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五章【穿越者】(上)

第一百五十五章【穿越者】(上)

        沈忘忧似乎猜到了他心中所想,低声道:“这照片上的七个人,除了我之外都已经死了。”他的语气中充满了伤感和失落。

        罗猎道:“其他五个人都是谁?”

        沈忘忧淡淡一笑:“曾经的朋友,生命中的过客……”他居然主动向罗猎要了一支香烟,点燃香烟后再度陷入沉默之中。

        室内的气氛变得死一般沉寂,罗猎知道沈忘忧一定有许多内情没有告诉自己,看得出他在犹豫,虽然已经有了足够的思考时间,可是沈忘忧仍然没有下定决心。

        沈忘忧道:“佳琪在你面前从未提起过我?”

        罗猎点了点头。

        沈忘忧叹了口气道:“看来她始终不肯原谅我。”

        罗猎微笑道:“在遇到您之前,我还从不知道自己有个舅舅。”

        沈忘忧道:“我也从未想过,上天对我还算不薄,我在这世上还有亲人……”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我得了绝症,我的生命最多还剩一个月。”

        这消息对罗猎如此突然,虽然他对这位突然出现的舅舅还未曾建立起深厚的感情,可是听到他不久于人世的消息也是心中一沉。沈忘忧给他的印象一直是健康而潇洒的,从表面上看不出任何的病容,一个人怎能预知自己的生死大限?罗猎将信将疑地望着沈忘忧。

        沈忘忧道:“那封信中应该还有一样东西。”

        罗猎想起了那颗宛如莲子般的种子,的确他并未将那颗种子出示给沈忘忧,难道那颗种子有着特别的意义?

        沈忘忧的目光再次回到了照片上,低声道:“照片上的七个人其实来自同一个地方。”

        罗猎道:“你们是老乡?”

        沈忘忧笑了笑,目光变得迷惘:“可以这么说,罗猎,你相不相信时光可以倒流?”

        罗猎并没有理解沈忘忧的意思,眨了眨眼睛并没有答话。

        沈忘忧起身来到书架前,从中抽取了一本书,然后回到刚才的位子坐下,将那本书递给了罗猎,罗猎接过看了看,这是一本英国著名小说家,赫尔波特.乔治.威尔斯的代表作《时间机器》,这本书面世于1895年,曾经是罗猎最喜欢的科幻小说之一,小说讲述了一位哥伦比亚大学的教授,通过制作时光机器穿梭古今的故事。

        罗猎对于这本小说的深刻印象,主要是源于教授不断尝试穿梭拯救爱人的情景,他无数次幻想过书中的故事可以发生在现实之中。对于其中的情节罗猎早已烂熟于胸,甚至不用翻开书本,他就能够背诵出其中的章节。

        罗猎左手将这本书托在掌心,右手轻轻摩挲着这本书深绿色的布纹封面,指尖在烫金英文字体上滑动,他在静静地思索,小说毕竟是小说,有些事只能在脑海中想想罢了,现实中应当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沈忘忧道:“小说中的故事未必都是荒诞的,今年十一月,德国柏林威廉皇帝物理研究所长,柏林洪堡大学教授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就会提出《广义相对论》并将之完善,这会将整个人类物理学史掀开全新的一页,其中会对时空穿梭提供坚实的理论基础。”

        十一月?罗猎不免有些震惊了,毕竟现在才刚刚四月,那是七个月后才会发生的事情啊,沈忘忧怎么会知道?难道他当真有未卜先知之能。

        沈忘忧并没有详细解释时空穿梭的理论,他低声道:“或许你会觉得不可思议,因为你并不知道未来将会发生的事情,这个世纪战争频现,世界格局不断重组,17年沙俄将会因为一场十月革命而改朝换代,日本人对中国的侵略将会变本加厉,1937年侵华战争将会全面发动,这场战争会持续八年,1939年一场席卷世界的第二次世界大战会彻底爆发,这场战争让整个世界的格局重新洗牌。1945年日本战败,德国投降,1949年新中国成立……”

        罗猎目瞪口呆地望着沈忘忧,对方所说的一切他都闻所未闻,如果换成另外一个人对他说这番话,他一定会认为对方已经疯了,怎么可能知道未来将会发生的事情,他甚至怀疑沈忘忧只是在编造谎言,可沈忘忧的样子如此认真,言之凿凿,语气如此坚定似乎他所说的一切当真发生过一样。

        而沈忘忧所说这一切成立的可能必须建立在时空穿梭的基础上,除非他来自于未来,否则根本没有任何的可能。

        沈忘忧并没有在意罗猎是否相信,他新中国成立谈到了1969年人类第一次登月,谈到了霍金的第四维理论,谈到了虫洞和量子泡沫,这些在罗猎看来匪夷所思的理论一股脑在短时间内塞给了罗猎,沈忘忧没有考虑对方能够接受多少,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罗猎的留学经历决定了他对新鲜事物和时代科技的接受能力要远超一般人,此前他的冒险经历让他也明白了这世上存在着太多超自然生物和事件的可能,尽管如此,沈忘忧所说的一切也彻底颠覆了罗猎对这个世界的认知,让他有些接受无能,头脑难免产生了一种错乱感。

        沈忘忧说了足足半个小时,也只不过是简略理清了一下未来历史的脉络,罗猎从一开始的天方夜谭到将信将疑,等沈忘忧结束这一长段叙述的时候,他已经开始逐渐相信并细思极恐了。

        趁着沈忘忧中途喝咖啡的时候,罗猎终于有了提问的机会:“您……你们七个全都是……”

        沈忘忧点了点头。

        罗猎突然有种虚脱的感觉,如果沈忘忧所说的一切属实,那么他的母亲沈佳琪同样来自于未来。他们来干什么?是为了寻找还是为了改变?

        沈忘忧将咖啡杯轻轻放下:“我们所生存的世界有着许许多多未知的危机,你所看到的战争、饥荒、灾难虽然造成死伤无数,造成朝代更迭,却并不至于毁灭整个人类的文明史。有些危机虽然被隐藏了起来,可是犹如一颗威力无穷的定时炸弹,终有一日会爆炸,一旦触发,将毁去人类所赖以生存的世界。”

        罗猎感觉沈忘忧有些危言耸听了,在他看来,眼前中国内忧外患,群狼环伺,正是民族危亡的关键时刻,而沈忘忧的角度显然不同,他站在人类存亡的高度上。

        罗猎道:“历史可以改变吗?”

        沈忘忧道:“已经发生过的历史尽可能不去改变,可尚未爆发的危机还有机会将之扼杀于无形。”

        罗猎心中暗忖,按照沈忘忧的说法,他们从未来返回到当今的年代,目的就是要清除掉这场足以毁掉整个人类世界的灾难。可他们既然带着未来的科技文明,拥有着超人一等的认知和先机而来,为何如今只剩下沈忘忧孤零零的一个?

        沈忘忧道:“你一定知道涿鹿之战,这场上古战争并非一个神话,而是真实发生过。黄帝率领人类对抗蚩尤,传说中的蚩尤面如牛首,背生双翅,他有兄弟八十一人,都有铜头铁额,八条臂膀,九只脚趾,一个个本领非常。”他抬头望着罗猎道:“现实之中这样的人是不存在的,可这个宇宙中不仅只有一个星球,也不仅仅只有我们所生存的地球才有生命。”

        罗猎愕然道:“您是说,蚩尤他们来自于别的星球?”

        沈忘忧道:“只是一个后世的推断,缺少必要的证据,可是有一点在后世已经证明,中华传说中的九鼎却是真实存在的。”

        罗猎不禁想起在麻雀家中曾经提到的九鼎考证。

        沈忘忧道:“禹铸九鼎,五者以应阳法,四者以象阴数。使工师以雌金为阴鼎,以雄金为阳鼎。鼎中常满,以占气象之休否。当夏桀之世,鼎水忽沸。及周将末,九鼎咸震。皆应灭亡之兆。后世圣人,因禹之迹,代代铸鼎焉……九鼎究竟是不是大禹所铸造已经无可考证,但是九鼎绝非普通的炉鼎,2039年我们在罗布泊发现了九鼎中的雍州鼎,方才明白了其中的秘密。”

        罗猎道:“什么秘密?”

        沈忘忧道:“这只巨鼎之大远超我们的想像,以上古的铸造技艺应当无法完成这样的作品,与其说是一个巨鼎,还不如说是一个巨大的飞行器。”

        罗猎有生以来头一处听到这样惊人的说辞,和中华文明息息相关的九鼎,被成为中华至尊神器,某种程度上代表中华的九鼎竟然是一个个巨大的飞行器。他没有听错,沈忘忧说得如此笃定。其实人类起源说有很多种,其中一种就是从外太空而来。罗猎小心问道:“按照您的说法,人类文明来自于外太空?”

        沈忘忧道:“人类起源的事情并未查清,可是我们发现的雍州鼎可以证明当时的九鼎都真实存在过,而且九鼎拥有着超越人类文明的科技,根据我们的测定,那只雍州鼎的历史可以推演到公元前五千年。”

        罗猎道:“您是说在七千年前就已经有了九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