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五章【穿越者】(下)为盟主海魂依加更

第一百五十五章【穿越者】(下)为盟主海魂依加更

        沈忘忧道:“九鼎其实是九艘飞船,外星生命在七千年前就乘坐那九艘飞船穿越时空,飞抵地球,也许人类的部分传承从那时开始,也许他们改变了人类的文明走向。能够确定的是,那些外星生命抵达地球之后就再也没有离开过,关于他们的记录逐渐湮没于历史的长河中。”

        罗猎道:“我一直以为九鼎只是一个传说。”

        沈忘忧道:“相信一开始的时候有人是知道内情的,这其中大禹这个人物不能不提,根据我们的考证,大禹很可能就是那些外星人的后代,他率领人们兴修水利,抗涝防洪,在他继任帝位之后,应当是预感到了九鼎可能带来的危机,于是他决定将九鼎毁去。”

        罗猎点了点头,传说中大禹铸造九鼎,并将之沉溺于江河之中,以此来震慑水怪,祈求风平浪静,看来大禹是将这九艘飞船沉入了江河之中。

        沈忘忧道:“2039年的发现轰动了整个世界,罗布泊在七千年前还是中国内地最大的咸水湖,其面积还要大大超过青海湖,将近五万平方公里。”

        罗猎对古楼兰的历史颇有兴趣,所以对周边的地理也有所研究,如今的罗布泊只不过是一个小湖罢了,湖水总面积不超过一千平方公里,想起七千年前的盛况,不由得心生感慨。

        沈忘忧道:“罗布泊几经变迁,1921年,塔里木河向东改道,流经罗布泊,湖泊面积增加到两千平方公里,可是后期的开发改变了这里的地理环境,到1960年,塔里木河下游断流,整个罗布泊迅速干涸,在我们发现雍州鼎的时候,那里已经是一片荒漠。”

        罗猎点了点头,沧海桑田,斗转星移,谁也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可马上他又意识到对面的沈忘忧正是从未来而来,他应该知道从现在开始未来一百多年的事情。

        沈忘忧道:“全世界都在为发现雍州鼎而激动的时候,却发现这只雍州鼎仍然在运转着,正在将一些信息源源不断地向宇宙深处发射。”他的声音变得低沉,表情也变得异常凝重。

        罗猎隐隐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对,可是他并不知道具体何处发生了问题。

        沈忘忧道:“当这些信号传出地球,发射到太空之中,就有被异星文明截获的可能,在浩瀚星空之中,并不仅仅存在热爱和平崇尚自由的人类,还有嗜血残暴,好战虐杀的邪恶种族,不幸的是,雍州鼎传出的信号恰恰被一个拥有高科技文明的邪恶种族截获了。”他摇了摇头:“雍州鼎传出的信号暴露了地球的坐标,在人类尚未来得及做出防御之前,一支强大的武装舰队就悄然而至。”

        罗猎倒吸了一口冷气。

        沈忘忧道:“这场战争超过了以往人类历史所有的规模,空前的流血和牺牲让所有人类联合在一起,捐弃前嫌,并肩战斗,为了人类的生死存亡而不惜一切的斗争,然而双方的实力悬殊让人类很快就败下阵来,我们节节败退,眼看着我们的家人朋友遭遇不幸,眼看着我们的家园被毁……”他的眼睛红了,双目中有晶莹的泪光闪动。

        罗猎相信沈忘忧没有欺骗自己的必要,他所描绘的情景岂不就是人类的末日。

        沈忘忧道:“我们终于知道人类的坐标因何而暴露,也明白大禹之所以将九鼎投入江湖,是利用水来隔绝九鼎能够传出的讯号,想要改变人类的命运,我们唯有穿越时空,返回过去,回到罗布泊尚未干涸之前,将九鼎彻底摧毁。”

        沈忘忧的目光再度回到那张六人的合照之上:“我们七人接受了这个使命,我们承担着挽救整个人类命运的责任,却又被告知不可改变人类的历史走向,我们甚至不可以娶妻生子,不可以产生任何的私人感情,我们的这次行动注定有去无回。”

        罗猎对沈忘忧不由得生出崇敬,无论沈忘忧是不是自己的舅舅,他能够接受这样的使命显然都是一个大无畏的勇者,无畏的不仅仅是沈忘忧,还包括他们团队中的每一个。可是他为何会跟自己的妹妹分开,又为何会寄给她那封奇怪的信?

        沈忘忧道:“我们的计划从一开始就出现了偏差,我们设定穿越的年代是三千年前,那是一个冷兵器时代,以我们掌握的资料和手头的装备,应当可完成任务。然而计算出现了失误,时光机将我们送到了晚清,这还不是最大的麻烦,毕竟还有足够的时间,我们越可以从容地解决问题。可是这场时空穿梭,却让我们每个人的身体都产生了变化,同样遭遇改变的还有我们带来的设备和武器。”

        沈忘忧努力回忆着往事,他们刚刚来到这个风起云涌的时代,就失去了一名队友,高科技的设备和武器全都因时空穿梭而失去了作用,他们必须依靠最原始的定位,从一个时代来到另外一个时代,纵然还是他们所生存的地球,可是对每个人的心理和精神都是一种前所未有的考验,他们变得惶恐多疑,有人甚至想到过放弃。

        沈忘忧道:“来到这个时代三年之后,我们找到了雍州鼎,并将它成功炸毁,按照我们临行前制订的计划,我们的最终使命是要将九鼎彻底摧毁,也唯有如此才能清除人类未来的隐患。”

        罗猎点了点头,如果九鼎同为外星飞船,那么它们的功能想必都差不多,毁掉雍州鼎,还会有冀州鼎、徐州鼎……一旦屏蔽解除,它们同样可以发出信号。

        沈忘忧道:“我们虽然奉行着不去改变历史的准则,可是有些事是我们无法控制的,比如说健康,又比如说感情……”他的双目中流露出刻骨铭心的忧伤。

        罗猎已经猜到他所说的感情应当和母亲有关,想起信中的rebel,难道沈忘忧是在指责母亲背叛了他们的团队?

        沈忘忧道:“时空穿梭让我们的健康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害,这在我们出发之前就已经了解。可以说我们每个人都已经下定视死如归的决心,我们之中没有怕死。在炸毁雍州鼎之后,健康问题越来越多地在困扰我们,我们只是掌握了九鼎中一部分的位置,其中还有六个只能从上古传说中寻找线索。我们之中有些人担心已经无法活着完成任务,事实上在炸毁雍州鼎后的一年中,又有一名队友先后去世。”

        “单凭我们五人的力量已经不可能完成这样的任务,于是我们决定雇佣一些不明内情的人,正是这个决定,让你的母亲结识了你的父亲。”沈忘忧突然咳嗽了起来。

        罗猎道:“您是反对的?”

        沈忘忧点了点头:“因为她违背了我们的准则。”

        罗猎想起爷爷能够掌握大禹碑铭上面的文字,罗行木也说过爷爷是摸金一门的宗师级人物,看来母亲选择父亲合作也不是没有理由的。

        沈忘忧道:“根据我们的准则,如果我们中的任何一人违背了原则,其他人有权将之除去!”“所以您就要杀死自己的亲妹妹?”

        沈忘忧的唇角浮现出一丝苦笑:“他们躲了起来,我查到佳琪下落的时候,她已经有了身孕,我们并未杀她,从此以后,我就失去了她的下落,我本以为她仍然活在这个世上,直到遇到了你……”

        罗猎道:“我的父亲是怎样死的?”

        沈忘忧摇了摇头:“我只知道他罪有应得!”

        罗猎的内心抽搐了一下,他有种要和沈忘忧辩驳的冲动,可是看到沈忘忧苍白的面孔,他最终还是放弃了。

        沈忘忧道:“我失去了所有的队员,单凭我的能力已经不可能寻找到其余的炉鼎,就算找到,我也无法完成任务,也许人类注定无法逃过劫数。”他叹了口气又道:“我还剩下不到一个月的生命,我已经做不了什么,还好,在我死前能够遇到你……”他的目光温暖慈和,静静望着罗猎,在他眼神的深处跃动着希望。

        罗猎再度沉默了下去,回忆着刚才沈忘忧跟他说过的每一句话,无论怎样,一切都已经成为过去,沈忘忧在这个时代无疑是孤独和寂寞的,自己应当是他唯一的亲人。

        沈忘忧道:“我记得那封信中还有一样东西?”

        这已经是他今天第二次提起这件事,看来那件东西对他很重要,罗猎点了点头,从衣袋中拿出了那颗卵圆形一般的种子。

        沈忘忧将那颗卵圆形的种子托在掌心,凝望良久,轻声道:“有没有发觉它的特别之处?”

        罗猎摇了摇头,他已经得到这颗种子很长的时间,虽然他无从分辨这究竟是何种植物的种子,可是一直没有引起他特别的关注,现在寄信人就在自己的面前,当初沈忘忧为何要寄给母亲那封信?如果说信中的图画和单词都能够得到解释,这颗种子究竟代表着怎样的意义?

        解铃还须系铃人,当年的寄信人沈忘忧,应该能够给出真正的答案。

        沈忘忧道:“我们称它为智慧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