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三章【不简单】(下)

第一百五十三章【不简单】(下)

        刘德成面如土色,如果说刚才兰喜妹揭穿他的身份让他感到惊奇,可此番兰喜妹的话却涉及到昔日最为隐秘的部分,可以说,这件事除了老佛爷和自己之外,了解内情的只有一个,也是兰喜妹得知这件事的唯一途径。

        罗猎在一旁静观其变,从兰喜妹的这番话中,他推断出兰喜妹的身份绝不简单,此女对清宫往事如数家珍,想起她强大的日方背景,不由得暗自心惊。以兰喜妹的身份居然对大清皇室如此了解,可见日方势力早已渗透到了中方最高权力中心,在清末民初,两国之间接连不断的交手之中,日方步步紧逼,强迫中方签下无数丧权辱国的条约也就不难解释了。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日本人学习中华文化,熟读中国兵法,而后施加在中华民族的身上,如今更是耀武扬威不可一世,这让而今中华这头睡狮又怎能甘心受辱?

        知耻而后勇,罗猎心中默念,胜败乃兵家常事,纵观人类历史,不以一时成败论英雄。如今中华民族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然而可喜得是,正有越来越多的人清醒过来,开始为了国家复兴,民族存亡而奋斗。

        刘德成呵呵笑道:“捕风捉影的事情,姑娘也肯相信?大清都亡了,当年的那些事儿,咱家可记不清楚了。”

        兰喜妹道:“那些事情你记不清楚也不打紧,不过有件事你一定是记得的。瑞亲王奕勋死后,他的家人几乎被追杀殆尽,可终究还是有人逃过了一劫。”她将一张照片在刘德成面前晃了晃,罗猎看得真切,这张照片上正是叶青虹。

        刘德成掩饰得很好,一脸的迷惘,看起来非常糊涂。

        兰喜妹道:“你认不认得这个人?”

        刘德成摇了摇头。

        兰喜妹将手枪收了起来,刘德成本来以为她又要威逼自己,想不到对方居然主动收起了手枪,暗自松了一口气,可突然兰喜妹伸出左手捂住了他的嘴巴,旋即闪电般从腰间抽出一柄匕首,狠狠戳在刘德成的大腿之上,痛得刘德成一声惨叫,因为嘴巴被兰喜妹堵住,所以声音大都被逼了回去。

        罗猎也没有料到兰喜妹出手如此迅速,此女的狠辣他早就领教过,对兰喜妹的行为罗猎并不吃惊。

        刘德成扬起手来,想要去抓兰喜妹的手腕,不等他碰到自己,兰喜妹抬脚踹中刘德成的心窝,将刘德成踹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刘德成捂着流血的大腿哀嚎道:“杀人了……杀……”

        兰喜妹用染血的匕首抵住他的咽喉,自身的血腥气将刘德成呛得说不出话来,望着眼前这个美丽的女郎,刘德成仿若看到了一个恐怖的夺命厉鬼。他朝罗猎的方向看了一眼,心中明白,这两人结伴而来,说不定男的比女的更加凶狠。

        兰喜妹将叶青虹的照片再次凑近刘德成的眼前,脸上荡漾着妖娆妩媚的笑容:“你再叫,我就一刀戳死你,看仔细了,你认不认得她?”

        刘德成不寒而栗,唇角的肌肉哆嗦了一下,颤声道:“她……她是叶青虹……在黄浦法租界兰桂坊演出过,上海滩的红牌歌女……穆三爷……的干女儿……”

        兰喜妹点了点头,对刘德成开始配合的态度表示欣赏:“既然开口,不妨说得明白一些,叶青虹的真实身份是谁?”

        刘德成苦笑道:“咱家虽然去过黄浦,可是和这位叶青虹却没什么联络,对她的了解……也……也只有那么多……”

        兰喜妹道:“只有这么多?那好,也就是说留着你已经没有任何的价值了。”手中匕首向前微微一递,锋利的匕首已经刺破刘德成咽喉的皮肤,一缕鲜血沿着他的脖子流了出来,刘德成被吓得魂飞魄散,惨叫道:“我说……我说……她……她是格格……格格……”

        罗猎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没想到刘德成的骨头这么软,兰喜妹稍一恐吓就将叶青虹真正的身份吐露了出来,看来老佛爷的眼光也不怎么样,怎么会选择一个软骨头的人去瑞亲王身边当卧底。转念一想,宫中太监大都贪财怕死,刘德成这样的表现并不奇怪。

        兰喜妹微笑道:“格格?瑞亲王的女儿?”

        刘德成忙不迭的点头,看来他已经彻底放弃了抵抗。

        兰喜妹道:“瑞亲王奕勋倒是出访过法兰西,也结识过一个法国情人,他的那个情人叫玛格尔对不对?”

        刘德成张大了嘴巴,满脸都是错愕之色,惊诧让他甚至忘记了身体的疼痛,兰喜妹对这件事的了解远远超出他的想像。

        罗猎此时也看出端倪,兰喜妹早已查清了叶青虹的身份,甚至追查到了叶青虹母亲的资料。

        刘德成道:“我……我不清楚……”

        兰喜妹微笑道:“你怎会不清楚?奕勋对你如此信任,你当初随同他前往法兰西,曾经亲眼见到玛格尔,奕勋死后,玛格尔通过某个奕勋最信任的人联络了弘亲王载祥。”

        刘德成的脸上已经完全失去了血色,变得一片惨白,他不知对方究竟是何许人物,竟然对这件多年以前的往事如此清楚,他摇了摇头道:“都不知你在说什么?”

        兰喜妹道:“你一定知道,被蒙在鼓里的人只有叶青虹罢了,她所了解到的一切全都是通过穆三寿之口,穆三寿又是什么人?”

        刘德成将面孔藏在阴影之中,虽然如此,仍然掩饰不住双目中的惶恐。

        罗猎暗暗心惊,从兰喜妹的话中不难听出,穆三寿才是这一切的策划者,叶青虹也不过是被他利用罢了。仔细回想从接受叶青虹的委托以来发生的事情,整件事的脉络开始变得清晰明朗。穆三寿是什么人?他为何会对叶青虹如此眷顾,在整起事件中他究竟扮演什么角色?

        兰喜妹道:“你不肯说,我替你说,穆三寿是瑞亲王奕勋儿时的伴读,奕勋对他如同亲兄弟一般,长大成人之后,两人一人在朝堂,一人在江湖,一明一暗,光明正大的事情都是奕勋在做,而见不得光的事情都是穆三寿代劳。”

        刘德成紧咬牙关,恐惧已经笼罩了他的内心,他不知兰喜妹究竟通过何种渠道了解到了那么多的事情。

        在罗猎看来,兰喜妹所说的一切很可能是通过日本遍布在中国境内的情报网搜罗而来,如此隐秘的事情都会被他们查出,足见日方已经渗透到国内社会的每一层面。

        兰喜妹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瑞亲王奕勋虽然聪明一世却没有懂得这个最简单的道理,或许他早已想到,可惜他对身边人太过信任,所以才会被人刺杀,本来奕勋已经有所预料,也做好了安排,但是他又犯了所托非人的错误。”

        刘德成咬牙切齿道:“你胡说什么?”

        兰喜妹叹了口气道:“是不是胡说,你最清楚,指使除掉瑞亲王奕勋的人是老佛爷,奕勋当初身边的人每个都逃脱不了嫌疑,这其中以你最大。”

        刘德成死鱼般的双目盯住兰喜妹,此时他甚至不再辩驳了,因为他明白自己就算辩驳也毫无意义。

        兰喜妹道:“奕勋死后,他的财富让许多人心动,可以你们的身份和地位,根本没机会得到这笔富可敌国的财富,于是你们就联起手来找到了跟奕勋素来不睦的弘亲王载祥。”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你们怎么做坏事我不清楚,可最终谁得到了好处我却清清楚楚。”

        刘德成的喘息变得越来越粗重,心跳的节奏也越来越快,足见他的内心已经惶恐到了极点。

        兰喜妹道:“肖天行、刘同嗣、任忠昌还有你,你们每个人都逃脱不了干系,如果不是恰巧赶上大清覆灭,恐怕你们几个也没那么好的运气活到今天。本来已经是民国,你们这群人井水不犯河水倒也相安无事,可有人偏偏要掀起一场血雨腥风。”

        罗猎心中暗忖,兰喜妹口中的那个人十有八九是穆三寿了,如果当年的事情穆三寿有份参与,那么他为了保住秘密而下手铲除其他人倒也解释的通,可为何他铲除了其他人却唯独留下刘德成的性命?对他而言深悉内情的刘德成岂不是最大的一个隐患?

        兰喜妹道:“穆三寿为何不杀你?”

        刘德成的脑袋耷拉了下去。

        兰喜妹道:“你还不肯说?”

        刘德成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道:“我……怎么知道?”

        兰喜妹轻声道:“我记得你是庚申年十一月入宫,同年圆明园被焚,清政府先后签订了《天津条约》《北京条约》对不对?”

        罗猎对兰喜妹有种刮目相看的感觉,眼前的兰喜妹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缺失了昔日的妩媚疯狂,却有了不多见的冷静和条理,她对中华的这段屈辱历史显然是非常了解的。庚申年,也就是咸丰十年,那一年发生了太多让中华民族屈辱的事情。

        刘德成道:“我不记得了。”