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六章【父与子】(上)

第一百五十六章【父与子】(上)

        他的声音突然变得遥不可及,罗猎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可在同时他眼前的景物也开始变得朦胧起来,这是一种被催眠的感觉,罗猎认为自己可以克服,他终究还是大意了,并未想到沈忘忧这位舅舅会这样对待自己……

        罗猎的头缓缓歪到了一边,发出轻微的鼾声。

        沈忘忧表情复杂地望着罗猎,目光最终落在罗猎面前已经喝完的咖啡杯上,轻声道:“再高明的催眠术也抵不住咖啡一杯。”他拉开抽屉,从中取出早已准备好的针管,撸起罗猎的衣袖,从他左臂的静脉中抽取了一管血液。

        兰喜妹刚刚开启院门,回望身后并没有发现任何人的踪影,她没有继续前行,右手垂落下去,一柄飞刀从她的袖口悄声无息地滑落到她的掌心。她对危险的嗅觉极其灵敏,虽然没有看到对手,内心中却感觉到危险正在悄然迫近。

        “出来吧!”兰喜妹冷冷道。

        两个魁梧的身影从墙角处闪出,其中一人是船越龙一最得力的部下坂本鬼瞳。

        兰喜妹颇为不屑地望着他们:“为什么要跟踪我?”

        坂本鬼瞳语气生硬地说道:“船越先生要见你。”

        兰喜妹咯咯娇笑起来,风情万种地拢起额前乱发,小声道:“那就让他来见我。”

        坂本鬼瞳向前跨出一步,双目迸射出愤怒的光芒。

        兰喜妹轻声叹了口气道:“不要逼我动手!”无形的杀气瞬间弥散开来。

        身后传来一个冷漠的声音道:“凉子,谁给你的胆子?”

        船越龙一紧锁的眉头已经充分表明了他的不悦,此前他命令松雪凉子离开京城返回津门处理方家的未尽事宜,却想不到松雪凉子居然抗命,非但没有前往津门,反而仍在京城活动,这等于公然挑战了他的权威。他已经考虑过种种的可能,如果没有人为松雪凉子撑腰,她应当不会那么做。

        坂本鬼瞳虽然勇猛过人,可是在心计上和松雪凉子相差甚远,这才是船越龙一决定亲自前来的真正原因。

        松雪凉子龙一现身,周身杀气瞬间消失弥散,甜甜一笑道:“船越先生,您要见我?”

        船越龙一打量了一下一身民国女学生装扮的松雪凉子,声音低沉道:“不请我去你家里坐坐吗?”

        松雪凉子娇滴滴道:“不知船越先生亲自前来,冒犯之处还望不要见怪。”极其优雅地做了一个邀请的动作。

        船越龙一昂首阔步走入院门之中,两名手下并没有随之进入,分别站在门的两旁守候。

        松雪凉子朝坂本鬼瞳看了一眼,唇角露出一丝不屑的笑意,跟着船越龙一走入院落,伸手将院门关上了,笑靥如花道:“先生里面坐,凉子为您烹一杯抹茶。”

        船越龙一神情冷漠道:“不必了,你最好给我一个解释。”

        松雪凉子在船越龙一咄咄逼人的气场下并未流露出半点的恐惧:“其实就算您不来找我,我也要去找您了。”她取出一封密函递给了船越龙一。

        船越龙一看到密函上方的印记时,顿时面色一变,接过密函,展开密令。

        松雪凉子道:“上峰有令,限你三日之内离开北平返回瀛口,平冈社长月底会前往满洲,这边的一切事物由我来负责。”

        船越龙一的双手因愤怒而颤抖起来。

        松雪凉子微笑道:“船越先生明白了?还需不需要我向你解释?”

        船越龙一脸色铁青道:“不用!”他转身离开,来到门前停下脚步道:“凉子,你好自为之!”

        罗猎苏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密不透风的房间内,沈忘忧就坐在他的身边,昔日鹤发童颜神采奕奕的他仿佛突然之间就老去,罗猎想要坐起,周身却软绵绵没有一丝一毫的力量,他努力回忆着昏倒前的情景,判断出应当是自己喝下的那杯咖啡有问题,不解道:“为什么……”他的声音虚弱无力。

        沈忘忧抿了抿嘴唇,他的双目闪烁着激动的光芒,举起右手,拇指和食指之间正是夹杂在信封中的那颗种子,在罗猎面前晃了晃。

        罗猎道:“本来就是你的东西,你如果想要,尽管拿去。”

        沈忘忧道:“那是因为你并不懂得这颗种子的意义……”他的声音变得衰老,中气也不再像过去那样洪亮。罗猎诧异地望着他,难道这颗种子和沈忘忧的生命息息相关?所以他才会如此珍视,不惜以卑鄙的手段对付自己,来获取这颗种子?可是……他是自己的舅舅啊!自己从未有过将这颗种子据为己有的想法。

        “虽然我们此前做了充分的准备,可是当来到这个时代之后,发现我们携带的装备药品都已经失效,我们的身体全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害,这颗种子,我们称之为智慧种子,因为保存在潘多拉魔盒中,所以才躲过一劫。”

        罗猎已经落入困境,他在内心中接受了现实,反倒没有感觉到害怕,低声问道:“只剩下这颗种子吗?”

        沈忘忧点了点头:“我们过去称之为生物信息胶囊,这里面不但储存了大量的信息,还拥有修复损毁基因的作用。一共带了二十颗,其余的十九颗全都用最妥善的封存技术保存起来,经过我们的严格测试,认为可以禁受住任何苛刻的环境改变,然而……”他苦笑道:“没想到最终保存下来的只有这一颗。”

        罗猎道:“其他人知道吗?”

        沈忘忧摇了摇头:“刚开始的时候,我们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出现了问题,当我们陆续出现身体的损伤之后,我更不敢拿出这枚种子。不是我有私心,而是我担心如果其他队友知道这枚种子的存在,必然会为了生存而自相残杀。”

        罗猎点了点头,人为了生存可以不择手段,现实社会早已证明了这个道理,眼前的沈忘忧不也是如此吗?只是这枚种子如此重要,当年沈忘忧为何还要慷慨地送给自己的母亲,难道当真是手足情深?他甘心为了妹妹牺牲他自己?

        沈忘忧的体力和精神在迅速衰弱着,他喘息道:“佳琪的离开并没有任何征兆,我们突然失去了她的消息,她是我们团队中的反叛者,背叛了我们的集体,按照我们的准则,我们必须联手除去每一个背叛者。”

        罗猎道:“可她是你的亲妹妹……”

        沈忘忧大声打断了他的话:“她不是……她从来就不是我的妹妹,我爱她甚于我的生命,我们一直小心守护这个秘密,因为我们这些人中是决不允许产生感情的,也唯有隐瞒我们之间的感情,我们两人才可能被派来执行同样一个任务!”

        罗猎被沈忘忧的话深深震惊了,沈忘忧此前对自己撒了谎,他根本就不是自己的舅舅,罗猎再次想到了rebel这个单词,沈忘忧信中所指的反叛,不仅仅是指责母亲脱离了团队,这其中应当还包含着背叛了他们感情的意思。

        沈忘忧道:“我一直不明白她因何会背叛我,她甚至没有向我解释一个字,我无法接受这个现实,我发动一切力量去找她,可当我找到她的下落,却发现她已为人妇……而且……她怀孕了……”

        沈忘忧道:“我发现自己终究还是下不了手,我给她寄出了一封信,信中附上了这颗种子,我决定再也不去打扰她的生活,只希望她能够像个普通人一样健康地活下去……”此时他已经老泪纵横。

        罗猎从沈忘忧对往事的讲述中已经感受到他对自己母亲的如海深情,然而作为后辈,罗猎不知应当怎样评判他们当年的感情,感情是勉强不来的,相信父亲一定是个不同凡响的人,否则又怎能让母亲抛弃团队,忘却生死义无返顾地追随他而去?他对父亲的事情知之甚少,难道父亲的死是因为受到了这件事的波及?

        沈忘忧道:“我一直以为佳琪背叛了我,寄出那封信之后,我万念俱灰,眼看着队友一个个死去,我改变不了什么,我也不想再去改变什么?历史已经注定,虽然我们摧毁了雍州鼎,可该来的始终要来,你所看到的物种变异其实和九鼎的存在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他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我时常在想,如果我最初来到这里的时候,没有尝试着去做一个挽救人类的英雄,或许……我和佳琪还能幸福地生活,纵然时间短暂,可毕竟活过、爱过、来过……”

        罗猎道:“感情是无法勉强的。”

        沈忘忧微笑道:“是,但是我和佳琪的感情绝不会改变,我这辈子最大的错误就是对我们的感情产生了怀疑,放弃了她,放弃了你们母子。”

        罗猎心中真是哭笑不得,想不到沈忘忧竟然对母亲痴情到这种地步,听他话里的意思甚至后悔当年没有接受自己母子二人。罗猎道:“我妈已经去世多年,我想她在天有灵也不希望听到这些事情。”

        沈忘忧用力摇了摇头道:“她一定想听,她当初之所以选择离开,是为了保护我,更是为了保护你。”

        罗猎内心一沉,仿佛内心被一只无形的手突然抓住,脑海中出现一个极其恐怖的想法,不等这想法占据他的脑海,他就竭力想要将这个想法驱赶出去。

        沈忘忧含泪大声道:“你是我的儿子,你是我和佳琪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