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四章【一场戏】(下)

第一百五十四章【一场戏】(下)

        这样荒唐的计划也只有兰喜妹这种居心叵测的人才会配合吧?罗猎伸出手去扶住了兰喜妹的肩膀,温柔地盯住兰喜妹的双眸,低声道:“别忘了你是有夫之妇。”兰喜妹的另外一个身份是松雪凉子,而松雪凉子的公开身份是方康伟的姨太太。

        兰喜妹禁不住笑了起来,皱起的鼻翼宛如春风吹皱的池水,连罗猎也不得不承认她的美丽,兰喜妹就势扑入他的怀中,小声道:“抱紧我。”

        罗猎并没有犹豫,有些事情一旦开始就只能继续下去,很自然地拥住兰喜妹,两人的身影如同寻常热恋中的情侣一样重合在一起。

        兰喜妹微微扬起俏脸,美眸微闭,樱唇轻启,柔声道:“吻我!”

        罗猎愣了一下,还好距离掩饰了他的表情,兰喜妹果然在得寸进尺。

        兰喜妹吹气若兰道:“你如果拒绝,我马上就冲入沈忘忧的办公室,将一切向麻雀坦白。”她不是个善罢甘休的女人,关键时刻总会想方设法地在别人的背后捅上一刀。

        罗猎望着兰喜妹,相信她是认真的,内心中激烈交战了一下,然后义无返顾地低下头去,准备蜻蜓点水般在兰喜妹的樱唇上意思一下,甚至可以利用借位的方法,应付一下也好,只要信号成功传递给在远处偷窥的麻雀,他的计划就已经成功。作茧自缚也罢,骑虎难下也罢,自己导演的这出息就算打落门牙也要演下去。

        罗猎的嘴唇只是凑近了兰喜妹,他的脖子就被兰喜妹的手臂霸道地勾住,然后她踮起脚尖,瞬间拉近了两人彼此之间的距离,让他们的唇紧密的贴在一起,变得密不可分,紧迫到彼此坚硬的牙齿硌痛了嘴唇,罗猎下意识地咧开了嘴,兰喜妹娇嫩的香舌如同小鱼一样灵巧地游了进来。

        两人的唇舌缠绕在一起,罗猎虽然算不上情场老手,却也非和异性的第一次接触,兰喜妹虽然霸道主动,可仍然暴露出她的生涩和莽撞,虽然她想要积极地取悦罗猎,却没有掌握太多的技巧,两人的嘴唇甚至被对方的牙齿误伤到流血。

        麻雀是看不清这些细节的,她年轻挺拔的胸膛剧烈起伏着,内心中燃烧的怒火几乎要点燃她青春的身躯,她感觉到自己整个人就快爆炸。

        关键时刻,有人拉上了窗帘,遮住了花园内激情四射的场面,也暂时挡住了麻雀的双眼,遮住了她的内心。

        麻雀紧握着双拳,脸上已经变得毫无血色,虽然脑子里有个声音再反复提醒她要镇定,可是她的身躯却发出不受控制的一阵阵颤栗,她的内心感觉受到了莫大的侮辱,就算罗猎不会选择自己,可是他为何要选择兰喜妹,那个心如蛇蝎的女人?男人在美色的引诱下就会忘记敌我,放弃立场?

        麻雀的呼吸都变得紧迫,她想要大喊大叫,宣泄内心中的愤怒不快。她是爱罗猎的,这一点她从不否认,自从一起前往苍白山冒险,她就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而且她对罗猎的爱意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淡,反而如陈年老酒一般变得深刻而浓烈。

        麻雀并没有因为内心中萌生的爱意丧失理智,虽然她婉转地向罗猎表露过,可她能够看得出罗猎在逃避,她是个不轻言放弃的人,在留学深造和罗猎之间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因为后者对她要重要得多,麻雀相信只要自己坚持,就一定能够走入罗猎的内心世界,就一定让他接受自己,然而刚才看到的一幕已经完全摧垮了她的内心,让她内心千疮百孔的同时有种被羞辱得体无完肤的感觉。

        喜欢一个人,他却选择别人,质疑对方品味的同时也会怀疑自己的眼光,麻雀的整个世界在瞬间崩塌了。

        咖啡的香气帮助麻雀激动的情绪稍稍舒缓了一些,沈忘忧为她冲了杯咖啡,作为旁观者,他清楚这位单纯善良的女孩正经历着怎样的打击,作为这件事的导演者,沈忘忧难免感到有些内疚,可他并不后悔,对麻雀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越早认识到现实,受到的伤害相对越小。

        “麻雀,你今天找我有什么事情?”沈忘忧明知故问。

        麻雀握住那杯咖啡,掌心的温度让她冰冷的内心稍稍温暖了一些,她整理了一下情绪,然后做出了一个极其郑重的决定:“沈伯伯,我这次来是专程来谢谢您,我决定前往欧洲留学。”

        罗猎虽然没有亲耳听到麻雀的这句话却已经预知了结果,麻雀走后,兰喜妹也暂时完成了她的使命,同样离开了国立图书馆,两人的最大不同,一人离开时伤心欲绝,而另外一个却是娇羞满面。

        沈忘忧一直都在办公室内等着罗猎,当罗猎的身影出现在他的面前,沈忘忧指了指桌上的那杯咖啡:“刚刚煮好。”

        罗猎一屁股坐在沈忘忧对面的椅子上,从他的表情上看不出他开心还是沮丧,沈忘忧一边品味着咖啡,一边悄悄观察着罗猎,将咖啡杯重新放在桌上的时候他说了一句:“既然不爱就尽早放手。”他相信如果罗猎对麻雀投入了真情,绝不会答应自己的要求,做出这样伤害她的事情,虽然这件事的初衷是为了麻雀。

        罗猎笑了起来,品了口咖啡。却看到沈忘忧指了指自己的唇角,掏出手帕擦了擦嘴唇,以为是咖啡的奶沫粘在了上面,沈忘忧并没有顾忌他的颜面,提醒道:“口红。”

        罗猎难免有些尴尬了,反复擦了擦,低下头去佯装仔细品味那杯咖啡。

        沈忘忧道:“那女孩也很漂亮……”停顿了一下又道:“很主动!”

        罗猎面皮有些发烧,相信沈忘忧和麻雀一样都看到了刚才在花园内激情四射的过程,虽然他当时并非情愿,可有一点他不得不承认,在兰喜妹亲吻他的时候,他内心深处并没有产生太多的排斥感,甚至还有些享受,事实证明人的生理反应在很多时候可以克服心理上的障碍。

        罗猎道:“她是中日混血,背景复杂,帮我的目的并不单纯。”

        沈忘忧笑了起来:“这世上根本就不存在单纯的感情。”还好他并没有打算在这个话题上继续纠缠下去,拉开抽屉,取出从罗猎那里得来的那封信,递了过去:“还给你。”

        罗猎接过那封信收好。

        沈忘忧道:“有什么想问我的?”

        罗猎道:“您有什么想告诉我的?”

        两人对望着,然后几乎同时笑了起来。

        罗猎道:“我父亲是谁?”

        沈忘忧道:“我只知道他姓罗,佳琪对他的身份讳莫如深,在他们两人的事情上,我一直都是反对的。”

        “为什么?”

        沈忘忧的目光黯淡了下去,斟酌了一会儿,他方才用一种极为婉转的方式道:“我相信佳琪泉下有知一定会后悔当初的选择。”

        罗猎愣了一下,沈忘忧显然是在告诉他母亲当年选错了人,换句话来说,他的父亲并非好人?这对任何一个为人儿女者都是难以接受的事情,罗猎的记忆中并没有留下父亲的任何印象,正因为如此父亲在他心中的形象是高大而完美的,而沈忘忧这位突然出现的舅舅却颠覆了他内心中的想法,罗猎难以接受,也不愿接受,不过好在他还足够冷静,淡然道:“我希望她不会因为我而后悔。”

        沈忘忧听出了罗猎话中的一语双关,点了点头道:“我相信她会为你而骄傲。”他并不想继续谈及这个话题,轻声道:“美国不好吗?为什么要回来?”

        “月是故乡明,我是个恋家的人。”

        沈忘忧笑道:“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是最了解自己的人,可事实上多半人对自己并不了解。”

        罗猎习惯性地掏出了烟盒,打开之后停顿了一下,征求沈忘忧的意见道:“可以吗?”

        沈忘忧点了点头:“请便。”

        罗猎点燃了一支烟,萦绕的烟雾让他眯起了双目。沈忘忧目光复杂地打量着这个对面的年轻人,两人就这样彼此对望着,谁也没有主动说话的意思。

        罗猎的那支烟就快燃尽,沈忘忧方才如梦初醒般想起了什么,他从抽屉里取出一张照片,递给了罗猎。

        罗猎接过那张照片,看到得是一群人的合影,他从中找到了母亲,那是的母亲正值青春芳华,站在六人的中间笑得阳光灿烂,在她左侧站着的就是年轻时的沈忘忧,兄妹两人离得很近,沈忘忧右手轻揽着她的肩膀。因为年月久远,照片已经泛黄,可是仍然能够从照片中感受到他们的青春与热情。

        罗猎轻声道:“那时你们正年轻。”

        沈忘忧点了点头,青春与时光早已一去不复返,看看那时的自己,青春的面孔熟悉又陌生,如今却已经两鬓斑白。时光荏苒,沧海桑田,脑海中浮现出如烟往事,一时间百感交集。

        罗猎仔细端详那张照片,努力记住每个人的样子,忽然想起自己长这么大还从未见过父亲的照片,无论是母亲还是爷爷都从未主动提及过自己的父亲。却不知这张照片上有无父亲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