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八章【心机深】(下)

第一百五十八章【心机深】(下)

        兰喜妹道:“弘亲王的消息是我故意散布出去的,目的就是要引蛇出洞,穆三寿已经开始乱了阵脚,不然他不会前来北平。”

        罗猎道:“叶青虹也是你抓走的?”

        兰喜妹摇了摇头道:“她的事情跟我无关,我对她也没什么兴趣。解铃还须系铃人,想找到她,恐怕要从穆三寿身上下手。”

        罗猎皱了皱眉头,如此说来叶青虹很可能是被穆三寿保护起来了,可如果兰喜妹所说的这一切全都是真的,穆三寿的心机深不可测,兴许他是担心叶青虹得知真相,又或者叶青虹的母亲当真留足了后手。

        兰喜妹找上自己的目的不是为了谈情说爱,而是为了合作,罗猎对此有着极其清醒的认识,兰喜妹和叶青虹不同,两人虽然都拥有皇室血统,可是叶青虹的不择手段更多的是流于表面,兰喜妹的经历证明,她可以忍辱负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在兰喜妹的字典里根本就没有对错二字。

        兰喜妹道:“穆三寿以为我爹并没有死,所以设局想引他入瓮,日本人觊觎圆明园下所谓的秘藏,我将消息透露给他们,到时候来个一网打尽。”她的双目中迸射出两道阴冷的杀机。

        兰喜妹起身道:“我知道你不相信我,仍然在怀疑我的动机,可有件事我必须要告诉你,日本政府几年前就开始研究一个超能变异者计划,新近已经取得了极大进展。”

        罗猎想起了此前对他们进行刺杀的忍者。

        兰喜妹道:“刺杀你们的忍者叫佐田右兵卫,代号孤狼,在风雨园时,他的手臂曾经被那怪物扯断,可是在事后注射化神激素之后,他的身体迅速复原。你有没有想过,如果这样的激素在日本军中普及开来,这支军队将会何其可怕?”

        罗猎不寒而栗,他虽然知道熔入地玄晶的匕首可以击伤这些强悍的变种人,可是地玄晶实在太少,有一点他还不明白,方克文之所以变成那幅模样,是因为受到禹神碑长期辐射的缘故,日本人的再生激素又是从何而来?

        兰喜妹很快就解答了这个问题:“你了解麻博轩吗?”

        罗猎摇了摇头,他从未见过麻博轩,对此人的了解都是通过他人的转述,从方克文的描述之中,麻博轩也不是什么好人。

        兰喜妹道:“麻博轩曾经赴日治病,他在短期内迅速衰老的症状引起了军方的注意,军方组织生物学界和医学界的精英针对此人进行研究,从他的身体内提取了一种特殊的激素。这种激素被命名为化神激素,可以促进人体的新陈代谢,让人体方方面面的机能得到增强,最为奇特的是,实验的对象不同,受到的影响也完全不同。”

        罗猎倒吸了一口冷气,兰喜妹在这一点上绝没有欺骗自己。

        兰喜妹道:“我掌握了超能变异计划的不少资料,因为这一计划的执行人就有几个是我的仇人,所以……”她笑了起来,从罗猎的目光中她意识到自己终于找到了对方的软肋。她所认识到的罗猎是个爱国者也是一个充满正义感的男人,兰喜妹相信他不会对这种事坐视不理,她伸出手轻轻拍了拍罗猎的手臂,柔声道:“别急着答复我,回去好好考虑,我等得起。”起身离去之前,她停顿了一下脚步却未回头:“还有,福伯的本姓是福山,麻雀离开,对你们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罗猎返回正觉寺的时候,明显感觉周围的气氛有些不对,就连瞎子看自己的眼神都带着几分鄙视的色彩了,罗猎猜测到几人可能都看到了兰喜妹在风雨亭内投怀送抱的情景,反正也解释不清,索性懒得解释。

        张长弓终于忍不住问道:“你打算就这样耗下去?”

        罗猎道:“总有人沉不住气。”他向周围看了看道:“陆威霖这几天去了哪里?”

        张长弓苦笑道:“他是穆三寿的人,没必要向我禀报行踪。”

        “总得向人禀报。”

        张长弓错愕了一下,马上又明白了过来,陆威霖既然是穆三寿的人,正觉寺这边的状况必然会向穆三寿禀报,更何况此前的那些工人也都是穆三寿所安插,其中十有八九会有他的内线。

        罗猎却不认为陆威霖对穆三寿忠心耿耿,他看得出陆威霖这次之所以来北平更主要的原因是为了叶青虹。陆威霖和穆三寿之间的关系更像是一种交易,在罗猎看来,任何建立在利益基础上的交易都是不稳固的。一旦双方利益的平衡被打破,彼此间的关系就会毁于一旦。

        张长弓低声道:“难道我们就这样等着?”

        罗猎微笑道:“等着!”

        穆三寿虽然亲手向罗猎提供了那幅地图,可是他并不知道圆明园的地下到底埋藏着怎样的秘密?陆威霖在这件事上令他失望,深入圆明园地下的四人之中并没有他在内。

        罗猎没有猜错,穆三寿仍在北平,此刻端坐在福林苑的中堂,手中端着从不离身的烟杆儿,和田玉烟嘴儿虽然噙在唇上,可烟草却未曾点燃。厅堂内光线有些昏暗,在他的对面坐着一个年轻书生,一袭灰色长衫,大半边面庞都藏在阴影中,仍然可以从光线映照的小半边面庞上看出他的清秀,眉如春山,目如朗月,这位拥有着女子一般精致面容的文士正是昔日安清帮的扛把子白云飞。

        白云飞津门落难,不得不背井离乡,只身逃亡黄浦,这其中罗猎动用了穆三寿的关系,津门北平彼此相邻,白云飞原没有考虑过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返回北平,可是他去黄浦并没有多久,他的恩师焦成玉就被人枪杀,要知道焦成玉早已瘫痪多年,谁能够忍心对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下手。

        白云飞虽然是津门枭雄,让津门各大堂口心怀敬畏的人物,可是他对这位恩师却是极其敬重,多年以来都是他在照顾焦成玉,之所以将焦成玉安置在北平,就是担心自己的仇家会对付他,可想不到人算不如天算,他刚刚在津门失势,师父就被人暗杀。而今安清帮的首领之位也已经易主,白云飞成了一个被政府通缉的要犯。

        白云飞也是排除万难潜入北平,这其中穆三寿帮了他不少忙,就连焦成玉的身后事都是穆三寿派人一手操办,白云飞恩怨分明,心中早已记下了这个人情。

        葬礼已经办完,恩师入土为安,白云飞的身上还背着刺杀德国领事的罪责,以他目前的艰难处境,根本无法找出凶手并为恩师报仇。

        穆三寿永远都是那幅风波不惊的模样,轻声道:“白先生,我已经让人安排好了,你随时都可以离开北平返回黄浦。”

        白云飞望着穆三寿道:“三爷不准备回去?”

        穆三寿摇了摇头。

        白云飞道:“叶小姐还没有消息?”穆三寿并没有对他隐瞒此次前来北平的目的。

        穆三寿叹了口气,低声道:“失踪了这么多天,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白云飞抿了抿嘴唇,内心难免有些不安,毕竟叶青虹曾经在津门帮过自己,兴许因此而得罪了日本人,即便不是这个原因,就冲着她和穆三寿帮助自己逃离津门,也不能坐视不理,然而他现在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实在是有心无力,可话却是要说的。

        白云飞正准备开口说话,外面传来禀报声道:“三爷,陆先生来了。”

        穆三寿伸手制止了准备回避的白云飞,扬声道:“让他在花厅等我,我待会儿就过去。”

        来人是陆威霖,陆威霖也是费了一番波折方才来到穆三寿在北平的住处,他本以为穆三寿早已返回黄浦,却没有想到他仍然还北平,当然这次还是穆三寿让人将他主动找来。

        “三爷!”面对穆三寿时,陆威霖始终保持着应有的尊重,虽然他在和罗猎的一席深谈之后已经怀疑叶青虹的失踪和穆三寿有关,可是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他不会公然质问穆三寿。

        穆三寿淡然笑道:“我听说你这几天到处在找叶青虹,几乎她在北平可能去过的地方你都找过了?”

        陆威霖坦然道:“是!”

        穆三寿意味深长道:“青虹有你这样的朋友真是她的幸运。”

        陆威霖没有说话,事实上叶青虹从未将他当成朋友,叶青虹在他面前始终是高傲冷漠,或许叶青虹只是将他当成一个雇员,连合作者都算不上,他仍然记得在黄浦蓝磨坊射杀任忠昌的情景,那也是他第一次见到叶青虹,舞台上的叶青虹光彩夺目的倩影从那时就镌刻在他的心头。

        穆三寿当然看得出陆威霖对叶青虹绝不限于单纯的感情,过去的陆威霖拥有一颗冷酷的内心和滔天的仇恨,这让他具备了第一流杀手的素质,除此以外他还拥有着桀骜不驯的性情,就算是自己交给他的任务,也要首先考虑到他的喜好。穆三寿只是他的雇主,而他绝不是穆三寿的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