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九章【追风者】(上)

第一百五十九章【追风者】(上)

        控制一个人,未必一定要让他成为你的部下,还有很多的方法,他可以利用任忠昌和陆威霖的私怨,让陆威霖前去行刺,同时又让陆威霖欠下自己一个很大的人情。苍白山之后,原本他们之间的雇佣关系已经结束,想要利用这样一个有性格的人为自己办事,必须要把握他的弱点。

        叶青虹就是陆威霖的弱点,穆三寿清楚,陆威霖自己也明白,就算没有此前和罗猎的那番深谈,他也开始怀疑这件事在某个环节出了问题,这其中嫌疑最大的就是穆三寿。

        穆三寿打量了一下陆威霖:“听说罗猎前几天受了伤,还无故失踪了几天。”

        陆威霖笑了起来:“原来三爷一直都在监视着他。”话说得还算婉转,监视罗猎的同时也在监视自己,穆三寿对他们每个人都不信任。

        穆三寿微笑道:“永远都不要小看罗猎他们几个,他们跟你不同,为钱做事的人永远都不值得信任。”

        陆威霖道:“三爷这句话有失偏颇,我和罗猎也算是同生死共患难的朋友,我清楚他的为人。”

        穆三寿有些诧异了,他发现罗猎果然有过人之能,以陆威霖的骄傲和孤僻,居然能够认同罗猎是他的朋友,足见罗猎的个人魅力何其强大,其实何止是陆威霖。叶青虹对罗猎的态度也从开始的利用变成了一种心甘情愿的付出,穆三寿点了点头,轻声道:“青虹对他的评价也很高。”

        陆威霖听出了他话中挑唆的意思,自己虽然身在局中,可有些事看得还算清楚。叶青虹对罗猎要比对自己好得多,陆威霖是个极其理智的人,即便是对叶青虹产生了感情,他也不会被感情冲昏头脑。陆威霖道:“我知道她喜欢罗猎。”

        陆威霖的回答多少出乎了穆三寿的意料之外,他发现陆威霖能够成为一位如此出色的狙击手绝非偶然,充满欣赏地点了点头道:“说说看,都有什么进展?”

        “我没发现什么,只是罗猎认为……”说到这里陆威霖故意停顿了一下。

        穆三寿此时转过身去,来到花厅泛着深沉反光的黑檀太师椅上坐下,掏出了火柴。陆威霖却抢先一步点燃了火机,帮他点燃了烟丝,火苗照亮了穆三寿风波不惊的面庞,古井不波的双目在火苗的映射下居然没有半点儿的反应。

        穆三寿缓缓啜了一口和田玉烟嘴儿,白铜烟锅内的烟丝迅速红亮起来,这红光让他向来缺少表情的面容显得生动了许多。他很少允许别人离自己这么近,尤其是面前还是一个枪法如神的杀手。

        陆威霖为他点完烟之后并没有马上离开的意思,而是接着刚才的半句话道:“罗猎认为是三爷将叶青虹藏了起来。”说话的时候他留意穆三寿手中的烟锅。

        烟杆延长并放大了穆三寿右手的任何细微变化,陆威霖的眼力超出常人,然而既便如此,他都没有发觉穆三寿的右手有一丝一毫的抖动,穆三寿的表情还是刚才那个样子,想要从他的表情变化中看出端倪恐怕是难于登天。他只是轻轻喔了一声,然后反问道:“你以为呢?”

        陆威霖道:“三爷对她视如己出,如果我是三爷也不会让她身涉险境。”

        穆三寿闻言哈哈大笑起来,陆威霖的意思已经表达得够清楚也够明白,他意味深长道:“只可惜你不是我,你不会知道我心中到底怎样想。”

        此时一名手下匆匆走入花厅,穆三寿皱了皱眉头,显然对他打扰自己的谈话有些不悦,那名手下拱手行礼道:“三爷,刚才有人送了一份礼物过来。”

        穆三寿沉声道:“什么人?”

        “已经走了!”那人表情古怪地将拜帖呈上,上面的落款竟然写着瑞亲王奕勋的名字。

        穆三寿内心一震,他为奕勋自小伴读,天下没有比他更加熟悉奕勋字迹的人,虽然他判断出这绝非奕勋亲笔所书,可是这字迹模仿得至少有九分类似。他强忍内心的震惊道:“送得什么礼物?”

        手下人道:“一个盒子,我们掂量了一下,里面盛着的很可能是……”对这些刀头舐血的江湖人来说,有些东西稍一掂量就知道里面藏着什么,可未经主人的允许,他们也不好擅自开启。

        “拿来!”

        礼盒非常的精美,可美好的只是外表。陆威霖望着方方正正的礼盒,内心中也开始感到不安,虽然他知道可能性微乎其微,可仍然因为对某人的牵挂而忐忑。

        穆三寿挥了挥手,示意手下人打开了盒子,因为所有人都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所以反倒没感到吃惊。

        盒子里面果不其然就是一颗人头,比一般人的脑袋要大一些,头发是时下常见的刚刚减去辫子的齐耳短发,因为浸在石灰里,所以看起来也不是那么的可怖。

        陆威霖看清人头之后顿时放下心来,里面是个男人,眼角的余光无意中瞥到了穆三寿,却发现他手中的烟杆在微微颤抖。心中不禁纳闷之极,以穆三寿的沉稳怎会有如此失常表现。

        穆三寿的声音突然低沉了许多:“把送礼的人给我抓回来!”

        送礼之人是有备而来,礼物是花钱委托别人帮忙送过来的,即便是登门送礼者也早已杳无人影,一时间去哪里找人。

        穆三寿冷静下来之后,让人检查那个盒子,发现盒子底部还垫着一张地图,展开地图一看,这张地图竟然和他交给罗猎的那张一模一样。

        山田医院已经恢复了昔日的宁静,因吴杰到来而掀起的那场风波业已平息下去,因为麻雀的斡旋,院方并没有追究几名肇事者的责任。

        在位于山田医院太平间内部的一间秘密会议室内,一场内部会议正在悄然进行中。

        主持会议的是院长身份的平度哲也,算上他在内,出席会议的只有三人,一人是刚刚取代船越龙一领导地位的松雪凉子,另外一人是真名福山宇治的福伯。

        在松雪凉子重返北平之前,她是没有资格和其他两人平起平坐的,不过今非昔比,玄洋社平冈社长亲自下函将船越龙一调走,由松雪凉子暂代他的职务。

        福伯向松雪凉子微微颔首示意,虽然他们刚才已经打过了招呼,可是在这样的场合密会还是第一次。

        松雪凉子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笑容:“平度君可以开始了。”

        平度哲也点了点头,他首先播放了幻灯,幻灯片中最先展示的是佐田右兵卫的那场手术,几幅不同的图片展示了佐田右兵卫获得超常再生能力的过程。

        福伯的表情始终不为所动,他是追风者计划中的一员,从一开始就是项目的主要负责人,可以说整个项目的启动跟他有着直接的关系,是他一手布局采取了麻博轩的血液样本,并交由平度哲也的科研小队进行研究。然而让他不满的是,这个计划并不顺利,接连不断的失败,让上方开始质疑他的能力,虽然是他一手促成了这个计划,但是想要完成研究却要依靠平度哲也这样的专业人才。

        福山宇治望着幕布上的照片,脑海中却在回忆着过去的一幕一幕,他不断为实验的失败承担责任,很快就被人从追风者计划中边缘化,最终被踢出局,应该说是一种相对比较体面的告别吧,他被告知追风者计划中止,可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这一计划从未中止过。

        幻灯上的那场手术就是证明,佐田右兵卫就是证明,平度哲也这个被自己推荐进入项目的家伙背叛了自己,他曾经答应过自己,那些未成熟的研究成果永远不可以公诸于众。

        平度哲也的目光回避着福山宇治,毕竟在这件事上他问心有愧,他只是一个科研人员,政治上的事情他不懂,自从在佐田右兵卫的身上进行了人体实验之后,他就知道这件事早晚都会败露。

        画面长时间定格在佐田右兵卫获得再生能力之后大杀四方的情景,松雪凉子意识到了平度哲也在走神,提醒他道:“可以继续了。”

        平度哲也这才回过神来,他切换到了下一个画面,掏出手帕擦去额头的冷汗,然后向上扶了扶眼镜道:“从麻博轩体内提取的血液样本,经过多次提炼最终提取出了我们称之为超能因子的生长激素,这种超能因子可以促进生物体的再生,可是我们始终无法精确掌握……掌握……”因为太过紧张,他一时间找不到确切的词语来形容。

        福山宇治淡然道:“度!”是度而不是剂量,或许因为超能因子不够纯正,它的副作用远大于对人体的促进能力,所以他主持项目时候的人体实验,无一例外的失败。他寻找罗行木的目的也不是为了给麻博轩报仇,真正的用意是要抓住一个麻博轩更有实验价值的活体。

        平度哲也趁机向福山宇治笑了笑,以此来主动示好。他补充道:“追风者计划进行的并不顺利,项目一度中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