿无疑是瑞亲王奕勋死后最大的受益者。他不但参与计划并暗杀奕勋,而且背弃同伴,独自贪墨了奕勋转移到欧洲的巨额财富。

        罗猎道:“我听说过!”

        兰喜妹白了他一眼道:“听叶青虹那个傻丫头说的?”

        罗猎没说话,等于是默认。现在看来,叶青虹虽然聪明,可是和兰喜妹仍然无法相提并论,这和个人智商无关,而是因为她们所处的环境,前者从小就是生活在远离真相的谎言之中,而后者则生活在与生俱来的仇恨和背叛中,她从小就学会了隐忍伪装,她就是为了复仇而生。

        兰喜妹道:“穆三寿骗了所有的人,不但是刘同嗣他们几个,还有我爹,他利用奕勋的财富蒙蔽了他们的视线,他们成功获得了奕勋的财富,每人都分到了一部分,穆三寿背着众人独得了最大的一部分,他最忌惮的人是我爹,趁着时局动荡,暗杀了他。然而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我爹毕竟也不是寻常人物,他留了一个后手,圆明园的地下藏宝图其实就是我爹设下的圈套。”

        罗猎低声道:“可圆明园下的确有一座地宫。”

        兰喜妹道:“圆明园下圆冥园,圆乃圆寂,冥乃地府。”

        罗猎想起此前进入圆明园地宫,看到雍正立像,雍正信佛,自幼喜读佛典,广交僧衲,不仅宗教俱通,而且显密兼融,还躬行禅修,被公认为是中国历代帝王中唯一的真正亲参实悟、直透三关的大禅师。

        兰喜妹道:“根据宫廷秘史所载,雍正帝乃是误服丹药而亡,雍正帝死后三天,刚刚即位的乾隆帝就将雍正宠爱的道士张太虚、王定乾等一百多人赶出了圆明园。并且下旨,不准在外提起雍正在宫中的一言一行,如有违反,决不宽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